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636章 狂欢,做空美国!(五)

第636章 狂欢,做空美国!(五)

    @@@@@@

    走出总统府,张文景觉得轻松很多。那种与杨秋在一起时的紧张压抑慢慢散去。

    他不是不尊重,更不想背叛,而是觉得他已经不是当年提枪跃马的杨秋。平心而论,即使有过冲突也必须承认,杨秋是位真正地爱国者。在早期,他明知国内实力错综复杂,干脆用党派来掩饰独裁手段,执拗简单的像个傻子,维系军队扫清障碍,用最直接的办法将袁世凯、孙逸仙等等人踢出局。最后更是不顾国力,豪赌欧战,逆转国运!唯一让人想不通的是,他其实有很多机会,尤其是程诚法案出台后只要往前半步,这个国家就会被一层铁幕笼罩。

    但他没有做,他到底在怕什么?张文景不知道。

    他只知道,杨秋的心机太深太可怕!虽然这不是他设的局,但他却从六年前就开始部署参与进去!利用白银危机勾搭上犹太人,利用他们渴望复国的心态送出军校生名额,让贝祖贻去投机法郎,走犹太银行渠道进军美国,最后插手内志铺好转移资金的路,还连带将真纳和阿富汗拉拢住,以防英国翻脸。这一桩桩事情,分开看凌乱碎裂,让人搞不懂弄不清只以为他是在试探欧美的底线,直到现在串联起来,才清楚原来几年来他做的事情都是在等这封电报!!

    眼看到收获期他是绝不会让任何人破坏的!现在已经不是辛亥,激荡的岁月已经过去整整18年。即使威望无人比肩,但随着新一代人逐渐成长起来,他需要重新开始。如果真出现美国大衰退波及国内,这就是拉近中美差距的好机会,也是再次确立威望的好机会!

    其实刚才黎元洪的问题大家都清楚,心照不宣而已,因为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人敢提出异议了。得罪一位手握兵权即将上台的新总统。肯定是件极为愚蠢的事情。想到这里张文景有些乱,作为被强行推上台的财政部长,他知道自己不合格。心太软,不具备断尾求生的果决和处变不惊的风骨。但任期还有一年时突然发生这种事情,让他欲走还留。不是为权。而是想看看如果欧美真出现重大衰退这个国家将会被杨秋带到何种高度呢?

    张文景坐上车,摇摇头撇开这些烦人的东西,拿出纸笔开始草拟罗列杨秋需要的清单。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欧战以来中国最大的一次机遇。

    不仅仅南京,世界各地很多也都悄然竖起了耳朵,连身在漩涡中心的贝祖贻都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卷进去。此时此刻,贝祖贻最想知道摩根和洛克菲勒等家族在打什么主意,想知道英法政府扮演了什么角色,因为他不信拥有高效情报部门的两国政府会没得到一点风声。但他终究没去撩开这层面纱,雅各布调动这么多资金。英法两国政府却装聋作哑,足见这里面的水太深太深,或许在老欧洲的眼中,暴发户始终是暴发户。

    4月19日中午,中投公司北美总部内少了很多人。大部分外籍雇员都被刻意遣走,只留下一张张目光明亮或稚嫩或紧张的黄色脸颊。片刻后电话铃响了起来,贝祖贻拿起电话听完后向大家点点头后,然后坐轿车向华尔街驶去,这一次陪同他的还有两位情报部保镖。

    车子停在了证券交易所对面,因为是午休时间。交易所内外到处都是抽烟闲聊的投资者。下车后,贝祖贻就见到了雅各布,在他的带领下来到一间办公室。透过窗户可以看到,这里正对着交易所大门。窗户前,沃尔特爵士向他招招手:“很高兴见到你。”

    “我也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您。”

    沃尔特点点头,让雅各布到了两杯酒递给贝祖贻一杯后,说道:“很快就要开始了。我兑现了承诺,那么您能告诉我,杨秋阁下到底会用什么办法转移资金呢?”

    “不能。”贝祖贻很爽直。

    沃尔特稍微一愣,很快又笑了起来:“很好的答复。但我相信,即使今天得不到答案,也应该很快能看到。”贝祖贻没说话,他很清楚能让这位低头的不是虚张声势的订单,而是一直在国内的两千犹太复国士官生,因为杨秋掌控着他们的生死!

    很快,三人都不再说话,因为开市了!无数的人奔跑叫喊向冲入交易所,短短几分钟气氛就抵达到**。嘶吼嚎叫、跺足捶胸,人世百态全都凝聚在短短几小时的交易时间内。

    费欧文是位普通的交易员,五年前才入行的他见证了美国历史上最繁荣的一段时间,股票指数从欧战时的170点狂飙至现在的386点,所有股票都翻了数倍甚至十倍!而他也从德克萨斯的寒酸小子,成为拥有轿车,别墅和让人羡慕的漂亮妻子的新纽约人。

    “好消息,是个好消息!电话电报公司说,他们下月就将铺设第7条大西洋电缆。”一个声音陡然从场地中响起。费欧文刚刚扭头,交易所内就如同被泼了盆汽油,喧闹刺耳的尖叫隔几条街都能听到!“卖给我,对,全要了,电话电报公司,对!”

    这就是美国,只要一点点好消息,就能帮助无数人获得财富,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年代呢?费欧文笑笑,看看表已经是下午2点,距离收市还有1个半小时。他没有参与竞价,因为他正在看今天上午交易记录。

    “87美元2000股卖出,88美元1500股买入,88美元3500股卖。”没有计算器的年代,费欧文手中的草稿纸越来越长,当计算完上百条买卖数字后,笔尖猛地凝固起来!因为他发现。这张也不知道从哪里无意间带来的草稿纸底下,赫然印有一行小字。

    小字是一条早已过期好几个月的消息“第七条大西洋电缆计划最早也要在1932年开工”。这行字让他皱皱眉,联想到刚才引发又一轮爆炸的消息,心底突然有种极为不妙的感觉。

    到底谁在撒谎?

    本来这件事和他没多大关系,但他觉得还是有必要求证一下。恰好他有位同学在电报公司工作,所以顺手拿起了电话。很快,电话那头出现了朋友的声音:“杰克。我刚才收到消息,说你们马上要开工大西洋电缆?”

    “现在?不不不,亲爱的费欧文。电缆订单都还没有下呢,上面没有任何计划。嗨,我的股票怎么样了?珍妮让我邀请你到我家作客。她说要谢谢你的消息。”

    同学唠唠叨叨说个不停,但费欧文此时已经完全没心思,匆忙挂上电话后准备找出那个散播谎言的家伙。虽然交易所每天都充斥着内幕和谎言,但他觉得既然已经证实是假的,就有义务抓住散播谎言的人。正当他拨开人群,试图找到那个“撒谎者”时,耳旁却轰然炸开一个更加响亮的声音。

    “美国钢铁公司,262美元,1万股,抛出!”

    1万股。262万美元?上帝啊!这笔巨大的抛单瞬间引爆了整个交易所,质疑声比哈德逊河的汽笛还要嘹亮。“托尼,你是不是报错了。我想是的,托尼要完蛋了。哎,可怜的托尼!听说托尼娶了位交际花。难道他戴绿帽子了吗?”疑惑、哄笑霎时取代此起彼伏的报价,可还没等大家从这笔262万美元的超级抛单中缓过神来,场地角落里再次响起一个爆炸般的声音:“通用汽车,92美元,2万股抛出!”

    “还有我!福特171美元,3万股抛出。”

    “电报公司395美元。3万股抛出。”

    “抛出!抛出!抛出!”

    一瞬间,整个交易所都是抛出的声音,电子行情记录器甚至来不及运作!每一位交易员面前的电话都响了,然后就是齐刷刷的叫卖声。费欧文已经来不及找那个“撒谎者”,因为他的电话也正拼命吵闹,当他扑上前拿起听筒后,一笔更大的交易陡然出现。

    “美孚石油,122美元,10万股抛出!”

    费欧文一辈子都记得那个时刻,当他麻木的喊出抛单时,距离闭市仅有不到一个小时,但就是这一个小时,却让所有人都感觉从天堂坠入地狱。

    抛售抛售还是抛售!谁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上午还火热的交易所陡然陷入冰寒,没人知道倒底有多少抛单涌现出来。就像是飓风,不,是雪崩!当第一张抛单被叫出来后,潘多拉魔盒就彻底打开!大家只是麻木的叫喊着,一次次降低价格,一遍遍将本来似乎永远不会下落的股指打压下去。

    没人能保持清醒,谁也不知道闭市的锣声是什么时候敲响的,当最后一位交易员失望的挂上电话,整个交易所都鸦雀无声。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就仿佛做了场梦,唯有满地雪片般的白色交易单在告诉他们,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是真实且存在的。据事后统计,在最后的一个半小时内,足足有600多万股股票被抛出!平均每分钟抛售6万多股,涉及总金额7.2亿美元!!

    费欧文麻木的缓缓抬起头,所有人都在做这个动作,目光全落在自动交易器上。

    351点。

    短短一个半小时,纽约股指重创9%。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每个人都充满疑惑急切的想得到答案,就在很多手伸向电话机时,位于自动交易器旁的交易席位上电话铃突然响了。清脆的铃声吓得席位上交易员一跳,看看四周投来的目光,慢慢地拿起听筒。

    莎莎的杂音让电话机内的声音很模糊,仔细聆听的交易员先是摒眉聆听,片刻后就目光逐渐涣散,嘴巴越长越大。直到听筒已经完全无声,才慢慢放下电话,用力的咽咽口水,蠕动喉结:“四小时前,有人在伦敦和巴黎收市前10分钟,抛出6.8亿英镑(约合32亿美元)美国农产品期货,空单!”

    上帝!……(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