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633章 狂欢,做空美国(二)

第633章 狂欢,做空美国(二)

    撤离!

    很简单的两个字,却并非拿着钱转身就跑,为了寻找接力棒,在这之前资本大鳄们需要先把钱都吸引进入股市!所以,随着雅各布放下电话,纽约、华盛顿、芝加哥、波特兰甚至遥远的旧金山、西雅图都被惊动,无数早有预谋的大鳄门纷纷拿起电话,向自己的经纪人下达各式各样的指令。

    等第二天股市开盘,纽约证券交易所内瞬间就爆了!电话比平时多了一倍,交易员们忙的脚不沾地疯狂的喊出一个个数字,有些人为了抢占有利位置,搬来凳子将自己变成18世纪的奴隶贩子,高高站起张扬双臂:“卖给我!卖给我,对!175美元,对!是的,我需要,175.5好吧,美国钢铁公司现在是175.5美元了,谁还要卖?”

    “出售阿南伯克电气公司,我要出售,谁需要!”

    “好的,我记下了,记下了。嗨!GE扫货!扫货,155美元,对,每一股155美元,我全都要了。”

    “。”

    叫喊嘶鸣,挥动双臂,激烈竞价!交易所已经彻彻底底陷入疯狂,身着马甲的交易员们全忘了时间,废寝忘食的呼喊竞价,中央的股票数字牌价格被一遍遍刷新,助手们更是双手举起电话听筒无法放下。很快,这股滚烫的热潮就冲大门澎湃而出,如同肆虐的加勒比海飓风那样,短时间内就吸引了无数眼球。上涨,上涨还是上涨!从320点到325点再到330点,短短几小时内股指就再次刷新纪录。

    “涨了又涨了,杰克快,我们去大干一场!”梅斯默尔大厦,位于曼哈顿西北角上。事实上,面对华尔街接踵而起的摩天大楼。这幢只有5层高的水泥建筑完完全全是个小不点,但即使这么偏远的地方,依然能听到因为股票大涨后带来的欢呼和雀跃。

    刚下车,贝祖贻就被冲出大楼开车向股票交易所冲去的几位中年人吸引。如果不是知晓内幕。如果不是几年来的锻炼,或许他也被会这股热潮吸引。因为没有人能挡住这股金钱热潮。从资本大鳄动手到现在才短短几天,接连刷新的指数和每天超过5亿美元的交易量,让整个美国都疯狂起来。

    但越是如此,他却越加紧张。

    上楼后,包下大厦顶楼的加拿大艾伯尼银行办事处内同样人声鼎沸,从世界各地雇来的金融交易员们忙得满天大汗。连他这位执行董事进来都没注意。这家银行表面上属于加拿大,但其实是中投公司在美总部。因为排华法案迟迟没有撤销,为顺利进入美国市场,所以在加拿大艾伯尼注册了这家银行。其实这不算什么大秘密,很多美国富豪都知道这里是中国中投公司北美总部。事实上全世界的银行和资本都会以这种方式进入自由的美国市场,美国公司和财团也在用同样方式渗透世界各地,别说美国在华投资已经接近40亿美元,就算没有大家也不会去揭开这层面纱。

    办公室内。十几位跟随他一起常驻美国,并经过大浪淘沙式一波又一波筛选出来的经济学家和金融人才早就翘首以盼,等他进来后立刻有人递上监测到的情况:“总经理。这是昨天的交易记录。”

    贝祖贻接过交易记录飞快查看起来,密密麻麻的数字在别人眼中或许就是天书,但在他眼中却是一段段隐晦的符号和信息。从表面看,虽然所有股票都在上涨,但逐渐增多的抛单和连续刷新的天量交易额无疑在告诉他,有人在撤退了。这是最简单也是最便捷的手段,用不停地倒手创造巨额交易量掩饰秘密,然后让普通投资者接最后一棒。虽然几年前他就想到这一幕,但当真的发生还是被资本大鳄们兴风作浪的实力惊呆。要知道这仅仅是股票市场,隔壁的期货市场内成交量更是几十倍超过股票!这说明什么?说明至少有数百亿美元资金同时对股票。债券、期货疯狂倒手,说明那些资本大鳄们已经出完货了,现在不过是最后狂欢!

    以前,他总觉得自己短短几年就把带来的资本翻十倍已经非常了不起,但看到这个规模才明白为何杨秋总是说,中国资本在国际市场上只是蹒跚学步的孩子。放下记录。他缓缓抬起头从相伴了几年的伙伴脸上扫过,刻意放轻松语气:“我们的资金情况如何?还有多少股票在手里?”

    一位30岁许戴着厚厚眼睛的年轻人深吸口气,脸上还留着目睹这场世纪盛宴的激动:“阿富汗停战协定后我们就一直在减持,通过一年多的操作已经收拢31亿美元。上次转走2亿去伦敦后,我们又用从美加和墨西哥民间市场购买黄金白银的办法转走2亿美元回国。还有3亿去年底通过发放贷款的方式转给副总统在巴西咖啡工厂,剩余24亿已经全部购买不记名美国国债,为防止破坏凭单已经全部秘密运走。此外我们还有价值2亿美元的期货合约单和股票,这部分。”年轻人说到这里,语调一下子低沉了下来:“除非我们强行抛售,否则很难套现。”

    贝祖贻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去年起他就意识到美国经济随时有崩溃迹象,先是与苏联的木材之争,紧接着农业收入爆出连续下降后他就开始紧张,为不惹人注意和杨秋商量后开始逐步减持转而投资美国国债。问题是,几十亿美元的交易想要尽量不惹市场波动必须非常非常缓慢,而且风波比他预测的早了几个月,所以至今手里还捏着不少股票和期货合约单。

    其实面前的这场盛宴其实已经和他没有多大关系,当务之急是如何处理这笔钱。没等他想完,助手继续说道:“还有。汇丰、渣打和几家英国银行都拒绝了我们转移资金的事,那位雅各布先生还让我带话给您,说。”

    “说什么?”

    “他说,想要参加游戏,即必须接受游戏规则。”

    “规则,哼。他们也配制定规则?!”贝祖贻冷哼一声。虽然极为不满,但借雅各布背后的犹太集团转出最后这笔钱看来是泡汤了,扭头追问道:“国内电报来了吗?”

    “上午刚到。副总统说,不要求完美,只要能最大程度保证胜利果实就可以。还说内志那边已经给回复,沙特家族已经准备好所有建国准备,还和英法签署了承认协定,就差一个机会了。他还提醒你,美国国内市场不能动的情况下,不妨在外围的伦敦和巴黎想想办法。”

    “对啊!我们怎么没想到。”另一外交易员猛地跳了起来:“英美法三国互相在对方市场开通期货投资业务,我们完全可以在两地做空美国!现在他们已经停不下来了,这根链条随时会断,只要疯头劲一过必定是几倍的利润!”

    贝祖贻暗暗点头。发电报给杨秋,就是怕他会要求自己弄出最后这笔钱。说心里话这笔钱是真出不来了,毕竟现在已经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华尔街,别说2亿的抛单,就算是2000万抛单也足以让那群资本大鳄跟风出手,最后还会将引发崩盘的罪名强加在中国身上。要是导致美国政府和中央情报局介入,说不定连好不容易套出来的27亿国债都会被冻结。

    至于在伦敦和巴黎市场做空美国的想法他其实已经想到,但却迟迟不敢动手,因为这两地的资金想要出来同样有麻烦,却没想到杨秋不仅看到还让自己果断出手,想想后干脆咬咬牙放弃所有犹豫:“那我们还等什么?联系伦敦和巴黎,下单沽空美国和加拿大农产品!其它人都去玩玩吧,这可是难得的实战机会!”

    这可是一场世纪豪赌,虽然大家明知自己能发挥的作用非常小,但却不妨碍小伙子们从中得到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就在他们抱着学习经验加入这场狂欢,世界各国股市也闻风而动纷纷大涨时,伦敦和巴黎突然出现沽空美国农产品的订单!这让雅各布猛然提高警惕,并立刻将事情汇报给沃尔特。奇怪的是,沃尔特看完电报后不仅没生气,反而呵呵笑了起来:“游戏越来越有意思,我们的中国朋友看来很生气。”

    雅各布大感奇怪。

    要知道,他拒绝贝祖贻撤出资金,就是准备利用中投公司资金渠道少的劣势,准备坑一把让他们来接最后一棒。但没想到贝祖贻居然果断放弃美国,直接在伦敦和巴黎做空美国!这实在太恶心了!就像一场狂欢舞会,大家玩得正高兴时,却突然闯入一个小丑还吹起了哀乐!要知道现在全美都被调动起来了,所有美国人都在挥舞支票疯狂购买股票,这时大西洋对岸突然出现空单,岂不是在提醒美国人吗?

    “明天是周五吧?”沃尔特走到窗口,仿佛在自言自语:“雅各布,伦敦比纽约开市早4个小时,好好把握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