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九七章 南洋大暴动(四)

第五九七章 南洋大暴动(四)

    稀稀拉拉的雨丝将巴达维亚笼罩起来,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还没感觉到来自泗水的可怕阴云。[~]

    奢华的总督府外,汪兆铭和李烈钧已经等了快半小时,可去通报的事情却迟迟没有出来,这让同来的胡汉民很生气:“这算什么事!把我们晾在这里,分明是想拖延时间!让开,我要去见总督,我要抗议!”

    胡汉民激动地挤开士兵要往里面冲,但负责守卫的荷兰士兵却冷冰冰推开他:“阁下,请注意您的举止。这里是荷兰王国东印度总督府,我们有权逮捕任何擅自闯入的人。”

    “好啊,那你就来抓好了!老子就在这里,来啊,来啊!”胡汉民牛脾气上来,不管不顾还要往里冲。汪兆铭怕事情闹大,连忙拉住道:“展堂兄稍安勿躁。”

    “还怎么稍安勿躁!这些荷兰人分明是故意拖延折辱我等。国内电报一封封催,要是再不能达成协议,等杨秋回来还有我们什么事?人家将来怎么看我们?这点小事都办不成怎么取信千万侨胞,取信国内?”

    汪兆铭也很尴尬。这段时间他算是看穿了,自从英国海军插手后荷兰根本就是有恃无恐,用拖刀计慢慢消耗自己的耐心,想让自己主动降价。可问题是杨秋已经把风放出去,如果不能找到办法保证南洋侨民的长治久安,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向南京交代?一旦错过这个扩大影响力的机会,他们这些人恐怕一辈子都不用考虑执政了。

    唯有李烈钧不急不躁,因为他知道现在民党要兵权没兵权,要实力没实力,别说英荷换做自己也不会和自己这些人谈。杨秋也正是看到这点,所以才大胆地把此事交给民主党处理故意拖延时间,想等他访美结束再作打算。

    眼看自己人要吵起来,李烈钧刚想去劝,这时去通报的士兵终于姗姗走了出来:“抱歉。总督阁下正在接见客人,今天的谈判需要改期。”

    “什么!又要改期?”胡汉民一跳三尺高。事情过去快一个月,可谈判到现在才进行过两回,一推再推的结果让他怒气冲冲。连汪兆铭这等好脾气都被激怒,气得跺跺脚就往回走:“走!发电报回南京,这件事我们办不了了!”

    眼看三人气得离开,来访的利文斯顿中将放下窗帘:“总督阁下,您为什么不接见他们呢?”

    德科勋爵已经没有危机时的紧张,将看光他老婆的电报员踢到班达亚齐去当监狱管理员后心情大好,慢悠悠从烟盒中掏出雪茄:“将军。这是东印度最好的雪茄。”

    味道苦涩的巴达维亚雪茄让抽惯哈瓦那极品的皇家海军中将暗暗吐口水,这种烟草只配给落寞却还要维持面子的荷兰人抽。当然,这些话不能当着荷兰人面说,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去找国王陛下哭诉。

    “很不错。”利文斯顿中将违心的夸奖两句,悄无痕迹的将雪茄架到烟灰缸上,端起咖啡刚想喝,却发现里面加了不喜欢的牛奶,只好假意抿一口放回原位。德科勋爵没注意到他的神色。望着离开的三人冷笑道:“为什么要接见?将军,他们可不是执政党,和他们谈判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您不觉得1500万美元是**裸的讹诈吗?这是王国决不能容忍的!我需要慢慢消磨他们的耐心。让他们下不了台。”

    利文斯顿中将点点头,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中国做主的是杨秋,和民党谈判的确是白费力气。但想起刚收到的电报,还是善意的提醒一句:“总督阁下,虽然您的安排很巧妙,但我还是要提醒您。白厅已经发来电报,中国总理将与五天后访问日本!从这点看很可能已经达成某种默契,如果日本插手情况会复杂很多。”

    中日携手?这可不是好预兆!德科勋爵吓了一跳,别看他现在悠闲,真要中日携手恐怕英国都不得不做出妥协。没有英国支持靠荷兰根本挡不住两国海军。

    骤变的脸色让利文斯顿鄙视这个胆小如鼠的总督,危机本来就是荷兰的事情,可现在却搞得大英帝国不得不出面和中国对峙,连续一个多月的海上紧张工作和漂泊已经让下面那些小伙子们满腹牢骚,眼看日本也可能加入,情况将再次复杂。但荷兰毕竟是大英帝国死保的铁杆盟友。所以岔开话题安慰道:“您可以放心,中日两国携手的可能性不大。真正糟糕的是,我的小伙子们已经一个月没洗澡,没有可口食物。上帝!姑娘们如果闻到味道,会把他们踢下海的。”

    德科勋爵是明白人,只要远东舰队不走,中日携手又能怎么样?所以娴熟的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请您放心,我马上让下面准备食物。”

    送上门的孝敬不拿白不拿,利文斯顿中将也很熟练的收起支票,端起咖啡顿时觉得味道也不是难闻:“我不想干扰您的决定,但请适当加快速度。”

    “好的。”德科勋爵点点头。

    利文斯顿中将收下支票时,远在美国的杨秋也在下榻酒店内掏出一张支票,递给陪同他参观五大湖工商业发展的胡佛:“部长阁下,这是去年的锰矿收入。很冒昧,没有事先告诉您我就带来了。”

    足足30万美元无记名现金支票把胡佛吓了一跳,没想到两人一起投资的澳大利亚格鲁特岛锰矿这么赚钱,还以为这是故意贿赂。杨秋却呵呵一笑:“部长请放心,这的确是矿场利润,不信您可以派人去查账。”

    胡佛当然不会派人去查账,当年他不过是找澳大利亚政府里的朋友塞了2000美元就搞定开采证,所以对他来说这只算是小投资,却没想到回报这么大。兴奋地连忙收起支票,还故意打趣道:“真遗憾,我当时应该多要些股份。”

    “哈哈部长说笑了,您现在要也可以啊。”

    胡佛摆摆手,三成股份他已经很开心,毕竟这是无本买卖。而且他更看重和杨秋的私人关系,与一位过几年就要领导拥有数亿人口的国家的总统打好关系。对自己仕途很有帮助,就是没想到矿场建设这么快罢了。但不管如何这都个大人情,深悉东方哲学的胡佛收好支票后想起危机中的南洋,询问道:“副总统阁下。您可以叫我克拉克。听说您在南中国海遇上了小麻烦,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杨秋清楚,胡佛在美国工商界有很强的影响力,尤其他帮助华尔街打开苏联和德国市场的工作更为他赚足人气,这也是四年后能竞选成功的主要原因。听到他主动问起南洋,装出为难的样子还点了支烟:“情况非常的糟糕,自从暴动发生后。我国侨民每天都生活在恐慌和害怕中。我的本来意思是派遣海军前往护侨,但我发现这样做并不能彻底解决充斥当地的种族矛盾。

    所以我希望能让西婆罗洲的我国侨民获得有限自治权,让他们有机会参与城市管理,能够自我保护安全。但很显然,有些人误会了我的意思,他们认为这是向外扩张行为,但事实上我对那里的土地没有兴趣,当然如果开矿的话我还是会邀请您投资的。”

    最后这句玩笑再次拉近两人的关系。胡佛听到他说对南洋土地没兴趣,稍稍松了口气。他就怕中国借此机会抢占婆罗洲殖民地,但如果不要土地那么就好办很多。不过他还是想确认一下。追问道:“请恕我直言,您真不想要那片土地吗?据说那里非常富饶,还有不少金矿。”

    杨秋很肯定的晃动手指:“克拉克先生,您是我的朋友,所以我不想隐瞒。您觉得有必要为一片已经生活着几十万侨民的土地去向英国开战吗?这是最愚蠢的事情。是的,我国建设需要大量资金,需要技术更需要各种各样的资源,但您应该清楚,我国侨民已经在那里生活了数百年,通过收购和联合开采的商业手段完全可以获得同样效果!为什么还要让士兵去流血呢?这不是一个明智政治家的选择。”

    这番话可以说极大胆。连旁边陪同的贝祖贻都暗暗心急,想提醒杨秋不该这样掏心掏肺。毕竟这个胡佛在美国政府内名声不太好,敛财营私官商勾结,仅次于那位在办公室里打牌,公开受贿的“办公室桥牌总统”哈定。但他还没动作,顾维钧却微笑着拉住他悄悄摇了摇头。

    出乎贝祖贻预料的是。胡佛却非常满意杨秋这种坦率。西婆罗洲说是荷兰殖民地,可事实上谁都知道南洋华人圈的影响力有多大。正如杨秋所说,武力夺取是最不智的行为,他真正的目的就是自治权,只要拿到自治权,西婆罗洲就等于控制在中国手中!这点他知道,美国知道,荷兰知道,英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

    所以出人意料的点头赞同:“我能明白您保护侨民的苦心,但自治权恐怕很困难,英国是不会放任这种行为的,他们有太多殖民地需要保护。如果英国坚持,我想美国政府也不会介入,您要知道,菲律宾也有很多贵国侨民。”

    胡佛的担忧也是美国的担忧,他们也害怕这种自治蔓延到菲律宾,尤其是那里的独立运动实际上并不比东印度少多少。杨秋能明白这种心理,用力抽几口烟装出沉思的模样,片刻后拿出另一个方案:“克拉克先生。您要理解,站在我的位子上是无论如何都必须确保侨民安全的!但为了照顾其它国家的心情,我可以放弃自治权,或许建立西婆罗洲中荷自由贸易区是个不错选择。但前提一定要说清楚,我国侨民必须拥有足够的自卫权,必须给予贸易区的管理权!”

    “您非常明智!”……(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