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九四章 南洋大暴动(一)

第五九四章 南洋大暴动(一)

    ……联合巡航是不可能的,但重启冷冻中的中日关系却是日本格外想看到的。不少至今都还在幻想大陆的日本军官更觉得这是渗透中国的好机会,连永田铁山都觉得如果中日关系正常化,将极大带动日本出口,让日本迅速走出地震重建。

    虽然大家对杨秋这番示好将信将疑,但对破罐子破摔的日本来说只要有一线机会都是值得试试。何况日本海军正在为筹措2亿日圆改造6艘战列巡洋舰努力,更加无法忽视这块大馅饼,即使带毒也必须先吃下去解决燃眉之急。最后在郑祖怡表示他只是军人不干涉政治的情况下,日本政府立刻通知原本在东京坐冷板凳的民党代表,告知日本支持中国海军在南洋的护侨行动。

    这个结果让首次承担外事工作的民党大受鼓舞,胡汉民更是连夜赶往巴达维亚总督府,要求英荷撤军并赔偿华人损失,给予西婆罗洲华人自治权。

    英国还没答复,荷兰更不会答应,所以也直截了当拒绝自治权要求。因为巴达维亚知道,这个口子一旦放开,恐怕就会带来可怕的连锁反应!

    就在西婆罗洲场外的对峙和斡旋紧锣密鼓,东印度本身也在出现悄然变化。

    望加锡,苏拉威西岛南部自由港。16世纪初这里曾是整个东印度最大的贸易中心,更是南洋岛屿上最大的城市,但荷兰竞争胜利逐步控制东印度后。开始将经济中心转向巴达维亚,这里的地位也开始下降。

    随着中国海湾石油公司发现米纳斯超级油田,并在附近地区继续探矿后,这两年东印度再次火爆起来。除了英美法荷这些传统国家外,中国和日本也开始加强在南洋的资源探勘力度,连葡萄牙都派来石油勘探队幻想在自己控制的东帝汶也爆出一个世界级油田。

    人多了,冲突自然就多。西婆罗洲危机不过是矛盾的一次小小激化而已。

    由于中国海军和英国远东舰队对峙婆罗洲和南中国海,连巴达维亚和马六甲海峡都屡屡见到双方战舰捉对追逐的场面,所以很多船都来婆罗洲东面的望加锡暂时休整。以免殃及鱼池,各国商人大量涌入,造成这里异常繁荣。

    戴雨农下船后。立刻感觉回到儿时的大上海。到处都是低矮没有任何卫生设施的低棚破房,连片的贫民窟里孩子们赤身**在泥浆里打滚。[

    年轻人谁没点花花肠子,戴雨农也不例外,不过他再想女人也看不上这些日本妓女,就是觉得奇怪:“庄大哥,这里怎么难么多日本女人?”

    “多?哈哈。”庄美生哈哈大笑起来:“我的雨农老弟。这还算少的了!巴达维亚和吕宋比这里多多了。要说这也是副总统的功劳,自从日本被我们打趴下后,国内缺钱的厉害,所以就把更多女人送到这里来当妓女。我听下面兄弟说,这片大海各地加起来。没三百万也有两百万日本婊子。”他指了指远处一个从嫖客手里收钱的浪人,不屑道:“看到没?这些都是前黑龙会,从东北被赶出来后就来这里,把女人拉来当婊子不说,还把钱没收说要支援国家。我呸!亏得有脸说是天皇的武士,居然用女人裤裆里的钱。活该他们那个大正天皇是个傻子。”

    到知道日本从明治开始就将女人送到世界各地,早些年东北地区和上海就有众多日本妓女存在,但却没想到有这么多!出于职业习惯追问了一句:“庄大哥知不知道她们每年往回送多少钱?”

    “详细的得问日本政府。”庄美生摇摇头,掰起手指估摸道:“我给你大概算算吧。听下面兄弟说,这些日本妓女每天要接客最少10回,每月大概能赚20民元,每年算8个月就有160民元。现在南洋一带的日本妓女少说有百万,每年就是1.6亿民元。撇除开销和自己拿的,起码一半多要给这些浪人拿走寄回国,每年也就8000万民元。”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戴雨农也被这么庞大地数字吓了一跳,没想到贩卖妓女居然是这么大的买卖!而且庄美生算得还很保守,因为洋人水手出手阔绰的很,再加两三成都可能。

    戴雨农很好奇,海华公司这些人早年都是帮派出生,怎么会没想到在这个“大生意”上分杯羹呢?庄美生摇摇头,叹气道:“既然雨农叫我大哥,那我也不瞒你。这么大的生意说不想赚是假话,可这个钱烫手不好赚!国内现在有田土者占了绝大多数,早年买儿卖女的事情已经很少,有吃有喝谁家女人会来干这个?要说其它手段现在也不敢啊!光去年,全国就有好几千拐子(拐卖妇孺的人)被枪毙!上回吕宋那边有人从厦门弄了船女人,你猜最后怎么了?被海岸警卫队那帮杀神直接堵在海上用机关炮扫甲板,死了三十几个兄弟!”

    国内这几年打击犯罪很厉害,每年被枪毙的重犯有好几千。[

    但又没让你们打国内的主意!戴雨农横了他眼:“庄大哥关系多,就不能走走日本的路子弄点女人?”

    庄美生继续摇头:“雨农说得轻巧。这条财路是日本的生死线。根本不会把女人卖给我们经营。加上他们女人多,搞得价格很低,我们若是插手轻则被低价挤死,重则就是下面开打。开打兄弟们倒是不怕,可这几年大家都习惯了安生日子,这些偏门也没心思捞了。”

    戴雨农心里还想着“大买卖”,忽然想起西北有不少俄国难民。压低了声音:“庄大哥,要是我有货源呢?”

    “我说戴老弟,你有大好前程何必为区区小钱铤而走险呢?不管怎么说我这里还时常有人来。总统夫人那边也要脸面,等闲可不敢乱来。”

    戴雨农知道他误会了,笑道:“庄大哥说什么呢?戴某再糊涂也不会打自己姐妹的主意。这不是西北有不少俄国难民嘛。弄几千俄国女人来还是能办到的。再说了,这也是打击日本的好事。”听说是西北外面的俄国难民,庄美生心思活泛起来。要真是弄批大洋马来,岂不是既打击了日本又赚了钱?但他还是谨慎的让戴雨农最好是向上面汇报一下,免得到时候惹麻烦。

    “等会再说吧,先把正事办了。”戴雨农不是不知轻重的人,所以俺是撇开此事,拉着庄美生转入海港旁的仓库区。

    望加锡华商很多,又以江浙一带最重,都是被黑檀木吸引来的。黑檀木在国内价格不菲。尤其是江南地区更是盛行,所以这里每年产出的半数黑檀木都被江浙商人抢走。

    两人很快就找到一间挂着江南商会招牌的两层小楼,一楼的小伙计还以为是国内来的大买主,所以满脸堆笑的迎上来招呼,直到戴雨农做了个手势后。才恍然大悟将两人迎上二楼。

    上了二楼,庄美生就见到几位正在喝茶聊天的男子,其中一人虽然身高矮小但方脸浓眉气度不凡,旁边几人也大都便衣素服,但有一人比较奇怪,居然穿戴着穆斯林服饰。

    “来。我介绍下。”见到方脸男子,戴雨农连忙拉着庄美生介绍:“这位是海湾石油公司的马老板,这是吕宋矿业的陈经理,这位是……还没介绍完呢,庄美生头皮就炸开了。海湾石油公司的名气可太响了,光是人家能得到杨秋资助,还出动海军从英美地盘上虎口夺食,就可见背后势利有多大。其它几位也都是南洋赫赫有名的华人大富豪,倒是那位穿着伊斯兰服饰,个子矮小干干瘦瘦叫萧靳云的年轻人却没听过,不过既然能坐在这里,就肯定是非比寻常的人物。

    “坐吧。”

    马奎招呼两人坐下后,又亲自倒上茶才说明来意:“长话短说。让雨农请庄兄弟你来,是因为婆罗洲压力日增,上面的意思是让我们这些人立即把爪哇岛的穷党和游击队煽动起来,让荷兰人自顾不暇。庄兄弟你在南洋多年,比我们这些半调子熟悉多了,不妨说说看。”

    庄美生就知道杨秋不会那么轻易把谈判大权交给民党,果然还有后手。立刻谦虚几句说道:“要发动穷党和游击队不难,这些土狗就是些见钱眼开之辈!可发动起来后怎么办呢?那些搞独立的游击队,不是我看不起,连我手下兄弟都比不上。”

    马奎说道:“钱不是问题,我和大家已经筹集了80万美元活动经费,还搞到5千支苏联产左轮手枪和步枪。现在关键是,此事国内决计不会过问,到时候还会撇清关系,所以必须都靠我们这些人。”

    “国内不管?”庄美生有些惊讶,难道杨秋真要撒手南洋的事情?但不管为何又要煽动土人独立呢?他不敢细问,皱皱眉道:“这恐怕有些麻烦,靠那些土狗就算发动起来恐怕不要几天就会被镇压。”

    “庄兄弟放心,我手上有些弟兄。”穿着伊斯兰服饰叫萧靳云的男子突然插口,还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摆到庄美生面前:“现在的事情是,我需要和这个人接上头,而且不能惹起他的怀疑!”

    照片上是个长相英俊的年轻人,庄美生看了半天后突然想起一人:“这不是泗水青年会那个叫苏加诺的年轻人吗?”

    马奎呵呵一笑:“庄兄弟不愧是南洋通,连这个人也认得。”

    “先生别笑我了,我也就是在这里多待了几年。”庄美生拿着照片神色渐渐严肃起来:“此人的确是反对荷兰殖民的积极分子,上月初还在报纸上发文说要搞三元政策,就是要把民族自治、伊斯兰教和马克思主义结合起来,找他挑头确实不错,可庄某心里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庄兄弟尽管直说。”

    庄美生向马奎等人拱拱手,说道:“苏加诺这个人好不好我不知道,可他背后的宗教联盟和爪哇青年会都不是好东西!这些年为了筹款搞独立可没少祸害我们华人!好些事比荷兰人干的还缺德!”

    见到他越说越气愤,萧靳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庄兄弟别急,我们也是借用一下而已。”

    庄美生知道自己说过过头,这种国家大事不是他能操心的,连忙点点头回到话题:“萧兄弟放心,早年我把几个皈依伊斯兰教的不成器兄弟赶出了门。虽说平时不怎么往来,不过有事时还是能说上话的。只是肖兄弟你这个身份?”

    马奎知道他的心思,呵呵笑了起来:“美生尽可放心,靳云现在的身份是马来亚青年会的成员,至于这身衣服尽可放心,他为披上衣服可算吃足苦头,萧司令为此可没和副总统少唠叨。”

    话虽没明说,但马奎点到的萧司令却让庄美生猛地一惊!国内姓萧还是司令职务的,除了替杨秋掌握国民警卫队监管国内的萧安国还有谁呢?再联想到他也姓萧,顿时心中一凛!连忙点头:“大家放心,我这就去联络兄弟。”

    见他要走,萧靳云却突然拉住他,干瘦的脸上双目确如寒星般猛然亮了起来:“有件事要拜托庄兄弟。雨农他们这些情报员最近被英法盯的紧不好插手,所以我希望你帮忙替我干掉一个人。”

    “谁?”

    “荷兰人,马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