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八九章 准备登陆!

第五八九章 准备登陆!

    ……叮铃铃……巴达维亚民党南洋总部内铃声吵闹,或许是慢节奏生活悠闲惯了,主人因为在花园喝茶聊天而不愿起身。[

    所以替两人倒上茶后忙不迭追问:“两位先生,关于我党加入你们GC国际的事情不知有消息了吗?”

    民党提出加入GC国际的事情在莫斯科引发剧烈争执。斯大林的本意是接纳民党,因为认为可以用民党拖住向中亚和叶尼塞河以东俄国国土渗透的杨秋和国社。但托诺茨基却强烈反对并认为民党没有GC主义倾向,还认为接纳民党会激怒杨秋引发战争对峙。而且这次支持斯大林出任总书记的布哈林等人也不支持,他们觉得对苏联来说印度和伊朗更加重要,所以不应该再开第三战线,何况接纳民党还要考虑日本的感受。但最后考虑到斯大林的态度,穷党中央委员会表决通过支持民党,反对杨秋和国社的独裁统治的提案。所以马林看了眼维经斯基,说道:“胡先生,我们GC国际正在研究这件事,因为要寻求全世界所有无产阶级政党的支持,需要一段时间。”

    维经斯基怕胡汉民失望,特意加强道:“请您转告贵党章主席阁下,莫斯科已经授权我们全力帮助你们打败杨秋的独裁统治,帮助你们拿回属于自己的权利。当然,我们希望贵党执政后能缔结真正地中苏友好,停止压迫蒙古和西藏,并建立工农苏维埃,逐步改革直至加入我们GC国际。为建设无产阶级世界努力。”

    胡汉民有点失望,虽然他听说苏联在日本和美国的帮助下恢复很快,钢产量甚至已经恢复到200万吨,但面对杨秋还是太弱。汪兆铭发来电报说。国会审核刚结束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时,除发电量因建造周期和杨秋坚持使用国产水轮发电机,欧洲雇请的外籍技术工人又来得太晚导致交付缓慢没达标外,其余全部超过5年前的估算数字。其中钢产量是苏联的三倍达620万吨,五年后突破千万轻而易举。其它工业数字也进展迅猛,苏门答腊米纳斯油田小批量生产,贝尔加油田一期完工。玉门汉江等等促使石油年产短短两年就猛增到278万吨,化肥350万吨、水泥1200万吨、煤炭1亿吨等等。

    还听说现在杨秋已经基本解决高端制造工人奇缺的麻烦,因为他欧洲引入近3万洋技术工,加上当年收拢的俄国人,现在国内有7万多能和欧洲媲美的洋技工,撑起了工业发展对高级技工的强烈需求,据说半年前就是靠洋技工江南厂一举交付2套航空母舰用的大型曲轴!所以就算苏联恢复到欧战前水平,要缩小差距也是难上加难。不过马林不像他那样乐观,大海对面被南洋华人视为依靠的中国摆脱殖民后正在飞速崛起,杨秋和国社的影响力也逐步向这里渗透,加上华人对无产阶级运动不怎么热心,所以想要获得支持并不容易。

    “我们可以依靠民党,他们在这里有非常普遍的支持率,如果他们不愿意也没关系,只要保持好感。许诺帮助这里的华人换取资金,我们就有机会武装起更多游击队。”维经斯基不死心,掂掂手里的美元,觉得这件事大有可为。

    两人阴差阳错得知暴动是杨秋没想到的。他本来还想通过其它方式让穷党卷入进来。就在两人分析是否能借用华人力量发动南洋地区无产阶级革命时,胡汉民已经坐车抵达荷兰总督府。不过他还没进门,就遇上同样赶来的中国驻巴达维亚领事谭玉坤。

    谭玉坤今年43岁,妻子是前满清时期驻小吕宋公使钟文耀的侄女。欧战时在海军服役参加过大西洋护航行动,回国后加入国社出任驻吕宋武官,三年前退伍从政出任中国驻巴达维亚公使。这么个人在如今俊杰辈出的国内不算惹眼,但其背后的钟文耀和唐绍仪那些留美幼童在国内政治圈影响力不小。所以仕途非常顺利。

    谭玉坤也认识胡汉民,知道他从广东逃出来后,利用陈炯明等人不愿再涉足政治的机会混到民党南洋支部部长的位子,所以热情地喊了句胡部长。可胡部长却不怎么热情,哼了声后自顾自步入总督府。

    总督府内,德科勋爵端着东印度自产的咖啡心里暗暗抱怨不如巴西咖啡好喝,对桌上关于婆罗洲暴动的电报看也不看。不是他不知道如今中国和华人的地位,而是婆罗洲来电报说是“轻微暴动”既然是轻微小事他也根本没必要紧张。别说东印度。就算放大到整个南洋,这种事那天不发生几次?暹罗、马来、法属安南、吕宋等等,都有冲突。何况他觉得这种冲突非常好。能显出殖民政府的重要性,毕竟他可不想当地人和华人都自己解决问题,从而忘记这里真正的主人是谁。

    “总督先生,中国公使和他们的反对党都希望立刻见您。”

    早知道对方会来,却没想到连民党都来了,德科勋爵有些牙痒,心道这么点小事值得一起来嘛!但他还是强提精神准备接见,毕竟上次苏门答腊油田事件中被中国海军在家门口“巡逻”的余威犹存,所以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保持威武和整洁后才慢悠悠向会客厅走去。可桌上的电报不只是有意还是无意被留了下来。

    “总督阁下,西婆罗洲发生暴动!请您立刻下令出动军队,保护我国侨民的人生安全!”谭玉坤很直接道明来意后,胡汉民也跟着附和,不过他的语气和用词客气了很多:“总督先生,西婆罗洲是我国侨民聚集地区。暴动已经造成人员和经济财产损失,希望您下令当地政府制止此类事件,以免造成更大损失。”

    “看看人家多会说话!可惜不是正主。”德科勋爵心底腹黑两句,向胡汉民微笑的点点头后才转向谭玉坤,换了副脸色:“公使先生,我已经得到报告。对此事我非常遗憾,但请相信,我会尽快处理的。”

    “总督阁下!必须立刻行动,此次暴动的规模非常大,您必须……我知道怎么做!不用阁下提醒!”谭玉坤话还没说完,就被气他无礼的德科勋爵打断,暗道:“不就是打群架嘛,哪值得大惊小怪这种事天天都有,要是每次都要总督下令,自己岂不是忙死了?”

    见德科没明白此次暴动的规模,谭玉坤很着急再次提出严正交涉:“总督阁下,事态非常严重,我国政府非常关注西婆罗洲华侨的安危,希望您立刻出兵镇压暴动!若因为迟误导致灾难后果,我国政府将采取必要行动!”

    “好的,我知道了。”德科勋爵很不耐烦,自从上次被中国海军威胁到家门口后,他就格外敏感被干涉,所以很直接地挥挥手赶走谭玉坤,连颇有好感的胡汉民都没留下。直到看不见两人后他才暗暗嘀咕,难道事情真的很大?难道不是轻微暴动?要不派人去看看?想到这里,他漫不经心拨了个电话97ks.net给海军,让他们派一艘驱逐舰去查看情况并汇报,然后继续向草坪走去享受被打断的下午茶。

    但他不知道,电话97ks.net打完后驻扎在巴达维亚的荷兰远东分舰队却并没立刻出发,因为舰队司令正在度假,所以知道第二天凌晨才派出一艘驱逐舰,正因为这一系列的疏忽和倦怠,最终导致婆罗洲的一系列巨变……巴达维亚的官员们漫不经心,但南京国防部内却已经脚步匆匆。

    岳鹏冒雪冲入作战室,来不及拍去肩膀的雪花,刘明诏就将电文递来:“报告司令。已经确认骚乱发生在山口洋和东万律,坤甸外围也发生小规模冲突。截至目前有统计的是41人死亡,600余受伤,被毁房屋千余,山西银行山口洋支行也遭当地人哄抢,财物损失近400万民元。”

    军制改革后,很多年轻参谋在基层实习后还需要去各部队甚至总参谋部任职一段时间,这是为让他们了解部队构架,明白作战指挥的程序。刘明诏出任驻巴西武馆回来后就被调入总参学习,今天恰好他当班。所以继续说道:“情报都这里,是否扩大不得而知,看规模是近年罕见。”

    蔡锷死后,岳鹏已经成为国防军头号大将,张孝准等人无论是名气还是实际能力暂时都无法和他相比。所以他的态度和意见非常关键,问道:“总参谋长和司令呢?知道此事了吗?”

    “总司令和参谋长昨晚就出发去长沙视察新飞机,这是刚到的回电。”刘明诏将刚收到的电报交给他,又指指正在地图前和几位海军参谋嘀嘀咕咕的程壁光:“程司令也来了。”

    年龄差了十岁,但名气却天差地别,所以程壁光见他拿着电报,连忙走上来问道:“子安,总司令回电了?要如何处理?”“要求我们全力保护侨民安全!”岳鹏将电报递过去,看着地图追问道:“最近的军舰在哪里?”

    旁边年轻的海军参谋大概是岳鹏崇拜者,激动地望着已经四十岁却还腰骨笔挺的中将,翻开手中海军出勤计划表声音响亮:“报告副总参谋长!今早浑河轻巡洋舰来电,他们已经抵达太平岛开始海试,陪同的还有飞鸿号和芜湖号补给船,距离西婆罗洲大约600海里,芜湖号上还有负责保卫的一小队海军陆战队!如果现在出发预计明晌午前可以抵达,不过必须抛下速度只有20节的芜湖号。”

    听到补给舰上恰好有一个小队的海军陆战队,知道整个计划的岳鹏立刻拉住程壁光:“玉堂兄,华侨遭难我等必须竭尽全力!下令让浑河号和飞鸿号带上陆战队出发吧。”

    程壁光知道事情紧急,军舰抵达也能震慑一下那些无法无天的土人,所以立刻下令浑河号停止海试即刻出发。但军舰抵达后是抗议还是干涉他拿不准,害怕闹出外交纠纷,参谋走后又问道:“子安,派军舰没问题,可后面该怎么办?要不让外交部先交涉一下?”

    “不用了,我刚从外交部出来。陆部长已经向荷兰大使提出抗议,我们的任务是保护侨民!抵达后如果暴乱还没停就让陆战队登陆,绝不姑息!”

    “登陆?”

    程壁光差点跳起来,虽然他也急切想保护南洋侨民,但却没想过要让陆战队登陆!但岳鹏却将手套狠狠仍在桌上,重重点头确认道:“是的,登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