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七四章 和第三帝国说拜拜

第五七四章 和第三帝国说拜拜

    ……月下旬,宁海号战列巡洋舰驶入朴茨茅斯。

    从战舰甲板向外看去,皇家海军显然没从欧战中恢复过来,到处都是拆得破破烂烂的军舰。最醒目就是那艘差点落户中国阿金库尔号。7门主炮被全部拆除后,空乏深陷的炮座地井如同恶疮般难看。出乎杨秋预料的是,在这个英国海军圣地他居然看到几艘悬挂国旗正在装货的远洋运输轮,其中好几艘还是莱茵兰计划中带回,修改外形后的大型远洋轮。

    “是来采购的。”张彩走到身边。

    杨秋出访是大事,海军自然不敢怠慢,所以特意派他率领宁海号护送。也因为是海军,所以他对目前兴旺的海上贸易非常了解。介绍道:“华盛顿海军条约后,欧洲各国都开始拆毁大量军舰,英国皇家海军待拆的大大小小军舰有近百艘。军舰上锅炉、蒸汽轮机都是市场上的抢手货,我们的报价又比南美高,所以拆卸后大部分都流入我国。”

    “那他们为何自己不回收利用呢?”询问的是贝祖贻。他和陆征祥是此次仅有两位随行官员,访问结束后他还将以国投公司的名义暂留巴黎,和王正廷联手试试从混乱的欧洲金融市场找到机会。

    张彩笑道:“这是欧美的聪明之处。他们自己市场本来就不大,要是把这些二手货留下,国内很快就会挤满,工厂长时间拿不到新订单会产生失业。为保护工业还不如售旧造新。”

    这番言论对什么都缺的国内或许新奇,但在欧美却屡见不鲜。据张彩说,由于国内需求旺盛,价格居高不下,所以欧美很愿意把二手物资出售给出价高的中国商人。仅上半年就有近千台海军高压锅炉和蒸汽轮机输入国内,这些设备主要用于北方地区供暖和发电。废旧钢铁也是主要的大宗交易。由于战舰和各类武器拆卸后会得到大量废钢,这些钢材其实回收率很低。毕竟装甲钢因为成分等问题回收代价很高。但国内商家却别出心裁,将这些钢切割成小块,然后锻造成民用刀具和锄头犁耙这种东西。由于坚固耐磨所以很受市场欢迎,所以光去年就有大约10万吨此类废钢流入中国。

    当然,军方也会来捡些便宜。就比如符合制式的舰炮和陀螺仪这些东西。低价买回去用于海防和船舶建造,既能省钱又能解决国内制造能力不足。

    前来迎接杨秋的是驻英大使施肇基,他是唐绍仪的侄女婿,也是和王正廷、顾维钧、慕容翰等齐名的年轻外交官。上车后杨秋询问苏门答腊岛油田和日本地震在欧洲的反应,施肇基的回答让大家微微惊讶,因为除了“热心”政治家外,欧洲主流媒体和国民对远东完全不感兴趣。

    主要原因还是各国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和战后德国赔款纠纷。法比制造的鲁尔危机已经导致德国数十万工人失业,连续罢工和冲突后国内社会思潮急剧泛滥,莫斯科也趁机大肆推销其理念试图将德国红色化,这使英美非常担忧德国会成为第二个被革命的国家。所以一边严厉要求法比两国撤军,同时又积极地重新整理德国战后赔款。

    被孤立的英国无暇顾及远东是好事,但杨司令此次访问显然不如上次那样轰动,英国仅派来副首相迎接,现场记者也寥寥无几。斯坦利首相还以公务为借口推迟原本准备进行的双边对话。

    很显然,趁火打劫的杨秋不怎么受欢迎。

    没有紧锣密鼓的行程,访问团在等待英国政府通知何时会面的时,杨秋已经悄悄抵达伦敦郊外一幢古朴的中世纪别墅。

    这是幢很大很大的别墅,南京杨府与其比起来简直是大巫见小巫。文艺复兴时期的装修风格让城堡各处都充满着思想和睿智的气息。更让人惊讶的是,中央草坪上还停着一架双翼飞机。让首次体现欧洲式奢华的贝祖贻大开眼界,开玩笑说等有钱在国内也建一座。

    杨秋一下车,就见雅各布已经等在门口。与远东时的意气风华相比,在这里他显得严肃很多,胸口小小的家族徽章告知大家这里的主人是谁。

    “副总统阁下,很高兴您能来这里。”雅各布伸出手,热情地欢迎杨秋,浑然看不到在远东受气的影子。倒是贝祖贻有些不忿,他觉得以杨秋目前的地位,如果专程来拜访恐怕连英国首相都不敢怠慢,而这里的主人居然排个小兵来迎接。

    杨秋到没这么多想法,相反对这里的主人还非常感兴趣。两人寒暄几句后,雅各布就带着杨秋步入这幢据说有101个房间的超豪华别墅。一路上全新的红色地毯显示出此地主人还是挺看重他来访的,所以抵达书房后雅各布还没叩门,听到脚步声的主人就主动拉开厚重的木门。

    杨秋第一眼就觉得这位主人很矮。是的,见惯了身材高大的欧美人后,再看这位会发现身材非常矮小,浓密的头发,颧骨很高,脖子也很短,燕尾服穿在身上不仅没感觉庄重,反而有种滑稽的效果。在他旁边还有位身材高瘦戴着眼镜的中年学者,而且杨秋总觉得此人有些面熟,好像在后世某份资料上看过。

    “沃尔特-罗斯柴尔德。”男子热情地伸出手:“欢迎您的光临。”

    不管打扮如何的滑稽,杨秋都无法小视罗斯柴尔德这个名字,握住手说道:“我也很高兴能见到您,非常期待与您的会谈。”

    “我也一样。”沃尔特爵士松开手,向杨秋介绍身边的男子:“魏兹曼教授,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化学家,也是我最好的朋友。”

    原来是他!杨秋终于想起这位一生都和丙酮、建国绑在一起的著名化学家,所以不由多看了两眼。魏兹曼有些奇怪,不明白这位远东年轻权贵为何这样打量自己。

    落座后雅各布立刻让侍者端来点心,还特意为杨秋泡了壶西湖龙井。沃尔特身上有着罗斯柴尔德家族最典型的特性,话题始终没离开过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和资本需求,杨秋当然不会按照他的脚步走,所以大多数时刻都保持着微笑,既不答应也不表态。

    这种严防死守的态度让沃尔特和魏兹曼都暗暗惊讶,他们很清楚像中国这样一个人口大国想要建设起来需要多少资金注入,所以他们感觉中身为实际掌管国家的杨秋应该非常需要外部资金,却没想到他却如此冷淡。既然撬不开嘴巴,沃尔特干脆回到见面的初衷,问道:“尊敬地副总统阁下,听说您在苏门答腊遇上了一些小麻烦想要我们帮助。我非常的惊讶,那里是荷兰殖民地,您为何不去大海对面呢?”

    熬过自己不在行的金融问题后,杨秋很是松了口气,笑道:“因为您这里有解决问题的钥匙。”

    沃特森和魏兹曼都笑了,摆摆手:“您真会开玩笑,英荷壳牌公司的确是我们犹太人建立的。但您要知道,没有人会放弃可以看到的财富。而且我认为无论您如何做,都无法绕开荷兰王国和壳牌公司。油田建立需要大量资金,还需要建设储油罐、石油管道、铁路和深水码头,这些建设您都无法绕开巴达维亚。我的建议是,您如果可以让出一定股份给壳牌公司,如果他们还是拒绝我可以帮您说服他们。”

    贝祖贻对这个建议暗暗心动,其实大家都知道苏门答腊油田是肯定要让欧洲参股的,毕竟后期建设和码头审批都绕不开荷兰殖民政府。但杨秋的理想又岂是拿到一个油田那么简单,他的梦想是插足国际能源市场,成为和美孚、壳牌相同的企业。所以想想后放下茶杯,陡然说道:“我可以将他们编入一线部队,每人都拥有三年锻炼机会!”

    这句无头无尾的话让贝祖贻二丈摸不着头脑,却让对面的沃尔特和魏兹曼瞳孔猛然收缩。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杨秋又竖起手指:“我可以给您一个保证,如果有一天你们需要帮助,我会敞开国门接纳你们,还会敞开武器库任由您挑选!条件就是,由雅各布先生组建公司介入此次事件,向英国政府建议收购苏门答腊油田35%股权,我会全力拒绝壳牌公司的报价,选择和您合作……沃尔特紧紧皱眉,盯着杨秋良久摇了摇头:“这很困难,虽然我和壳牌公司有些联系,但却无法阻止正常的商业行为。您应该知道,美孚和壳牌都不希望出现第三家能与他们竞争的企业。”

    “这是您的工作。”杨秋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

    别看他表面平静,但却很清楚自己的承诺意味着什么,这等于彻底断绝了未来和第三帝国合作的可能。

    他的淡然却让沃尔特很狐疑,不明白信心是从哪里来的,一个落后的远东短短十年就想进军国际能源和资本市场!这个人的野心实在是太大了!不过刚才的两个承诺却真让他心动,所以和魏兹曼对视一眼后问道:“我可以试试,但不能保证。但我一直想知道一件事,您不担心我们的身份会给您带来麻烦吗?”

    “在我眼中所有民族都是平等的,所以您可以认为我是国家主义者。”杨秋笑笑,继续说道:“对了,如果成功的话,我还希望购买莫里斯汽车公司最新的发动机生产线。”

    莫里斯汽车公司?沃尔特先是愣了下,但旋即就明白了,高举茶杯:“您的眼光真让我惊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