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六零章 和平的背后

第五六零章 和平的背后

    ……王庚正在海兰泡省的腾达集中营做最后准备。

    海兰泡省原为俄国阿穆尔州,是上海公报后建立的外兴安岭东北6省中的一个。这里也是远东地区最大的斯拉夫人聚集区之一。但连绵的战火和动荡,使这里的原俄国人口已经下降到不足40万,相反汉族移民比例从7万增加到目前的97万,杨秋还下令在这片被誉为东西伯利亚粮仓的土地上,建设339个超大型国家农场,购买了2000台拖拉机,以加速融合这些收复的国土。

    那么原来的俄国人口呢?

    王庚手里有份统计,约150万远渡重洋前往世界各地,300万被通过铁路被遣送回克拉斯诺亚尔斯克以西荒凉的中西伯利亚高原,剩下的则在国防军和游击队的扫荡和反扫荡中被打死或因为缺少粮食饿死,而最大的人口消灭武器就是遍布于外兴安岭的数个大型集中营。所以从东北动荡开始,处于军管中的外兴安岭地区就禁止一切记者进入报道,只有中央社和军报的记者才能进入,对待媒体一向宽容的民国政府在此事上却格外严厉,究其主要原因就因为人口集中营的存在。

    腾达集中营是外兴安岭6省中最大的一个,仅目前就有19万俄国人被以“资助叛军”“分裂中国”等等罪名带到这个不足15平方公里的炼焦煤产区。

    站在岗楼上可以看到。整个集中营都用铁丝网围了起来,南侧用白桦木搭满了长条状简易房。北面是是现在东北最大的炼焦煤产地,鞍山、长春。哈尔滨、吉林等大中型钢铁厂使用的炼钢焦煤有7成都靠这里提供。相反集中营里的俄国矿工每日却只能得到4个杂粮馒头,没有医疗,没有棉衣,更没有清洁的饮用水,只有冷冰冰地铁丝网和每隔30米一座的武装岗楼。

    如此艰苦的环境肯定有人想逃离,但时至今日依然没有成功案例。哪怕你离开这里也不可能活下去,因为附近100公里都是无人荒地,只有一条运送煤炭和木材的铁路连接外面世界。

    没人知道有多少人最终死在这里,一切和这些有关的数字都被永久锁在南京机密档案库内。驻扎在这里的看押部队只知道每天都会有火车运来大量俄国“罪犯”,然后运走多几倍的尸体和遗骸。

    王庚刚来时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直到第一次亲眼看到后才明白在南京高歌**共和的辉煌下,还藏着这么可怕的种族屠杀事情。他曾经害怕过,也犹豫过,但最终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因为杨秋说的很对,现在不去做,未来几百万滞留的斯拉夫人就会给国家带来分裂隐患!

    所以!总要一些人必须站出来,哪怕未来被送上绞首架。

    还好,这样的事情今天终于到头了!根据最新统计。短短四年,生活在东北地区和外兴安岭6省的900万俄国人已经不足200万,相反程诚法案和政府宣传,强制迁徙等等手段下,汉族移民比例已经提高到600万,到1925年实现千万移民的数字已经毫无悬念,加上杨秋尽速稳定国家的命令,所以今天王庚来这里,就是要将这种国家罪恶彻底的从历史长河里抹平!

    “让他们回营吧。”王庚看看表。下达了最后命令。

    警哨响起,数以万计面黄肌瘦正在劳作的矿工在士兵的监督下回营,他们还不明白出了什么事,暗想难道今天是中国的什么节日?居然这么早就收工。

    营地警卫很快用卡车带来了馒头,矿工们一抢而空躲回宿舍将饥肠辘辘的肚皮填个半饱。傍晚的自由活动被取消后,大家只能无所事事的躺在肮脏的简易床上休息。

    夜幕逐渐拉开,寂静的荒原上听不到任何声音,饥饿让绝大多数人都早早进入梦乡,只有极少数人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响动,但他们却不敢出门,要知道夜晚出门被打死的人绝对比饿死的还多。一队队原来驻扎的士兵被勒令登上火车离开,而一些带着防毒面具背着喷火器的士兵取代他们悄然进入营地,用早已准备好的引火柴禾封锁通道,然后打开了喷射器保险。

    “呼。”几小时后,数百道橘红色的火线从他们手中喷出,瞬间就将夜色点亮。白桦木建造的宿舍是如此易燃,不到片刻整个宿舍外圈都成了火海。

    “着火了!”

    “离开这里。”

    “上帝啊,救救我们!”

    无数“罪犯”被突然窜起的火苗惊醒,如同没头苍蝇般疯狂乱窜,一些人拿起宝贵的御寒薄毯扑打火焰,一些人则向四周逃窜试图离开。但他们还没钻出外围火墙,调集来的60余挺马克沁重机枪就爆发出可怕的嘶鸣。

    “哒哒哒……全速!全速!还是全速!

    参与此次绝密行动的士兵自己都闭上了眼,然后死死扣住扳机按照要求打开全自动模式,以每分钟400发的速度将手中30箱子弹扫射出去!这种速度足以将循环水变成蒸汽,足以震碎机枪手的身体,足以打坏枪管,但此时已经没人在意,机枪手每隔五分钟就会换一位,凄厉的惨叫和火焰中一具具滚动燃烧的身体,让士兵发了疯似的开枪扫射,只想尽早结束这一切。

    炮弹也落下了下来,数十门老式75mm野炮使用纵火弹对营地无差别炮轰,飞扬的白磷和引火材料愈加助长了火势,西伯利亚的初夏才开始,就被淹没在夜晚的罪恶下。

    “希望老天爷原谅我们。”火光映红了王庚和所有人的脸颊。身后的军官们也一个两个扭过头去。这种景象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就连今夜执行任务的士兵也都会被送到秘密地点。接受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心理治疗。

    几个小时后,整个腾达集中营就只能听到火焰中木板噼叭作响的声音。根据计划。这里和其它同时动手的集中营很快就被会清理干净,等明年内地矿工抵达后,他们只会知道这里有富饶的资源,完全不会知晓曾经发生的事情。

    外兴安岭的大火少了一夜,因白银危机延迟了一年的针对雅库茨克的行动也到了收尾阶段。

    虎头捏着破山刀,躲藏在低矮的灌木丛中。望着不远处有说有笑正在开垦荒地播种土豆和玉米的俄军士兵,虎口绷得几乎要裂开。但他不敢妄动,四周那些神秘士兵告诉他,这个距离只要保证静止状态。身上这种叫迷彩服的军装就可以骗过俄国兵的眼睛,但移动的话必须有技巧,没技巧乱动就是害人害己。

    换做以前他肯定不会这么听话,但四周这些兵却是他的救命恩人,也是报仇的唯一希望,所以他不敢乱动,怕破坏了人家的大事。

    话要回到去年他和伙伴跳河逃生时。当时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没想到冲到下游后被一群士兵救起,并送回海兰泡养伤。伤养好后士兵来找他,要求做向导带他们回去。原本什么都准备好了,可不知为何又突然取消。因为身份特殊,他和伙伴被勒令住在海兰泡一个军事基地内不准离开,直到上月初那些士兵又回来,再次让他做向导。

    没有彷徨也没有顾虑,至于当初的梦想更随着那天的惨剧全部破灭。对他来说只要能回雅库茨克,哪怕亲手干掉一个俄国兵也值得,所以立刻带这群神秘士兵回到这里。现在那些救起自己的士兵就分散在四周,但他可以发誓。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部队。

    脸上涂着京戏油彩,身着迷彩军装,同色的钢盔上还扎着树枝条,牛皮大头靴,每个人都还背着一个双肩皮囊。更古怪是,一路徒步跋涉的过程中,他们比自己这个在老林里生活几年人还熟悉,好几次自己还没看到敌人,他们就先发现隐藏的俄国哨兵。最惊讶的是他们还不喜欢用枪,多是用弩弓和匕首悄无声息解决掉敌人,甚至有一次还用几个毒蘑菇,就干翻了七八个正在烧饭的俄国兵。

    这种神出鬼没的手段让他背脊透凉,才知道以前是多么幸运,要是早遇上这支部队,恐怕怎么死都不知道。

    旁边,有一根树枝似乎动了下。虎头扭头看去,右边20米外的草丛里已经探出一挺粗大的机枪,一只手正在调节枪口螺纹帽。他也算是身经百战了,17岁至今已经打了6年仗,见过马克沁、见过民国造轻机枪,见过比利时麦德森,还见过法国和日本用弹板供弹的重机枪,连英国刘易斯艘见过,却第一次见到这种奇怪的机枪。

    双脚支架,整把枪看起来就是一根直的铁棍,做工看起来很差,表面都是铆接的痕迹。枪口有螺纹状帽子,装子弹时要先打开机匣上面的盖子,最特殊的是的枪管散热套,居然是方的!他读的书不多也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就觉得这玩意看起来就像是用铁片和铆钉拼凑起来的简单货色,别说和看起来就威武的马克沁相比,就算和国内用的轻机枪比也难看很多。

    倒是有一点不错,它使用是50发弹带,比轻机枪30发弹匣能装更多子弹,但弹带却不是帆布的,外观看好像是铁皮的,而且都盘在供弹盒挂在机枪左边。

    虎头收回目光又去看左边,发现那里也探出几挺相同的机枪,立刻明白这是要动手了!“拿着。”还没等他选好自己的目标,旁边突然伸来一只大手,手上还捏着一把上膛的民元式手枪。

    “小子,想活命的话就别乱来。”郝文宝压低声音,钢盔下如同野兽般的目光连死人堆里出来的虎头都连咽口水点头保证。

    郝文宝朝他笑笑,举枪瞄准一个看起来像军官的人。

    虎头看看枪。心里又摇摇头,搜肠刮肚实在想不出这是支什么部队。为什么步枪也和别的部队不同,枪托下面居然多装了一个小握把。

    郝文宝不知道他的想法。其实他手里的还是18年式实验型半自动步枪,唯一区别是加装了手枪式小握把。这是猎人在寒带作战摸索出来的经验,因为冬季戴上手套后如果没有握把,射击会很困难。至于旁边的机枪倒是年初才拿到的新装备,同样是送来猎人尝鲜实验的。暂定为HJ21通用机枪,H为现在全国推广的汉语拼音中汉阳的第一个字母,J是机枪的第一个字母。21则是设计定型的年份。

    用字母开头做武器型号在欧美很普通,国防部也开始使用这个办法,但编号外还有其它外号和名字,比如重新命名的HC14式。就是汉阳造14年式冲锋枪,通俗名字就是汉阳造花机枪。

    又有一队外出的俄国兵归来,其中还有几个扛着野鹿的蒙古士兵。他们的出现让虎头瞬间双眼充血,因为他发现其中有个人特别面熟,就是当初逼他跳河的苏赫巴尔托!就在他越来越忍不住怒火时,一声枪响陡然打破了这片森林的宁静。

    瞄准镜中,被郝文宝瞄准的那个俄**官脑袋如开了花般盛开着,鲜血和脑浆飞溅到他旁边一个俄国女人身上,那个女人居然还呆呆没回味过来是什么事情,片刻后才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但已经晚了……嗤嗤嗤……一阵古怪的声音响彻森林。连虎头都感觉诧异四处搜寻,片刻后才发现这种像当年在哈尔滨中东铁路局当学徒工时,听过的切割木材的电锯的声音居然发自旁边的机枪。

    虎头心头一抖,这要多快的射击速度,才能让枪声变成这种如扯布般的调子啊!

    这哪里是机枪,分明是扯布机。

    虎头并不知道,他取得这个外号后来竟然成了全军通用术语。

    HJ21扯布机机枪仿造于后世大名鼎鼎的MG42的北约NATO版,MG3通用机枪。相比原型考虑到国人的臂长缩短了枪托,采用不可散金属弹带。其它则基本没变,继续使用国防军标准的……全威力弹药。但让杨秋无奈的是,他原以为MG3很容易仿造,但后来才知道因为国内冲压技术才开始引进使用,精细开模水平差,金属弹链以目前的加工水平更是困难,所以想造好一支HJ21通用机枪并不简单。

    还好,他也没打算那么早普及装备,目前只是给猎人试用,用于技术研究和储备。

    枪口射速调节圈让HJ21通用机枪保持在每分钟900发的射速上,即使没到最快,这个速度也是惊人的,机枪手只要扣一下扳机,目标就会被击中四到五次,根本没有存活的机会。

    为此次行动猎人大队出动两个中队,总计12挺通用机枪。火力密集程度是难以想象的,加上速度奇怪,毫无准备的俄国士兵几乎被成片成片的扫倒。一些人即使做出隐蔽动作,也避不开泼水般撒来的弹雨。

    扯布机般的机枪声惊动了指挥所内的基洛夫和舒米亚茨基,前者更是吓得脸色苍白,拔出防身手枪大喊道:“该死的,是谁在开枪?”

    “是中国小分队!在我们西轰!”

    没等卫兵报告完,两发60毫米迫击炮炮弹就准确落在了指挥所附近,火球和硝烟吓得基洛夫更紧张,连忙在士兵的保护下向河边撤退。

    舒米亚茨基倒还算沉稳,起码他早料到中国国防军不会轻易放过雅库茨克这个据点,所以早早修建了很多掩体工事。渡过最初的慌张后,四面八方赶回来的上万游击队士兵纷纷进入掩体和工事。

    “4小队,去左边!别让他们进林子。”

    “小子!你带我们去河边。”

    郝文宝一把拽起虎头,让他带路向河边迂回。猎人大队不是正规军,面对上万敌人想要杀个三进三出是不现实的,他的战术就是让部队始终处于密林边缘,一点点将俄远东第一师向河边压缩。

    “他们人不多。去把他们找出来!”苏赫巴尔托见到始终只有机枪声,炮弹更是稀稀拉拉。壮起胆带着数百蒙古士兵向密林边缘搜索而去。虎头认得这个家伙,当初就是他带兵第一个杀入中国营。所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两个箭步就向对方冲突。

    郝文宝见状破口大骂,连忙指挥小队掩护他。

    两挺HJ21机枪组成的火力网压得蒙古兵不敢抬头,虎头不愧是打了六年的老兵,左闪右避利用机枪掩护很快就抵达蒙古军阵前不远,然后一个滚身靠近死去的蒙古兵。抄起他们的手榴弹向苏赫巴托尔砸去。

    轰隆隆的爆炸吓得苏赫巴尔托浑身一激灵,连忙找地方躲藏起来。眼看着仇人进入士兵保护圈,虎头越加着急,正要以命换命强行冲破封锁线时。蒙古军后面却陡然炸开一团团密集的火球。紧接着,隆隆的马达声从河道处响起。3艘海鸥级快艇从勒拿河下游急冲而上,特意为行动安装的40毫米机关炮对准沿岸红军阵地猛烈炮击,十几艘机帆船跟在它们后面,成百上千的第16旅士兵沿河岸登陆,向雅库茨克发动总攻。

    舒米亚茨基和大家都没想到对方居然用船只沿河而上,虽然他和军官都不知道国防军是如何将几十吨的快艇运送到这里的,但沿河道而上的敌人压垮了他们最后的信心。

    无论是40mm机关炮还是机帆船上临时加装的迫击炮和12.7毫米重机枪,都是游击队无法匹敌的重型火力,等仅有的几门重机枪被打哑后。舒米亚茨基不得不下令向上游荒原撤退,准备从上游越江前往东面的鄂霍次克撤退。基洛夫跑到江边正准备渡江先撤,突然出现的快艇葬送了他的希望,两排40mm炮弹过来,简易木筏就被炸得四分五裂,这位被斯大林安排到远东,并亲自下令屠杀中国营的军官还没哼出来就被炸死。

    背后突然出现的大股敌人引发了严重混乱,大量红军慌不择路乱窜,裹挟其中的蒙古军也跟着乱跑。早就在等机会的虎头找来一支莫辛纳干。见到苏赫巴尔托向他这边逃窜,将准星锁在了那张惊慌失措的脸上。

    啪!

    爆炸密集的雅库茨克,单独一声枪响并不刺耳,但仓皇出逃的苏赫巴尔托却猛地停下动作,附近的士兵还没注意就见到他已经满脸是血直挺挺地倒在了黑土地上。

    沿着河道而来的国防军压垮了俄军的信心,不到三小时战斗就基本结束,除了舒米亚茨基带不足3千人撤到北方密林深处外,其余全部被歼,整个营地都是被俘的俄军和蒙古叛军,穷党在远东地区的最大根据地内躺满了尸体。

    “报告,战俘……什么战俘?”郝文宝看看趴在地上抽搐的虎头,瞪了眼来汇报的军官,冷哼一句:“发电报给指挥部,已经占领雅库茨克。”

    “是。”军官明白了他的意思,呵斥着被俘士兵进入密林,片刻后一阵阵急促的机枪扫射声从里面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郝文宝似乎没听到枪声,走到虎头旁边用脚踢了踢他:“小子,没死的话就起来。”

    虎头红着眼睛,看看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将手枪还给他说道:“谢谢。”

    “谢我做什么。”郝文宝看看他稚嫩的脸庞,动了心思问道:“枪打得不错。大名叫什么?几岁,拿了几年枪了?”

    “罗文虎,23岁,跟任大哥6年了。”

    “还行。”郝文宝绕着他转了几圈,说道:“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

    “加入军队?可是我。”虎头一愣,没想到自己居然有机会加入祖国的军队,还是这样一支神秘可怕的部队,顿时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郝文宝见他这个样子,掏出烟笑道:“我只能提出建议,送你去专门的训练营,能不能练出来靠你自己。明白吗?”

    虎头用力点点头。

    “过去的事情就别想了,谁年轻时都有理想。”郝文宝见他答应,拍拍肩膀安慰两句后回到快艇,用电报联络海兰泡司令部。

    当雅库茨克和集中营处理完毕的消息发到南京时,西北外也传来重大消息。6月17日,高尔察克会师殿后部队,正准备继续向叶尼塞河撤退时突然遭遇布柳赫尔率领的近7万土耳其斯坦方面军的截击,虽然中国志愿军竭尽全力以炮火掩护突围,但早已无心恋战的白卫军完全挡不住红军的拼死冲击,总计有27万人被切割歼灭,仅剩不足3万人随中国志愿军撤到克拉斯诺亚尔斯克,高尔察克和杜托夫等匪首在乱战中被打死。

    消息传到南京,从总统府到民间一起强烈谴责苏维埃红军这种暴行!谴责加拉罕利用发表对华宣言的机会,迷惑中国,造成和平假象却大肆屠杀反对派的做法。

    在此情况下,国内进行了欧战后最大的一次军事调动。包括中原战区、华北战区在内的7个师接到命令登上火车源源不断向西北赶去,伏龙芝闻讯也严令部队徒步向东加快行动,防止中国国防军进入俄国领土挑起战争。

    这个突然的消息震惊了世界,英法美等国都隐隐猜到内幕,但苦于没有证据只能寄希望于双方真的打起来。到月底,云集于西北的双方军队已经多达40万,刚刚平息下来的远东似乎又闻到了硝烟的味道。

    虽然莫斯科和南京都措辞严厉要求对方先撤军,但却派遣陆征祥和加拉罕在内的外交官前往巴尔瑙尔紧急磋商,避免事态扩大。

    9月初,巴尔瑙尔会议结束,双方于上午11点正式公布早就签署好的《中苏和平条约》。根据条约,俄国除承认上海公报外,还将包括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至安加拉河的叶尼塞河以东地区割让给中国,还答应允许中国商人进入包括雅库茨克在内北方地区,哈萨克咸海以东地区进行商业投资,并将卡拉干达铁矿以50万美元价格出售给中国西北钢铁公司,允许修建从矿区到斋桑泊的窄轨铁路用于矿石运输。

    此外,和平条约还也严格规定了双方驻军数量,根据规定中国国防军将恢复上海公报达成时4个师的数量,而俄军则撤退到100公里外的巴尔瑙尔一线,除民事警察外,军队还不得进入叶尼塞河以东地区。

    严厉的条约让莫斯科咬牙切齿,尤其是军队不得进入叶尼塞河以东这条等于放弃了广袤的东西伯利亚实际控制权,但在国内形势愈发严峻的时刻,列宁不得不答应全部条件。

    从《布列斯特和约》开始到《中苏和平条约》,历经五年的俄国内战终于划上了句号。经历浩劫的俄国总计失去3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还变相失去300多万平方公里的东西伯利亚的控制权,失去数千万人口,年钢铁产量下降到不足20万吨,经济更是下降到欧战前的二十分之一。

    无论是《巴黎和约》还是《里加和约》,或者是最后达成的《中日》和《中苏和平条约》,苛刻而严厉的条款让德国、苏联、日本这些国家份外不满,国家民族之间的仇恨不仅没减弱,反而随着时间深入愈发尖锐。

    但不管如何,《中苏和平条约》签署的消息让全世界人民都开始憧憬进入和平年代,战后经济开始逐步恢复,时间让人们渐渐淡忘伤痛,但绝大多数人都没想到,各国其实都已经在悄悄准备下一次战争。

    杨秋把雅库茨克、集中营和巴尔瑙尔这些资料都锁了起来,并永久性密封在国家资料库内。和平的背后是血腥!短短2月包括高尔察克等人在内就有百余万人从远东板块上永远消失!罪孽深重又如何呢?至少一个内部没有重大分裂隐患的中国已经屹立起来,现在要做的就是重新抖擞精神,从此刻起开始为下一场世界大战全力准备……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