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三九章 忍着

第五三九章 忍着

    ……重庆。

    没后世那么大范围,但也是民国第一个人口超5百万的直辖市。也是为得到高尔察克手中黄金,做出接纳俄国难民决定后,民政部在全国设立15个安置区之一。看中这里是因为地处内陆较容易控制,粮食、工业和教育都比较完善,适合让他们渡过语言期逐步融入社会。

    难民营位于城市西面15公里,距离綦江工业区50公里。经过一年的紧张建设,原先的丘陵荒地上已经布满了五层灰色格子铺状的移民房。这是民政部按照杨秋仿造后世老公房设计建造的水泥钢筋框架的简易住房。这种房子面积不大但坚固耐用设备比较齐全,与目前全国主要的独门独户式瓦房相比,占地少造价也贵不了多少,适合人口较密集地区。利用移民推广这种建筑,也算为将来城市化需要大量房屋做实验。

    蔡锷等人抵达时,这个全国最大容纳了15万难民封闭式居住区已经被国民警卫队戒严。全国各难民营的管理都是由警卫队暂时管理,这样做主要是考虑警察队伍组建时间短,良莠不齐,会产生欺生讹诈,语言沟通等会导致混乱。

    由于杨秋正和唐绍仪等人检查难民营情况,大家只好耐心等待。

    平行世界中这批俄国难民下场很惨,光是随高尔察克逃难时就有数十万人被冻死饿死,剩下部分流入中国后。也因为语言习惯等问题沦为保镖、司机和妓女,少部分还成为军阀祸乱中国的工具。所以在最早接纳他们时,连杨秋都有些担忧会不会水土不服闹出动乱,但通过情报部和民政部专门的调查后发现,其实大家对俄国难民误区比较大。

    他们中大部分都是俄国资产阶级和贵族,成年人中受教育率高达80%,其中半数都接受过大学教育。约有5万人还在英法德等国留过学。技术人才和专家自然是大学、工厂的抢手货,教育部也希望剩余的人能帮助缓解国内数理化教师严重不足的困境,就连女人也被看上准备发挥她们舞蹈、绘画和音乐方面的才华去当老师。剩余则由民间自行消化吸收。梦想很好,可操作性也很强,但语言关是大问题!所以难民区建立后民政部首要任务就是找精通中俄两国语言的人。以至于生活在海参崴和赤塔等地的十年以上懂俄语的人基本都被请来。

    这次经验也让民政部、警察和国民警卫队也通力合作,针对国内外国人越来越多这个现实,实施来华临时居住证制度。根据制度,在华各国公民都需要申领免费的临时居住证,居住证分为难民、技工、专家等级别,根据级别需要定期前往警察局或者民政署登记,凡满十年就可以选择是否加入中国国籍或离开,难民居住证持有者在年满离开时所有财产还必须需要交纳45%离境税。

    难民临时居住证肯定是最严格的,别说离境就算是离开居住省份都需要申报,但在经历了颠沛流离和国破家亡的惨痛后。人们对生活的要求会主动降低。能告别饥寒交迫来到中国内地,政府还提供房屋和一年的粮食,对俄国难民来说简直不可想象。当然民政署也不会白白养他们,这一年过渡期他们除了要强制学习中文外,也需要完成各式各样的生产任务。

    杨秋面前就是自行车装配厂。两万多半工半读的难民每日可为自行车厂装配五千辆之多,所得利润民政部拿一半用于采购粮食和必需品,剩余则归自行车厂。除了自行车外这里还有不少其它工作,就算动手能力最差的女人每天也有糊火柴盒这种任务。检查完工作区后杨秋又来到设计所,这个设计所隶属于重庆工业公司。包括从车里雅宾斯克逃生的奥伦罗夫这位电气工程师在内的一千多位工程师和设计师在都被集中到这里,由于他们必须完成语言课程暂时无法离开营地。所以吴青度干脆把工作搬到这里,让他们提前适应重庆的工作方式和节奏。

    奥伦罗夫的工作是为五万千瓦级发电厂设计电气总线,这是工业部第二个五年计划中最重要的全国20家电厂项目,本来考虑国内电气设计很弱准备交给美国惠普和西屋公司,但吴青度得知后认为重庆已经具备了独立承揽发电厂电气项目的能力,为振兴民族工业也为规避风险,最后工业部商量将其中三分之一承包给重庆,剩余则继续交给美国两家公司。

    这种大项目是必须全力以赴的,所以吴青度得知奥伦罗夫为沙皇设计建造过电厂,还为战列舰设计过电气总线后,立刻将他招入麾下,并积极联络民政部把散落于各难民营的这方面人才全部汇聚到重庆,一起加入这个项目。

    奥伦罗夫早就听说过杨秋,但当见到后还是被他的年轻和渊博吸引,主动讲解起设计过程和思路。

    里面耐心的听,但外面蔡锷等人却等得有些焦急,几人正商量是不是要进去打断时,身后响起了陆征祥的声音:“咦?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副总统呢?”

    陆征祥也是来参加重庆经济会议的,见几人脸上忧愁,忙问道:“出什么事情了?松坡,你说。”

    蔡锷将雅库茨克密林深处的事情说了一遍后。原来在屠杀发生后第三天,潜伏的情报员就将消息发回海兰泡。王庚和东北战区司令部虽然气愤但都没太在意,也不可能为叛军去打断原有的剿匪计划。问题是,大家刚刚收到电报,今天早上日本的几份报纸居然把这个消息捅了出来,还刊登了大量现场照片,并把标题改为俄军屠杀东北移民!

    “日本怎么会有照片的?”陆征祥虽然有些愤怒,打狗还看主人呢。但对日本拥有照片却很奇怪。虽然日本和远东俄国游击队一直有联系,但很少有照片,难道说他们当时有人在现场吗?

    蔡锷说道:“这正是我们奇怪的!从以往的经验看,日本刊登照片后英法美等国肯定也会转载,我国目前还有很多英美报社,一旦他们转载这些照片,我们担心……激起民愤。破坏将来的谈判?”

    蔡锷点点头:“连续胜利让全国上下民气都很高,真要散播开来势必会造成全国谴责,我们就不好办了。”

    陆征祥明白大家为何担心了。《上海公报》之所以单方面宣布收复国土。其实就是给将来中俄谈判定下个基本调子。如今日本把事情捅出来,还故意混淆事实,国内英美报馆转载后势必会激起民愤。这种情况下军方不做出点行动肯定不能让大家满意。但如果大张旗鼓的行动,又势必要搁置现在的改编和将来的中俄谈判。

    张文景很奇怪的问道:“我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日本哪来的现场照片?不是说日本政府已经派人去莫斯科了吗?怎么还报道这种事情?就不怕影响两国关系?”

    岳鹏也一直在想这件事,说道:“这就是我们最奇怪的地方,他们这样做到底想干什么。”

    “不奇怪,因为斯大林和永田铁山见过面了。”大家正在分析时,身后响起了杨秋的声音。扭头看去,他和唐绍仪等人视察结束已经走了出来,陈浩辉也坐着轮椅跟在旁边。

    见到他大家也明白,杨秋已经得到了消息。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让大家纷纷皱眉,蔡锷还是想不通。问道:“总司令的意思是,这件事根本就是斯大林和永田铁山的交易?那他为何这么做呢?这件事对他可没什么好处。”

    杨秋呵呵一笑:“这个问题还是让浩辉回答你们吧。”

    陈浩辉挥挥手让戴春风先下去,邝煦堃主动接过推车的活后,他才一边走一边说:“我们已经得到情报,莫斯科内部在先打波兰还是先打高尔察克的问题上产生了很大分歧。托诺茨基和总参谋部的想法是先对付东面。但斯大林却坚持应该先打波兰,目前两派各持己见互不相让。”

    俄国内战是总参谋部最关心的事情,每周都要展开针对性研究,等他说完后岳鹏立刻说道:“这有什么好选择的?打了几年,喀山乌法防线早已固若金汤,就算我们来打没一年半载也啃不动。东面伏龙芝部已经握有约150万大军。只要补给能跟上,击溃高尔察克甚至收复托木斯克都不算难,但要是错过这个夏天肯定要拖到明年了。反观西线,波军连战连捷士气正盛,现在扑上去就是火中添油,即使能赢损失也会很大,最好办法就是不停后退积蓄力量,等他们疲软打不动后再反击。”

    陈浩辉点头道:“子安兄你的办法托诺茨基也想到了,所以提出全力保证东面,先解决高尔察克和邓尼金,但斯大林却不愿意……这是为何?”徐秀钧插了句嘴。

    “这还不简单。”杨秋见到大家还没明白过来,看看唐绍仪说道:“列宁手里的资源只能打一个方向,加强东面,西面就必须减弱。斯大林收复察里津后士气正盛,这个时候让西南军故意失败向后大步撤退,你说他会愿意吗?”

    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了。

    列宁遇刺后身体很差已经是众人皆知的秘密,在这个时候莫斯科内部权力斗争肯定很激烈。目前有希望接班的主要有四人,托诺茨基、斯大林、捷尔仁斯基和布哈林。前者不仅被誉为红军之父,还是十月革命的总指挥,在军队中人望很高。斯大林则靠察里津战役确定了自己的威望,得到图哈切夫斯基等人的支持,西南方面军就是他最重要的砝码。捷尔仁斯基是全国肃反委员会主席,是最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和列宁的最忠诚伙伴。至于布哈林则因为左派思想,拒绝放弃任何一寸原俄国领土而得到激进派的普遍支持。

    从态势看布哈林肯定最弱,捷尔仁斯基的工作性质比较容易让人诟病。所以最大竞争者就是托诺茨基和斯大林两人。后者在军队上还是不如托诺茨基,所以就一心想要先打南方。因为只要列宁答应先打南方,那么伏龙芝就必须抽调部队给西南军,全国各地的资源也要向西南集结,斯大林的底牌就能一下厚很多。

    想通这些后就不奇怪为何日本有照片了。肯定是斯大林和永田铁山达成协议,故意破坏恢复中的中俄关系,意捏造谣言试图让国防军行动起来。不管是向西北还是向东北,只要造成紧张,列宁为了不想两面被夹击就必须先把东方放一放免得继续刺激中国。这样斯大林就有足够理由要求先打南方的波军了。

    “这个斯大林太危险了!这样做根本就是要牺牲掉穷党未来向东发展机会,换他自己的政治地位!”蔡锷想明白后也暗暗心惊斯大林的狠辣。原本只要保住舒米亚茨基等人,发展日俄关系。穷党理论就有机会向东方渗透,毕竟民国也是穷人多,剥削现象更是屡见不鲜,但他这样干还故意让日本泄露照片,将来相信穷党思想的人就要少很多,除非野心之辈,否则谁都会敬而远之。

    “俄国内战终究是要结束的,打了几年莫斯科不仅没被打掉,反而越打越强。不出意外的话,列宁和穷党执掌大局也就在这一两年内。日本既然和斯大林走到一起。那我们。”唐绍仪看看杨秋问道:“是不是也派人联系一下托诺茨基,让徐树铮往后撤撤?”

    托诺茨基就是好人了?这家伙比斯大林可厉害多了!等斯大林上台后再和他拉拉关系还行,但现在杨秋完全没这个想法。说道:“野心家总比战略家好对付!既然人家那我们当靶子,那我们也被闲着,这是人家给的机会。就好好利用利用。

    果夫,你去发封电报给戴季陶,对这个消息新闻总署不仅不要限制,还要加大转载力度,至于到底发生在哪里也别去解释,就当是东北移民区好了。浩辉。你们也要做做贡献,把手里的资料放一批出来进行宣传,要引导国民相信莫斯科是邪恶的,是凶残的。”

    “扑哧……最后这两句让推车的邝煦堃没忍住笑了起来,杨秋自己也笑了:“他们既然给我们这个机会,不利用也对不起自己。你们都去,接受采访,写专栏都行,怎么黑怎么抹,能妖魔化就最好了!再给王庚和吴佩孚发电报,天气热了,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声势要造大点!”

    原本大家还紧张会造成国内压力,却没想到坏事到了杨秋手里反而成了好事。大家正愁没机会抹黑俄国呢,毕竟俄国内战再惨也是人家国内的事情,无法引起国内共鸣。虽然被斯大林和日本耍了一次大家心里不舒服,但好歹是个机会。

    唯有蔡锷动动嘴皮,却最终没说出来,因为他觉得杨秋过于乐观了。先不说这种宣传会给本来就困难的移民带来多大压力,光是日俄第一次合作就针对自己的态势,就应该加倍提高警惕!但他不知道,其实杨秋早就警惕起来,斯大林和永田铁山初步联手就展现出了威力,一旦两国都渡过困难期后会出现什么情况呢?他也很无奈,在手中的力量只具备打败却不能打死的情况下,一场长期的政治外交对抗注定无法避免了。

    此时此刻他没多少选择,无论出现多大的突发事件都必须暂时忍着,因为最重要的经济和货币改革已经迫在眉睫。

    随后的几天杨秋都在积极准备重庆经济会议,对外界几乎不闻不问。随着雅库茨克事件的消息和照片陆续从日本东渡进入国内,全国上下却都陷入了愤怒中。得到暗示的新闻总署不仅没去纠正事件发生地,反而开始大量宣传穷党在西北和东北的所作所为,还将俄国内战的残酷和血腥全部报道出来,竭尽全力妖魔化莫斯科政府,误导国民让大家以为事件真发生在外兴安岭。情报部为此还提供了几百张精选照片来宣传莫斯科的邪恶。

    当然,俄国还是有好人的,比如遭迫害不得不逃难来到中国的难民,比如率部队誓死抵抗的高尔察克将军,都被宣传成了正面人物。

    正如蔡锷开始时最担心的,连续胜利造成国民心气增高,当一张张血腥照片被报纸刊登出来后,学生们立刻上街游行要求严惩凶手,全国上下也涌起惩罚莫斯科的呼声,连议会像模像样做出要求军队打击莫斯科,确保国家和人民安全的决议。这种局势下国防部也没法沉默,不少完成改编的部队都接到调动命令,向西北的军列和运输马队数量飞速增加,西北和东北两地汉民和俄国人的冲突也日渐增多,短短几天内就有数百人受伤,刚结束战争的远东再次给人山雨欲来风满的感觉。

    这么明显的举动自然瞒不住克里姆林宫,列宁先打东线的想法本来就不坚定,面对来势汹汹的国防军终于答应先让东线沿乌拉尔山防御,一边派加拉罕秘密访问中国,一边全力解决西线的波军。

    全国报纸竭力丑化俄国,上下齐心喊打时,意气风发的斯大林终于拿到了所有想拿到的东西,决定亲自前往督战。永田铁山也看到了日俄携手后对付中国的希望。而他们的对手杨秋,却果断选择忍耐,一心推进货币和经济改革……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