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三七章 勒拿河畔的清洗声

第五三七章 勒拿河畔的清洗声

    @@@@@@

    “你说谁是『奸』细?!”

    任辅臣发现这几个士兵和军官的脸都很生,正准备开口询问对方的来历,身后就窜出一位棉衣棉裤扎着腰带的年轻人,两把自来得手枪顶在虎口,涨红脸神『色』激动。[本书来源百*晓*生]何止是他,其它中国游击队员没有不愤怒地,几年来他们为革命事业冲在最前面,还多次与国防军交手掩护主力转移,功劳连莫斯科都嘉奖过,现在居然成了人家口中的『奸』细,谁受得了?

    小伙子一拔枪,俄国士兵也纷纷举枪相向,场面顿时紧张了起来。

    “虎头,住手!”

    眼看酿成内部冲突,任辅臣连忙拉住叫虎头的小伙子,压住枪口说道:“我要求见舒米亚茨基同志。”

    “司令员同志正在开会,立刻离开这里。”脸生的俄**官很不耐烦,斜眼瞅着任辅臣等人,似乎像在看一群待宰的羔羊般。

    任辅臣没注意这个眼神,见对方不让见舒米亚茨基,又害怕酿成冲突吃亏,所以二话不说带着自己人向驻地走去。这种忍让的态度让跟着他的几位年轻气盛小伙子很不满意,连招呼都不打就分开路往另一边绕道回驻地。

    这种无声的抗议让任辅臣心里暗暗着急,愈加希望早点见到舒米亚茨基化解矛盾。

    但此时舒米亚茨基却在面临艰难地选择。

    淘金场低矮的木屋内,几位远东军官和坐在一起。除了舒米亚茨基外有蒙古自治军领袖苏赫巴托尔,还有刚刚伪装成难民抵达的米洛诺维奇-基洛夫等中央同志。

    波兰人的突然进攻恶化了本来已经复苏的俄国局势,“保卫莫斯科,保卫红『色』”的口号响彻整个俄国,在这个时候高层却因为是先波兰还是先东方产生分歧,就派基洛夫来远东调查情况。

    他昨天夜里才抵达,但今早却已经精神抖擞的出现在大家面前。问道:“舒米亚茨基同志。介绍一下你们的情况吧。”

    几年颠沛流离的游击生涯让舒米亚茨基眼窝深陷面『色』蜡黄,但精神还不错,为他介绍目前的局势:“情况很糟。去年开始中国人加强了伊尔库茨克、赤塔和海兰泡地区的清剿。我们很多同志都牺牲了。他们还加强了枪支管理,在主要道路都设立关卡和哨所,日本失败后我们的军火来源也被掐断。这几天南京又派来一位叫王庚的年轻人。还再次调来两个警卫旅,我们推断他们可能会在最发动新的进攻。

    目前从庙街到下通古斯卡河,到处都能见到中**队的影子,我们对外联络的主要道路都被切断了。现在最缺乏的就是粮食!因为去年中**队发动大扫『荡』后,将所有产出的粮食都拉到兴安岭然后按人头发放,禁止私人拥有过多的粮食,征粮的同志都连土豆都买不到了,大家不得不靠吃野菜和打猎为生。”

    短短一席话描绘出了远东游击队的惨状,当基洛夫听说粮食来源得不到保障后也很皱眉。远东西伯利亚地区并不适合耕种,粮食生产本来就少。现在又被切断供应,艰辛可见一斑。但他这次来不是为解决粮食的,而是要发动远东攻势,激起中国人的仇恨迫使他们向西北派遣更多部队,这样就能帮助斯大林同志说服中央先打西南而不是东方。

    所以等舒米亚茨基说完后。他突然说道:“同志们,列宁同志着中央都知道大家很辛苦,所以专程让我来慰问大家。斯大林同志还向日本购买了一批粮食,相信很快就要运来了。

    除了关怀外,斯大林同志还很担心你们的情况,他发现远东有崩溃的迹象。捷尔仁斯基同志领导的契卡也查到有人渗透到了我们的队伍中间,这都是很严重的事情!为保持部队的纯洁和对党的信任,中央希望你们能采取行动清除隐患,只要坚持到打败波兰人,我们的军队就会很快回来的。”

    坐在旁边的苏赫巴托尔头脑反应较快,意识到这是个机会立刻说道:“中央同志说的很对,我就觉得那个汉军团有问题,好几次我们行动都遭到汉军的伏击,明显就是他们串通了敌人!”

    他的话引来了不少人赞同,纷纷表示任辅臣等中国士兵不可信,这些反对者都是往日和中国同志有矛盾的军官,也有不少前沙皇时期加入革命的人,过惯了高人一等生活的他们哪能忍受昔日低贱的中国人和自己平起平坐。

    苏赫巴托尔是前蒙古叛军军官,与舒米亚茨基领导的远东游击队合并后,借助穷党的力量逐步掌握了叛军大权。加上舒米亚茨基也是坚定地分裂蒙古,一心要将蒙古作为中俄屏障的穷党高层人物,得到他的全力支持后,蒙古叛军武装已经成为部队的第二大武装派系。尤其是《上海公报》后的蒙古分省行动,导致蒙古高层普遍反对,大量激进年轻人加入叛军,部队已经膨胀到三个团近6千人左右。

    颇有军事素养的他见到基洛夫投来的赞许目光后,出于一心要让**立的心思,挥动手臂继续说道:“我们蒙古有句话,疮肉不割掉就会溃烂,所以我觉得应该对汉军士兵实施清洗,然后把忠诚的同志集合起来发动新攻势,分散汉军注意力,不让他们继续支持高尔察克匪帮。”

    舒米亚茨基不是傻瓜,中国士兵串通中国国防军的事情肯定有,但是否清洗他有顾虑。首先他觉得现在不是清洗的好机会,由于国内面临波兰,高尔察克匪帮的数面夹击,需要先解决欧洲。中国团虽然被南京『政府』视为叛军,但毕竟同宗同源,一旦清洗事件暴『露』势必会激起中国民间的普遍愤怒。导致南京『政府』迫于压力向高尔察克提供更多援助,莫斯科压力会更大。

    所以他对这个命令持怀疑态度,以托诺茨基和总参谋部的能力看,是不应该发出这道有可能激怒中国的命令的,而基洛夫本身又是斯大林派的忠诚追随者,对最近莫斯科的权力斗争他也通过难民了解了一些,所以不想卷入进去。

    其次随着杨秋实施社会改革。强行推行《程诚法案》和社会化改革,提高工人待遇,限制工作时间。维持低廉粮食价格,继续对东北等地区实施军管等措施后,使得穷党理论向东发展受到阻碍。仅去年派往东北地区工作的同志就有数百人被当地民众举报后被捕,几乎陷入全军覆没的下场!

    任辅臣率领的中国团是为数不多的穷党思想支持者,一旦对他们清洗并曝光,穷党理论向东发展的机会将更渺小。没有中国通道,再想要打破资本主义包围圈就必须向土耳其和波斯方向找出路,那样做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冲突将会更加激烈!

    他想了想问道:“基洛夫同志,托诺茨基同志(托诺茨基时任红军总司令)和总参谋部也是这个意见吗?”

    基洛夫似乎知道他会这么问,从兜里掏出一封信:“舒米亚茨基同志!托诺茨基同志领导的总参谋部出现了错误,所以斯大林同志已经要求纠正,并向列宁同志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这是他给你的信。希望你们认清楚形势,拖住中国,发动革命攻势才是最重要,而不是向资本主义妥协。”

    舒米亚茨基打开信。信是斯大林亲笔写的,还附有契卡关于中国间谍渗透远东的报告摘录。信中措辞严厉地表达了他和莫斯科对远东这几年发展缓慢不作为的批评。认为远东西伯利亚第一师没起到牵制敌人的作用,才导致中**队大举进军西北。

    这封信让舒米亚茨基有些发寒,虽然他远东地区的书记,但比起斯大林、托诺茨基、捷尔仁斯基和布哈林这些有希望成为列宁继承人的核心层,地位却低了很多,如果不能做出贡献。恐怕政治生涯就到头了。

    基洛夫眯着眼睛,似乎对自己用斯大林的威信震住他非常满意,扭头自顾自的下达命令:“苏赫同志,扬诺夫斯基同志,现在是党考验你们的时候了,去执行这个任务,一定要注意保密!”

    一心驱逐汉民势力想让**立的苏赫巴托尔立刻起身,和一位俄国团长一起走了出去,两位不支持清洗的军官本想发言,但看到舒米亚茨基都没说话,只得闭上嘴巴。

    任辅臣并不知道自己率领的中国团转眼间就成了俄国内部政治博弈的牺牲品,和大家回到营地时已经是落日时分。

    中国营位于雅库茨克西北10里,勒拿河畔的一片空地上,虽然大家因为信仰才来到俄国,但这里还保持着不少传统文化的影子。营地门口的晾衣杆上挂着过年时加工的咸鱼干,几位女同志一边埋锅做饭,一边悄悄絮叨对前景的担忧。

    士兵也刚刚结束一天的训练,大家全都围聚在营地广场上闲话聊天,既有憧憬公有公产梦想的,也有谈国内改革的。见到他回来连忙闭上嘴巴过来问好。这个细微景象让任辅臣越来越担忧,营地里的怪异气氛他其实很清楚,自从去年上海公报的消息传来,大家和他之间似乎就出现了很大的隔阂。

    从海参崴逃出来时,中国团曾有3000多士兵,但在接连扫『荡』后,大半都已经悄悄离开回国,虽然中途也有不少人补充进来,但也仅剩一千出头点人马。由于俄军的不信任,他们中大部分使用的都是又旧又破的老武器,全团甚至没有一挺机枪。

    片刻后虎头等几位年轻人也回来了,但他们一回来就钻进营房,收拾好包袱就准备离开。任辅臣连忙阻止道:“站住!你们去哪里?”

    外号虎头的小伙子是哈尔滨人,父母双亡,平日里就靠在当时的哈尔滨中东铁路局打散工糊口,没少挨监工的皮鞭。心怀不满的他是最早参加穷党并追随任辅臣来到这里的人之一。这样一个人突然要走,立刻轰动了整个营地。连几位做饭的女同志都纷纷围过来。

    虎头年轻气盛,刚才的事情让他很憋屈,大喊道:“不干了!这帮俄国人,就从来没把我们当真正地人看!口口声声说同志,这是同志的样子吗?任大哥,兄弟跟着你干了6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怨言!你说要打谁我们就打谁。可你说的好日子在哪里呢?

    我们不怕苦,哪怕死了18年后还是一条好汉!可我们不想死得不明不白!你回头看看,兄弟们手里用的是什么家伙?十支枪里有三支是坏的。还有七支也都破得连熊瞎子站在面前都打不中。你再看看今天挡我们路的俄国兵,再去看看蒙古团,清一『色』水连珠和三八大盖!”他越说越激动。眼角都红了起来。这番话也引起了其它人的共鸣,纷纷看向自己手中又破又旧的武器,吸着鼻子沉默不语。

    虎头红着眼珠继续说道:“你告诉我们,苦累都是暂时的,迟早我们会推翻这个吃人的社会!我们信你,跟着你,可要是再待下去,恐怕被吃的就是我们了!我是个粗人,自小爹娘就死了,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但起码也能分辨是非。以前满鞑子为恶,咱老家年年饿死几十号人,俄国日本又屡屡欺压我们。可现在呢?我老家的人全都搬进了国营农场,种田都用洋机器,虽说大半要上缴国家。日子也没好过到哪里去,可好歹小孩能免费上学了,家家户户三天就能吃顿白米饭,逢年过节桌上还有不少鸡鸭鱼肉。”

    “任大哥,兄弟们真不想干了,你说的那个好日子将来或许能成。可我们不想这么脚不不沾地混着了,回去哪怕是卖力气,也好过过这种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日子!”虎头说道动情处,单膝跪地流着泪将枪递给任辅臣:“事到如今只有两条路,大哥要么毙了我,虎头宁死也绝无二话,要么就请大哥成全我们,让我们回国自谋出路!”

    十几个年轻人也纷纷跪倒在地,拔出配枪放在地上。整个营地都鸦雀无声,虎头的这番话算彻底把心思勾了起来。其实大家都知道国内变化有多大,所以这些年陆陆续续不知走了不少人。先回去的和这里也有些联系,所以都知道如今连海兰泡和赤塔都是大民国的了,不少人组织起来,几家几户一起凑钱买了土地,甚至还有干起开矿买卖发了财的。

    反观他们这些犹犹豫豫没走的,且不说整日提心吊胆怕官军来剿,几年里连饱饭都没吃上一顿,所以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到了任辅臣身上。

    任辅臣也是面『色』难看,国内的事情怎么可能瞒住他呢!其实他也知道,虎头他们想走不是一天两天,今个的事情不过是借口罢了。眼看理想和信念还比不上白米饭和热炕头吸引人,他也很灰心丧气。

    捡起枪交给虎头说道:“虎头兄弟,你们想走就走吧,只是现如今你们都上了通缉名单,回去后恐怕要受罪的。”

    虎头早已心硬如铁,把枪一推说道:“这枪留给大哥防身吧!国内现如今不准带枪,兄弟回去安安分分过日子也用不着这玩意。至于受罪。”他惨笑一声,目光从四周的同伴脸上扫过,说道:“不就是挨警察鞭子,当苦力修几年铁路嘛,以前遭多了这个罪,也不怕多挨几下。”

    任辅臣吸吸鼻子,只得默默收起枪。虎头和十几个年轻人按江湖规矩磕了几个头算了清这段孽缘后,纷纷拿起包袱向外走去。

    身后,一张张本来麻木的脸庞上都涌起了复杂神『色』。

    虎头一步三回头的走着,眼看就要踏出营地重新开始新生活时,耳旁却陡然传来一声枪响。

    “啪。”

    冷枪声中,鲜血猛然从身边的伙伴胸口涌出,瞬间将棉袄染成了红『色』!再扭头,四面八方的丛林里突然冒出无数蒙古族士兵和俄国士兵!这个变故让整个营地都仿佛炸开了锅般!

    当一挺日本三式重机枪从营地正面丛林里被蒙古士兵推出来后,任辅臣更是目眦欲裂嘶声大喊:“不要。”

    “哒哒哒。”爆裂的机枪声中,勒拿河畔的清洗运动开始了,托诺茨基和红军总参谋部试图缓和中俄关系,先解决东方的想法被子弹无情的撕碎。

    得利的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