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三三章 遥远的消息

第五三三章 遥远的消息

    ……和平的确是没有到来,就在杨秋终于着手解决东北叛军和游击队时,欧罗巴大陆再掀波澜。1920年4月,莫斯科和波兰的谈判最终破裂,得到协约各国支持的约瑟夫-毕苏斯基拒绝了所有谈判,率领30万波军杀入俄国境内,短短几天立陶宛就被占领。眼看红军被大量牵制在乌拉尔和高加索地区与邓尼金和高尔察克对峙,波军兴奋地又连夜掉头开始进攻加利西亚,还好称号攻下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建设梦想中的大波兰帝国。

    得知莫斯科和华沙爆发大战,英法积极为波兰提供军备武装,试图借此机会一举收拾掉莫斯科。突然爆发的战争也让邓尼金和高尔察克兴奋无比,立刻兵分三路,由邓尼金从克里米亚半岛出击,放弃察里津转头进攻文尼察和乌克兰,试图与波军会师基辅。同时高尔察克率北方军团向乌法和喀山进攻,最后杜托夫率南方军团进攻西哈萨克斯和奥伦堡,总兵力号称200万。

    有没有200万杨秋最清楚,高尔察克和杜托夫手中最多只剩50万人,而邓尼金手中连30万都不到了。但不管怎么说,趁着波军进攻的机会两股力量还是给莫斯科造成了极大恐慌!要知道平行世界里苏波战争时列宁已经解决了东方威胁,这才能安安心心对付波兰,即便如此最后也因为种种原因被打得灰头土脸割地求和。现在四股力量同时发动,爆炸力可想而知。再加上高尔察克的600吨黄金毕竟不是白送的,得到大批武器支援还有伪装成白军的中国志愿军重炮团支持,很快就攻破叶卡捷琳娜堡向喀山和无法挺进。杜托夫也同样拿出了吃奶的劲头,死死拖住奥伦堡的红军不让他们有机会切断高尔察克的主力,同时还分出部分力量进攻在安集延损失惨重,不得不逗留土库曼和南哈萨克的土耳其斯坦方面军。

    俄国内战爆发以来堪称最激烈的一年终于爆发,无数条生命都将被这个漩涡吞噬。大量财富蒸发,精美的沙皇时代艺术品和贵金属都被送往中英法三国换成源源不断地弹药和武器。

    就在这样的背景下。永田铁山和小幡酉吉绕道土耳其从巴库高加索一路抵达莫斯科。

    一路上最眼红的自然就是有石油心脏之称的巴库,最皱眉的事情是因为英法的封锁,达达尼尔海峡至黑海道路暂时不通,这就给两国将来携手带来了不确定性。至于最震撼的。恐怕就是俄国内战的破坏力了!大片大片的田地荒芜,到处都是死尸和狼藉,几乎每一处村庄都有鏖战和破坏的痕迹。陷入四面夹攻的莫斯科,一个破败成这样的政府和国家,值得大日本帝国费心思携手吗?

    莫斯科处于最危险的时刻,大量佩戴袖标的市民和工人被武装起来,他们甚至得不到整编就被强行勒令开赴前线接受生死考验。这种景象让小幡酉吉直皱眉。虽然他赞同日俄联手制衡中国。但现在莫斯科的情况实在很糟,如果他们挡不住这波进攻,一切又要重新考虑了。所以扭头问道:“永田君,他们能顶住这次进攻吗?”永田铁山不担心高尔察克和邓尼金。他们的力量已经衰减,英法甚至中国其实都做好放弃的准备,要不然杨秋也不会在西北大兴土木建设要塞。他焦虑的是波兰!英法这次挑起波兰和莫斯科的冲突,明显做好最后一搏的准备。是等内战分出胜负,还是倾全力现在就向莫斯科伸手?这是完全不同的。

    现在提出合作就是雪中送炭。战后再去价值肯定要低一些。所以他想想后说道:“小幡君,我认为现在就应该去见见他们。”

    “现在?”小幡酉吉惊讶地看着向外走的他,迟疑片刻匆匆追了上去。

    永田铁山决定提早去见列宁时。克里姆林宫内正发生着激烈地争吵。委员们脸色都不好,遭受三面进攻的莫斯科已经到了最危急时刻,他们这些人也都心急如焚。红军总司令托诺茨基直言不讳:“无论如何都要立刻结束一个方面!我的建议是先从加利西亚基辅一线向后撤退,将沿途的所有粮食和村庄都搬走,拉长华沙的进攻距离。利用这个时间,加强伏龙芝的力量先打败邓尼金,然后再击溃波兰人的入侵。”

    “我不同意这个方法。”布哈林站起来,这位前真理报主编是坚定地大沙文主义者,愤恨一切割让和退缩。之前就强烈拒绝签署布列斯特和约,所以激动地说道:“不能退缩!我们已经退缩过一次。如果再退缩还怎样面对无产阶级同胞?不断退缩只会导致人民对我们的更加不信任,会影响人民的信心!日本暴动已经已经预示,只有全力打败波兰人的挑衅才能激起世界的革命浪潮。我们不能只限于我们俄国,只有联合其他许多国家一起战胜资本主义,才能顺利得把革命进行到底,取得绝对的胜利。”

    托诺茨基据理力争:“图哈切夫斯基同志给我打来电话。他没办法保证短时间打败波兰人。西南方面军在收复察里津的战役中损失很大,粮食和武器缺乏严重!布琼尼同志率领的骑兵中很多战士还只有军刀,所以我认为一些同志太乐观了,必须正视目前的困境!收缩只是暂时的,腾出手让伏龙芝同志先解决较为弱小的东方,才能真正打败波兰,否则失去的会更多。”

    托诺茨基不愧是红军之父,发起火来很有威严,这让布哈林等人压力很大。列宁在旁边一个劲咳嗽着,卡普兰的三枚子弹给他身体带来了严重伤害,导致精神和工作能力每况愈下。所以说话的说话很轻:“托诺茨基同志,你的办法非常好,但东方面军现在也非常困难,如果我们在东方消耗太大,还怎么对付波兰人呢?”

    托诺茨基说道:“弗拉基米尔同志您说的很对多,但我认为东方面军的主要问题并不在高尔察克匪帮身上!很多方面可以看出,英法已经放弃继续支持他们了,先打败他们会顺利很多。”

    “中国人怎么办呢?”布哈林接过话舌。带着些许不满继续说道:“中国已经单方面废除所有不平等条约并得到资本世界的承认。他们支持中国就是为给我国东方制造麻烦,现在他们又迫使日本签署和平条约。没有日本的威胁后,他们可以向西北投送的兵力将更多。即使现在,高尔察克的军队里也有很多东方面孔。这些又该怎么解决呢?”

    看着屡屡反驳自己的布哈林,托诺茨基不为人注意的拧起了眉头,眼角扫到旁边依旧沉默的斯大林。眼看列宁身体越来越差,最近党内很多人都开始考虑接班人的事情,所以针对自己也就不奇怪了。他真正愤怒地是有些人想利用俄罗斯生死存亡的时刻,奢望独揽军权来完成一些事情!这种只考虑自己罔顾国家危险的做法很龌龊。

    他凝起目光,直接看向列宁:“弗拉基米尔同志。我的想法是应该尽快和中国就领土和沙俄时期各项条约问题开始谈判。让他们放弃支持高尔察克等人。”

    “中国人会听我们的吗?”加米涅夫插嘴道。

    这个问题托诺茨基无法保证,说道:“很明显,杨秋对正式收复以前的失地有非常大的兴趣,这也是他立足的政治资本,我相信他也在等我们的抵达。”

    之前一声不响的斯大林忽然站了起来,悄悄拉了拉松垮的手套,不满道:“托诺茨基同志,东方我们已经失去太多国土。对中国这样一个才刚刚崛起的国家的妥协,影响会比对波兰妥协更糟糕。我坚持自己的想法,应该号召更多的阶级同志都去前线。波兰人和帝国主义一样都只是纸老虎。在无产阶级的攻势前回像察里津一样崩溃,应该先对付他们,而不是和中国人谈判!”

    大家各持一辞互不相让的局面让列宁很头疼,只能简单的宣布立即进行再次动员,先将所有能上前线的部队都派出去,至于是先解决东面还是西面,他还需要考虑一下。这种决定让双方都不满意,但现在也没其他办法,托诺茨基被解除人民外交委员会职务后,在外交上已经无法插手。只能等待他的决定。

    秦剑一直等在克林姆林宫外面,见到斯大林出来立刻迎了上去:“斯大林同志,这是西南前线的战报。波兰人正在向基辅靠近,情况似乎很糟糕,恐怕需要您亲自去一趟。”察里津一役后,斯大林在西南军中建立起了足够的个人威望。这也是他角逐更高位置的关键,所以听说西南方面军遇上麻烦也很着急。看一眼走出来的托诺茨基,黑着脸坐进了秦剑的车内。

    这个细微的眼神没逃过秦剑的眼睛,假装没看见上车后才问道:“斯大林同志,会议进行的怎么样了?是不是以西南方面军为主?”

    这句话勾起了斯大林的不满,戴着手套的左手狠狠捏了下膝盖。他想先打波兰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先打波兰就肯定要从东方面军、东南方面军甚至土耳其斯坦方面军抽调部队加强西南,这样将来就能掌握更大的话语权,但托诺茨基却要加强东面,这会不会导致伏龙芝将来更支持他呢?

    虽然没有回答,但这些小动作却暴露了内心的秘密,秦剑也没有继续询问。正当车子即将离开红场时,他看到了永田铁山等人,惊讶地说道:“斯大林同志。您快看,他们是……是日本人。”斯大林已经得知日本代表团密密抵达的事情。但此时看到永田铁山率领的代表团,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忙说道:“掉头,回去……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