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三二章 艾森豪威尔的同学

第五三二章 艾森豪威尔的同学

    @@@@@

    大地苏醒,严寒减退,冰封数月的鸭绿江迎来了解冻时刻。

    安东的鸭绿江大桥两岸,人头涌涌翘首以盼,好几百舞龙的汉子穿着短褂等待将士凯旋的那刻。悠长的汽笛声传来,首列从朝鲜前线归来的军列驶上了大桥。“来了,回来了,回来了!”平静瞬间被打破,鞭炮锣鼓隆隆震耳,金龙狂舞热闹不绝,无数的人向铁路涌去,夹道欢迎血战归来的将士。好多被热情感染的士兵甚至爬上车顶,挥舞手臂。一首雄浑激昂的“祖国之歌”也随着他们的呐喊响。

    “祖国你是我的母亲,我愿意为你付出生命。每一寸山河,都刻着炎黄。每一滴水珠,都是龙的血液。祖国请为我祈福。我愿意,为你血战到底。”

    嘹亮的歌声感染了每颗心脏,泪眼婆娑禁不住唏嘘感慨。从11月3日黄海冲突爆发,到3月11日中日和平条约达成,短短四个月不到远东格局就被这些凯旋的将士们彻底改变!如同一个行走在黑暗中,憋着气苦苦寻觅出口的巨人,在坚持了数十年连自己都快没有信心时却发现一道光柱从天而降。是激动、是兴奋、更是发自内心的欢悦。短短八年,一度盘踞东北留下无数创伤的日俄势力全面败退,朝鲜分治,海参崴、庙街外兴安岭全部收回,台湾回归东南安全隐患解除。神州大地终于迎来了来之不易的和平局面。

    战旗飘扬,皮靴锃亮,带着硝烟味的枪口见证了一个时代拉开大幕!经历两百余年的外族统治后,国防军将士终于用纪律,战术,用铁与血拽住了民族复兴的尾巴!尤其是这这种辉煌还是建立在欧战的辉煌功业上的,连欧美都对这支雄军侧目关注。幸亏陆军无法单独跨洋作战。否则早就扑上来撕咬打压了。

    歌声在告诉世界,当国仇如残存的冰渣被滚滚洪流冲得一干二净,当自信和微笑正势不可挡席卷着神州大地每个角落。灿烂的崛起之路其实才刚刚开始。中华儿女将要用自己的勤劳和汗水,建设一个美好的家园。

    这是个多么美好的时代啊!

    而那位引领国家和四万万同胞走入美好年代的消瘦身影,此刻就站在铁路左侧。如同一杆裂天的笔直标枪。右臂高举以军礼欢迎归来的将士们。一列列满在士兵的军列缓缓停下,最后更是两千余同时归来的骑兵将士,将欢庆气氛推向了最**。

    这样狂热的场合中,也有人保持着足够冷静,他就是刚刚奉命前来报到的王庚。

    “报告。国民警卫队35旅少校王庚前来报到。”欢庆活动结束后,王庚就在萧安国的带领下赶到杨秋在安东的临时居所。面对比他大四岁却已经几乎站到人生巅峰,将国家和民族一肩扛起的杨秋,他也不免有些紧张。反倒是杨秋对他格外感兴趣,其实他对这位“大名人”不太了解,如果说能记住什么的话。就只有陆小曼和艾森豪威尔这两个名字了。

    “我比你大些,就叫你受庆可以吗?”杨秋望着相貌英俊的王庚,注意到他空无一物的胸口,有些好奇:“像你这个年纪,却没有加入国社的年轻人可少之又少。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他说的是实情,随着最近国内喜讯连连,杨秋和国社的魅力已经到了无以加复的地步。国内有志年轻人无不以加入国社,尤其是参加青年会为荣,这种景象甚至让人想起了平行世界共和国刚开放时的潮流文化。这股汹涌的大潮还彻底改变了国社的内部结构,大量有才华的年轻人正一点点取代他们的前辈。投身于火热的时代中来。

    萧安国非常看好王庚的能力,但却没注意他还没加入国社这个事情,刚要开口却被举起的手打断了。面对杨秋等待的目光,王庚更紧张了,犹豫半天才硬着头皮说道:“副总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

    “那你的理想呢?”杨秋似乎不想放过他,追问道。

    王庚说道:“学洋己用,报效国家。”

    简简单单八个字,让杨秋笑了起来:“西方文化价值观和我们有很大差距,很多地方甚至无法调和,生搬硬套欧美模式只能带来更大的混乱,这点已经有了前车之鉴。”

    王庚是个聪明人,生搬硬套前车之鉴几个词明显就是在说当初的民党。强行推行三权分立,全面学习美式各省自治的模式差点导致国家分裂,如果不是国社的横空出世,杨秋以党派独裁手段将这些强行捏合起来,或许也没有国家的今天。所以他继续说道:“欧美模式的确无法套用我国目前的环境,但我觉得我们还是有很多共同点。尤其在追求国家富强,追求个人富裕这些上是完全相通的。想要实现这两个目标,我觉得就更应该确保国家和社会的稳定,打击犯罪和分裂势力,推行法治取代人治,最大可能确保人与人之间的公平,至于制度可以慢慢去改,总有一天种子会在这片土地生根发芽。”

    和聪明人说话很简单,这个王庚显然看穿了杨秋一边行使党派独裁,一边却继续留着民党和共和党的真想,可见论才华和反应能力都不比顾维钧和慕容翰等人差。不由点点头说道:“你很好!很多人都选择加入党派,似乎党派一夜间就变成了潮流,却忘记我国绝大多数人依然是无党派中立者,他们也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所以我希望你能坚持自己的梦想。”

    “谢谢副总统。”

    萧安国暗暗松口气,说道:“副总统。人我带来了。后面的事情。”

    “我来说吧。”杨秋知道萧安国的心思,这些年也难为他为自己守住国民警卫队这个摊子,以他的能力如果不是自己,是绝没法安然坐在这个位子上的。所以让王庚坐下后,代替他说道:“萧司令不对你说任务,是因为此次行动非常重要,关系到我国东北地区的安全。所以不妨由我来转述吧。”

    杨秋先让邝煦堃将盘踞在赤塔以被高纬度寒区的舒米亚茨基游击队和蒙古叛军的报告递给王庚,等他看完后继续说道:“原本此事应该由徐树铮负责,但他另有任务所以我们需要一位能扛起清剿残匪任务的人。我知道你肯定有疑惑。为何选你而不从正规军中选人。我也不妨明说,一来是看上你在京津时的表现和工作态度,二来美国政府多次表示不希望我**队越过《上海公报》划定的边界进入俄国区域。所以只能出动国民警卫队以越境打击土匪的借口行动。”

    王庚也了解过外兴安岭的一些情况,但不知什么原因这个地区的任何消息都被捂的很严,所以多方打听也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直到看完这份机密文件才知道,原来外兴安岭的海兰泡,赤塔等地并不太平,仅去年就发生大大小小五百余次交火。由于地理环境特殊,山高林密,常年冻土气温严酷,所以军方数次大规模出动都没彻底浇灭这两股游击队叛军。加上舒米亚茨基等人还和日本驻霍尔茨克等地的部队有联系,顾虑到可能引发中日冲突所以一直在忍让。现在日本已经彻底退出这场游戏。《中日和平条约》中写明,一旦日本在支持他们那么中国就有权自动收回库页岛,所以日本政府已经当英美的面答应不再提供帮助。美国同样不希望中国北进,出动正规军势必会引发担忧,所以才动用警卫队这类地方军事力量彻底解决这两股威胁北方安全的游击队了。

    只是有一点他很奇怪。目前驻扎在赤塔、海兰泡、庙街、黑龙江和海参崴5省的正规军有5个师。还有5个国民警卫队旅配合,即使再苦再难按道理说也早该剿灭了,至少能确保摧毁他们再次发动大规模游击战的能力,怎么至今都拖着呢?但当翻到一页详细的该地区几年人口统计表时,他一下子明白。这种任务对他来说是个大挑战。首先就是糟糕的环境,其次就是日本是否会遵守承诺也很关键。第三就是这份统计表了。但他还是隐隐有些心动,如果能消灭这两股势力,再将该地区的人口比例改一改,就能彻底根治东北安定问题。所以咬咬牙答应道:“副总统请放心,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见他保证时还有些心虚,杨秋和萧安国对视一眼,呵呵笑道:“别那么紧张,好像我们要把你丢到深山老林不管似的。”说完后,他向邝煦堃招招手,片刻后猎人大队队长郝文宝走了进来。萧安国主动介绍道:“受庆,我来给你介绍下,这是猎人大队队长郝文宝。文宝,这位就是和你说的东北剿匪总指挥王庚。”

    郝文宝进来后,王庚就感觉说似乎空气都冷了几分,尤其看自己时像剃刀一样刮得难受的眼神,让他对猎人部队暗暗上了心思。

    杨秋起身说道:“郝文宝他们接受过特殊训练,会配合你清剿游击队确保我国东北地区安全和稳定。萧司令也已经签署命令,东北外5省的5个警卫旅都交给你统一指挥。我也已经下令驻扎在北海(伊尔库茨克)的第16独立旅听你调遣,在赤塔、黑龙江和海兰泡的三个师,必要时可以换国民警卫队制服为你提供支援。”

    有这么强大的后援,王庚信心足了不少,敬礼后准备和郝文宝聊聊行动计划,但才起身就被杨秋含住:“受庆,艾森豪威尔真是你的同学?你和他关系怎么样?”

    这个问题让王庚也呆住了,半晌后才说道:“是的,关系还不错。我现在还时常和他通信联系。”

    “好,我知道了。”

    满头雾水的王庚不明白杨秋为何问这个问题,难道他也认识艾森豪威尔?应该不对啊,艾森豪威尔现在和自己一样还是个小少校呢。他皱着眉,和郝文宝一起走了出去。等他出门后萧安国也好奇的扭头问道:“辰华,艾森豪威尔是谁?”

    杨秋似乎想到了什么,勾起嘴角笑道:“一个有趣的人。”

    “哦。”萧安国没多想,继续说道:“对了,为何不把继续减少俄国人口的事情告诉他呢?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心肠软,我就怕他下不了手。”

    “萧大哥放心吧,他刚才看统计表时多用了几分钟,想必明白我的意思了。至于你说他心肠软我相信他应该懂什么叫国家利益!”杨秋抓起东北的文件随手扔在桌上,窗外的风将书页翻开停留在人口数字统计表这一页上。

    这种巧合似乎在告诉所有人,和平其实还没真的到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