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二七章 血案!

第五二七章 血案!

    @@@@@

    抢米引发的暴动依然在日本各地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无数的人,无数的口号裹挟在这场暴动中,规模呈几何状不断放大。到1920年1月23日,参加暴动总人数已经高达1200万之巨,几乎占到日本人口的四分之一!军警和暴动百姓的冲突高达数千次之多!每天都有大量的示威百姓被捕,每天都有鲜血在流淌,不少市县的地方政府办公楼都被焚毁,整个日本都陷入瘫痪中。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自诩能带领国家成为第二位明治天皇,不!甚至比明治天皇更伟大的君主的裕仁皇太子已经迫不及待要展现他的能力了。一边代表皇室捐款10万日元用于采购粮食平息骚动,同时又以大正天皇的名义下诏给田中看守内阁,让他们联络英美请求调停,尽快与民国达成停战协议,准备收回拳头学习明治早期的修生养息办法,以免再被杨秋利用造成更大损失。

    皇室的表态虽然平息了一些怒火,但半句也没提降低米价和惩罚奸商的结果,让小松浩二等很多人都不甘心,所以继续跋山涉水前往东京寻找所谓的公正。24日清晨,较为平静的东京地区终于引来第一场大暴动,十几万从近畿、关东、长野等地赶来寻找公平的日本国民抵达东京都外围的调布,并与早一步封锁狛江的军警隔江对峙还爆发了局部冲突。他们的到达也终于诱爆了埋藏在东京深处的火种,数万市民参与了同日进行的罢工和暴动,机器停下,米行砸开,还有人冲上运输船搬下本该运往朝鲜的各种粮食和物资。军警们吹着哨子满大街抓捕暴民,而现在他们最害怕的就是被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暴民越过狛江冲入东京市区。那样的话恐怕就是一场灾难了!

    民众不满。激进的人士和军官更是视此事为毕生羞辱!尤其是暴动民众还举着国社党程城的画像和高呼《程城法案》的事实,让他们把怒火全部发泄到了在日本的朝鲜住民和暴动百姓身上,恶意的将全部罪责都归咎给这些人。认为他们是杨秋和中国国社党的走狗,是叛国贼,害得日本丢脸日本和陆军蒙羞!正是这种气氛。导致这个一贯以来都非常古怪,充斥着激进思想的民族中一些人坐不住了,他们就像中国最早的战国时期那样,总是希望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来推销包装自己,吸引公众和君主的注意然后流芳百世,哪怕牺牲同胞也在所不惜。

    河本大作就是这样一位军官。

    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士兵抵达狛江将暴动人群和东京核心区隔开。机枪、大炮也毫不留情的全都对准了小松浩二等人。士兵们一边警戒一边窃窃私语,不少人故意将枪口太高少许,害怕擦枪走火伤到这些养活自己的同胞。但也有部分人却冷着脸,毫不客气子弹上膛。似乎一有命令就要大开杀戒屠干净这些“帝国毒瘤”。

    河本大作眼睛血红的骑马来到这里,视青木纯宣为毕生偶像的他早已视这场破坏并导致失败的暴动是国家耻辱!尤其是见到十几万人举着程城的画像,高呼程城法案和降低米价的景象。差点没直接拔枪杀入人群。这算什么?从明治维新开始的50多年奋斗。以亿计算的金钱消耗。30万以上的年轻士兵生命!就这样被几粒大米毁掉了!更气人的是,他们还举着敌人的画像。用敌人的口号妄图迫使帝国退让。

    现在田中内阁已经开始要求白人鬼畜调停,皇室迫于压力不得不答应妥协,这让他们这些军官的脸往哪里搁?“这是支那杨秋的诡计!看看那些暴民和叛国者,他们已经昏头了,他们在帮敌人毁掉大日本帝国陆军的根基。”河本大冲入军官休息所大声叫嚷着。这里有不少和他类似观点的激进军官。这些日俄战后就吹嘘自己是亚洲拯救者,天皇第一老子第二的少壮派陆军军官早就忍不下去了。上次战争失败他们就不甘心,但欧战爆发和国家的现实情况让他们只能压下怒火。这回好不容易找到机会了,虽然之前战局不顺利,但国防军目前只是沿着新义州至平壤的狭长地带突破,北方绝大部分地区还在日本手中。所以他们认为只要后续部队抵达完全有机会扳回优势,甚至可以重新夺回满蒙。

    他激动地向军官和士兵挥舞拳头:“在这样下去,帝国陆军在朝鲜就要没有粮食吃了,如果我们失败,那么帝国的将来难道要靠海军吗?他们只会妥协,只会舔白人鬼畜的屁股!我们应该帮助天皇陛下狠狠教训一下那些暴民。你们站在这里是没用的,应该行动起来,把他们赶回去!赶回家然后再关起来!”他激动地说完后,竟然一个人向大桥对岸冲去,试图将眼中的暴民赶走不要再危害国家。

    桥头云集着上万从爱知县赶来寻找公平的普通日本百姓,他们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寻找公正,要求制定日本程城法案,要求降低米价的。他们喊着口号,看着河本大作靠近,完全没意识到即将发生什么。

    “滚开!你们这些非国民!叛徒,帝国的叛徒!现在回去,我们就不追究,再不离开就将你们全杀了。”河本大作冲动的话语惹得几个年轻人非常生气,这些一看就是学生的年轻人也毫不客气反唇相讥:“你是什么军官?你还是保护我们的军人吗?看看这些国民,他们每天辛苦劳作却连一升米都买不起了,他们中很多人已经好几天没有东西吃了!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国民的吗?”

    “国民?八嘎,你们不配!你们只是帝国敌人的马前卒,看看你们手里的画像,上面都是帝国的敌人!敌人!是抢走满蒙,抢走台湾和朝鲜的敌人!”河本大作气得脸红耳赤,忽然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冲到一个中年男子面前,强行抓住将泥土塞进他嘴巴里:“不是没有吃的吗?那就尝尝国土的味道吧!在朝鲜的帝国陆军将士每天都要吃这种东西,为了你们的未来,为了我大日本帝国的荣耀,我们每天都在吃草根和碎叶,为什么我们能吃,你们却不能吃呢。”

    “快放开他,你这个疯子!我们要控告你,让你上军事法庭。”几位年轻学生冲上来抢走中年人,并和河本大作扭打起了起来。桥对岸等待的士兵见状立刻冲上来帮忙,人群中顿时枪托横飞,鲜血长流。对骂、不满和穷困潦倒的现状让百姓再也受不了了,纷纷冲上去和士兵们扭打在一起。一位举着程城画像的学生冲上来对准士兵就是一拳,这个士兵被打得激起了怒火,拉开枪栓猛然对准胸口就是一枪。

    啪!

    清脆的枪声响起,黄橙橙的弹壳随着拉动枪栓蹦跳出来。和所有示威抗议演变成武装冲突一样,这声枪响拉开了米骚动中最血腥的序幕。因为在枪声打响的同时,数十位旅居日本的朝鲜人不知从哪里杀了出来。“打到财阀,降低米价,天皇陛下万岁!”这些旅居几十年的朝鲜人混在日本百姓中间让人完全无法分辨,最后还故意高呼天皇陛下万岁的口号迷惑日军,然后用粗制滥造的短枪向士兵猛烈开火。

    和姬路发生的事情一样,噼里啪啦的枪声中不少没有防备的士兵都被打死,袍泽的鲜血和陆军所谓的骄傲让军官们彻底红了眼睛,他们没想到这些暴民在“天子脚下”还敢开枪杀人,纷纷举枪射击。

    开枪的朝鲜人早就防备着这一切,打死目标后就混入人群向后狂跑。由于人实在是太多,军队开火后导致很多无辜百姓都被打死。这幕顿时让调布变成了最可怕的混乱之地,无数人尖叫着躲避子弹,互相踩踏,士兵们急于抓到人却又被人群撞得七荤八素,最终只得继续开枪驱散。这种恶性循环的结果就是很多受到惊吓人慌不择路冲击警戒线往东京市区方向跑,这可把境界线上待命的军官和士兵吓坏了,要是被他们冲入东京,日本就真的完蛋了!

    没人知道最后是谁下令开火的,当一挺哈乞开斯重机枪向人群猛烈扫射试图阻止冲击时,鲜血就完全没法停下了。七挺本该用于战场的哈乞开斯重机枪同时扫射,拉开了死亡的大幕!子弹以每分钟上白发的速度冲入人群,密集而杂乱的队形将机枪的暴虐发挥到了极致,很多子弹甚至是连续穿透了四五人才最终停下。

    士兵们也开枪了,最后连大炮都打了几炮!鲜血狂飞,肢体折断,无数身体喷出鲜血倒在了褐色土地上,不宽的狛江上面漂浮起一层尸体,鲜血甚至染红了河水。

    1920年1月24日,日本米骚动出现了最惨绝人寰的一幕,十几万从日本各地赶往东京寻找公平,试图要求天皇出面打击黑心财阀,制定“日本程城法案”的日本普通百姓遭到军队野蛮镇压和屠杀,在短短半小时的杀戮中,有4千余人被打死,超过2万人受伤,还有千余人失踪。

    第三天上午,美国华尔街日报甚至以“大屠杀”三个字为标题刊登了这个消息,整个世界一片哗然。

    日本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