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二六章 皇道派诞生

第五二六章 皇道派诞生

    @@@@@

    东京,阴云积聚。

    前段时间欢送部队前往朝鲜作战的标语牌和彩带已经布满污垢,呼啸的寒风从四面八方袭击着这个城市。薄薄的浮冰在海湾上漂浮着,不停撞击那些本该前往朝鲜的船只。士兵们被勒令留在原地,本该送往朝鲜的粮食和物资被扣押下来,大街上巡逻的军警增加几倍,但还是无法挡住窗户和门缝后面疑惑、不安甚至愤怒的目光。

    当军警过去后,人们就又开始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

    “是真的吗?军队开枪了?”

    “我也不知道,但听我姐夫说,他的部队正在往近畿调动,大阪已经有数千叛国贼被逮捕。”

    “他们一定是支那和美国的走狗!听说美国人还卖了一支大舰队给支那人,该死的白人鬼畜!谴责我们镇压叛变,却又故意假装看不到我国提出的进口粮食要求,真是可恶!他们现在已经完全倒向支那一边,要把我们从朝鲜和北方赶走。”

    “那是真的吗?!这些该死的鬼畜,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他们不明白这里是亚洲吗?不尊重我国就能得到亚细亚的尊重吗?”

    “放心吧,我们的海军是无敌的!能打败露西亚的世界第二舰队,就同样能打败美国和支那人的舰队。”

    “你们不要总说战争,还是看看现实吧。我们已经多少时间没有涨工钱了?每天的工钱只够买一升半大米,物价也涨了两倍,我们已经吃不起大米了!现在连杂粮都开始涨价,要是丢掉朝鲜南方产粮区,我们吃什么啊!”

    “那有什么关系呢!你们不用担心,只要打败支那和美国人。就能夺回满蒙。听说那里富饶的黑土地可以供养全部日本人吃喝呢!现在就是要牺牲的时候,那些叛乱者应该全部处死!吃一点杂粮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获得胜利,就有吃不完的米肉。”

    “可是我听说。朝鲜战事很不好呢。支那军队有美国撑腰,现在已经打到平壤。”

    “胡说!这次和上次不一样,我已经亲眼看到横须贺舰队出动了。什么样的陆军,能抵挡强大的帝国海军呢?”

    “海军又开不到岸上。”

    流言蜚语如疯涨的蔓藤般在低矮的木屋间传播。虽然东京治安要比其它地方好,大规模骚动还没爆发,但这个平静下谁知道蕴藏着多么可怕的力量呢?如果连东京也动乱起来,又该怎么办呢?现在田中阁下已经辞职,朝鲜战事虽然勉强稳住防线,但之前失地太多想要组织反击太困难了。而且,这还必须没有骚动。

    驶向千代田皇宫的汽车上,永田铁山双眉紧紧拧在一起目光不时瞟向身边的冈村宁次和矶谷廉介。说心里话。他和两人不同,他虽然也希望军部掌握大权,却更喜欢采用渐进式的国家改革。但现在情况变了。米骚动已经向着武装暴乱方向发展。连田中都不得不辞职,导致国内再也没有能压住阵脚的人物!这就不得不依靠拥有绝对威望的皇室来镇压这股汹涌的革命浪潮!但这样做好吗?如果皇室走到前台来。维持国家根本的立宪制度将彻底消失,日本会走向何方呢?

    他有些不安。

    很快,在东久迩稔彦的带领下他们见到了年轻的裕仁皇太子,房间里还有风头正健的近卫文麿和一位矮矮瘦瘦的少佐军官。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土肥原贤二君,在参谋本部情报科任事。”东久迩稔彦怕几人不了解土肥原贤二,还格外加重语气:“他得到过福岛安正大将的几次称赞。”

    福岛安正可是日本军部赫赫有名的情报之父,也是第一位之前没有军职的大将。全日本不知道有多少年轻人希望得到他的称赞。既然他都称赞数次,那说明土肥原贤二或许已经被认定为下一位明石元二郎似的人物,所以永田铁山等人都暗暗记下了他。这让首次来皇宫并见到裕仁的土肥原更加局促,目不斜视浑身紧张。

    “土肥原少佐,能告诉我东北的情况吗?”裕仁让侍女为众人倒上茶后,问道。

    土肥原正紧张呢,没想到裕仁一开口就先问自己。还好他在东北下了很大功夫,立刻将这几年的事情说了遍:“支那人很少报道东北的事情,事实上他们对俄国穷党游击队打击非常的严厉!西伯利亚铁路被控制后,他们已经越打越弱,仅去年夏季游击队就损失了一半的部队。现在在赤塔、海兰泡等外兴安岭一线,支那杨秋部署了5个师,还有几万国民警卫队,兵力超过游击队数倍,我认为夏季将会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

    东北外战事的确少见报纸,连民国自己都不报道,所以近卫文麿也来了兴趣,问道:“土肥原少佐,按照你的说法,支那人应该拥有剿灭他们的能力,为何却一直拖着呢?”

    “人口!”土肥原贤二眯起小眼,非常严肃:“西伯利亚的土地非常特殊,只有夏季能耕种。所以杨秋的用心非常险恶,他故意纵容游击队存在,然后利用夏季发动剿匪战,导致大量土地整个夏季都无法耕种。这就迫使很多俄国人不得不离开。我们没有详细的数据,但曾做过一些调查,从赤塔至海参崴的俄国人原来有600万至700万之间,现在却已经下降到不足400万,支那人的比例却从不足50万上升到100万。”

    “这个该死的屠夫!难怪他从来不准许记者报道东北的事情。”汉人比例的增加后,西伯利亚地区就能实现长期稳定统治,对于眼馋的日本来说却意味着越来越远。所以近卫文麿骂一声后追问道道:“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坐着发呆吗?”

    “近卫君!注意你的礼仪。”东久迩稔彦见到近卫文麿失态,连忙提醒他。反倒是裕仁毫不在意,摆摆手:“今天是畅所欲言的时间,不用讲那么多规矩。”

    虽然裕仁大度,但近卫文麿却暗暗提醒自己不要再演戏过头。道歉后才继续询问:“西伯利亚正在被支那一点点蚕食。朝鲜也面临着困难。现在叛国贼们又纠集起来,我大日本帝国已经到了生死关头!我认为首先应该对国内叛乱者采取断然措施,继续增兵朝鲜收复北方土地。只有沿鸭绿江部署阵地威胁杨秋,才能保障实施长期的影响力。”

    永田铁山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看近卫文麿,沿鸭绿江部署?简直就是笑话嘛。先不说能不能收复北朝鲜。光是鸭绿江沿岸密布整个北朝鲜的山区就不适合长期战斗。裕仁眼尖,见到他这个小动作后,问道:“永田大佐阁下,是你写信给我的父亲,提议联合俄国的吗?”

    “是的!”永田铁山一点头,说道:“身为大日本帝**人,我不想向太子殿下隐瞒。朝鲜战事进行的并不顺利,士兵们还没有从上次战争中恢复过来,我们和国防军的差距太大了!现在的国内形势恐怕需要做好失去北朝鲜的准备。所以我认为应该联络俄国!虽然我们和俄国有不快的过去。但杨秋扼杀莫斯科的事情已经引起了普遍的反感,失去西伯利亚铁路控制权后,俄国等于失去了全部远东地区。所以他们肯定会卷土重来的。我认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这么说,永田君是看好莫斯科最终获得胜利?”

    “我无法保证。但如果他们能打败波兰人,或者和波兰人达成停战协议,那么胜利就可以预见。”

    冈村宁次对携手俄国却很担忧,问道:“永田君,我赞成利用俄国人,但我国和莫斯科不同,万一这样的暴动我国是无法承受的!国际上也暂时没有国家和政府愿意和他们打交道,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引来更多敌视呢?”

    永田铁山说道:“冈村君你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但我认为杨秋的存在,可以帮助我国隔绝那些激进的思想,至少我们面对的压力比支那西北要小很多很多。其次我认为应该采取秘密结盟的方式,这样可以避开国际上的压力。第三点也是非常重要的!俄国内战消耗非常巨大,杨秋又破坏了整个乌拉尔以东和乌克兰地区的部分工业设施,莫斯科重建需要海量的资金和机械设备,我国应该主动参与进去!出售他们需要的机器设备换取稀有矿藏和粮食,这样做还可以帮助我国尽快渡过经济上面的窘迫。”

    裕仁听说有这么多好处,也非常的动心,但问题他先要摆脱目前的困境,问道:“大佐阁下,请告诉我,台湾和北朝鲜真的要失去吗?军部不是说北朝鲜的大部分地区还在控制中,战线也已经稳固下来了吗?还有桦太岛,又该怎么办呢?我国已经投资数百万寻找石油,损失会非常的大。另外,失去北方后我国下一步该怎么办?还有目前的骚动,又该怎么处理呢?”

    这些问题永田铁山来之前就反复考虑过,胸有成竹的回答道:“太子殿下!上一次战争我们消耗太大了,部队并没从中恢复过来,杨秋也正因为看到这点才挑起纠纷威逼我国让步!北朝鲜全部都是山地,这种地形长期作战消耗会非常非常的大!所以我认为,没有希望没有收获的战争是不应该继续的!失去台湾和北朝鲜会令我国蒙羞,但却能唤醒国民的荣辱心。桦太岛我们是不可以的放弃的,但可以说服英美支持我国暂时控制,学习英国设定一个期限,这样做可以让我国获得一个较长的修生养息时间,如果杨秋拒绝也会增加欧洲的恶感。失去北朝鲜对于我国将非常的不利,但这也是一个暂时摆脱麻烦和冲突,修生养息的办法。没有北方是羞耻的,但同样甩开一个大包袱!我们可以将台湾移民转移向德属几内亚地区,增加移民数量,哪里的土地面积是台湾的数倍,我认为非常有发展价值。”

    “你的意思是,我国应该转向南方?”裕仁其实也想过向南发展,但那里是传统的英法殖民地区,这样做是否会和他们起冲突呢?

    永田铁山跪在草席上,严肃认真的说道:“太子殿下,无论是美国还是英国,他们真的愿意和我国开战吗?!如果他们有足够的实力和决心,又怎么会让杨秋进入西北呢?至于您的最后一个问题请赎下官无法回答。”

    裕仁知道,他不是不敢回答最后一个问题,而是这个问题谁都不敢回答!想想后突然的问道:“诸位,现在正是我大日本帝国最痛苦的时刻,需要你们发挥出自己的力量来,你们愿意吗?”

    说话并不多的冈村宁次和矶谷廉介几乎毫不犹豫就直起腰点头效忠,近卫文麿早就在等这个机会怎么能错过呢,倒是土肥原贤二和永田铁山却愣了下,还飞速的互相对视一眼。两人都明白,只要今天点头,那么就一辈子摆脱不掉皇道派这个影子了。

    但现在还有别的选择吗?

    见到众人都点头,早就想做一番大事的裕仁很高心,表示要和大家共进晚餐,起身时也不忘对东久迩稔彦说道:“叔叔,去转告田中阁下,尽快和支那达成协议吧!我也会说服我的父亲,以皇室名义向国民捐款购买粮食,也请那些有能力的人慷慨解囊,帮助帝国渡过此次危机。”

    能和皇太子共进午餐绝对是荣耀,近卫文麿开心的连连点头,但想起刚才裕仁的最后一个问题,担忧道:“太子殿下,国内该怎么办呢?杨秋已经将手伸进了帝国,他的国社思想正在那些叛国者中间传播。”

    “是啊,又该怎么办呢?”裕仁停下脚步,歪歪脖子其实也很犯愁。

    这个动作让永田铁山悄悄皱了皱眉。年纪轻,做事果断,但政治手段和经验却非常不足,他走上前台后,会给日本带来什么?他真能像大家期待的那样,率领日本走出困境对抗杨秋吗?日本的下一次振翅什么时候才能出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