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二五章 浩浩荡荡去东京

第五二五章 浩浩荡荡去东京

    南京。

    身处西历新年中的民国享受着冰火两重天的考验。西北大雪白灾严重,朝鲜和台湾的枪炮声也始终未消,同时《上海公报》又带来收复失地国土面积暴增的狂喜(具体国土面积计算,参考最下面的注1)。1920年年初的这段时间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眼瞅着美好年代即将拉开大幕,却始终无法突破这最后一层,让人不免担忧。虽然诸事烦多,上海公报后新增加省份的人事安排,北方移民俄国难民安置,还有进行中的台湾和朝鲜战场都让杨秋不敢停下脚步,因为收官阶段是否完美将关系到未来十年的国策走向,但突然到来的喜讯还是让他决定休息一天。

    芮瑶怀孕了。

    昔日的美女帮主斜靠在绣床上,身上盖着薄薄的毛毯,一只手还死死握着杨秋的胳膊,美目有些紧张的盯着正为他把脉的医生。坐在床边的杨秋也有些局促,芮瑶已经31岁了,这些年就一直想要个孩子,年纪越大就越心焦,但偏偏这几年关系到未来二十年的走向的重要时刻,两年来他在家的时间还不到半年,所以每次回来她都特别痴缠,也感谢老天爷终于等到今天。

    上次苗洛怀孕时就因为出访导致差点没赶上第一个孩子出生,所以杨秋这次干脆停下所有工作请医生来确诊。两人都在心焦时,医生笑着放开了手腕。想向杨秋抱拳恭贺:“恭喜副总统,恭喜二夫人。的确是怀孕了。”

    “真的?太好了。”虽然做父亲多年,但杨秋还是高兴地差点想将芮瑶抱起来好好温存温存。医生见状怕两人〖兴〗奋过度。连忙关照几句说芮瑶年纪太大,属于高龄产妇,要小心安胎等等事宜。毕竟这个年头医疗水平确实不好,民国建国以来新生儿出生率和死亡率都奇高无比,所以高龄产妇的危险性非常大。

    这让杨秋也紧张起来,亲自送医生离开时还在想是不是应该找位技术好的医生。等送别医生后。他刚回卧房准备好好叮嘱几句,邝煦堃却引着杨度急匆匆跑了门口。两人已经得知芮瑶怀孕的事情,到了门口直往里面探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见到两人这幅神色。杨秋就猜到有事情发生,但又怕此时离开引起芮瑶不开心。倒是苗洛看破了他的心思,推了把轻轻说道:“快去吧,大事要紧,师姐有我照顾呢。”芮瑶正沉浸在做母亲的憧憬中,恨不能杨秋天天陪在身边,但也知道他肩头责任重大,强自笑道:“我没事的,早点回来。”

    “那好,我办完事就回来。记得大夫的话。要好好休息。”杨秋吻了吻芮瑶的脸颊后,走到外面随手带上房门追问两人:“出什么事了?”

    “恭喜副总统。”杨度一改往日洒脱的模样,拱手道贺后竟然语气有些急促,涨红脸颊:“〖日〗本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杨秋还沉浸在添丁的喜悦中,一时竟然没反应来。邝煦堃呵呵一笑连忙提醒:“副总统。刚得到消息,两天前〖日〗本姬路地区发生抢米大暴动!目前暴动已经席卷整个兵库县!神户、冈山、大阪都已经暴动个〖革〗命迹象!更远的广岛、民古屋、鹿儿岛等地也出现不同程度骚乱,连青森和北海道都传出有人抢米的消息,田中义一政府也于3小时前宣布内阁总辞职!”

    “这么快?!”

    一个个惊人的消息让杨秋都目瞪口呆。他知道历史上的1918年米骚动事件,但由于被他影响后这个时空的〖日〗本干涉俄国并不深。只出动不到万人抢了片荒地,所以米价波动并没到诱发暴动的地步。但黄海危机后却不同了,〖日〗本还未能从上次失败中走出来,又要面临谁也无法预测规模的大战,所以米价飙升极为明显,于是他就想出挑起米骚动的想法。但即使这件事是他和情报部策动的,如此迅猛的蔓延速度却实在没想到,这说明〖日〗本国内阶层对立局面比原想的更加严重!

    其实从方瑞他们收集的资料可以看出,〖日〗本缺米没到那么严重的地步,而且欧战结束后世界粮食市场已经趋于稳定,美国粮食商人甚至用玉米和燕麦喂猪,所以进口粮食的价格并不高。但〖日〗本政府却始终不愿意开放粮食市场,那是因为粮价是搜刮和压榨民间财富的最好办法,情报部不过是推了把而已。历史上米骚动酿成了穷党在〖日〗本生根发芽,那么这次国社能不能站住脚跟呢?不过不管是否能最终实现目标,情报部已经陆陆续续向〖日〗本国内输出了一万多支各式各样的枪支,暴动的工人和农民已经不需要靠赤手对抗〖警〗察,〖日〗本政府出动军队〖镇〗压的时间和力度都将加大很多!所以光这点就足以造成比历史更大更可怕的漩涡。

    想到这些杨秋一刻也坐不住了,急忙赶往总统府。抵达后才发现,闻讯赶来的众人差点把总统办公室给挤满。黎元洪也刚通完话,见到他进来立刻挥挥手里的电话,笑道:“是美国大使打来的,问我们今年的政府项目,希望加深商贸合作。呵呵最后还提了提战事情况。”最后这句话让众人都会心的笑了起来,最清楚〖日〗本暴动内因的唐绍仪也笑道:“哪里是关心我们的建设呦,分明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嘛!田中现在已经辞职,新首相还不知何时出来,又遭逢这么大的暴乱,〖日〗本政府肯定已经急得焦头烂额急于结束战争,所以英美这些家伙心思又变了。”

    蔡锷点点头,上海公报能赶在新年前达成,他和杨度功劳最大。近两个月的谈判也让他清楚了欧美的心思。说道:“之前的上海公报是我们的成功,但内因也有英美的角力一面。现在〖日〗本暴动肯定是没法继续打仗了。英美就不得不考虑如果〖日〗本全面失败的后果!要是最终他们全面退出朝鲜、台湾和库页岛,将来想要再遏制我们就要靠英美自己赤膊上阵了。所以心思变化也没什么特别。对他们来说,一条常年饿不死却又吃不饱的狼拿来守门是最好的了。

    〖日〗本不能打了,那肯定就要促成我们和谈。朝鲜北面虽然有不少矿藏,但〖日〗本的当务之急是保住南方平原产粮食之地,因为这点矿藏完全可以从鄂霍次克和库页岛补充回来,说不定英国还会在出口上适当倾斜。我认为。上海公报已经让我国占尽好处,声势大涨却也有成为靶子的危险,所以适当妥协也是可以接受的,只要确保北朝鲜缓冲区就行。至于库页岛能收就收。收不回来暂且放着,但外交上必须牢牢咬住!这样能适当缓解英美对我国的担忧。失去北朝鲜后〖日〗本北上的梦完全破灭,在他们彻底恢复前,不可能重新挑战我们,这样一来〖日〗本的国策必定会发生大变换!海军的重要性也将再次加强!短时间内,向南拓展是〖日〗本政府的唯一选择。虽然他们控制大量德属太平洋岛屿,要想确保向南的海路安全,就必须拿下密克罗尼西亚群岛、俾斯麦群岛和德属几内亚,那里的面积是台湾的数倍!资源丰富适合水稻和橡胶,资源矿藏应该比较丰富。只要〖日〗本向南发展。就势必要与美国再次就太平洋控制权发生冲突,英日同盟解体已经是时间问题,出于弥补和报复美国,英国很可能会对〖日〗本继续控制德属新几内亚采取绥靖政策,让〖日〗本拥有一个较长撤出时间表。这样一来,我国不仅可以找机会渔利,也能确保在美国不想直接与〖日〗本开战情况下,主动去充当遏制〖日〗本的棋子,换取美国支持我国遏制北方。”

    杨秋听得暗暗赞佩。几年欧战锻炼让蔡锷逐渐散发出当世名将的风采。目光和战略思维更是延伸到了整个太平洋,甚至可以说是第一位具备了全球战略思维的军事家,也几乎把他制造黄海冲突中最深层次的战略考虑全说了出来!要不是有“超前”目光,他也无法保证压住这么个人,可蔡锷的身体却始终是大隐患,能维持多少年谁也不知道。但此刻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杨秋想想先问道:“新战报有了吗?”

    宋子清递上战报:“潜艇报告,昨夜〖日〗本联合舰队主力已经离开台湾海峡向东,只留下三艘老式战列舰在基隆外海巡航,我们预计可能是准备前往朝鲜近海支援陆军做好撤退准备。他们走后台湾日军也进入战略收缩,集中于桃园、基隆和台北等地。我军也已经稳定新竹和宜兰防线,其余地区的日军大部分已经撤入上述地区,只有部分小股部队混入新竹以南的山林试图继续顽抗。之前由于〖日〗本舰队补给停顿,石小楼一直在稳扎稳打先清剿控制区,今早来电表示将会尽快找机会进攻基隆和台北。

    朝鲜战局变化比较大。日军第八师团已经放弃安州,正沿海岸线向南浦撤退试图汇合第一师团,秦章书他们对是否出击拦腰有顾虑。因为〖日〗本海军在朝鲜沿海的活动逐渐加大,不把海军调动走很难做到真正截断,反而会让自己处于敌海军优势火力下。所以他们准备采用刘明诏的建议,放弃截断第八师团,利用天气和战局稳定的契机,转进平壤以东江原道,打击日军第四师团,并将敌支援师团吸引往该方向,尽量向南延伸实际控制区的同时逐步减少平壤后续战役的压力,一旦需要就能迅速对大同江南岸实施打击!”

    一道道线条让杨秋暗暗叹了……这是多好的机会啊!趁〖日〗本国内大乱,咬咬牙未必不能夺下全部朝鲜,可正如蔡锷所说,这段时间自己实在是太耀眼了,所以借用〖日〗本实现中美较长时间的互相需要无疑是上策。更重要的是,开春后随着西北解冻俄国问题又要出现,目前自己是没实力同时开两条战线的,而且长时间战争也会导致国家发展停顿,白白耽误欧战后最美好10年时光。所以也只能暂时放弃诱惑,说到:“台湾先放一放。〖日〗本海军主力走了。但留下三艘战列舰就说明他们还有余力控制海峡。现在我们的主力舰都在北方,两艘奥匈联合力量要到月底才能交付。美国租借的两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和谈完成前是不可能到货了。所以你让他继续稳固阵线,主要就是逐步的压缩日军空间,将那些〖日〗本移民都揪出来关押,将来好一起驱逐出境。

    朝鲜那边就按刘明诏的建议打。你转告秦章书,想办法鼓鼓士气。让部队再咬咬牙撑几天。别顾虑天气和补给,目前的胜势在我,不求大胜只要尽可能向南方纵深推进,在停火谈判结束前将实际控制线向南延伸就行。”

    听完这些话唐绍仪等人都松口气。他们就怕杨秋固执的继续打下去。笑道:“适当退两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有北朝鲜这个屏障,〖日〗本北上的路就算彻底断了。此次前线打死打伤日军已超过两万余,差不多灭了一个师团,又是国内暴乱,又是丢掉半个朝鲜,没有七八年〖日〗本根本缓不过来,也是时候整理一下战后所得,巩固巩固了。”

    黎元洪也笑笑道:“既然大家都决定了,那就麻烦皙子再跑一趟上海。转告英美大使。就说我们愿意与〖日〗本停火和谈。不过嘛,为了我们两家和平共处不在兵戎相见,朝鲜隔离区还是必要的,隔离区边界商讨决定,但边界50公里必须都各不驻军。”

    杨度点点头转身要走,杨秋却突然唤住了他:“等等。”

    这声等等让所有目光都聚到了他身上,杨秋深吸口气重重说道:“记住,要给我们国社在〖日〗本立足争取个机会!”

    南京城绞尽脑汁开始计算即将开始的谈判时,东京却已经完完全全的乱套了!

    姬路爆发的米骚动撕开了〖日〗本国内最丑陋的一面。财阀们靠剥削,用粮价压榨民间财富,扩充军队供自己享乐的种种罪恶在有心人宣扬下不到几天就席卷整个〖日〗本。从鹿儿岛到北海道,无数再也忍受不了的人们冲出家门,他们叫喊着“降低粮价”“降低田租”“制定〖日〗本程城法案”等口号,浩浩荡荡加入了这场全国性〖运〗动中。

    从1月9日姬路开始,到15日暴动就已经席卷大半个〖日〗本,近畿,山阳,四国、九州、北陆、东海、关东和北海道,从南到北几乎所有大小城市都发生了抢米暴动,示威游行的人数少则上千,多则几十万人!粮仓和米行被砸烂,大米被抢走,仓库被焚毁,工厂捣毁!超过九成的〖日〗本工厂停业,全部学校停课,四成的农民学习江苏农会宣布罢耕罢种。

    而反抗意志最激烈的则属兵库县的姬路、京都、大阪和神户等城市。1月14日夜晚,总计11万兵库县暴动市民和农民发动集会,首次喊出了推翻市政府的口号,这个口号吓得〖日〗本政府不敢怠慢,连夜调集军警实施最残酷的〖镇〗压!15日,当集会人群冲向市政府时,突然出现的军队发动了无情袭击,子弹穿透自己人民的胸膛时,局势一下子变得无法收拾。大量枪支散播后,有了枪的农民和工人加入了抵抗〖运〗动,双方围绕着大阪、神户等城市开战了激烈的枪战,短短两天内就有超过1千士兵和近4千暴动百姓死伤,整个近畿地区都血流成河。

    这次的武装冲突是可怕的,但血腥的〖镇〗压没能吓到早已失望的人民,反而促成了〖日〗本国社党在暴动最激烈的神户正式诞辰。

    年轻的德田球一挥舞着国社党党旗,高高的站在讲台上,下面是数以万计激动愤怒的暴动群众。这位才26岁的小伙子是琉球人,骨子里就充满着反叛和对抗〖日〗本的决心!被当时向外海渗透的国社看中后,与1917年招入汉口国社党校学习,去年夏天才重新回东京就读法律。亲眼看到了程城法案实施,看到了东北移民后的兴旺,见到法案后〖中〗国农民发自内心的笑脸后,隐藏在心底的琉球重回大〖中〗国思想终于被激发了出来。

    这一次暴动他一直冲在最前面。

    “看到墙壁上的鲜血了吗?他们向我们开枪了!那些我们认为保护我们的士兵向他们的亲人开枪了!我们做错了什么?我们用双手供养了军队,我们用汗水帮助建造起了一艘艘军舰!我们要求的只是降低米价,只是吃饱饭,只是更加公平,难道这也有错吗?我们需要公正,但那些刽子手不给我们机会,那么这个国家就没有公平了吗?我们就要一辈子被剥削吗?不!决不能这样,这不是为了我们,是为了我们的孩子,为了我们的后代!我们要去东京,跟着我,去东京,让天皇陛下为我们主持公平!”

    “去东京,我们要见陛下!”

    “为了我们的孩子。”

    德田球一狡黠的笑容中,无数双胳膊举着各式各样的武器挥舞起来,胸膛内满是被他激发起来的怒火,由抢米引发的暴动终于被一群从国社学习归来的年轻人推向了最**!

    ******

    注1:关于国土面积,河马是这样计算出来的(这些字数不要钱)。

    首先,这是虚构且不科学的(尼玛,这句话让我觉得可耻)。参考苏联地图和台湾47年出版〖中〗国地图。民国继承1141+阿拉木图州23+东哈萨克州10+江布尔州一小半4+吉尔吉斯27+塔吉克斯一大半10+安集延3+阿尔泰共和国9+哈卡斯共和国6+伊尔库茨克州76+布里亚斯特共和国35+赤塔州43+阿穆尔州30+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库页岛最北端大尚塔尔岛横切约3/5)40万+濒海边疆区16万+库页岛含北方四岛8,还有其它零碎肯定有不少重复计算,但也有类似哈巴罗夫斯克的毛估数字,更有先夹到碗里再慢慢谈的。

    所以得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