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二二章 死亡的开始

第五二二章 死亡的开始

    @@@@@@

    1902年的起始,对日本来说绝对是噩梦。)远东旧有体系随着《上海公报》和杨秋不会也不需要殖民地的承诺被彻底打破,靠日清和日俄两场战争建立起来的远东日本殖民体系在瞬间就遭遇最强的挑战!一个新的以中国为核心的新远东体系正在炮火中逐渐成型。

    所以当日本报纸刊登了《上海公报》全文后,整个日本政治圈都被震动了,无数政治人物竞相上台,惶恐中试图保住殖民地和他们赖以为生的旧体系。而最大的冲击无疑就是军部,当公报明确承认中国国土疆域,明确表示台湾等地属于中国领土时,就意味着过去二十多年日本付出的数十万生命和天文数字军费全部化为泡影。对这一切最不甘心的就是陆军了,一旦大陆和殖民政策被中国压制,那日本就没有借口保留那么多陆军部队,最终结果就是学英国彻底走大海军的道路。所以对海军来说,他们还巴不得看到陆军吃瘪,这样国家就只能越来越依靠海军而不是“马夫”。而对陆军来说,如果没有大陆政策,经费和编制都将打破,长州藩控制陆军的结构也岌岌可危。

    “打倒中美邪恶轴心!大日本帝国板载!”

    不甘心失败的陆军部全体行动起来,数万份刊印上海公报全文的报纸被当众焚烧,中美国旗成为发泄对象,抱着刀的浪人武士再次出来兴风作浪。这一幕的一幕,都让人想起了可怕的510之夜,想起了国家动荡后的惨状。

    河本大作是陆军参谋,510之夜后顶替了青木纯宣的位置,可他不以前辈警醒自己,反而觉得青木大佐才是自己的目标。暗暗发誓要做青木第二。所以当得知上海公报的消息后。立刻冲到首相府前,带领一大群陆军军官和士官生高呼不要停止战争,应该以更大的牺牲换取国家地位。这种狂热观点让田中义一暗暗心惊。亲身经历并利用510上台的田中非常明白这种无节制的战争思想继续爆发代表什么,可他这次上台根基不稳,又没有山县有朋的定海神针实力。所以只能对这种再次涌出的狂热暗暗摇头。

    那么谁能挽救这一切呢?谁能阻止日本的再次动荡呢?他扭头问鸠山一郎:“鸠山君,朝鲜怎么样了?”

    鸠山一郎刚从朝鲜回来,把立花小一郎控制不住军队导致节节失利,永田铁山等年轻少壮派乘机夺权的事情说了遍。田中义一心惊肉麻,杨秋的成功鼓舞了太多年轻人,但问题是谁又像他一样拥有双似乎能看穿未来的眼睛呢?眼看着日本国内的积怨和愤怒越来越大,只要一点火星就很可能再次爆炸,田中也不得不考虑内阁总辞职的现实,挥挥手:“去准备车吧。我要立刻去见天皇陛下。这次的责任我是逃也逃不掉了。”

    就在田中前往千代田皇宫,准备向大正天皇递交内阁辞呈稳住国内局势是,朝鲜战局也到了关键时刻。

    平城。距离平壤不到25公里的一座小城。

    沙黄色的军大衣。钢盔、手套,整齐似线的队形还有胸口独特地黑色骷髅勋章。谁看到这支部队就知道要决战了。因为他们是最精锐的王牌师,国防军第一野战师。岳鹏升任中将后,现任师长已经换成中日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方维少将。和前任不同,方维有着一张平易近人的娃娃脸,可知根知底的人最清楚,谁要是轻视这张娃娃脸肯定会倒霉。

    但方维也有自己的遗憾。由于朝鲜地形限制,手里最王牌的第一装甲旅只能拆分成小股帮助部队突破,主力还滞留在奉天过不来。不过即使只有两个步兵旅,他也有把握突破日军防御杀入平壤。

    “立正!”

    清晰嘹亮的口号声中,方维和军官们集体立正,欢迎指挥部前移的秦章书和何锡藩。稍稍让人意外的是,随同他们同时抵达的还有自封朝鲜独立军军长和大将的金九。

    金九这回可是意气风发,国防军6个主力师进入朝鲜,总计近18万大军,还有3个师正在赶往安东待命准备。两千多门大炮,卡车坦克千余辆,各类飞机200架!这么大兵力不敢说稳胜,但至少是输不掉了。所以他连夜就做出决定,将好不容易凑起来的5个师全赌上了去。现在看实在是太值得了,国防军一路过关斩将狂飙突进,短短一个月就抵达了平壤外围,要是能拿下平壤他开始憧憬自己率领国家统一的美梦了。

    秦章书招呼大家坐下后,很快切入正题:“诸位。总司令和大总统都已经发来电报,现在虽然外界局势有利于我,日本海军也正考虑退出战争,但英美要求我们停战的呼声越来越高。国内经济和西北也不允许我们拖延太久,所以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仗已经打了快一个月,部队和士兵都到了极限,如果此次不能一鼓作气拿下平壤,为谈判争取好筹码,我们就必须把战线稳固在龙城附近,这不是总司令和四万万国民希望看到的结局!”

    他刚说完后看了眼身为作战参谋的刘明诏,后者起身走到地图前说道:“根据侦查情报。平城正面是日军第1师团,这个师团是日本近卫师团,上次大战没有参加,战斗力完整在日军中属于中上,需要提高警惕。平壤城内现驻有日军第18和20师团,两个师团都参加过上次大战,作战经验比较丰富。汉城方向的19师团也正在北上赶来,日本支援朝鲜的第11师和12师团已经抵达釜山正在向汉城运动,大阪第4师团昨夜也从元山、津清上岸,侦察机正在侦查他们的进展速度。综合青岛和欧战经验,城市战是最复杂也是最艰苦的,日本经略朝鲜多年,上次战败后又加强了平壤的防御。所以此次争夺战一定会非常的艰苦!我们参谋部建议。由10师和103师一部为主力强攻平城,打开缺口后8师和朝鲜独立军第3师向侧翼江东、百里源方向运动,防止日军第4师团靠过来。做好截断半岛直取远山的准备。由17师、21师和朝鲜独立军5师负责继续合围安州日军第8师团,1师、103师主力、9师、朝鲜独立军第1师,第2师为主力进攻平壤。根据计划。空军和远程重炮会从明早起对平壤外围阵地进行打击,预计将维持一天时间,必须在明天傍晚前必须突破平城,确保主力在空军轰炸完后第一时间发起进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等众人都明白作战计划后会议结束。

    军官们都去准备后,秦章书这才拿出一封电报:“金九将军,这是总司令让我转交给您的电报。”听说是杨秋的电报,金九连忙起身双手捧着接到面前,这幅模样让旁边的何锡藩都心底暗暗鄙视。暗道这帮朝鲜人真没骨气。深吸口气,望着正在看电报的金九说道:“战局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从目前的国际局势看我们无法一下子帮助贵国完成统一,但获取平壤以北地区给您作为复国基地是我们的责任。所以总司令希望您尽快行动起来。只要日本动乱那么即使谈判,他们也没底气了。”

    《上海公报》席卷世界。平壤决战一触即发。世界的目光全被远东吸引过来,这时另一场谁也没想到的风暴却陡然升级。

    傍晚时分,本该是劳作一天好好休息的时刻,头上裹着纱布的小松浩二却再次失望地拎着空空米袋迈着沉重步伐向家走去。他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次挨打,第几次早起排队却失望而归了,由于上次抢米得罪了米行老板,他甚至连渔船上的工作也丢了,所以当站在家门口时甚至不敢去敲门。

    但门却开了。

    妻子背着孩子,手里捏着刚刚做好的野菜饼,身后还有三个正在油灯下做功课的孩子,见到他全都扭过头,目光期盼。见到他手中的米袋依然空空如也,妻子顿时落下眼泪,拍拍背上的孩子,突然流着泪建议道:“浩二君,今天上午隔壁阿嫂说有人希望用一担大米领养他。”

    “一担大米换我的儿子?!”妻子的突然建议让小松浩二呆住了,一股无名的怒火顿时直冲脑际!这是自己的儿子,怎么能为了一担大米就卖掉呢!他举起手,想狠狠扇几巴掌这个没有见识的女人,可看到妻子手中的野菜饼和后面三个孩子营养不良的饥黄脸颊时,巴掌却最终落在了自己脸上。

    哭声,抽搐声让这个贫苦家庭不得不在孩子和粮食前做出选择,每当抬起头看到妻子背上那双天真纯真的大眼睛,小松浩二就有种浓浓的负罪感,自己真要卖孩子吗?天照大神在上,为什么不给我一条活路!只要能给孩子们粮食,哪怕要我死也愿意。眼看小松浩二实在是忍不住了,但就在这时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门打开,却空无一人,只有台阶上放着一只小小的油布包。

    小松浩二打开包后,瞳孔猛地缩了起来,因为这里面居然藏着一把枪和几枚子弹!虽然枪很破,就像是野师傅粗制滥造的手工品,但它的的确确是一把枪!除了枪和子弹外,还有一张很大的照片,照片上印有一个年轻人,背面还有详细的日本说明。他上过小学,所以能看懂大部分的字,当看完了全部内容后,眼睛刷的一下亮了起来。

    他看看妻子又看看孩子,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片刻后似乎下定了决心抓起斗笠:“我要出去一下。”说完后,根据油布包的提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