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二零章 年轻人的时代

第五二零章 年轻人的时代

    @@@@@

    进入濑户内海后,西乡丸号的水手都不自觉紧张起来。还好,不知道是不是丰后水道口的老式战列舰让日本有信心保护内海,还是注意力都在朝鲜,货轮一路有惊无险的抵达了姬路。

    姬路是兵库县仅次于神户的第二大城市,隔海相望几十公里就是大阪。远处灰白相间的姬路古城见证了日本的历史和发展。虽然处于战时,但自以为有强大舰队保护的姬路港防御并不严密,尤其是第10联队被调往冈山后,这里就剩下警察和少数军人。西乡丸号是三井财阀下属的近海货轮,常年来往于北海道和濑户内海,所以水警并没特别注意,只是稍稍检查了一下就离开了。

    负责的情报员暗暗松口气,装出远途航行极累的样子伸着懒腰呼呼呵呵让水手卸货,自己向联络处走去。但他刚走到街上,肩膀就被人狠狠撞了一下,扭头看去几个渔民拿着空扁的米袋神色匆匆。“嗨!你们这是干什么。”情报员的呼喊让渔民停下脚步,见到他腰上的武士带连忙作揖鞠躬,那个撞到人的渔民更是畏畏缩缩吓得不敢抬头:“大人。对不起,非常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为什么急匆匆的,难道你们家里失火了吗?”

    情报员的身份是船长,论地位要比渔民高很多,何况又在著名的三井公司做事,所以撞人的渔民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今天的大米又涨价了,我们走路太急。所以非常对不起。”

    “哦,大米又涨价了吗?”

    “是的。听说朝鲜打败了。所以大米价格今天涨到了5角6分,我们。”

    “八嘎!大日本帝国怎么会失败?这一定是谣言,谣言!快滚开,你们这些蠢猪。”情报员端着架子一脚踢开渔夫,装作很不相信的样子向米行走去。果不其然,米行门前已经排起一条长长的人龙。即使如此依然有很多人赶来。撞到人的小松浩二见到事主没有追究,连忙和伙伴一起排到人龙后面。情报员那会真找几个日本渔民麻烦,只是扮演的身份让必须这样做,因为日本有着严格的等级观念。

    排队的人见到他挤进来。满脸愤怒又不敢呵斥,还以为他是强行插队的。挤到前面后,米价牌上果然写着5角6分一升米几个大字。要知道5天前出海时米价才4角左右。现在却已经到5角6分一升!这已经是天价了,即使还没从粮荒中走出来的欧洲都没这么贵。可还没等他暗暗欢呼时机到了,戴着眼睛神色倨傲刻板的的米行老板忽然从里面走了出来,向伙计使了个眼色后,价格牌被瞬间修改到6角5分!还限定每人只能买5升!

    “为什么又涨价?!”

    “今天早上才涨价,为什么现在又要涨价?”

    “仓库里有那么多大米,为什么不卖?”

    眼看即将排到的几位市民见到米价在自己面前暴涨,还限定购买数量。顿时气得嚷嚷起来。片刻后所有人都躁动起来,因为撞到人晚了一步的小松浩二更加焦急,年初他又添了一个孩子,米价本来就贵,现在又涨价还让不让人活了!

    面对群情激奋的买米人,米行老板却不疾不徐,仗着自己儿子是警察局长骂骂咧咧:“你们知道什么!帝国正在打仗,数十万帝国将士正在为你们的未来拓土开疆,国家需要更多的粮食。我要把我的粮食捐给国家。所以从现在起,每个人只准买10升,谁敢再叫就是破坏我大日本帝国的复兴!”

    “你在胡说!昨天有人亲眼看到的,你想把米运到大阪去卖,因为那里米价更贵。”

    “军队在朝鲜打仗,为什么要拿走我们的?”

    “降价!降价!打开仓库,把米卖给我们!”

    米行老板的解释无疑是火上浇油,早已被昂贵米价折腾得半死的百姓再也忍不下去了。战争,战争,还是战争!这些人脑袋里除了战争就是战争!很多人都开始回忆10年前的低米价时代,激动地拥挤着就向米行冲去。

    “八嘎!”面对试图抢米的蜂拥人群,米行老板一边让人去找警察,一边让伙计站在门口用藤条拼命抽打试图抢米的人,他自己还不断地破口大骂:“贱民!你们这些贱民,良心大大的坏了!这是要给军队的大米,你们谁敢抢全部要杀死。”部分人被这股气势吓得不敢再往前,可更多的人却完全无法接受这个米价。家里已经揭不开锅了,如果不能把米买回去也是个饿死的下场!横竖是个死,所以很多人都不顾危险冲向米堆,当一包大米被哄抢洒落一地,雪白雪白的米粒沿着马路滚落后,所有眼珠子都瞬间红了。

    大家疯狂的一把把抓起米塞入米包,更多的人不顾藤条冲向米堆扛着就跑,小松浩二也加入了哄抢中,冒着危险抢了半袋大米就准备往回跑,凄厉的警哨声就在这时响了起来。上百位警察凶狠的挥舞警棍冲入人群,这些平日里被米商和地主塞饱的警察哪会管“贱民”的生死,挥舞警棍狠狠地抽向了小松浩二等人。噼里啪啦的警棍和惨叫声此起彼伏,小松浩二没怎么准备就被警棍抽中头部,鲜血顿时顺着额头洒了下来,他忍着疼拼死护住怀里的米包,可这个动作却让更多警棍落下,最后被打的整个人都瘫痪,只能眼睁睁看着米包重新回到米行老板手中。

    不到几分钟,马路上就躺下了近百位抢米的百姓,洁白的大米上血珠点点,米行老板见到很多大米都被弄脏了。干脆让伙计扫入了不远的阴沟中怒火!怒火!每个人眼中都是怒火!这些地主、剥削家已经不是可恨那么简单了,他们宁愿把弄脏的大米倒掉。也不肯分发给饥肠辘辘的百姓,还口口声声是为了国家!

    情报员完整的看完了整个骚乱过程后。也为这种事情愤恨不已。5年的潜伏生涯让他很明白,日本缺乏粮食但还没到这么离谱的情况。要知道日本从南到北都种植大米,几千万农民每年辛辛苦苦的产出也并不少。真正造成这种原因的情况时日本政府从不对农业进行投资,宁愿造世界最强的战列舰也不愿意花钱修梯田,建设水渠,还变本加厉保护地主和资本家的剥削行动。战争打响后这些人就借着军需囤积居奇。不仅导致米价扶摇直上,还故意紧锁粮仓造成市场缺米的假象。

    小松浩二等人是被抬走的,被打得鼻青眼肿浑身是血的他躺在担架上痛苦呻吟,手心里却还死死攥着一把染红的“血米”。情报员见状暗暗叹了口气。想想后也悄悄跟了上去。

    处于动乱边缘的国内民生问题却没引起田中内阁和藩阀们的注意,自认为国家领导者的他们依然热衷于讨论所谓“事关大日本帝国生死”的大事。在巴黎和会上被杨秋当众羞辱的近卫文麿回国后却颇受优待,报纸把他鼓吹成敢于面对面斥责敌人的英雄。这让因世袭公爵成为日本贵族院最年轻爵爷的他更加得意,即使此刻在五相会议上,依然敢直面田中义一等内阁成员,向贵族院众位元老举起手里的电报,高声嚎叫:“看到了吗?大家看到了什么?我们大日本帝国被出卖了!”

    近卫文麿激动地脸色通红,就像只上蹿下跳的野猴子,不断把电报交给贵族院众人查看。这幅样子恨得田中义一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要怪只能怪自己这个首相当的不是时候吧。连旁边一贯见面必然死掐的加藤友三郎和山梨半造都沉默不语。这份刚从上海发来的电报对日本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大英帝国答应了中国的条件,除了库页岛不愿过问外,几乎全盘承认了中国收复国土,还将于1月1日和美法等国一起发表联合宣言。

    距离这个时限只有三天了!

    “这就是我国一直捧在手心里的盟友吗?这就是我们需要的盟友吗?”近卫文麿已经疯了,歇斯底里跳脚大喊:“现在大家都应该看到了吧!这些鬼畜从来就不是好人,他们从来都只是利用我大日本帝国!为了让支那人去帮他们打仗,他们就要挟我们签署虚假的和平条约!现在战争结束了,我大日本帝国理应得的战利品也要保不住了。在新几内亚和密克罗尼西亚美国和澳大利亚正迫使我国撤离!在台湾,支那人的军队已经登上岛屿。在朝鲜。他们已经快打到平壤!现在那些鬼畜却将我们大日本帝国出卖了,完全和支那人走到了一起!三天,还有三天!英法美这些鬼畜就会承认台湾,就会承认西伯利亚和小亚细亚!这样的盟友还有必要维持吗?这是与蛇蝎为伍啊!天照大神在上我大日本帝国的五千万子没有活路了。”

    这番表演声泪俱下极为感人,很多人都被他带动的咬牙切齿。

    田中义一虽然不齿他这种做法,但又无法否认他的话。即使再浅薄的人也知道,一旦三天后英美法等国正式宣布取消全部对华不平等条约,承认全部条约作废,那么马关条约也将从此不被国际社会承认!台湾朝鲜还有蕴藏石油的库页岛,日本这回是真输了个底朝天。所以当众人把目光都对准他时,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释,更没有任何应对办法。

    鸦雀无声的会议室内空气已经凝固,每个人都在想一个问题,三天后当《上海公报》正式发表后,日本该何去何从呢?目前的战争还有必要坚持下去吗?就在大家手足无措时,很少出席贵族院会议,被誉为日本海军军神的东乡平八郞忽然拄着拐杖慢慢站了起来。他矮矮敦实的身躯在此刻田中等人眼中就是擎天大树。他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浏览一圈后停在了现任海相加藤友三郎身上:“加藤海相让舰队回来吧。”

    “什么!”

    “什么?”

    “这个老头干什么!”

    别说田中了。就连刚才还声泪俱下的近卫文麿都跳了起来。每个人都在心里问,这老头想干嘛?没有了西园寺。没有了山县有朋,没有了桂太郎。没有了原敬日本元老和实力派在510之夜几乎全倒下去后,能被称为定海神针的人已经不多,而东乡平八郞却是硕果仅存的几位之一。正因为有他在,510之夜被陆军马夫连续打死几位海军高层后,海陆矛盾依然被强压了下来,现在这个老头说要让舰队回来。谁还敢多说半句?

    近卫文麿也不敢啊!他瞪着小眼珠,傻傻看着东乡平八郞就这么丢下一句自顾自走了出去。本来他是想激起愤怒,然后让海军不管不顾大干一场,显示日本的强大。可这么一闹岂不是白费心思了?亏得自己刚才把喉咙都喊哑了,难道表演太过分导致这位都失去获胜信心了?加藤友三郎却清楚这位老人的心思,3天后《上海公报》就将席卷世界,海军原计划破开水雷阵截断台湾海峡,死守台湾再找机会炮击中国沿海获得谈判筹码的想法就等于全部落空了,如果继续强行推进这个战略,反而会给欧洲留下日本海军仗势欺人的印象,很可能导致中美携手夹击日本的态势,在长门级没有服役取得太平洋优势前,这种行为毫无意义。

    所以加藤友三郎走了。临走前看了眼脸色更差的山梨半造,没了海军后,陆军这回也是完蛋了。

    山梨半造也走了,顾不上回敬海军的卑鄙。

    走了,都走了。一位位贵族院元老都走了,大藏相,内相也都相继离开。只有田中义一孤零零的坐在会议室内,脸色如蜡他这位首相算是当到头了。

    打击了田中义一,终于把他弄下台的近卫文麿也走了。但他却马不停蹄赶往千代田皇宫。

    明治维新后幕府大政奉还,明治天皇不仅将首都从京都迁到东京,还直接把德川家康的老窝霸占改为皇宫。这座三面临水的青瓦白墙式日本建筑在其后数十年内都是日本的决策中心。被誉为英锐的明治天皇就是在这里发出一道道上谕,将日本从一个弱后贫穷的岛国带入世界强国之列。然而人的寿命毕竟是有限的,雄才大略的明治天皇撒手人寰让日本痛彻心扉,当头脑有问题,连神智都时常疯疯癫癫的大正天皇即位后,不知多少日本有识之士痛哭流涕心惊胆颤。好在明治留下的遗产还算丰厚,大正时代总算是开启脚步。但谁也没料到就在进入大正后第二年,中日战争爆发,日本迫于外部压力退出大陆。510之夜更是让日本失去了一代精英,人们开始怀疑大正天皇能否继续带领日本。

    黄海冲突再次拉开中日矛盾和战争后,无数人开始怀念明治天皇和伊藤博文等才华横溢的天才人物出现,希望他们能带领日本扭转颓势。特别是大海对面已经被日本列为国家公敌,将必定执掌中国政治数十年,却才28岁的杨秋这个现实,更让日本希望找出一位能与他媲美并长时间抗衡的明治式人物,于是目光开始转向了年仅19岁,据说颇有明治遗风的裕仁皇太子身上。

    外面的河面已经结冰,但年轻的裕仁皇太子依然坐在没任何取暖设备的房间里,手指一页页翻看着皇家图文馆翻译的《战国策》,他非常喜爱这本西汉刘向编撰的书籍,对里面的思想和谋略都非常感兴趣。然而当他的手指翻倒下一页是,一阵凌乱脚步打断了阅读的思绪。

    “太子。”

    进来的是东久迩稔彦,他是久迩宫朝彦亲王的第9位儿子。毕业于1914年陆军大学,因为长相英俊,大学时和好几位亲王家的女人有过关系,沾花惹草一度让皇室很头疼,最后只得把他踢到陆军部任闲职,出任皇室警卫长。年轻的裕仁皇太子抬起头,他对这位小叔叔很有好感,因为东久迩稔彦时常为他将外面的事情,尤其是国与国之间的分析很让他满意。所以见到他面带微笑的合上书:“叔叔,有什么急事吗?”

    “太子,近卫文麿想见您。”

    日本皇室规矩森严,皇太子未登基前一般不能接近臣子,但近卫文麿是世袭的公爵,所以还是答应了见他。近卫文麿进来后立刻鞠躬行礼,然后才坐到旁边将今天五相会议的事情说了遍:“太子阁下,帝国已经到了危急时刻,但田中首相和牧野外相他们还在奢望鬼畜为我国说话,东乡大将又希望结束战争。请太子做主啊。”

    裕仁自幼就喜爱政治和军事,将明治视为自己的偶像,更希望做汉武帝那样的中兴君主,所以对外界的事情非常清楚。当听说《上海公报》将于三天后发布,东乡平八郞不赞成海军继续战争后,也微微皱了皱眉头。但他陈府极深,没有立刻回答近卫文麿,直到东久迩稔彦将他送走回来后才问道:“叔叔,局势真的很糟吗?”

    东久迩稔彦虽然名声不好,但也很想做一番大事,可田中和宪政会那帮人却很忌惮皇室背景的内阁,所以见到大正天皇脑子不好后,就把全部希望寄托在裕仁身上,这几年更是积极奔走各方劝说大家让裕仁站出来。在他的劝说下,国内也的确出现了让裕仁监国的呼声,所以听见询问后眼珠一转:“太子,时局的确非常的糟糕。美国和法国已经全部站在了支那杨秋身边,现在英国也背叛我国,实在是可恨!最可恨的是,造成这种情况完全是我国的内耗,一个国家最害怕的就是不团结,支那人就是利用了我国内部出现的问题,所以现在最需要的不是找办法,而是立刻要有一位有威望的人站出来领导全国!”

    他这些话说的已经极为露骨了,心里早就跃跃欲试的裕仁听得心花怒放。这几年大正天皇病情越来越严重,他身为皇太子其实已经开始帮助打理一些事情,现在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更加果断些呢?他看看桌上的《战国策》,抬起头:“叔叔,我记得前几天有位叫永田铁山的军官向父亲上书,表示应该联络俄国遏制支那?能不能将他带来见见我?另外最好在多找一些有活力的年轻人,我想见见他们。”

    有活力的年轻人?!东久迩稔彦激动地连连点头,心里更是打算好了趁机把与自己交好的冈村宁次等人也趁机一起找来,走到宫门外更是长呼一声让不明所以的禁卫以为这位又看上了哪家姑娘。

    书房内,裕仁皇太子手放在战国策上,良久后慢慢起身走到门口呼出一口白雾,忽然想起了杨秋在推翻北洋统一国家时说的一句话。

    “这个时代,需要我们这些年轻人站起来,承担起国家的未来和命运!”

    那么,日本是不是也到了应该洗去老迈政治,让年轻人站出来呢?……(未完待续……)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