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零七章 对决!这是宿命!(中)

第五零七章 对决!这是宿命!(中)

    @@@@@

    1919年11月3日,黄海。TXT电子书下载http://

    http://[爱读书,就爱分享。:]

    16点27分。

    昔日大东沟海战区以西76公里,旅顺口以南73公里。远东当之无愧的海军强国,日本海军2艘金刚级组成的朝鲜巡航舰队和欲雪前耻的中华民国第一舰队相隔35公里时,同时发现对方踪迹。

    25年前,日本舰队经历一场生死大海战后,由这里掉头重回大东沟寻找落水和失散的舰船。25年前,远东最强的北洋舰队凝视这里,满身伤痕不敢再战黯然回到旅顺。宿命带着浓厚封建『迷』信意味的一个词,却在25年后的今天戏剧『性』的重现。数十年后的历史学家们将这场对决定视为远东地缘政治的转折点,而bb党们则努力还原当时的场景。从人员、舰炮、弹『药』甚至天气等等方面得出结论,势均力敌。这让很多新党徒都不明白,为何356mm舰炮和305mm舰炮的对决会被认为是势均力敌呢?唯有老鸟们最清楚,装甲和防护决定了双方都具备彻底打穿对方的能力!

    金刚级,大英帝国狮级战巡前的试验品。

    安海级,美国火力和德式大船小炮强调防护和生存『性』结合。

    如果把这两种军舰放在日德兰,那么胜利者无疑是后者,因为安海级的综合防护能力更高,而金刚级的同类狮级已经被证明防护结构上存在巨大隐患。但问题是,短短几年人才还没彻底冒出来的中国海军没那么多精锐水兵。而他们的对手虽然结构稍差,但却拥有连欧洲都羡慕的一群苦行僧般的顽强杀戮机器。

    一切一切的数据都指向了势均力敌。

    但有一些酷爱深究战争背后故事的人,却在民国国家档案馆的一份解密文件中发现了蹊跷。他们发现,就在程壁光和野崎小十郎遭遇的同时,在旅顺海军基地内有至少24架大鹏轰炸机和36架海东青全副武装在停机坪上待命,而半个月前第一舰队的乌梁海号训练航母却莫名其妙被调往上海进行改造。更奇怪的是!在第一次中日战争中建立起赫赫威名,至少比日本先进一代的潜艇部队全无踪迹。而两位潜艇指挥官被誉为第一舰队佼佼者的陈绍宽和白玉堂居然在青岛号巡洋舰上。

    怎么回事?!

    程壁光知道,但他从没有提及过这些事情。当时的第一舰队很多军官都知道,但他们都将秘密带进了棺材。但有件事情很清楚。几天后日本海军就和那艘在天津当英美的面公开展示的走私船一起被绑到了十字架上。十字架下面,是成堆的炸『药』和干柴。

    隐隐猜到却没有证据的人们将目光对准了一个笼罩远东数十年的背影,然后用一句话来总结这场诡异莫测的海战。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张兆洋也猜到了上面的意思。但他同样不会说出去,因为这事关国家和海军的荣誉,与其把心思放在战争外面,还不如专心工作。今年27岁的他来自旧金山华人社区,1913年回国被海军录用,1916年南洋海军学校枪炮科毕业后被保送至美国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其间参加过3次大西洋护航行动,8月刚刚毕业回国,现任镇海号甲板枪炮副官,负责左舷所有副炮的指挥和协调。

    甲板枪炮是很重要的工作。如果说枪炮官是大脑,那么他们这些甲板枪炮士官就是神经,每一道命令都要通过他们下达到各个炮位,而各炮位的情况也要由他们传递到指挥中枢。同时还要负责辅助测距,观测瞭望敌舰损失等等是项非常专业的工作。至今中国海军内也只有十几人通过了无畏舰时代后的专业枪炮考核。

    救生衣、仿美式防灼伤头罩,斜跨急救包,信号枪,舰载电话,6倍带刻度蔡司海军型望远镜,固定的1.5米侧舷辅助测距仪。这就是他的全部装备和使用仪器。和上层主甲板相比,由于炮廓炮的安装方式使得副炮低于主甲板,所以视线和工作环境并不怎么好,为加强防护,各副炮其实都是被钢铁包裹的**封闭空间,所以副炮之间只能通过内部走廊连接。

    站在他的位置上,依然能看到东北方向的滚滚浓烟。与此同时野崎小十郎也看到了疾驰而来的第一舰队的烟柱,桅盘瞭望手的汇报让他猛然皱眉。毫无疑问,此时鞍马号已经和中国海军交火,但一艘巡洋舰交火和舰队级别的交火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可以解释为海上冲突,而后者则就是战争!相比狂热的陆军,他们这些海军军官明显冷静很多,日本是否能进行一场大战他们都很清楚,虽然他们都看不起陆军,但一旦爆发全面战争必将导致朝鲜和台湾的全面大战,他们才不信陆军蠢驴们能对抗上百万精锐国防军的能力。

    光是这点海军就不想打,可问题是鞍马号既然开火而且两艘安海级也出现在这个位置,如果自己不打就意味着鞍马号完全没有生存离开的机会!一艘装甲巡洋舰还是损失的起的,但面子和海军的尊严是绝不容许出现鞍马号在舰队眼前被击沉这个结果的!

    所以他没有第二个选择。

    “发电报给大本营鞍马号被包围,我舰遭到拦截。”野崎小十郎在进攻前发出了这封电报。安海级突然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了全部情况,既然躲不开就让他们知道挑战大日本帝国海军的代价吧!

    “33000米!”

    “30000米!”

    “速度25节,还在继续接近!”

    “报告大佐。吉冈范策大佐已经绕过庙岛列岛向我们驶来,他报告再次发现支那3艘驱逐舰,现在追击他的已经多达5艘!”

    航海长很快就根据鞍马号提供的信息画出态势图。从态势来看,此时金刚两舰舰艏指向渤海海峡,而远处的第一舰队舰艏指向烟台,两支舰队呈t字状,而鞍马号正在总计5艘驱逐舰的追击下沿着烟台外海向东逃窜。如果以这个态势交战第一舰队可以拿到t字位。而且还能迅速拦断鞍马号撤退线路!仅从这一点就能看出对方指挥官做好了充分准备,完全是有预谋的!

    16:55分,距离28000米时野崎小十郎下令左转。主动与第一舰队平行但却没有下令立刻开火。

    这个时候双方将士都知道大战将在几分钟内打响,因为对双方来说都已经没有任何退路!第一舰队如果被鞍马号逃离,那么就将成为甲午之后的又一大耻辱。所以程壁光也下令筑波号脱离编队带两艘驱逐舰先堵住鞍马号。而对野崎小十郎来说,如果鞍马号在自己面前被击沉,那么日本海军横行黄海的历史将就此改写。

    17:03分,张兆洋通过测距仪看到了金刚号和比睿号的雄姿,由于接近太阳落山,所以海面上金光闪闪,两艘敌舰如同沐浴霞光的战神。这给了他一丝紧张,拿起电话汇报上去:“左舷副炮位测距风速3,距离25000米,敌舰速度25节。修正角度11。”

    “开炮!”

    “开炮!”

    几乎是同一时刻,程壁光和野崎小十郎下达了命令。

    轰隆隆。

    低沉、刺耳甚至能影响心脏收缩速度的主炮『射』击声陡然钻入每个人的耳朵,张兆洋只感觉脚下一阵晃动,右侧舰艏方向的海面上形成两个巨大的半球状水波,两团炙热的炮口焰火猛烈向四周扩散。即使离开几十米觉得被热风熏的口干舌燥!但现在他和大家完全没心思感慨主炮首次全威力爆发的声势居然如此骇人,而是紧紧抓住望远镜寻找炮弹落水点。

    刚看清对面水柱升腾的画面,就被几道水柱挡住了视线,金刚号和比睿号的16门356mm舰炮无论是爆炸威力还是溅起的水柱,都要比安海级大不少。对面的同行同样在观测落点,没人会认为自己能运气好到第一轮就打中对方。所以此时的瞭望和测距手最重要的就是尽快将数据传递回炮击舰桥,由火控根据炮击落点修正炮口。

    张兆洋刚刚汇报完自己观察到的数据,第二轮炮击再次打出,紧接着是第三轮,第四轮。论主炮速度,向来强调火力和密度的美国舰炮更占优势,305mm/l50舰炮每分钟2.5枚的速度仅次于意大利和奥匈帝国的每分钟3枚,而金刚级的356mm/l45速度是每分钟1.5枚。看似一分钟差了一轮,但实际上这种差距在实战中是毫无意义的,没有指挥官会在25节的情况下下令连续快速炮击,那样的话除了浪费还是浪费。之所以前5轮选择急促,完全是因为先要制造声势,给第一次进行决战的水兵们“我们大炮速度快更厉害”的心理暗示,以缓解他们的压力,同时也希望为阶梯式火控系统提供更多数据,争取早于敌人锁定目标。

    在这个时代,战列舰和战列巡洋舰的指挥官无疑是全世界应变最快,最有能力的人,他们在作战的同时需要考虑包括士兵心理、装备劣势、环境优势等等。程壁光试图用急促火力同时鼓舞士兵和快速计算坐标,已经显示出起高于国内海军将领的指挥能力,但与此次对手相比,他却差了一些。

    因为张兆洋猛然发现,比睿号的航迹不对劲。

    按照各国主力舰的交战原则,只要列阵那么就必须随旗舰运动,非必要航向和速度绝不能擅自改动。然而比睿号却突然速度减慢少许,同时舰艏偏斜与前方金刚号形成错层。如果哈坎在这里,肯定会大喊小心!因为这是日德兰后英国皇家海军使用的一种新的战巡小编队作战炮击战术,就是让战舰拉开距离,形成等距错层。这样敌舰,旗舰和机动舰三者之间会形成一个不规则三角型,以便给机械计算机提供更多的数据,迅速计算出敌舰准确坐标!

    这个机动不适合大舰队作战,因为大舰队列阵时线『性』阵列长达数公里,很容易形成一个较长的等边三角形,而小编队由于阵列短,海上测距基线又不如岸炮能长达数百米甚至数千米,所以皇家海军就用这种方式寻找两枚炮弹间的落点差,以解决小舰队遇敌时的精度问题。这是日德兰后英国海军『摸』索出来的新战术,德国也通过间谍才掌握了这种战术,但显然中国海军还不知道此项战术。

    “轰轰轰。”

    此时的张兆洋看到,日本舰队开火明显不同。虽然金刚号和比睿号都开火了,但两者间明显间隔了两到三秒钟。他不明白这是怎么了,要知道战舰交战最重要的是火力密集型,单个平台上火力越密集越好,但日本这样做明显违背了原则。一项顽固不化,甚至在对马海战中迎着数百门舰炮阵前转弯都纹丝不动的日本海军,为何会出现这种错误?正在奇怪时,两道水柱猛然落在镇海左舷七百米外,这是交战至今最近的着弹点了,张兆洋不由紧张起来。这个怪异的举动同样被程壁光和司令塔内的军官们掌握,大家都不明白日本海军是怎么了,为何会错开一定距离而且还出现明显炮击间隔呢?难道是因为双方都是战列巡洋舰?这倒是有可能,毕竟此时全世界都知道战列巡洋舰不适合战列舰的线『性』列阵战术,日本海军『摸』索出了新战术?

    郑祖怡深拧着眉头,缓步向海图桌走去,想要计算一下日本这种奇怪举动背后的原因,但一阵尖锐的破空啸声却陡然从安海号头顶传来,两道粗大的水柱从安海号右舷外腾空而起!

    跨『射』!

    所有人都脸『色』大变,经过八轮炮击后,金刚号首先完成了跨『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