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零五章 国家的角逐(十五)

第五零五章 国家的角逐(十五)

    @@@@@@

    渤海海峡。

    欧战结束后,远东航运逐渐恢复,虽然远比不上战前水平,但因为战后中国政府雇佣大量船只运输战利品和士兵,所以也已经能看到悬挂各国国旗的船只来往于这个被誉为国家门户的重要海峡。

    阿尔梅达美人鱼号万吨轮就是其中之一。船长萨尔森先生在欧洲非常有名,因为这家伙是唯一敢在战争中穿越火线来往于奥匈和意大利之间做走私生意的家伙,就连国防军弄回来的斯达克210mm舰炮都是这家伙偷运出来的,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他的妹妹嫁给了某个大臣。得益于和国防军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他第一时间就拿到将战利品运回中国的订单。

    这次他运输的是最后一批火车,为了把数千辆火车和数万车皮运回国,仅此项上中国政府就一口气租借百余艘大型远洋轮,而这笔大订单也无疑救了萧条中的欧美海运业。不过萨尔森还是忘不了老本行,通过妹妹的关系从意大利军方缴获物资中弄了几台价值极高的机床塞进船舱,所以连坐在船桥内,都翘着脚摇晃酒杯美滋滋想着中国人点头哈腰送上哗哗流淌的金币的美好场面。然而酒杯才送到唇边,甲板上就传来了惊恐的大喊:“萨尔森先生,我想您应该来看看。”

    “该死的。托尼,如果没什么事,我一定会把你踢下船!”被人打断品尝美酒很不好受,所以萨尔森怒气冲冲披着衣服冲出船舱,但还没来得及训斥,举起望远镜后眼睛一下子就直了!

    只见到,海峡正面靠近外海方向,1艘日本巡洋舰正在和2艘中国驱逐舰对峙。而在驱逐舰后方。还有一艘悬挂日本国旗的海轮已经冒出了火苗!上帝啊,远东开战了吗?!“快,快!蠢货。还站着干什么?转舵,去烟台!”

    北风号上,秉文已经通过航海长得知这艘贸然闯入火线的意大利货轮。但他没有抬头,趴在海图桌上用圆规和尺子迅速绘描计算,一道道口令从他口中发出:“敌舰速度、距离。”

    “19节,13000米。”

    “货船。”

    “15节,8600米。”

    “报告,敌舰开始横向进攻状运动。”

    “各炮位锁定目标,使用甲型穿甲弹,拉警报!重复一遍,做好进攻准备!”

    秉文头也没抬。一道道命令就从他口中发出。他没太紧张,13000米这个距离他不怕这种老式装甲巡洋舰,尤其是对方采用的是2级主炮。即使日本海军向来以炮击准确著称。复杂的双火控系统想要计算出准确弹道,也至少需要好几轮炮击。有这个时间完全能依靠30节的航速迅速拉开。而且驱逐舰上还有汉阳自己研制的獠牙重型鱼雷。

    这款鱼雷就是1915年国社大会时杨秋视察的新式鱼雷,按照著名的德国h8型热动力鱼雷研制,还拿出简单容易的二战鱼雷帽技术。因为这个小小的长杆雷帽,使得獠牙重型鱼雷性能大幅提高,动力技术上虽然最终没达到预想的50节,但43节/9000米、30节/13000米的速度足以保证拥有反戈一击的机会。何况这里是岛屿密布的渤海海峡,完全可以迅速扫平货轮船桥,然后利用速度进入庙岛列岛用海岛掩护周旋。

    很快,一条攻击和撤离航线就在他计算下诞生。这是项重要工作,海战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首先要做的不是比大炮,而是比计算!没开战前就必须计算好失败或者撤退的路线。完成后他缓缓抬起头,目光陡然锐利起来:“距离。”

    “敌舰12000米,进入我舰炮有效射程!货船7000米。”

    “1号炮塔警告射击,左舷速射炮准备好。”命令声刚落下,北风号驱逐舰舰艏1号炮塔的双联l50/120mm舰炮就发出一阵怒吼,两枚炮弹越过虚空落在鞍马号巡洋舰航道前方。这次警告炮击立刻让鞍马号一阵躁动,也让怒火中烧的吉冈范策稍稍冷静了些,毕竟这里是渤海海峡,自己距离旅顺港不足50公里。但他也没太担忧,因为在他看来此次行动纯属突然,即使敌人已经汇报上去,按照日本精锐水兵的速度,两艘战列巡洋舰要想完成生火起锚到全速追击,最少也要近3小时!

    3小时,足够打沉两艘驱逐舰,救出货轮并跑出50海里。要知道日本并非没有准备,两艘金刚级巡洋舰此刻就在100多海里外巡航,完全可以赶来支援自己。所以他先确定金刚号正在全速赶来后,下令最后一次发出信号要求放人。

    后来吉冈范策后悔死了这个决定,因为他并不知道,此时此刻两艘安海级战列巡洋舰早已出港绕到了大连湾附近,蒸汽压力也一直保持在最高,距离只有不到25海里,横插过来只需要30分钟就能撞上,后来这也成为日本叫嚣这是有预谋行动的主要理由。

    “报告,敌舰没有减速。”

    “哼!真以为还是五年前呢。”秉文冷哼一声,猛然暴喝起来:“左舵15°25节!速射炮,给我扫平货船上层!主炮,开火。”

    咚、咚、咚咚咚。

    命令出口,一切的一切瞬间指向终点!两艘早已待命多时长风级驱逐舰上,12门主炮同时爆发出怒吼!炽热的炮口焰和罡风横扫甲板,带着新一代年轻海军人的梦想和渴望冲向敌人。与此同时,右舷4门早已瞄准海字3号轮多时的37毫米速射炮也爆发出炒豆子般的声音,铜制弹壳似流水般从退弹口流淌而出,织密的炮弹带出4道可怕的火线,瞬间就淹没了货轮的船桥。

    普普通通的近海货船根本挡不住如此激烈地炮火,即使是37毫米炮弹也不是民用薄钢板能挡住的。几乎开炮的同时。南造次郎所在的船桥就像下起钢雨。数十枚炮弹从舱室内横扫而过,血肉随着爆炸四散飞溅,眨眼间整个船桥都被打烂。再也看不到一个能站立的生物。

    南造次郎完全傻了,没想到悬挂日本国旗,还有一艘巡洋舰前来保护的情况下。对方居然敢直截了当的开炮横扫甲板!当看到自己被炸断的双脚后,一阵痛彻心扉的感觉让他猛然嚎叫起来,不甘的看向前来保护的鞍马号。

    20公里,只有20公里却一辈子也抵达不了了!

    速射炮的肆虐让海字轮上层甲板冒起熊熊黑烟,但此刻怒火中烧的吉冈范策已经顾不上任务了,对面驱逐舰上的120毫米炮弹已经全速开火,以每分钟6枚穿甲弹的速度在鞍马号四周打出密集的水柱森林。“八嘎反击!开炮!”鞍马号同样开始反击,威力强大的305毫米舰炮首先开火,紧接着4门203毫米二级主炮也爆发出怒吼。侧舷120毫米炮廓炮甚至都加入了进攻中。

    轰!

    两枚305毫米炮弹落在了一千米外,巨大地水柱冲天而起,苦味酸火药特有的褐黄色浓雾以水柱为中心向四周弥漫。参加过日德兰的秉文立刻辨认出对方使用的是英国战前穿甲弹。如果指挥的是一艘安海级。那么鞍马号无疑就死定了,因为这种穿甲弹在日德兰中被证实引信太过敏感。

    英国老式穿甲弹的确大量装备日本海军。虽然已经为金刚级等战舰引进了日德兰后穿甲弹型号,但对于至今仍无法生产出合格穿甲弹的日本来说,次级装甲巡洋舰是轮不到装备那种昂贵炮弹的,由此也可以看出日本财政压力有多大,连一项财大气粗的海军都必须精打细算。

    激烈地炮战吓得萨尔森先生如兔子般带领货船向西急窜,让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位船长居然用无线电“热心”的发出了远东爆发战争的警告,希望提醒后来者小心不要靠近渤海海峡,而正是这道电波,却在第一时间引发了整个东北亚地区的轩然大波!

    几乎被扫平上层的海字轮已经燃起大火在海面上打转,由于距离太远鞍马号无法击中毁灭证据,所以吉冈范策一边指挥炮战,一边下令发信号要求海字轮上的幸存人员打开通海阀。信田织长和不少水手由于躲在下层,所以并没有被炮弹击中,他用力地拖出已经失去双脚的南造次郎,紧张地喊道:“先生,该怎么办?”

    如此重的伤势下南造次郎居然还迷迷糊糊保持着最后一口气,隐约中听到炮战开始,明知自己逃不掉的情况下也指指甲板,让大家去开通海阀试图毁掉证据。信田织长和水手们那还敢怠慢,他们都知道如果船落入中国海军手中,那么日本和穷党交易的内幕就会曝光,但当他急匆匆赶到底舱时,却猛然傻眼了。

    通海阀全被焊死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没有通海阀,难道用凿子凿穿钢板?问题是船上也没有凿子啊!

    南造次郎更是死不瞑目,终于知道为何自己能顺利的一路抵达这里,为何买船会如此顺利了!因为,这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圈套。此时此刻,他很想提醒吉冈范策和鞍马号立刻离开,但他已经没机会了,两艘刚才离开的快艇冒着危险冲了过来,手持冲锋枪的水兵迅速占领货轮,用缆绳拖着海字轮向金州方向撤退。

    眼看船被拖走,密集的炮弹向自己飞来,吉冈范策眼睛都红了!刚准备仗着皮糙肉厚强行拉近距离击沉货轮时,就看到两艘长风级驱逐舰偏转舰艏开始加速,甲板右侧也同时窜出四个黑点。

    “鱼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