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八七章 中亚的风(六)

第四八七章 中亚的风(六)

    @@@@@

    蓝天碧草、高山深峡。

    如同浮光掠影从舷窗外飘闪而过,短翼上两台220马力发动机嗡嗡吵闹,推动重达40吨的海鸥一型硬壳飞艇以每小时70公里的速度向阿拉木图飞去。欧阳楠看看窗外,既紧张又〖兴〗奋。紧张的是他不知道这个大家伙会不会掉下去,双脚无法踩踏实地的感觉总会让人不安。〖兴〗奋则因为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能身处九霄云上,而且窗外还有三个同样地大伙伴,如同神话世界中腾云驾雾比翼齐飞。

    并不宽敞的吊舱内,小队成员其实都和他一样紧张,就连平时什么都不在乎的沈比利都死死握住步枪,要不是登艇前以防万一所有子弹都不得上膛,还真让人怀疑他会不会擦枪走火点燃头顶上的氢气包。

    “准备。”

    前方机舱内的空军驾驶员开始叫喊,听到声音后欧阳楠就觉得飞艇头部向下栽去,他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前倾跟随移动。飞艇和飞机不同,下降时不仅缓慢而且操作困难,所以空军其实并不喜欢飞艇。何况它价格高昂,一艘飞艇的价格足以制造10架信天翁运输机,所以连被国防部宠坏从来不想军费预算的航空队都肉疼只采购了16艘。最后要不是这一代地形复杂,机场修建落后无法确保运输机起降,而且油料补给也非常困难,所以才调来供西北战区使用。

    为了第一时间将猎人小队和山地旅精锐突击队送抵这里,西北战区动用了驻扎在卡拉库姆的全部4艘飞艇,还心疼的消耗了数十桶宝贵汽油。不过虽然速度缓慢,但飞艇还是很快很平稳的降低高速抵落在一片开阔地上空。飞艇是无法自己直接落地的,所以操作员先要打开舱门抛下两捆粗大麻绳。然后进行过绳降训练的操作员和猎人沿着绳子滑到地面。最后用力拉拽帮助停稳。

    由于不知道后续部队能否及时抵达,所以突击队这回出来几乎每人都携带了三倍的弹药和给养,还额外携带了2挺汉二型重机枪和1门60毫米迫击炮。导致飞艇刚停稳一只只大包袱就飞了出来。欧阳楠也和大家一起钻出吊舱,等全部人员都离开后操作员又迅速关上舱门,向猎人挥挥手迅速升上高空。后面三艘飞艇在猎人的帮助下也很快降落。当飞艇编队重新升空向回飞去时,地面已经多了66位还身处〖兴〗奋中的全副武装士兵。

    “前面。”眼尖的沈比利第一个找到目标,顺着他的手指看去,阿拉木图城出现在地平线上。

    这就是他们此行的目标,土耳其斯坦的行政中心,一座拥有近十万人口的移民城市。欧阳楠当然不会认为靠他们这些人就能控制这座城市,他们此行的任务是担负外围侦查和保护,尽可能破坏穷党在这里的指挥中枢。“骑兵!“大家还没欣赏完城市远景,一小队看到飞艇匆匆赶来的游击队骑兵从西侧冲了过来。无论是猎人还是山地旅突击队。都是全军中拔尖的精锐之士,虽然才落地还有些恍惚,但还是很快散开形成对付冲击的半球形防御圈。迫击炮炮弹稀少大家不舍得用。所以轻机枪率先反应过来。即使如此也不是只装备了莫辛甘纳步枪的穷党游击队能对付的,短短几次点射骑兵就纷纷落马。见到这些从天而降的“敌人”火力强大。游击队只能丢下战马和尸体向回撤退。

    得到马匹后大家的负担一下轻了很多,欧阳楠立刻收队带头向阿拉木图方向进发。

    *******

    伊犁河河畔,战马嘶鸣不绝。承担进攻阿拉木图任务的国防军骑兵们如同旋风般卷过草原,追着飞艇的脚步向南挺进。

    28岁的白安民一边骑马,一边问张志丹阿拉木图的情况。他也算国防军中最早的骑兵军官了,小仓山时随安国梁一起冲击过北洋,统一之战中又以连长身份和梅生他们一起在黄河口和〖日〗本人大干一场,还因率先冲入东营荣获一等功。随着国防军扩编,尤其是中日大战后强调机动加强骑兵力量,扎实的骑兵功底和国防大学深造两年的经历,让他比很多步兵老军官更幸运,成为122混成师第68骑兵旅旅长。

    混成师是国防军特有的一种编制,主要是为增强机动性,更好控制西北这种辽阔地区而组建的。之前由于骑兵和战马短缺,所以每个师下设一个骑兵旅、两个步兵旅,但随着东北、蒙古和西北等地纷纷统一已经不缺乏骑兵储备。去年从俄国撤回来时又大干一票,仅乌拉尔哥萨克骑兵师交出的上好顿河战马就有2万余匹,全部马匹更是超过35万,其中三成都是叫好的顿河马。有了足够战马,混成师在新一轮改编中被改为两个骑兵旅和一个步兵旅编制,加上配属的山炮团等部队,每个师都接近3万人。

    除了编制大外,122师回国后全部换上了更好的顿河马和伊犁马,全师拥有马匹2.7万匹,难怪有人说混成师已经快没有步兵编制了。68旅更是清一色顿河马,装备上也是武装到牙齿,一个山炮营36门70mm骑兵野战炮,一个12.7毫米毒牙重机枪连,还有大量轻便迫击炮,更有从俄国缴获改为使用国防军制式弹药的M1910马克西姆重机枪。与制式汉二型移动重机枪比这种重机枪因为安装了拖带轮子,所以更适合骑兵携带。

    其实按照欧洲标准,无论是骑兵师还是步兵师,都不宜超过1.5万人,否则就会出现编制庞大指挥困难的问题。但一来欧战结束部队缩编,继续保持太多编制比较费钱,即便是骨架师,因为师结构的存在也比旅团编制更耗钱。二来国防军没有军这个编制,师基本已经取代了欧洲的军,旅团成为了直接战斗部队。三来也是因为目前部队基层军官不如欧洲,一场欧战就几乎抽走了七成军官,在有能力的基层军官比例无法达到要求前,目前的编制非常容易实现快速扩编。因为实际作战是旅团军官在指挥,所以一旦有需要只要完整拉出一个旅,混入新兵后就能组编为师,且还能保证相当战斗力。

    “张科长,你说的那个骑兵纵队有多少人?“白安民看看部队,询问张志丹阿拉木图的情况。

    张志丹从俄国回来后,就被留在西北出任安全局西北情报科科长,所以大家平时都叫他张科长。别看只挂着科长的头衔,但实际上整个西疆地区的安全局情报网都在他手心里捏着。立刻解释道:“详细人数还不清楚,但他们那个团长是个狠角色!名叫马三成,外号马格子是当年白老虎的后人!“白老虎?!“这个名字,只要居住在西北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想起当年的那场宗教大屠杀几乎无人不咬牙切齿,遍布陕甘新疆等地的一千多万汉民,被白飞虎这些人几乎全杀绝!还妄图捣毁中华民族先祖黄帝的陵墓!亏得至今还有人替他们伸冤,说那只是反清起义!满清在昏庸起码这件事情上做对了,派出左宗棠大人出征,率十万湘军子弟力挽狂澜,否则说不定现在西北早就没了!后来白老虎那些人逃入新疆后还不安分,又勾结阿古柏部屡屡入侵北疆,最后逃到俄国居然又成了俄国的走狗!三次进犯新疆不果才悻悻褪去。

    张志丹也很气愤这些人,他们本就是信了教的汉民,为了私欲却屡次三番背叛祖宗领外国势力进入国境,实在是可恨!所以继续说道:“此次穷党组建骑兵团,那些当年的余孽最是积极。马格子这些人当年逃到这里只有几千,这些年好不容易才有不到三万,居然一次就出动两千余!除了他们外还有俄国人、鞑靼人和东突厥斯坦那帮杂种,我们预测总兵力可能不比你的68旅少多少。而且因为俄国不想公开与我们立刻翻脸,所以就唆使这些人组成民族骑兵纵队,怕他们不足从东方方面军中抽调数百军官带来大批武器弹药支持,还派来一位叫苏莱曼诺夫的政委。根据情报,此人应该是伏龙芝钦点的干将。

    “呵呵,都凑一起了!“听说伏龙芝也参与到此事中,白安民顿时两眼森寒。去年初要不是情报及时,东线远征军差点就回不来了,而放开缺口引德军进来的恰恰也是伏龙芝和高加索哥萨克骑兵师。冷哼道:“既然都遇上,那就干脆一次解决吧!”

    “唱起来!”

    “狼烟起,江山北望。龙起卷,马长嘶,刀枪映血,心似铁胆泪茫茫。汉家郎拔剑闯,谁能相抗山河血,千古沙场,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何惜百死报家国。”白安民挥手中,近万汉家儿郎唱着军歌沿着前辈们的脚步,背着钢枪,牵着大炮向阿拉木图滚滚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