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七九章 卖五艘给我,现钞!

第四七九章 卖五艘给我,现钞!

    “前面完蛋了,大量进水左舷报告四个舱室进水。”

    “3号锅炉舱泄漏。”

    “压力阀被锁死了,注冷水防爆。”

    “有人受伤,军医。”

    陈雨秋再爬起来时,耳旁已经灌满了这样的声音,甲板也开始一点一点向左偏斜,这让所有人都明白,船肯定是保不住了。虽然领航舰没装任何设备,但却有不少图纸和资料,所以他连忙拉住还没恢复过来的大副:“发信号给旗舰,领航舰重创进水,正在抢救资料!向右舷舱室注水尽量保持平衡,命令大家弃船。”

    大副见他连海军旗舰这种口头语都出来了,连忙追问:“船长,你。”

    “我要把资料抢出来,那里面有我的海军梦!”陈雨秋神色坚定的向储藏室冲去。储藏室内是整整齐齐800只用防水油布包裹的皮箱,全部都是国内最急需的高端工业设备制造图纸和资料,还有德国舰艇设计图以及一千余本搜集的各类书籍。

    “船长,这些怎么搬?救生艇放不下这么多。”

    “用麻绳串起来这些箱子都能防水,挂在救生艇上拖着走!”

    “是!”

    得到命令后大家列队成排将箱子飞速传递到甲板,早有人拿来几捆麻绳将它们串列在一起,但还没等全部搬完海水就从各个隔舱蔓延出来。很快就浸湿脚面。眼看海水上涨速度超于预料,眨眼间就齐腰深,而且温度极低刺骨无比,所以陈雨秋也知道如果再不走恐怕谁也都不掉了,于是连忙将两个箱子塞给旁边的战友大喊:“走,快走!”

    “船长,你。”

    “我再搬一箱。快离开这里。”

    陈雨秋说完猛吸口气扎入刺骨海水中,那一瞬间他感觉血液都无法流动了,但为了救出更多资料。还是咬着牙翻找起来。这里的每个箱子都是他亲手安置的,当然知道哪些最重要,所以他把目标放在了德国约克级战列巡洋舰的内构图纸上。约克级战列巡洋舰是德国未建成的一款新型战列巡洋舰。比改进前的马肯森级更大防护也更好,甚至已经超过英国女王级战列舰的标准!所以改进后的图纸被全部打包买了下来。考虑到集中在一艘上容易全部损毁,所以他这里装载的炮塔地井设计构造图和动力舱布局图。

    为了海军人共有的战列舰梦想,他用力翻开上层箱子,当两只被包裹严严实实的大皮箱出现后,顿时狂喜的解开皮带将它们系在一起,拖着箱子努力向甲板走去。

    当他冒着危险抢救资料时,乘风浪减小的机会秉文带破冰船迅速向这里靠来。

    刘明诏站在旁边,手里抱着厚厚的货物清单,眼镜后面分明透着一种心疼:“有2艘没避开。7号船上是两台液压机、一套250钢板热轧机,还有一共11套设备和670箱资料图纸、16号船上是一台man的大型船用柴油机,飞艇骨架用的硬铝合金冷轧机,联动曲轴车床总计22套和833箱图纸资料。陈雨秋的领航船也进水严重,他们正在组织自救。”

    “停止抢救!”自从被哈坎骂醒后秉文就仿佛换了个人。说道:“外面天气太冷,一旦落水连几分钟都没法坚持!发信号资料图纸没了还能再想办法,让他先弃船确保人员安全。”

    “发了,他们回说。”刘明诏昂起头指向了外面。一千米外,瑟瑟寒风将一**海水带上已经快齐平海面的领航船上,旁边数十艘救生艇正拖带着五六百只资料皮箱努力向这边跋涉。在它们身后的高大桅杆顶端。信号灯还在闪烁不停,翻译出来只有一行字。

    “正在抢救资料。”

    “出来啊!给我滚出来!”陈雨秋浑身湿漉漉的嘶喊着,涨红脸用力将卡住的皮箱拖拽了出来,当皮箱好不容易拽出后他又差点虚弱摔倒。弯腰喘几口后,拉开舱门用手扒着扶手向外走去。

    “雨秋,是陈雨秋,他没死快,快!”秉文的严令下,原本水手见海水已经快封闭船舱,但陈雨秋却迟迟未出来,还以为他已经殉难所以都已经搭乘救生艇离开。现在突然见到他出来,大家顿时兴奋地又喊又叫,好几艘还立刻向回划试图来营救。见到战友要冒险回来,陈雨秋连忙捡起一截麻绳,将一端绑在皮箱上后用尽全身力气将绳头抛向了救生艇。当绳头准确落在一艘救生艇上,承载着海军战列舰梦想的皮箱一点点向救生艇滑去时,他腿下一软猛然跌坐在了早已被淹没的甲板上。

    灌入太多海水后破冰船开始发出咯吱咯吱的可怕声音,船体四周开始出现大量漩涡,为确保安全救生艇也不得不停止前进,不少人还抛出绳索希望他抓住。但陈雨秋却很清楚,早已全身湿透的自己在这种温度下随时会死去,没有人能在这种温度的海水里存活,而且刚才那番动作已经耗尽了最后力气,根本抓不住绳索,何况他已经能感觉心脏在减速,血液逐渐冻结。

    “可惜,还有一百多箱没救出来呢。老大、世英约克级战列巡洋舰要是造出来,记得给我烧几张照片。”他抬起眼皮,望着站在甲板上指挥救人的秉文,最后的念头永远被冻在了大脑中。

    望远镜的镜片中,来自广西还特别怕冷的海军少尉陈雨秋,现在却如同一座凝座不动的冰雕,冰霜从他胳膊向上瞬间爬满脸颊、睫毛、头发。慢慢变白变硬。他的手已经和钢管冻在一起,即使船只下沉都没松脱。秉文慢慢放下望远镜,庄重的举起了右臂。每位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肃然敬礼这是中国年青一代海军人搏击大海挑战自我的写照。

    他不是第一个,更不是最后一个。

    哈坎走了过来,看着冰雕般随船沉没的陈雨秋,默默从兜里一方白色丝巾,按照巴伐利亚的传统祷告后将丝巾抛入大海为他送别。做完这一切后才拍拍眼眶红润的秉文和刘明诏:”这里是冰山区。我们必须立刻离开。”

    ********

    今天是巴黎和会小范围讨论日。

    以前杨秋每次读到这段历史,都会为它长达半年的会议历程惊讶错愕,觉得会议是漫长拖沓甚至无聊的。等亲历并参与进去后,终于理解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因为没有对手。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因为有苏联、有华约所以利益方很快分成两派对立起来,目标清晰而明确,但现在德奥倒下,列宁还不成气候,使得英法一下失去了目标。美国是盟友、意大利和日本也盟友、连中国都成了贡献卓越的盟友。独孤求败是难过的,没有对手就只能自己和自己较劲,就像周伯通的左右互搏,于是英法拆台,英美打打合合,中日斗鸡眼等等都开始上演。

    随着会议逐步被英法美三国控制。中意日三国被挤入二线,而暹罗等小国更是三线四线甚至干脆打包回家。就像历史上的民国一样,在这里完全没有人会听他们的话。所以杨秋也渡过了一段舒服的日子。但今天这场会却不同,除了劳合乔治亲自邀请外,还包括了意大利和日本两家。这说明英国是要最后摊牌了。”很高兴见您的,首相阁下。“凡尔赛宫三楼的前皇家图书馆内,摆放着一张六边形小桌。杨秋率代表团抵达后,就见到田中义一和劳合乔治似乎在说些什么,由于威尔逊感染流感所以代替他出席的是美国国务卿兰辛。

    劳合乔治长相英俊气度不凡,虽然他对于中法和中美走近不怎么满意。但还是非常热情的握住了杨秋的手:”我也很高兴见到您,希望您在适当地时候访问英国,我们大英帝国非常关注远东的变化。”

    “一定会有机会的。”

    两人神态轻松像老友般的寒暄让田中义一有些眼热,尤其是杨秋流利的完全无需翻译的语言优势更让他担忧,生怕中英突然走进打翻日本这条船。杨秋也在悄悄注意他,见他竖起耳朵,心底突然升起了戏弄的心思,故意加大些声音问劳合乔治:“首相阁下,我听说贵国海军部正考虑出售几艘老式战舰?我国恰好需要培训海军人员,不如卖5艘给我们吧。”

    5艘!

    田中义一和几位日本代表的下巴都掉了!日本才几艘主力舰?2艘勉强能挤入主力的鞍马级、2艘已经老去的河内级、4艘金刚级、2艘扶桑级和2艘才开工的长门级,海军八八舰队计划还差4艘呢!虽说还有一大堆富士、敷岛级、萨摩和一艘筑波级生驹号,但他们都是前无畏舰,早已被证实无法参与主力决战,所以这回是咬牙决定即使买也要买几艘德国主力舰回去。但自己这边还没看到影子呢,那边中国却已经开口了,还一口气要5艘!就连跟在杨秋后面的陆征祥和宋子清都差点栽跟头,前几天叶祖圭还因为吵吵一定要买两艘战列舰的事情被杨秋赶出书房,怎么转头又要买了?还一次性要5艘!劳合乔治也瞪着他,买卖主力舰可不是小事,哪有这么直接的!这几年发财钱多扎手了吗?法意两国也开始眼热,暗想是不是把奥匈那几艘破联合力量趁机推销给中国,而兰辛则以为杨秋是害怕日本的长门级战列舰,所以决定走以数量取胜的道路。

    杨秋仿佛没有看见四周怪异的目光,很严肃正经的点名:“新西兰号、澳大利亚号、狮号、皇家公主号和阿金库尔号,每艘120万英镑,可以支付现钞!您觉得可以吗?”

    现钞?!妈妈咪呀劳合乔治真有立刻点头的冲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