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六零章 大国之路(三)

第四六零章 大国之路(三)

    @@@@@@

    有了飞机后,董用威的报告当天下午就出现在杨秋桌上,看完这个叫程诚的青年会党员提出的办法后,也被他新奇而大胆地思维吸引了。

    工业化的责任承包制,让地主只拥有土地所有权而将管理和耕种的权利交给农民这个方法甚至让人想起小岗村那间低矮破旧的茅屋。他也看到地主士绅阶层和普通农民之间巨大的话语权落差,无法阻止那些黑心地主们变向加租加息盘剥,荒年还变本加厉的情况,所以想用立法形式将承包合同固定下来。还想出用组织农会的办法,让农民抱成团与地主士绅抗衡。这是个别出心裁的解决之道!一旦农民拥有话语权,势必会冲击传统的士绅阶层,使其妥协不敢在无缘无故加租盘剥,不得随意收回土地耕种权。目前的佃户制,农民虽能获得较长时间耕种权,但极少有敢于对土地进行投入的,除了租息高昂赚不到钱外,也因为地主们从不将租息写入合同,只在年尾时由双方才口头约定,导致很多黑心地主中途乱来,这样农民就算有些钱也不敢对土地进行投资。出现标准化合同和农会监督后,这种事情将逐步减少。这样做还有个大好处,那就是避免土地细分后对将来小型农业器具发展成熟后却推广困难的问题,提升生产效率。同样士绅也保住了土地收益,不至于出现类似穷党那种被彻底剥夺。

    所以连杨秋都承认,组织农会实在是个大胆至极的想法,一旦组织起来农会就将成为农民自己的维权机构,从此与地主士绅共享话语权而不像现在这样被打压。

    不过这里面也有问题,首先就是农会影响力太小无法取信农民,因为大多数人传统概念中,只有政府才能和地主士绅阶层对抗,但问题是千年来农民又普遍认为政府和士绅是一家。导致对政府的连带不信任,所以这个程诚就大胆提出搞运动,用激进的罢耕方式迅速扩大影响,在全国造成轰动效应竖立起农会这杆大旗。

    运动。

    杨秋手指敲击桌面。除非没办法,否则他不想在还有很多手段没出的情况下走这条路。现在苏北闹起来,无非是担心人都走光影响利益。打个最简单比方,就好比后世珠江三角区那么多厂的工人一夜间被出几倍工钱还承担车费的其它地区吸引走一样。要想重新招募工人,建立起新的利益链条代价不小,所以他们就拿出契约来说事。而《移民土地法》就是出几倍甚至几十倍工钱的人,就连哪些有土地却吃不饱的普通自耕农都动了心思纷纷加入移民大军。可见吸引力之大。

    农会要建立起威望,但直接以运动壮大却不是他想要的,最起码在获得法理依据前不能随意乱来。国社可以扶持一把,以国社如今的地位把农会扶持起来问题不大,至于声势好像也不是没有办法!杨秋敲击的手指骤然停下,将报告交给来访的陈果夫、张文景和宋子清三人,等他们看完后才问道:“果夫,你觉得组织农会这个建议怎么样?”

    陈果夫很亢奋。他这个人对政党的热情比政务积极多了,拿起报告就像这个计划是自己写的一样,目光激动:“我觉得很好。农会不仅能成为类似工会、商会这种组织。平衡士绅过于强势的麻烦。如果我们国社能将全国农会都组织起来,那么4亿农民就都会知道国社,知道是我们帮助他们取得公平,那样呵呵任谁也撼动不了了。”

    “果夫说的没错。”陈果夫话音刚落,宋子清站了起来:“我国是农业国家,农民是国家主体人口,即使将来工商发展起来也很难压过他们。看此次欧洲战争,规模之庞大、动员人数之多都是无法想象的,一旦遇上生死战争,农民就将成为决定性的力量。如果他们支持国家,那么我们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杨秋点点头,赞同他的看法,扭头看向张文景:“文景,大总统和总理怎么说?”

    张文景不像两人那样激动,说道:“大总统和总理都没表态。他们都希望您来拿主意。”

    “两个老狐狸!”陈果夫不忿插了句嘴。这种事情做好了名垂青史,做不好遗臭万年,也难怪他们会避开。张文景笑笑:“这是得罪人的事,官场上谁不是士绅出生?就连你我算老底的话都是士绅阶层。要不是这几年诱导他们往工商走,又发行那么多工业股票吃红利,这件事根本就办不成。他们现在默许办,已经算难能可贵的进步了!不过他们最担心是造成全国性对峙出现,要知道马上就春耕了,储备粮最多吃掉夏天,所以刚才我来前少川总理说,运动规模要掌握好。”

    三人都明白唐绍仪担心什么,其实这也是他们担心的。因为运动这个词太难掌握,本身也是违法的。民国立国之初就强调临时约法,确定宪法后同样再三强调不得违宪,而运动本身就是个很含糊的词汇,温和的罢工也是运动,激烈冲突也是运动。而更重要的是,运动会不会牵扯军队呢?要知道国防军中大部分都是农民子弟。军队是决不能干涉内政的,这是必须坚持的底线,否则这点小事随便派支部队就能解决了。

    不过杨秋却心动了,真的!后世政府给劳资双方擦屁股的事情太多,就因为双方力量的不均衡,最终导致政府公信力都出现问题,而后世他熟知的工会和农村合作社说句难点,除了组织看电影外完全不具备西方工会的制衡性能!但现在这个农会却能让劳资双方的天平一下均衡起来,政府将来只需要维护法律的公正就可以了,所以这还能促进国家普及法制化。此外农会一旦成立,也可以引入农村合作社那种概念,通过他们传授更先进的耕种手段,解决农民自主创业中资金和担保的问题。就算不说解决农民和士绅间关于土地利益分配的问题,光是中央政府威信就让人不舍了。因为一旦农会和士绅成为均衡力量,那么双方将来都必须靠政府和法律解决问题,从此逐步打破氏族力量管辖地方的局面。为进一步推行乡村自治打下基础!或许有人会说当官的都是氏族出生,但随着免费义务教育展开,将来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农民子弟进入政府工作,出现平民总统都极有可能。

    当然。组织农会只是土地改革的第一步,它无法彻底解决土地分配权的问题,只是能从立法和监督上确保农民负担更小。但它的意义在于将土地改革约束在法律范围框架内,这样就为即将出台的《土地改革法案》和《征收土地保有税》等新法推行打下基础。获得4亿农民支持的情况下,士绅地主想要挡新法就必须掂量掂量后果!只是这第一步。

    杨秋放下笔,做了个记录的手势:“命令3师做好过江进入苏北的准备,命令安国梁和冯国璋去徐州待命。文景。调运部分储备粮去苏北和徐州。”

    “等等!”他还没说完,宋子清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又是调兵又是动用储备粮,让他脸色有些青。打断道:“总司令,这么大调动恐怕会引起误会,出动军队本身就是违宪的!”

    被突然打断的杨秋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见三人目光都有些凝重才知道自己的命令含糊了,不过宋子清首次在军队问题上与他产生分歧本身就说明宪法已经逐步深入到这些人的骨子里。这是好事。所以哈哈一笑:“子清放心,我没想过动用军事手段。”

    “那您的意思是?”宋子清问道。

    杨秋深吸口气,拿起这份重于千钧的报告:“果夫。你立刻去找黄远生。独立法官是我们当时定下的,既然定了我们也不能干涉,你让他做好开庭准备。去了徐州后告诉程城他做的很好,让他马上把徐州农会先组织起来,然后去法院上述要求判定长工契、佃户契等身契无效!”不等大家说话,他继续问道:“文景,手上的储备粮向徐州和苏北转运,农民想要对抗先要让他们吃饱!此外我让你准备收购土地的资金还在吧?”

    得到英美贷款后,杨秋就让张文景截留10亿准备用于收购民间土地,所以张文景立刻点头:“钱还在呢。而且这两年财税暴增,还可以多投入些赎买土地建设农场。”

    “不国家农场只是特例,是用于推广机械化种植的。这次买回来的土地我准备建设公租田,和《移民土地法》类似,耕种者纳粮代替田租,十年后土地归于耕种人所有。这是一个长期计划。你要有所准备,每年都要从市场购入一些土地用于公租田建设,未来要形成国有农场、公租和私有的三头形势,一起推动承包责任制。所以等高额的土地保有税开征,那些超额的大地主肯定会抛售部分土地,你和徐秀钧要做好吸收掉这批土地建立公租田的准备。子清,你也立刻去司法部,警察、税务都要行动起来,官司只是手段,威慑也是必需的!找些刺头出来打一打。报纸和记者那边也去打打招呼,给这场官司造势要让全国都知道农会和地主违宪这件事!”

    三人都不敢怠慢,这是关系国家百年的大事,第一步走得好不好将直接关系到后面一系列土地改革法是否能推行。他们走后不久,方瑞也敬礼走了进来,将厚厚一叠资料放在杨秋桌上:“报告,这是苏皖两省那些为富不仁的地主的恶迹和资料,涉及田地数百万亩。”

    “交给司法部吧。”杨秋看也不看,拿起笔准备亲自起草民国土地承包耕种标准合约,方瑞见状突然跨前一步:“总司令,总有人会铤而走险,程城身边是不是。”

    杨秋手一顿,一滴浓浓的墨汁向四周化开。嘴角微微抽了下后,用他自己都觉得害怕的声音抬起头:“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