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五九章 大国之路(二)

第四五九章 大国之路(二)

    ……气呼呼的回到家后,郝崇文狠狠一把将外衣摔在桌上,抓起凉茶壶就往嘴里灌。趴在桌上练字的儿子没注意父亲脸色不对,见到他把才写到一半的黄麻纸都扯坏了,心疼道:“爹,你小心点,我的纸都坏了。”

    郝崇文正满肚子火气没地方发呢,顿时狠狠一跺茶壶,将那张才写到一半的黄麻纸哗哗扯得稀烂,骂道:“写写写,就知道写!我们郝家都快没饭吃了!”

    小孩子哪见过他发这么大火,好不容易完成一半的练字作业被扯烂后顿时吓得哇哇大哭。哭声也惊动了郝老汉和做饭的媳妇,见到被扯烂丢得满地的纸上还有一个个方块大字,气的破口大骂:“你这个逆子!你心里有火就去外面发,为何回来糟蹋孩子看看、看看!多好的字呢。”郝老汉弯下腰,小心翼翼捡起碎裂的黄纸,虽说上面的字他全不认识,但这是自己大孙子写的啊!是郝家的全部希望!就这么被扯烂,捡纸的手都抖了。

    郝崇文见到儿子眼泪直流,又看看父亲弯腰捡纸心底也有些不忍,只是他今天实在气不过,跺跺脚道:“爹,你就别捡了!我们郝家都快揭不开锅了!”

    “怎么了?怎么了?朝廷不是派钦差大臣来了吗?”媳妇还以为是去东北事情,但刚追问一句就被郝崇文骂开了:“你这婆娘懂个屁!陈三麻子刚才遣人来说,今年要加租了!**他娘全家。不让去东北就算了,还变着法要加租,他就是想报复!”

    一听说要涨租,郝老汉也顾不上捡纸了。起身时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这,这可是真的?”郝老汉真怕啊,这才过几年好日子,要是又回以前干一年都吃糠喝稀的岁月可怎么办好。

    “是真的。”此时门外也响起了叫嚷声,郝老汉的二儿子和一大群陈家佃户涌进了小院,大家怒气冲冲你一句我一语将郝老汉说的愈加害怕,哆嗦道:“崇文,那南京来的钦差就不管了吗?”

    “管个屁啊!”郝崇文的火气全冒上来了。把参加市府协商的事情向大家说了遍,气道:“你们是没看见,那两个嘴上没毛的大员哪像做事的模样?慢慢吞吞明摆着是帮陈三麻子那些地主!”

    “他娘的,这还给不给活路啊!”

    “要我说。干脆一走了之!”

    “对,大家都走!隔壁村老六不就走了吗?听说前天还发电报回来说,奉天政府还真给了20亩地呢。”

    “那还等啥!一起走,不给陈三麻子干了!”

    眼看小院内群情激奋,火气燎原时。24岁的程诚也骑着自行车向郝家方向走来。

    骑车行走在徐州街头,程诚就有种压抑而沉闷的感觉,仿佛四周的空气都带着腐朽和没落。身为来自四川雅安的国社党员,并且是当地青年会干事的他于1912年10月加入国社。并与当月进入青年会。虽然没赶上第一批公派生的大好时光,但还是靠自己的努力从数十万全国青年会会员中脱颖而出。在1913年年初公派前往美国哈佛大学进修文学和工商管理,在此期间他还选修了地理和自然。

    美国是西方世界中仅有几个没遭受欧战影响的国家之一。所以四年的学业辛苦却又充满乐趣,回国后恰好遇上国社青年会招募自愿前往保守和偏远地区的老师。

    想当年,西南刚开始的艰难岁月中,主席都毅然决然推动免费教育的事情让大家很感动。九年的免费教育、工厂夜校、乡村扫盲补习班等等,都差点将当时弱小的西南财政压垮。但在数年后的今天,西南却已经全国成为识字率最高的地区。“西南要成为榜样,国社要承担起振兴国家的责任,年轻人更应该成为时代的先锋!”这句青年会成立之初的主席讲话,已经成为每位青年会党员的座右铭,在这个热血激昂的年代中,他也毅然决然选择来徐州,一个并不偏远但却充满了保守思想的城市,当起小学老师。

    在青年会眼中,主席是那种以身作则一丝不苟的行动主义者,他也不是那种空谈理想的人,在建立起国社思想的同时,也深知吃饱肚子的重要性,所以他推动政府提高了自愿去偏远地区执教的老师的待遇,使每人都能获得每月30元的工资,还配发一辆自行车,国社青年会每月还会给予2元的志愿者补偿津贴。

    且不说相当于士官或工厂老师傅的工资,仅青年会每月的2元津贴就能购买20多斤大米,这已经相当于徐州中层人家一月的口粮了。虽然他自己家不算殷实,但哥哥自从进入重庆工业集团钢铁厂当工人后日子也好了很多,所以每月除了给家里寄15元外,其余大部分都用在吃饭买书或者帮助那些贫苦农家孩子。

    “杨老板……最近苏北佃户和地主风波并未让城市停顿,相反随着很多记者和官员抵达徐州城还热闹起来。程诚把车停在一家专卖文房四宝的小店门口,小店老板看到程诚连忙亲自跑出来鞠躬:“程老师您来了,又是去给学生送练字纸?”

    “是啊。”程诚点头道:“读书不要钱,可用纸也不便宜,我们这些人能帮一些是一些。”

    程诚是这家店的老客户,所以老板知道他每次买的纸都是送给那些穷家小户的孩子们用。虽说每次都是价格便宜量足的黄麻纸,但数百学生每月光是这项开销就要好几块钱。于是亲自将厚厚一捆黄麻纸放在车架上后,想想又多加一叠才说道:“程老师,老是让您这样破费。可别把娶媳妇的钱都花光了。”

    “您也老是多加一叠,不怕折了本回去跪床头?”

    “哈哈程老师真会说笑。都是些糙麻纸罢了,只可惜我店小,要不然就敞开门让您的学生来免费取用。”

    “若是天下人都像杨老板这样支持学生。支持教育,何愁国不富民不强。”程诚递上钱后刚准备推车离开,又突然停了下来扭头微微一笑:“我带我那些学生,谢谢您了。”

    “好人啊,下次再加一点。”笑容让老板心中一暖,连连摆手说客气,等程诚走远后才看看手里的钱嘀咕两句。他却不知道,自己心中的许诺却再也没机会实现。

    程诚骑车很快到了郝家。刚到院子门口就见到黑压压一片人头,气势汹汹准备出发,连忙问道:“郝老爷子,你们这是……郝老汉连忙挤出人群:“程先生。您怎么来了?您看这都乱哄哄的,待我收拾一下。”

    “没事没事。”程诚解开车架上的纸包,取出一叠黄麻纸后向内走去。现在四里八乡谁不认识这位个子矮小却热于资助学生的好老师,所以大家纷纷向他行李问好。

    “这是怎么回事?”程诚走进低矮的茅屋后发现地上一堆纸屑,纸屑上还有书写好的端正小字。脸色顿时一沉。他不心疼纸,这种黄麻纸以他的收入别说资助百来位学生,就算是全城小学生都资助的起,他心疼的是上面的字。是对待教育的态度!别人不知道他却很清楚,虽然目前免费教育还无法真正全面普及。但即便如此政府每年的投入都要以亿来计算,要是没这个负担甚至能每年建造十几家大型钢铁厂!

    如果人人都用这种态度来对待学习。对待教育,这钱花的还有什么意思?见到他黑下了脸,郝崇文也有些后悔,怕从此程诚不待见自己孩子,连忙把刚才的事情说了遍:“程老师您别生气,都是我不好,我哎!”

    听完解释后程诚剑眉又竖了起来。虽然他统一前就出国深造,但减租减息运动还是知道的。杨秋利用兵权强行在全国推行减租减息运动,加上临近的河南大搞土改,着实把苏浙皖的地主们吓到了,虽然也有少部分抱着侥幸心理,但绝大多数都开始减租减息。说来也是老天也帮忙,除了河南外前几年全国上下风调雨顺,连虫灾都没有爆发过,所以减租减息后士绅们也没觉得损失多少。但去年雪灾后又闹水灾,农业压力又开始增加,幸好庞大地战争利润刺激下工商爆发式增长弥补了农业收入的不足。但现在这些士绅想借机恢复加租无疑戳痛了他,何况还是打击报复下的加租!而且加租后还势必导致农民生活更加艰苦,他的学生正是身体发育的关键时期,原本就营养不足,难道还要让下一代像自己这样矮小瘦弱吗?所以作为国社青年会党员,他觉得应该挺身而出帮助他们。

    “先不要急。”程诚想想后说道:“董专员是我的学长,我认识他,待我见过他后再做决定。”大家没想到他居然还认识南京大员,顿时连连点头说在这里等消息。

    让郝崇文接着把纸发到每位学生家后,程诚推车向市府走去。他的确认识董用威,两人在美国留学时就常一起讨论文学,但如何解决苏北农民和地主的纠纷他心中也没底。毕竟千年来多少先贤都没辙,所以一路都在思考办法走得很慢,连旁人向他打招呼都忘记回复。

    到了市府看门的巡警也认识他,所以很快就放他进去。

    董用威和戴季陶都在为从哪里下手犯愁,听说老同学来访只得暂时放开工作。程诚见到两人后免不了寒暄几句,三人都是青年会党员,聊起来也格外投机,所以当他说起地主联合起来要加租报复佃农时,脾气火爆的戴季陶狠狠一拍桌子:“混账!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减租减息虽不是国策,却是主席为确保农民利益的好办法,岂能容他们随意推翻!”

    程诚更是担忧,因为他怕这种风潮会影响到教育领域,破坏来之不易的免费教育成果,所以解开衣领扣子目光凝重的问道:“用威学长,你们来之前主席没交代怎么办吗?”

    董用威摇摇头,要是交代了怎么办他还犯什么愁。说道:“此事非同小可,现在全国上下四万万农民同胞都在看苏北,苏北解决好了就能把经验向全国推广,所以触及的利益很大很大!但要是能解放农民的生产力,我国就能真正从农业向工业过渡。因为从美国和欧洲的经验看,想要工业化就必须先解决农民问题,所以主席这次才推行《移民土地法》,就是为稀释人口和土地压力,却没想到……程诚沉默下来,目光闪闪似乎在想什么。其实他们这些人都知道,想要国富民强最关键就是解决土地和人口的不均衡问题,西北和东北幅员辽阔的资源丰富,非常像美国西部,《宅地法》促进了美国西部发展,让美国国力暴增数倍,而《移民土地法》同样存在极大改善民国实力的机会。但这些守旧派却害怕人口大量迁移后导致再也没人帮他们耕种,所以就格外抵触。那如何解决呢?他想了想后,脑海中有了一个大胆地办法:“能不能用工商的办法解决呢?”

    “工商的办法?”

    董用威知道他兼修工商管理,但却不理解工商业怎么套用到农业上。程诚立刻说出自己的想法:“我的想法是,土地分配权这个最大麻烦暂且搁置,因为《移民土地法》后苏浙皖的土地压力会小很多,没必要直接夺士绅们的土地。土地继续归他们拥有,但必须以雇工承包制度取代目前的佃户制。组建农民会,类似工人工会那种形式,将农民们集合起来与地主士绅们谈判。以更加透明和保障更强的雇工合同取代卖身契这类旧产物,推行工业化中的承包代工制度。让农民从地主手中承包土地,并以立法形式确定下一个较长时间的承包权,确保他们的利益。这就像汉阳集团,汉阳只是总厂,全国各地还有很多分厂,分厂又把手里的部分活承包给那些有能力的私营小厂。虽然产品都挂着汉阳的牌子,但管理权却分化了。如果这样实行,地主们对手中的土地就只有拥有权,除非他们自己种地不然土地管理权和经营权都要交给农民,让收租变成固定红利。农民拿到较长时间土地使用权后就可以放心下来,产出越多自然收入也就越高。”

    低沉清晰的话语让董用威和戴季陶眼中一亮,虽然他说的有些乱,但意思却很清楚。用最通俗的话说,就是借《移民土地法》将苏浙皖人口大量疏散后的机会,直接把绵延数千年以地主为核心的佃户租种法全部废除,取而代之农民为主导的合同式工业承包制度!两人心脏猛然乱跳,这太大胆了吧!可能办到吗?而且是不是太理想了?地主和士绅手握土地,会答应承包给农民?固定红利比收租低很多,加上承包年限长他们会不会集体抵制呢?

    程诚却越说越坚定,声音陡然高亢了起来:“再有一个月就要进入春耕,正是最好的时机!首先可以将国有的无主荒地山头拿出来允许拓荒,并按照《移民土地法》在耕种满一定时限后就归于农民个人。其次发动苏北地区的农民,组建农民会做好罢耕准备,逼迫他们低头,除非他们愿意让土地荒废!”

    “罢耕……两人目光骇然的看向程诚,忽然想到了一个词。

    “革命……所有土地想法均为河马乱写,不要当真。架空YY无非是寻找一种方式,河马写的方法只是一种探讨,也肯定是漏洞百出,所以各位勿喷……未完待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