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五三章 给日本一张图

第四五三章 给日本一张图

    农历新年又到,连老天爷都开眼露出难得的晴朗天气()。

    海参崴的街面上摩肩接踵,倒不是久居远东的俄国人被中国传统文化吸引,而是自从赤塔被中**队占领后,赤塔以东很多俄国人开始担忧自身安全,于是纷纷躲入这座俄国远东最大的要塞港。再加上之前从东线来这里的战俘和逃难者,几十万人的涌入让海参崴异常繁荣起来,街市繁华、交易上升,各种流言蜚语也自然汹涌灼灼。中**队进入伯力、进入海兰泡,阿穆尔河入海口与北库页岛一水之隔的庙街也见到中国国防军()。阿穆尔河舰队几十艘浅水炮舰都投降中国、还有日本军队跨过库页岛分界线进入北库页岛、美国一艘巡洋舰到了日本海、甚至朝鲜游击队开始准备春季攻势等等。总之,只要是发生在远东地区的消息,在这里都能找到听到。

    靠近码头的一间普通屋子里,任辅臣和同志们一起擦枪磨刀做准备。张作霖奉命率两个师横扫黑龙江等地后,由于缺乏准备,穷党在哈尔滨的机构损失惨重,除了他和舒米亚茨基等人提前逃出来外,绝大多数同志都被军队逮捕。由于此次行动的是军方力量,警察和当地政府根本不能插手,所以再不可能救出同志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沿着绥芬河一路逃辗转去海兰泡,可才到海兰泡才联系上当地同志,中**队又很快赶到。于是只能南下来到这里。

    海参崴是穷党在远东的大本营,拥有五千党员和众多支持者。所以他们抵达后舒米亚茨基就得到圣彼得堡党中央的命令,要求他们尽快夺取海参崴政权,防止英法利用这个港口进入俄国,会合正在肆虐的中国远征军,颠覆新生的无产阶级政权。

    舒米亚茨基正在隔壁和同志们商量行动方案,中国国防军继进入海兰泡和伯力控制阿穆尔河流域后。已经有明显迹象准备南下,所以他们要在中**队抵达前夺取政权,并利用海参崴优良的要塞防御能力形成一根扎东方的钉子。任辅臣没有加入领导层。虽然他是国内第一个穷党党员,但在自己国家军队肆虐乌拉尔地区后,已经被俄国同志渐渐排除在核心圈子外。

    外面的城市虽然热闹但依然毫无察觉。想到再有一会这座城市就要传出爆炸和枪声,任辅臣心底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尤其是这几年,越来越多的同胞开始在这里生活,战乱一起他们又将何去何从呢?想到华商们会被卷入战乱,或许还会被怒气冲冲的俄国穷党当做发泄目标,心里就有些担忧,但他很快就将这个念头排出脑外。杨秋这些年虽然有成绩,但他自己本身就是国内最大的资本家,何况国内大多数农村地区还很贫苦。地主是减租减息了,土地却牢牢握在他们手中。所以说到底这里还是个资本主义的政府,何况他还故意把士兵送到欧洲去帮洋人打仗,拿人命换钱!还心甘情愿充当资本主义的走狗,充当英法的打手妄图推翻新生的无产阶级政权()!所以自己没错,这种政府是不能代表大多数无产阶级的。

    任辅臣说服自己后。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舒米亚茨基终于神色疲倦的走出小房间,然后向大家挥了挥手。两个小时后,海参崴传出了激烈的枪响和爆炸声,数以百计的穷党士兵从各个路口涌上街面,毫无准备的俄军很快就放弃抵抗。

    任辅臣所在的突击队叫国际纵队。队伍中既有斯拉夫人、也有他这样信奉gc主义的中国人,还有朝鲜人、日本人、鞑靼人、蒙古人、新疆人、甚至有捷克人和德国人。舒米亚茨基给国际纵队的任务是攻打要塞司令部,那里是整个海参崴的大脑,所以他说这是对国际同志们的考验,虽然大家都明白这里面有考察是否忠诚的意思,但毕竟是个大功劳。所以国际纵队一路都打得很凶。任辅臣手上是他自己花重金从国防军援朝武器中偷偷买来的改进型斯登冲锋枪,这种每次一扣扳机就能打出三发子弹的冲锋枪很厉害。所以仓促应战的白俄(穷党叫法,后俄**军也改为白俄通俗叫法)士兵根本挡不住,不到一会国际纵队就冲入了司令部。

    “快快快把白毛子军官抓出来!”

    “去资料室,看看有没有人。”

    任辅臣身后几位中国同志大喊大叫向内冲去,其中一个还带着几个日本同志向资料室冲去。司令部资料室位于二楼,里面储藏着大量关于俄远东地区的情报和资料,其中很多还价值连城。冲进去见到没有人后,这个中国同志立刻翻箱倒柜似乎查找什么,当见到几把银质汤匙后立刻塞入口袋。他这个举动让几位日本同志很不屑的冷哼起来,扭扭头就准备离开,但就在这时中国同志叫了起来。

    “哈哈老子立大功劳了!哈哈。”

    这几个日本同志显然中文不错,很快就跑了过来查看。等看清楚后发现居然是一份厚厚的俄国统计的远东西伯利亚地区人口和行政调查文件。这种资料的确非常重要,拿到它就基本能搞清楚俄国在该地区的人口分布、工矿企业等情况,但当几人翻到最后一页时,其中一位日本同志眼睛猛然血红()。

    边疆区资源矿场调查图!

    地图上,详细标明从兴凯湖以北至堪察加这一大圈的滨海地区的资源矿场位置图,其中最多的都集中在已经归于中国临时管辖的阿穆尔河流域。但在鄂霍茨克和马加丹中间的位置上,却被标出了一个焦煤矿。下面用俄语标明的一亿吨字样简直让这个日本同志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除了这个外,在马加丹附近还有铁矿、褐煤和锡矿,连北库页岛的油田都被表明了位置!这可都是日本最急需的啊。虽然这些储量远远无法和中国托管的阿穆尔河流域相比,但对日本来说这却是个迅速解决急需资源,尤其是铁矿石、炼焦煤和石油的大机会!

    只要国内钢铁产量逐步恢复,只要有石油,就能建造更多的军舰大炮。别说阿穆尔河流域,说是整个东北都能拿回来!

    所以这位日本同志趁大家不备,迅速把地图叠好塞入口袋。但有件事他却忽视了。这份地图和资料的纸张颜色截然不同,而且笔迹、标注时间等等全都不同。但这位日本同志显然已经太过兴奋,没注意到这些明显的差别。旁边的中国同志迅速将资料塞入随身小包。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藏起地图的日本同志,很严肃说道:“花立木同志,这份资料我要去交给队长了。”

    “好的、好的,快去吧,一定是个大功劳。”中国同志走了,花立木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也不想知道了,因为当夜他就脱离穷党躲入日本驻海参崴领事馆内,而那位中国同志也巧合的与同一时间带着大批资料室拿出来的重要资料,进入海参崴中华总商会内暂避。生活在阳光下的人们永远无法知道这类交锋。在西伯利亚动荡的这段时期内,这种交锋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数以千计的情报员们以各种身份投入这场洪流中,然而从未有一次像今天这样重要,改变日本也打破整个东北太平洋的平衡。甚至直接影响到了未来数十年的国际环境。

    海参崴华人们翘首以盼的新年被穷党政变破坏,但在原来俄国势力最深的哈尔滨街头,人们却忙着准备年夜饭()。和往年相比,哈尔滨人忽然发现这个新年很不同,原本拎着酒瓶满大街乱窜的俄国兵没了,搜刮盘剥的俄吏没了。俄国税务局也悄然挂上了民国国旗,就连原本俄国人最多的中东铁路局工厂都见不到任何俄国人,就仿佛几百年来他们没出现过一样。唯一还能记录下这片土地曾受铁蹄凌辱的,就是那些风格迥异的俄式建筑和还没刮干净的俄语标志。

    白毛将军府内也在忙着年夜饭,这可是几年来杨秋第一次在外过年,连两位夫人都带孩子赶来了,所以雷猛更不敢掉以轻心,双手叉腰指挥大家挂上彩灯。餐厅内,才刚刚会走路的小杨秋如同只小企鹅般窜来窜去,时而拉拉杨秋的裤管,时而对着桌上冒着热气的大火锅舔手指。除了杨秋和两位夫人外,蒋百里、蔡济民夫妇、张作霖夫妇都被邀请,大概是为给儿子铺条路,张作霖还把在北京念书回家过年的张学良也带来了。

    此时的张学良还是个小正太,见到杨秋浑身紧张束手束脚。

    “坐坐。伯和你也坐下吧。”杨秋让秘书邝煦堃坐在张学良身边后,笑道:“今天我这里什么规矩都没有,大家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热热闹闹吃顿团圆饭。”

    蒋方震在杨秋面前一直很随便,听完笑道:“副总统这么说,岂不是要我们学雨亭兄当年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了?”

    “哈哈百里兄就莫要拆我的台了,年少糊涂不懂事,若非总司令点醒,哪有张某的今天。”张作霖哈哈一笑,不着声色的拍了个马屁。蒋方震知道这位老友的脾气,刚要继续开两句玩笑时,就见到雷猛带着方瑞走了进来。

    在座几人都认识方瑞,张作霖当年在国防军入东北时还错过结交他的机会,后来更是特意打听过他的底细,才知道此人是杨秋真正的心腹助手,所以见他进来立刻就意识到有事情了。杨秋也看到了方瑞,起身让人加张凳子招呼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一起吃饭吧。”

    “报告。刚刚收到消息,昨夜穷党在海参崴发动政变夺得要塞控制权,自称海参崴苏维埃政府,还把港内的俄**舰都扣押,并用军舰封锁海港宣称任何外国船只都不得入内()。华商总会电报说,我们很多华商都遭到抢劫和报复,希望尽早派兵保护。”方瑞敬礼先汇报公事后,才谢谢杨秋坐到蒋方震身边。

    “妈了个巴子!”张作霖激动地跳了起来,这可是立功的大好机会啊!连忙向杨秋敬礼道:“总司令您下令吧,张某非把这帮祸心不死的穷党捏出蛋黄来。”张夫人悄悄拉拉丈夫衣角,尴尬的看看苗洛和芮瑶,这种粗鲁的话实在让几个女人无语。

    方瑞也趁机继续说道:“张将军暂时可以放心,华商总会那边有我们的人,应该能撑几天的。”

    旁人听这句话还以为方瑞在安慰张作霖,但听在杨秋耳朵里却是一阵狂喜!地图送出去了!鄂霍次克海沿岸焦煤、铁矿、锡矿这些可都是日本最急需的,何况还有北库页岛油田位置!只要拿到这份地图,日本政府除非是傻了,不然以他们的野心肯定是要北进了!北进吧快点北进!只要日军登陆鄂霍茨克海沿岸和堪察加,就等于打了山姆大叔的脸!日本北进威胁阿拉斯加,再有列宁屹立在欧洲,战后民国单独面对英美列强的压力就要小很多了。

    要不要干脆弄份阿拉斯加矿藏图给日本送去呢?100亿吨石油,日本会疯掉吧?!杨秋暗自嘀咕,但思来想去目前日本海军的实力还不足,必须让人家先多造点军舰,等信心爆棚后再出这个杀手锏比较好。所以强忍想欢呼的冲动,冷着脸问道:“伯和,我记得程壁光和叶祖圭已经到夏威夷了,对吗?”

    邝煦堃点头道:“是的。三天前抵达,正在那里加油休息,萨镇冰将军已经派海容号和4艘驱逐舰去迎接。”

    “发电报给他们,改变回上海的计划,汇合迎接舰队后立刻前往海参崴保护侨民。另外再给外交部和大总统发电报,问问英美军队什么时候能到海参崴,如果不行我们就单独干,总不能让侨民受苦。”杨秋说完后,举起酒杯豪语开怀:“天大地大过年最大!来,我们在这里为振兴民族、为四万万同胞的未来,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