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五零章 蔡锷接手

第四五零章 蔡锷接手

    @@@@@@

    历史的车轮一点点发动偏移,波尔多会议掺杂了中国声音后逐步变调,远东这块大肥肉到底如何分配已经成为英美中日四国最大的死结。但无论谈判会以什么样的结果告终,都已经无法阻挡杨秋执行自己拟定的“日出计划”。

    专列车厢内,参与制定部分计划的蒋方震正给蔡锷和慕容翰解释行动重点和必要性“者刚刚从法国回来,而后者在河南陕西的土地改革中一举成名,大刀阔斧的气势使他得到很多底层农民的拥戴,却也成为地主们的眼中钉〈恨者,尤其是执政地区那些没了土地的地主更是恨不能食其肉,可他背后那个身影实在太可怕,可怕到遍寻中国大地居然找不出敢正面叫板的人,所以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

    “现在看,俄国内战已经躲不开避不了☆党优势在于拥有较团结的党派力量,列宁的威望也足够,而且口号也更蛊惑人心。加上俄国国内经济凋零、工业停顿,国家被战争弄伤元气,所以下层百姓中普遍拥有仇视战争和富人的心理存在。反对派优势是英法、国内地主和工商阶层的支持,这类人大都拥有较高学历和知识,但问题是他们缺少足够威信的领导人。”每每说到日出计划,蒋方震就对杨秋佩服的不得了。要知道他第一次看到这份计划时欧战才刚刚爆发,当时他还觉得里面很多东西不可思议,尤其是俄国出现分裂更不敢想象,但如今来看却每个推演都准确无比,若非他不信鬼神,真想直接把杨秋供起来当菩萨养。

    继续说道:“以我国目前的经济和实力∏不存在单独干涉俄国的可能的。也无法长期维持西伯利亚地区驻军和扶持当地反对派的开销。所以最迟到8月底,乌拉尔和伊尔库茨克以西的绝大多数部队就全要缩回拳头,集中防御巴尔喀什湖、伊尔库茨克和唐努乌梁海三地。并利用乌拉尔以东原俄国资源,分别在巴尔喀什湖东北的卡拉库姆、唐努乌梁侯北阿勒基亚克、和贝尔加湖以西伊尔库茨克三地修建永久性要塞城,确保国门安全并形成对俄西伯利亚地区的三箭齐发态势。所以对我国来说。如何延长和削弱俄国是个关键!而且至少要确保包库(包头-库伦铁路、陇海线西段、乌巴铁路(乌鲁木齐-巴尔喀什湖和库乌(库伦至乌梁海铁路修建完成。日出计划就是针对这种情况进行的推演,从结果来看,如果我们对乌克兰、乌拉尔地区和西伯利亚地区进行扫荡和破坏,摧毁这些地区和沿途的主要工业能力,那么沙皇留下的工业财产就将减少百分之五十!而我国如果能利用起这些设备大约可以建造37家大型工厂和数百家小工厂,每年可增加200万吨粗钢生产能力,确保增加大约30万个工业岗位,并且还能带动包头、长春、奉天等地的经济和工业发展。其次,破坏后的俄国工业能力必然大幅下降≠川总理已经在波尔多提出对俄进行武器和工业制裁,在英法仇视的情况下,他们从国际市场获得工业设备的可能性降低很多。军备武装等等都难以解决。即便结束内战恢复时间也至少将延长3到5年时间!这就等于给我国新疆、蒙古和东北地区增加相等时间的无干扰发展机会。

    这是日出计划的第一个目标。其二就是要利用这段时间,尽可能将穷党势力挡在乌拉尔以西。然后以我国优势的人力资源尽可能多采掘西伯利亚地区的矿藏,利用英法需要我们配合支持俄国**军的机会,把西伯利亚这块肉尽量榨干!其三,是最关键一点,就是要尽可能吸收俄国高级技术人员,铲除西伯利亚地区较有威望的领导人,比如盘踞黑龙江的白毛将军,还有海参崴的谢苗耶夫,他们在当地都有较深人脉,在西伯利亚地区名望较高,这些人都已经被列为一等打击目标。其四也是最后一步,就是必须保持在西伯利亚地区的军事存在,确保拥有一支人数较少但精干的作战力量,一来是配合俄**军,加大我们在该地区的影响,二来保护各地矿场的矿工,三来一旦俄**军失败,就可以迅速将乌拉尔至伊尔库茨克的铁路破坏,使穷党大军无法立刻把手伸到我们这边来。”

    经过蒋方震的解释,无论是蔡锷还是慕容翰都对日出计划有了更深刻了解,也终于明白为何计划取名“日出”♀是个从根本上削弱俄国在远东存在感,利用军事手段加强民国在这些地区存在,并掠夺俄国资源和工矿企业为国家迅速支撑起东北乃至整个北疆的工业基础的计划,可以说只要能顺利完成这个计划,民国工业能力将翻个倍,和世界的差距将至少缩短五年,还能为将来进军北方打下基础。

    蔡锷已经深深被这个计划吸引,但慕容翰却更关注计划本身存在的问题,想了想问道:“蒋校长,既然你刚才说俄反对党缺乏领导人,为何还要铲除掉谢苗耶夫这些人呢?尼古拉二世据说就被软禁在乌法以西的喀山地区,为何不让李烈钧出兵救出问题应该不大。”

    蒋方震暗暗点头,难怪杨秋会选他,看一眼若有所思的蔡锷笑道:“这个问题还是松坡来说吧。”

    “我?”蔡锷一愣,旋即想到这可能是杨秋让蒋方震试探自己对北疆的想法,笑道:“才多久没见,百里兄怎么也变得油滑起来。”

    “谁让你和子安在法国大出风头?如今全国上下眼红嫉妒的可不少。”

    “嫉妒?谁要是愿意每日去吸毒气,我还巴不得和他换换呢。”蔡锷没好气的瞪一眼蒋方震,才向慕容翰解释道:“颢玉你错了。你可知道,2月革命结束后,俄国临时政府曾想将他送往英国避难,却被英王拒绝的事情?”

    慕容翰首次听说此事。惊讶问道:“哦?竟有此事!英国为何不接纳他呢?要是接纳。现在干涉起来岂不是名正言顺简单很多了?”

    蔡锷看一眼他,暗道此子能力手段都不错,但在政治上却欠缺了些。说道:“英国不傻,反而做得极对。尼古拉二世在俄国国内名声已经臭了,救出这么个人不仅招揽不到支持者。反而容易激起全俄的反对声,那样岂不是变向帮助了穷党?再者说,英国就那么放心他执掌时期的俄国?日俄战争时英国就借日本的手要遏制他往东发展,对北极和巴库等地也早已垂涎三尺,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吞下,怎会放弃呢?至于谢苗耶夫这些人,是肯定要尽早全部铲除的!英法此时必定已经在寻找俄反对派领导人,要向俄国内战打得长久些,就必须帮这个人身边的不安定因素全部铲除。让他能安安心心去打。”

    “那就不怕穷党输了?穷党在,英法才会重视我们,若是穷党没了欧洲太平。岂不是自找麻烦?”

    蒋方震笑笑:“颢玉说的不错。但想要赢也不简单∽先,俄国反对派几乎全靠外部支持。英法目前还要应对德国,有一年半载时间足够穷党稳住大局组织起一直不错的军队,等英法脱困而出又要面临战后重建,素以他们也舍不得拿出真金白银支持。至于松坡兄说的也很对,尼古拉二世已经成了烫手山芋,谁接谁倒霉!所以这个霉头我们可不能轻易去碰。若是真要找个愿意收纳他的人恐怕就剩下法国了。”

    蔡锷刚从法国回来,最了解那里的情况,长叹口气同意道:“是啊!此次欧战损失最大就是法国,西线完全在它境内打,死伤无数不说,交战地区土地没十年八载也养不好。原本还指望俄国夹击,现在俄国自己先完蛋,只要列宁退出德国至少能腾出150万大军往西线进攻。除人员伤亡外经济上能不能恢复战前都难说,借给尼古拉二世的几十亿也全打了水漂,所以我回来时搞就建议组建中法远征军,想让我们当出头鸟一起抢回尼古拉二世呢。”

    “中法远征军?这个提议倒是不错,不知道咱们副总统听到后要讹人家多少银子了。”

    “哈哈。”

    蒋方震的笑语中,火车徐徐驶入哈尔滨车站,下车后立刻有专车将他们送网昔日的白毛将军府。一路上不时可以见到被士兵带出房间的俄国移民,按照日出计划,东北、蒙古和新疆境内的俄国移民都将被押送到海拉尔集中居住。或许这不公平,毕竟这些移民大部分都是来华经商的商人或躲避战争的普通人,但现在可没人敢多说半句。

    三人刚抵达奢华的将军府,就听到客厅内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走进去见到张作霖不知说了些什么,惹得杨秋哈哈大笑。蒋方震一向比较随便,见到这幅情景立刻问道:“哦?雨亭兄说了什么好事?看把副总统乐的,不妨说出来我们也听听。”

    “百里兄,松坡兄,还有颢玉。呵呵这回俺们东北可要热闹起来了。”张作霖是典型地自来熟,才两句就把众人的关系拉近不少☆秋见到三人也很高兴,尤其是蔡锷更是拉住手问道:“不是让你告假多休息几天吗?听王正廷说你在法国咳嗽又犯了,给你找的医生怎么说?”

    “谢谢总司令关心。其实还是老毛病,不过这一路坐船舒舒服服倒也好了大半。”法国时由于空气中含有太多毒气,导致蔡锷肺病再次发作。还好经诊断不算严重,在马赛休息一个月后杨秋不放心就让他提前回国,也因此错过这次波尔多会议。

    杨秋也不继续追问他的病,问了些西线的事情后才说道:“回来就好↓巧我刚才还和雨亭说,此次我们这里还缺个坐镇的人呢。”

    蔡锷微微一笑,其实听过蒋方震的解释后,他还真想立刻参加此次日出计划,毕竟这是关系到北疆安宁的大事,办成后不敢说名垂青史也至少是功在千秋。所以立刻起身敬礼道:“总司令请下命令吧,蔡锷已经准备好赴俄了。”

    “坐坐。”杨秋招招手让他坐下后,说道:“先不急,听雨亭把话说完,他可是帮我们赚了笔大钱。”

    杨秋难得来一次东北,张作霖好不容易抓住机会亲自来汇报这段时间的缴获,本以为被蔡锷一行打断错过表现的机会,此刻听到杨秋让自己继续汇报,又见几人纷纷竖起耳朵,又兴奋起来:“总司令夸奖了,要不是您运筹帷幄,咱老张也没能耐缴获那么多宝贝。”

    张作霖嘴上谦虚,但手里却不含糊。由于行动迅速,在东北境内的俄国势力几乎都被一扫而空。部队除在富锦三江口缴获三艘越冬的俄国浅水炮舰外,还缴获了大量俄商财产,最大一位就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前中东铁路局局长霍尔瓦特∫不说这栋价值万金的别墅,光是他名下各类存款就多达千万美元之巨!还有价值相当的珠宝、黄金和各类字画,再加上铁路局和境内数十家俄国工厂,总缴获价值上亿美元之多,所以连黎元洪都发来电报表彰张作霖这段时间的“杰出工作”。有了这笔钱后杨秋底气厚了不少,走到地图前说道:“现在最重要任务是确悲小楼和吴佩孚他们安全撤回来,还要加快搬迁乌拉尔以东地区!目前部队已经和穷党游击队发生多次交火,随天气转暖交火规凝级是肯定的。此外,陈宦已经联系上几位俄国反对派,正在帮他们组建部队。英国已经原则答应组建一支部队进入西伯利亚协统,8月后我们也会把权利逐步移交掉,所以需要一个能和英美势力打交道坐镇调度的人。还有就是要尽快把边疆三座要塞的修建纳入计划中来,此事我已经和大总统商量过,修建要塞的钱就从雨亭他们的缴获中拨付,工人可以从援俄华工中抽调。”

    “松坡你在西线也待了一段时间,所以我准备让松坡你辛苦些去伊尔库茨克坐镇,到8月底部队撤退后再换蒋作宾去。”杨秋说完后,看向坐在边上的慕容翰:“颢玉的河南省省长一职大总统已经答应另派人选,所以他这回也和你一起去。”

    张作霖有些羡慕地看向慕容翰。从河南省长到北疆中央政府专员,看似地位下降实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杨秋故意为他进入中央铺路,就像驻法大使王正廷和刚刚被任命为美国大使的顾维钧一样,只要能在北面好好干几年,说不得将来就是出阁入相的人物,这种人一定要好好结交才行。

    慕容翰没注意张作霖的眼神,从河南到北疆肩膀上的压力无疑又大了很多,与简单的土地改革相比,北疆民族复杂现在又要扯上俄国,实在是苦差事。但他也知道这是自己的好机会,没犹豫立刻起身答应了下来。见他答应,杨秋刚准备继续交代要注意的事项,蔡济民却拿着电报匆匆跑了进来,甚至顾不上和几人寒暄,冲到面前说道:“是法国转来的,从基辅出来的运输火车昨日在察里津遭到穷党游击队伏击。”

    伏击规模虽然不大,但蔡锷却慢慢皱起了眉头∧里明白,一场和西线完全不同的战争已经悄然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