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四五章 日本坐不住了

第四四五章 日本坐不住了

    @@@@

    “快快。”

    “把这门57炮推下去。”“连长,这是战利品。”“也扔掉!”

    漆黑的夜色中,文尼察东南中国远征军驻地北侧的铁路线上,两辆装甲列车炮管冲天。旁边十几列闷罐火车一字排开,数以千计的士兵正在将各式各样的装备,物资搬上车,但很多还没到车上就被军官们勒令抛弃,尤其是那些和国内制式不符的缴获军械更丢得满地都是。

    装甲列车内,电报机的声音从傍晚开始就没停息过,来自基辅、乌拉尔、圣彼得堡等地的消息如潮水般塞入小小的无线电台,由于信号和功率问题往往电报还没完全接收完就断掉,不得不再第四四五章

    日本坐不住了发报主动联系,反复操作让几位无线电兵忙得汗流浃背。车厢外来回巡视的吴佩孚同样神色紧张,此次撤退非同一般,必须掌握好时间!虽说已经有确切情报今夜隔壁的高加索骑兵师就会离开放俄军进来,但命令是必须等德军出现后再装出溃败的模样向基辅撤退。没打过仗的人根本无法了解,要想把两个师近四万人在侧翼敌人眼皮底下完整撤出去,比和对方正面死拼更难几倍。

    幸好部队从国内启程时就得知东线补给困难,所以重炮基本都没带,连70步兵炮都因为制式不符留在了国内。主要重装备就是机枪,除自产的外还有不少俄国M1912式重机枪。至于一年多来缴获的大炮更是必须全部丢弃。以节省空间搭载更多士兵。但即使如此火车运力也是有限的,所以只要是能跑的马匹也全被集中起来。

    “参谋长动了!俄国人开始动员撤退了!”

    吴佩孚刚检查完一个已经塞满士兵的车厢,两匹快马就迅速冲了过来,侦察兵连敬礼都不顾上便大喊起来。叫第四四五章

    日本坐不住了喊声让正在抓紧时间上车的士兵纷纷围拢过来,吴佩孚更是跺脚骂娘!他这辈子最气恼的就是有人出卖自己,最心疼的也是手下这帮兄弟。现在倒好,俄国人不仅背叛友军,还直接把自己左翼放开暴露在德军火力下。

    “王八羔子!”安国梁此时也匆匆跑来,听完汇报后立刻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计划说道:“子玉兄,撤退的事情就交给你们。我去给你们打掩护。”

    “国梁兄保重。”吴佩孚也不敢怠慢,立刻招呼士兵加快速度启程。

    当第一列军列启程的同时,121师64骑兵旅也呼啸着向俄高加索骑兵师方向狂奔而去,当快抵达文尼察时。只见数以千计的哥萨克骑兵如迁徙的野牛群般向高加索顿河家乡方向驰去。安国梁既惊叹这些哥萨克骑兵的精湛骑术,却又格外不齿他们这种叛变放开防线的行为,破口骂了两声后大喊道:“弟兄们,他们走了我们打!保护兄弟部队撤退!”

    “保护兄弟部队撤退!”

    三千骑兵狂喝一声,策马狂奔逆流而上。这种声势自然瞒不过撤退的哥萨克骑兵,很多人都纷纷驻足满脸疑惑,不明白为何中国骑兵还向前去送死。布琼尼同样看到了逆流而上的安国梁等人,他自然清楚这些中国骑兵要做什么,本来伏龙芝和列宁的电报是让他配合德军一下,但他却不想这么做。所以心底虽然暗暗佩服的同时下令继续前进不准回头。

    和哥萨克骑兵不同,国防军自知不如对手的情况下在步兵战术上下了很大功夫,所以抵达俄军放弃的阵地后立刻下马转为步兵投入防御。一挺挺机枪飞速架起,迫击炮、掷弹筒全部就位。还没等阵地全部构建完毕,德军就已经出现在夜色中。但德军显然没想到已经泄密,还没等搞清楚三发红色信号弹就已经从堑壕内冲天而起。“轰隆隆。”得到信号后,率先开火的是铁路线上两列装甲列车,8门105毫米长身管速射舰炮威力比同口径陆军炮大很多,很快就在德军中炸出数十团火球。紧接着临时部署的两个75炮兵营也全速开火,得知事后炮弹会被全部抛弃的情况下。炮兵们干脆废物利用开足马力将炮弹全砸了过去。虽然75毫米和105毫米大炮没有重炮那样骇人,但德军还是被完全打懵了,原以为能轻而易举拿下的阵地突然出现大量支援炮兵,所以哪里还敢继续前进,甚至很多德军将领气得直跺脚认为上了俄国人的当。这件事最后还在两国停战谈判上被德国拿来要挟指责。

    炮弹似雨点般不停倾洒而下,沿铁道移动的装接列车能轻易变换炮位而不用担忧德军的反击。75炮兵营则完全没有节省炮弹的顾忌,甚至打坏一门口炮兵很干脆用手榴弹直接炸掉也不心疼。在炮兵和骑兵旅的掩护下,一列又一列满载士兵的列车利用夜色掩护向基辅隆隆驶去。由于德军始终搞不清楚情况,所以一直不敢投入大兵力,只以小股部队试探。面对密集的大炮和机枪火力,最终直到清晨天亮后才发起主动进攻,而此时中国远征军主力却已经全部越过文尼察向基辅撤退。

    安国梁在两辆装甲列车掩护下率部拦截德军时,英法甚至整个协约都乱了套。

    波尔多法国政府临时所在地大楼灯火通明,整个白天都能听到不绝于耳的咒骂和咆哮。别说那些政客和将军,就连门口站岗的卫兵都在谈论白天发生的事情。虽然和他们没有切身关系,但穷党一个月前才当全世界面要尊重人民的决定,一个月后却直接开枪击杀支持他们的工人和市民,这种行为连他们都觉得很不齿。何况明眼人都清楚,穷党如果真像他们说的那样让俄国退出战争。那么德军至少能腾出80个师将他们送往西线。那可是超过150万兵力!还不包括奥匈帝国释放出来的50个师,美国加入后西线取得的人数优势将瞬间被拉近。

    难道战争还要再打几年?卫兵们担忧时,外面响起了清脆的喇叭声,只见三辆悬挂有中国国旗的轿车在两辆装甲汽车的保护下出现在大门外。

    “是中国人。”

    “上帝,快看,他是那位岳将军。”

    “他比报纸上更年轻。”

    “感谢他救了法兰西。”

    岳鹏推门下车的瞬间就立刻成为焦点。瑞尼韦尔大捷除了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外,也让远征军中几位年轻将领被世界关注,尤其是这位年轻中将更是瞬间压过西线众多名将,甚至很多人认为他的军事才华能和贝当、福煦相媲美。

    “呵呵子安兄现在可算是真正名燥天下了。”走出国门在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转了一圈后,杨度性子也变得开朗很多。见到几个法国女秘书对岳鹏指指点点。故意拉拉走在唐绍仪后面的王正廷,调侃笑道:“儒堂,听说有很多法国名媛都对我们的岳将军情有独钟,有空不妨给我和总理说说。也好帮子安参谋参谋。”

    “皙子兄就饶了我吧。”瑞尼韦尔战役中,岳鹏以胆大、心细、布局精巧、用兵凶猛闻名天下,可偏偏在男女事情上很放不开。远征军中现在连很多士兵都左拥右抱,偏偏他对此事比较反感。王正廷对远征军胡闹的事情也早有耳闻,但这种事如今在法国比比皆是,最厉害的美国大军更是一仗没打就差点把驻地四周闹得鸡犬不宁,相比远征军已经算很“文明”了。

    唐绍仪也微微一笑,这种事他才不管呢,反而更担忧俄国的事情,说道:“子安。你如何看俄国的事情?”

    话到正题大家也不敢开玩笑了,纷纷竖起耳朵想听听岳鹏的意见。因为大家都清楚他后面站的是谁,都想通过他侧面了解杨秋的心思。岳鹏那不知他们的心思,想想说道:“岳某是军人,对政治上的事情说不好。但若是从军事看,俄国疆域广袤,纷争之地又远在欧洲这边,我们就算想插手也办不到,所以我的意见是,立刻让石小楼率部撤回叶卡捷琳娜。以乌拉尔为界想办法捞点好处见好就收回拳头。至于东面,可以等和英法达成协议后,以帮助俄国反对派,肃清穷党为理由出兵海参崴、伯力这些地方,为避免英美担忧不妨先以实际控制为主暂缓宣布收复。这样一来能让英法明白。我们不想插手世界权力分配,只想拿回前清失地。免得他们对我们起疑心。二来失去海参崴等太平洋入海口,截断伊尔库茨克后,穷党就算最后赢了,等打过来咱们再出手也来得及,这样还能给国家争取几年修生养息的时间。”

    王正廷有些奇怪他胆子怎么突然变小了,由于两人很熟又都是青年会成员,也不客气直接问道:“子安这么说就奇怪了,我们在乌克兰和乌拉尔山一带总计还有十万大军,后面15个步兵师也已经全部组编完毕,按计划本该这月起就该投入东线。穷党如今这么一闹,必定会激起内部冲突,两派开打迫在眼前,为何要主动撤出呢?”

    岳鹏摇摇头:“儒堂此言差矣,虽然我们确有干涉的能力,但军队一动耗资巨大,十万军队每日光吃喝粮秣就需要千余吨保障。俄国纵深大,速战速决必定不可能!深处异国孤军作战,既无后勤又无可靠盟友的情况下能退回乌拉尔已经是侥幸。何况他穷党敢闹必定是有几分把握,若是我们在俄国境内大开杀戒,将来也不好处理与俄国的关系。”

    这番话让唐绍仪和杨度暗暗点头,虽然岳鹏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军人不问政治,但分析精辟却连很多政治家都看不到。此次出来前大家商量对策时,杨秋就着重强调决不能卷入俄国事务!因为穷党壮大其实对民国是有好处的,但太大也不行,所以他才制定日出计划,以搬空乌拉尔以东为目标削弱俄国,就是想让破坏俄国东部的基础,将来穷党返回亚洲也会因为没有足够工业支援无法发动!所以支援反对派可以,也可以出力甚至可以无偿向反对派提供诸如士兵训练,武器装备等,但偏偏就是不能自己卷进去!至少目前不能,所以唐绍仪和杨度都清楚,这次就是来捞好处的,至于派兵打击什么的能躲就躲,躲不过就拖。但有些事岂是想多就能躲过去的,尤其是本国驻军就在乌克兰,要是英法强硬些要求打击圣彼得堡,又该怎么办呢?

    岳鹏似乎看出了唐绍仪的担忧,靠近道:“总理不用太担忧,俄国这件事情上英法必定是有求多过对抗,只要我们摆出大举干涉,但物资保障不足的态势,在支援反对派上做得漂亮点,帮助在乌拉尔一带训练军队,他们也未必能把我们怎么样。再说,我觉得您不妨拿达达尼尔海峡做文章,要是英法能在三个月内打开这条航线从塞瓦斯托波尔支援我军,那么背靠黑海还是能打一打的,若是不能他们总不至于要我们眼睁睁看十万将士没吃没喝全饿死吧。”

    “三个月打通达达尼尔海峡?”唐绍仪嘴角一勾,笑道:“我怎么就没看出子安也如此奸猾呢?”

    “哈哈。”杨度等人纷纷笑了起来,岳鹏也跟着取下帽子刚要挠头,却猛地双眸一寒。王正廷反应最快,立刻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日本陆军赴欧军官团团长永田铁山居然和日本驻法大使一起出现在外面。

    “日本终究是坐不住,也想插一脚了!”看到日本代表团,唐绍仪微微叹了口气,日本肯定是看出俄国内乱的好机会想分杯羹,如果让他们插手进来,事情一下子又棘手起来。

    岳鹏冷笑着,目光看着永田铁山,透出丝丝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