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四零章 背叛(三)

第四四零章 背叛(三)

    @@@@@

    1917年11月7日,凌晨。

    文尼察东南,狭窄阴冷的中国远征军前线指挥室内,几张脸庞随着跳动煤油灯的火焰阴晴不定。安国梁盯着摆在桌上的小纸条,手指都快被烟头烫出水泡。旁边刚视察部队才回来的石小楼和吴佩孚眼神里更是透出熊熊怒火,同样刚不到不久的张志丹则盯着纸条详细看几遍后,拿起来说道:“没错!看这里德军的德字下面多了一点,看起来像潦草所致,但其实是我们安全局的特殊暗号。俄国和欧洲能看懂这种小篆的人很少,书写就更少了,所以我们当初定下的联络手段中就有这个办法。”

    张志丹将电报给几人传阅后,脸色也有些紧张道:“直接用小篆明语传递消息的情况很少,说明情报员遇上了麻烦或者急迫的事情,只有在无法联络到自己的接头员时,才会通过这种方式交给军方或者其它可信之人。”

    “如此说来,这是可信的?”吴佩孚看向来报告的林宝堂:“看清楚那人的脸没有?”

    虽惊鸿一瞥但秦剑还是给林宝堂留下较深的印象,说道:“只看到侧面,从模样看是新疆回回的样貌,但又有些像高加索鞑靼人,看俄军军官对此人挺客气的,恐怕是上面的高级官员。对了!他左肩膀和我磕了下后就立刻捂住,应该是受过伤。”

    “高级官员,还受过伤?”

    几人暗暗诧异时,石小楼却沉默不语。张志丹是不仅是梅生的兄弟,也是安国梁早年甘肃带出来的年轻人,他的话完全可信,所以不管那个人是谁可以肯定是自己人。用小篆传递明码消息说明他已经获悉内情,所以才如此匆忙提醒自己注意。作为在座唯一知道全部“日出”计划的军官,原本按计划第二军应该在俄国再次动乱后,以政局不稳为理由迅速向察里津后撤并控制伏尔加河铁路桥。同时李烈钧会迅速截断叶卡捷琳娜堡和乌法的联系,抢占乌拉尔山要道后切断所有电话线联络,让乌拉尔以东无法了解这边的情况。最后等俄国确定退出战争,四个师再继续北上叶卡捷琳娜堡配合那边驻守乌拉尔。搬空俄国东部的所有工业设施。

    原以为穷党那些人即使要向自己下手,也会等到稳住圣彼得堡的权利,却没想到他们居然想放开防线引德军进来,这些视国家为儿戏的混蛋!想到这里他就有些心急,四个师近8万兄弟的命就在一念之间,该怎么办呢?

    “我看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们先向基辅撤退。让梅生夺下火车站把能收拢的火车全搜集起来。有个百余辆的话,三四天首批部队就能撤回乌拉尔了。”林宝堂才说完,张志丹立刻跳了起来:“不行!现在撤这不摆明告诉人家我们渗透到内部了吗?必须确保他的安全!”

    “他不过一个人,我们这里2个师,再加基辅休整的2个师,那可是8万兄弟!”

    “那也不行,现在俄国还没出事,岂能轻易离开。”

    两人争执不下时。吴佩孚缓缓起身走到地图前,担忧的指着连绵战线说道:“想要撤也没那么简单,一旦我们大幅后后撤俄军毕竟也呈溃败。文尼察沦陷是肯定的。这一代铁路发达水网密集,胡乱撤退必定会引来德国人的追击,肯定没法全部回到基辅。”

    安国梁赞同道:“子玉兄说的不错,要撤也要有计划的撤退,慌忙撤退只会造成混乱。”

    “那怎么办?难不成真要等俄国人卖了我们再走?”陈裕时站了起来,中日战争时因见识到了三三战术和国防军老部队神勇的作战方式,他回去后就对37旅严加操练,扩编后因带部队成绩斐然被提拔为122混成师师长,这个辛亥时期的老军官此刻也被激起了凶性,挽起袖子说道:“我看干脆先找个由头先回文尼察。要是俄国真出事咱们就抢火车去基辅。”

    面对大家的担忧,石小楼也走到地图前,双眉微微一挑突然问道:“志丹,伱此次来是筹集火车的吧?”

    “是啊。”张志丹说道:“上月有消息说,明斯克那边有家火车厂快倒闭了,上面要我们把他们手里的火车买下来运回乌拉尔待命。”

    “不用那么麻烦!”

    石小楼斩钉截铁的话语中。众人纷纷看向了他。他走到地图前指着基辅,手指绕了个圈:“基辅是俄国第一大工业城市,也是西南方面军的大后方,云集于此的俄国火车大约有500到600辆左右,再加上周边和察里津等地凑够千余辆问题不大。既然这些穷党不把国家当回事,还准备把我们卖给德国人,那也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伱们大家看,我的想法是暂时在这里按兵不动,让下面加强对高加索骑兵师的监视。这几天先让梅生想办法从基辅扣几辆火车过来,再让两辆装甲列车也过来摆出死守的架势,至于大炮这些重型装备能运走的先偷偷运回基辅,士兵也收拾好东西做好随时撤离的准备。一旦他们真敢放开防线引德军进来,我们就立刻佯装不敌向文尼察撤退,把沿途的火车、马匹全部集中起来回基辅。同时让梅生留下骑兵旅,带123师2个步兵旅先回乌拉尔,摆出撤兵的架势,再让彭寿莘跟在他后面出发。等过了察里津后就立刻以保护回家铁路桥为由抢占大桥。沿途把所有火车、卡车和马匹都征缴过来,谁要是敢阻拦就直接干掉!基辅这边只有3个俄国撤下去休整的步兵师,那些俄国兵早已人心惶惶避战不及,干脆我们一不做二不休以保卫基辅的名义强行接管这里!我相信,只要闹起来那些俄军肯定一哄而散!等到把城市夺下后,就派骑兵把附近所有火车、马匹都搜拢起来,装出应变准备回家的态势。要是穷党完事后真敢和德国单方面媾和那老子也不是吃素的,临走前干脆把基辅能搬走的全搬走,搬不走的也全炸光!让这帮家伙尝尝背叛的下场,看他们没了基辅还怎么挡住德军!”

    吴佩孚也早已肚子怒火,听完后点头道:“这个办法不错。李烈钧那边一个师想要控制叶卡捷琳娜堡也不易,梅生两个步兵旅回去后能帮上大忙。只要一得到俄国出乱子的消息,徐树铮手里两个师肯定会连夜夺下赤塔和伊尔库茨克,只要把这里拿下截断电话线,中间这块地方就是瞎子聋子了!我们摆出两个师先回撤国的架势,想必俄国人也不会再纠缠拼命,他们恐怕还巴不得我们离开。只是要想防住德国人的追击,至少要在高加索骑兵师后面摆一个旅,撑住一晚上大部队才有机会脱离,派谁去呢?”

    在乱军中逆流而上堵住从缺口涌入德军,绝对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安国梁动动嘴皮狠狠丢掉早已熄灭的烟头,刚想说话时外面陡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上,迎着晨光大家只见到几匹战马向这里狂奔而来。陈裕时认出其中一位骑兵,诧异道:“是何大海,他不是在文尼察电报房吗?”

    叫何大海的通讯骑兵人还没到面前,就从马背上一跃而下扬起电报纸大喊道:“军长,不好了!俄国,俄国毛子自己打起来了!”大家刚才还在说要等俄国再次内乱才撤兵,没想话音未落就传来了这个大消息!石小楼健步如飞狂奔过去一把夺过电报。吴佩孚等人也纷纷围拢过来,等看清楚电报上的消息后,也全都张大嘴巴。

    圣彼得堡传出炮声,穷党带兵攻打临时政府冬宫。

    大街上,小巷里,广场前!清晨的旭光中,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的几枚训练空包弹拉开了一个时代,整个圣彼得堡都被大炮声搅醒。佩戴红色袖箍的赤卫军如潮水般铺满大街小巷,对现状的不满的普通人也被炮火彻底激发起来,枪声、口号声、欢呼声响彻云霄,无数人迎着阳光冲向了俄国临时政府所在地冬宫,还未从上次动荡中走出来的圣彼得堡再次在爆炸中呻吟喘息。

    雅各布举起步枪冲在人群最前面,火红的旗帜在他背后迎风招展,当队伍行进到冬宫时,他们甚至没有开枪,守卫的军官就自己拉开了门。紧接着是妇女护卫队的身影出现在台阶上,寥寥几次交火后这些试图阻挡革命的人就被彻底击溃。红色开始向冬宫的每个角落蔓延,当兵不血刃夺权革命成功后,一面赤卫军红旗被插上宫殿最高顶后,人们也迎来了被他们认为是救世主的身影。

    弗拉基米尔列宁走上高高的冬宫台阶,他的身影沐浴在金色阳光中,是如此逼人。他含着笑,高举双臂向数以万计等待的人们致意:“我们成功了!我们占领了这里,这是全俄罗斯无产阶级人民的胜利!我向伱们保证,新的选举很快就会开始。我相信大多数终将取代极少数!我们也会尊重大多数的选择。”

    这一刻,他意气风发似乎看到了美好未来。

    这一刻,所有聆听到这段讲话的人都振臂欢呼。他们相信他,相信新大选后国家会恢复平静,相信穷党会真正的成为俄国大多数但真是这样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