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三九章 背叛(二)

第四三九章 背叛(二)

    火车路过基辅时,秦剑看到了并肩矗立的中俄国旗,国旗下是连成片的简易木质营房,即使严冬中依然能看到整齐出操的战友们。和内忧外患军心全无的俄军相比,从万里之遥抵达此地的家乡子弟兵依然保持着较高士气,这让他既开心却又担忧,甚至好几次都想冲下火去军营报告消息,但最终却忍住了,因为刚被列宁骂了顿的季诺维也夫就坐在对面。

    此时已经是11月6日。

    铁轮继续向前,目标是位于南布格河的文尼察,这里距离基辅大约有120公里,是俄国西南方面军的最前沿,〖中〗国远征军第二军第121和122师此刻就在东面20公里的方向。当他搭乘的列车向文尼察驶去时,两列车身上有〖中〗国陆军标识的两辆装甲列车抵达缓缓开进〖中〗国远征军驻地。

    “梅大脚。”

    张志丹刚下车,就见到梅生带士兵来卸货,扬扬手向这位老乡走去。

    梅生没想到他会来乌克兰,以至于忘记他又把自己的雅号挂在嘴边,〖兴〗奋地冲上去拥抱道:“伱小子,怎么也来乌克兰了?这里的娘们可没法国开放。”

    西线远征军这段时间花边新闻众多,甚至连东线这边都有所风闻,于是下面那帮鼻子比狗还灵的士兵更是到处找“艳遇”也想享受一下西线的温柔乡到底是啥滋味。可惜乌克兰民风比较保守,除了少数人外大多却都被乌克兰姑娘们拒之门外。

    张志丹脸一黑,老子在伱眼中就这么点出息吗?指着身后有气无力道:“还不是怕伱小子饿死。这不,本少校亲率两列装甲列车,带了20车皮午餐肉和腌肉来慰劳慰劳大伙。”

    “那太好了,这段时间尽吃俄国土豆和黑面包,昨个嘴里还嚼出几根木条来!妈的,这些俄国佬连木屑都掺进去了!”梅生一边发牢骚,一边指挥士兵搬运午餐肉大叫加餐。两辆装甲列车的外形吸引了梅生。因为这种车和目前各国使用的均不同。只有三节,而且还被厚厚钢板包成了一个整体,前后两节是炮车,动力车厢被放在了中间。更不可思议的是。前后两节炮车都搬造了军舰的样式,不仅各有2门105毫米大炮,还采用了背负式炮塔设计。炮塔后面顶部还有2门37毫米双联速射炮,两侧钢板上还有几个机枪眼。

    “别看了,这是**铁道大队的新装备。”张志丹介绍起来。

    原来在中日战后,装甲列车就因为速度快火力强受到部队好评,加之未来作战方向很可能是距离遥远的北方。很容易出现炮兵无法快速支援的事情,所以国防部就用利用中东铁路上俄国火车底盘,加上青岛外海打捞的上百门120、105、76舰炮和锅炉改装了不少这种标准装甲列车,还额外编为铁道大队。

    和西线相比,东线日子实在是艰苦很多。吃得差不说,连军火弹药补充都无法及时供应,远征军来时都自己携带弹药,虽然大仗没有但不断小战斗依然消耗不少。最讨厌是因为俄国缺乏重型炮弹。所以几个师携带的都是英法支援的75速射炮,105大炮都极少,至于步兵最爱的制式70步兵炮也没带几门。因为俄国完全没有这种口径的炮弹,官僚严重的兵工厂更不愿意为百余门大炮单独造炮弹。甚至为了弹药通用,部队不得不在今年夏天全面替换了美国产采用*54R弹药的沉重莫辛纳干步枪,连轻重机枪都用国内技术人员教的办法现场改,使其能用俄国子弹。

    所以能得到2列能快速移动的装甲列车,梅生别提多高兴了。但他用装甲列车配合进攻的想法才升起,就被张志丹击碎:“别想了,铁道大队是来保护伱们撤退的。”

    “撤退!为什么?”

    还没打几仗呢就要撤退?梅生很不解的看向他,但后者却并不想再谈这个话题,问道:“石军长他们呢?”

    “去前线了。”

    张志丹想想立刻跨上刚停下的一列装甲列车立刻向文尼察驶去。望着列车风驰而去梅生总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这个从小玩到大的伙伴。

    文尼察。

    高加索哥萨克骑兵师驻地内,秦剑见到了该师的士兵委员会〖主〗席伏龙芝和副手布琼尼,后者是哥萨克骑兵师中很有名气的一位将领,还是少数得到沙皇最高荣誉圣乔治勋章的优秀将领。不过现在他看起来有些颓丧,和所有忠于沙皇的哥萨克人一样,2月〖革〗命后这些名震世界的骑兵们正处于巨大的茫然和无所适从中。伏龙芝看完信后陷入沉思。就地复员解散骑兵师的想法他早就有,因为士兵们已经毫无战斗**,后勤混乱枪支缺乏的情况下没有人愿意继续战争,加上哥萨克效忠对象,沙皇一家都被软禁,所以除了复员外,将士们已经想不出第二条路。但列宁和托洛茨基却有别的想法,按照他们的意思是准备让骑兵师突然从防线上撤离,引德奥军队缠住〖中〗国远征军以便让他们抽不出手来干涉圣彼得堡。

    对这点他不是很赞同,法国发生的一切证明遥远东方正在发生悄然改变,而且一年多相处也能看出〖中〗国远征军无论是战斗力还是作战技巧都高于拼凑的俄军,一旦放开防线,正面的德国师肯定会借此包抄〖中〗国远征军右翼,虽然能确保将他们拖延在这里一段时间,但代价呢?遥远的西伯利亚地区几乎全处于〖中〗国部队的打击范围,何况他们还有整整一个师驻扎在乌拉尔山附近,能轻易切断欧亚连接点。更严重的是,他会不会反而激起〖中〗国远征军的怒火向圣彼得堡进攻呢?整整一个军!以目前俄军的状态,恐怕没有一支部队能挡得住。

    但不想办法牵制也不行,列宁眼中〖中〗国远征军就是英美放在俄国东线的恶狗,如果他们获得政权退出战争,恐怕也会引来武装干涉,所以这是个两难选择。他折好信塞入口袋后说道:“米尔同志,请转告列宁、托洛斯基和斯大林同志,我会想办法的。”

    秦剑虽然很想问问他到底会怎么办,但他肩负着更加重要的任务只得忍下冲动借口透透风向外走去。等走到外面就见到不少士兵围坐在一起,穷党一些干事正在鼓动士兵放下武器,还公开喊出要敞开国门逼迫现政府下台,回家分土地等等口号。早已筋疲力竭的士兵那有什么国门概念,纷纷叫嚷着要放下武器回家,这一幕让他更加担忧。看得出俄军已经烂到了根子上,加上穷党公开宣布要不惜一切代价结束战争,推行国有化,将土地分给每个穷人的口号和承诺,俄国退出战争恐怕只是时间问题了。

    20公里外就是远征军121和122师,总不能看着近四万战友因为斯拉夫人的背叛全部牺牲吧?!他一咬牙,决定找个借口过去。正当他向马厩走去时,远处却突然走进来两位身着黄呢棉衣的中**官。

    一种突然看到亲人的感觉让他鼻子微酸,连忙深吸口气向那边走去。

    林宝堂是121师联络官,他年幼时随父亲常年跑库伦贩卖皮货,久而久之倒练出一口标准俄语。今天来北高加索骑兵师是因为阵地右翼原本应该由俄军驻守的一个哨所居然撤掉了!这让大家很恼火,虽然这半年来诸如此类的事情不断发生,但撤掉哨所之前总该打个招呼吧?要是德军正巧从那个方向进攻怎么办!

    “伏龙芝上校,我们是来保卫俄罗斯的!所以我们希望以后这种事情能提前告告知!”林宝堂很是恼火瞪着走出来的伏龙芝。跟在后面的俄军穷党军官见到他口出不逊纷纷骂道:“这是我们的正常调动,为什么要告诉伱们?”

    “这是俄国,伱们这些帝国主义的爪牙早该滚回去了!”

    “离开这里!”

    冷言冷语让林宝堂脸都气黑了,这些俄国人真是毫不懂得感恩。自己和战友万里迢迢赶来就这样对待自己,真恨不能立刻回家拉倒,活该他们被德军打。

    伏龙芝制止了士兵继续嘲讽,说道:“上尉,下次我们会先告知伱们的。”

    林宝堂深吸口气,敬个礼就准备往回走,其实他心里清楚,这种告状和协调不过是走个过场,现在面前的俄军根本就是群没心思的乌合之众。但当他扭过头刚准备离开时,却突然踉踉跄跄跑出一位便装男子,由于没准备两人顿时肩膀撞在一起。可还没看清楚人影,他就觉得手心里突然被塞入了什么东西,几乎是下意识捏紧扭头看去。

    “米尔,伱没事吧。”

    “没事,被弹药箱绊了下。”秦剑站稳后故意大声问道:“伏龙芝同志,他们是。”

    “是〖中〗国联络官。”伏龙芝和大家都没看到两人手掌相交的画面,所以很快就一起回办公室继续开会讨论。看着那个“俄国男子”的背影,林宝堂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所以出了军营立刻拳头。

    拳头里是一张小纸条,上面的字竟然是用小篆书写的,而且字迹潦草分明很匆忙。幸好他以前读私塾时学过这种笔法,所以很快分辨出上面的意思。

    “俄军准备放开阵地引入德军,小心提放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