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三二章 战西线!(完)

第四三二章 战西线!(完)

    战斗回到原始的方式,来自德军的300门各式大炮拉开了血腥的一天。

    虽然提前出动轰炸机干掉威胁大的重型攻城炮,但德军的火力依然可怕。利用铁路线速将重装备送抵前线,这似乎已经成为西线简单也是直接的穿插手段,依靠兴登堡防线后侧便捷的法国铁路网支持,大量重型装备源源不断抵达巴藏库尔战区,相反远征军却因为德军破坏,被踩成泥塘的道路使得很多重装备都无法及时抵达,加上又需要主打德第一集团军主力,所以炮兵很落入下风。

    尤其是德军的150毫米榴弹炮和远程加农炮组成炮击集群,疯狂向巴藏库尔倾斜来自德意志的怒火,即使经历过之前阿维拉山谷突破战的老兵,面对这样的炮火依然连头都抬不起来。筛眼壕的大优势是构筑时间短,交错层叠能充分发挥多层火力优势,还能确保不像传统长蛇堑壕那样突破一点后会被敌人沿着战壕蜂拥而至。但说到防御炮弹的能力却不如传统堑壕。幸好经过两天三夜的反复加固后只要不是直接落在壕沟内,也能帮士兵撑过可怕的炮击准备阶段。

    大概已经得知到自己第一集团军主力被包围在瑞尼韦尔-夏尔谷地的消息,所以不仅鲁登道夫严令部队拼死打通道路,就连德国皇太都从伊尔松方面军总司令部发电报要求前线军官立刻结束巴藏库尔的战斗,向第一集团军靠拢。所以这次炮击仅仅持续半小时。德军就采用弹幕徐进战术将黑潮般的步兵送上20公里宽的战线上。

    扎巴尔山东北角树林中,两个短壕已经被连在一起,伪装网已经被炮火撕碎,一棵被炸断的大树横卧在堑壕上空,坑道内几十个沙黄色身影蜷缩着,浮土将他们的身体盖住大半。当炮火逐渐向后延伸,左边第一个身影稍稍蠕动一下。转瞬间大部分都开始挪动,就如同一群沙虫般仰起头,但也有少部分完全没了动静。

    李玉国抬起头。垢满泥土的脸上只有那双黑眼珠似乎还能分辨。这里是他的临时指挥部,见大多数人都完好稍稍松口气,可没等说话他的警卫员已经叫了起来:“团长。山头。”不算高的山峰上烟尘弥漫,只能隐约看到大概轮廓,烟雾中人影纠缠杂乱无章,明显是德军攻破突前阵地开始强攻山头。

    扎巴尔山无疑是整个战场的关键,谁完全控制这里就能架起大炮利用高低差优势横扫整个战场!所以李玉国想也不想就跳出战壕:“预备队,跟我上!”

    左右几道堑壕内的预备队士兵全都跳出了堑壕,每个人都带着防毒面具紧握钢枪,雪亮的刺刀早已插上,跟随团长向山头冲去。前方几百码远的山头上,驻守山巅的兄弟部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堑壕内躺满了被大口径重型炮弹震碎心肺的战士。剩余不多的士兵也用尽他们后的力气和冲上来的德军奋勇厮杀!

    “”李玉国挥舞的手臂中,沿途一路的堑壕内都有身影冲出来紧紧跟随,当抵达山脚时数量已经达到千人之多!这些人并非都是团里的士兵,事实上目前整个战场除了后来的两个师外,建制已经完全打乱。士兵们只能依靠平时训练出来的意识,跟随军官防守和进攻。

    6门80毫米迫击炮的支援中,李玉国第一个冲上山巅,手里的32发花机枪迅猛横扫,好几个眼看就要冲上来的德军士兵被击中。可区区一支冲锋枪实在太弱了,面对如蚁群般蜂拥而上德军。只几下弹匣就被打空,他甚至来不及换弹匣,旁边一柄刺刀就冲了过来。

    “团长小心!”勤务兵大喝一声,手里步枪被他如标枪般扔向敌人,德军士兵吓得连忙闪避,此时他也冲到李玉国身边,工兵铲一折一扣扫向了敌人。噼啪的清脆声中,铲正面狠狠砸在这个德国兵脸上,将他砸的满面血污。但这个德国兵也极为凶悍,一看就是打了几年的老兵,竟然不顾吃痛躺在地上狠狠一刀刺中勤务兵的大腿。

    见到自己三天来换的第五个勤务兵倒下,李玉国眼睛都出血了,手枪对准他连扣扳机,直到将这个家伙的头打爆收手。身后战士冲了上来从身边越过,和德军彻底绞杀在一起,李玉国这有空抱起勤务兵,小家伙被医护兵抬上担架时还在抽气:“团长,我这算立功吗?”

    “立了,老回去就给你报上。”李玉国安慰完这个整天唠唠叨叨要立功的小家伙,抄起工兵铲又向近的德军挥去。

    惨烈的肉搏战从山巅一直延伸向山腰,近千对士兵互相厮杀,德军身躯高大,远征军矮小灵活,双方全都枪口抵着枪口,刺刀对着刺刀,弹在人群中横飞,手榴弹如雨点般互相投掷。这种画面在每一道前线战壕前出现,德军不愧是欧洲强大的军队,顽强的作战意志和优秀单兵素质即使面对残忍的白刃战依然喊着大家听不懂的口号向前冲刺。

    整条防线就像沸腾的热油锅般可怕,各种各样的叫喊,旗语和信号弹都从那边升起,有呼叫援兵赶紧上来的,有要求炮火支援的,还有干脆就是情急乱打的。双方炮兵也完全红了眼睛,根本顾不上误伤就向防线打出一排排炮弹,在各自对手的支援道路上犁出一道道火线。即使5月初的法兰西大地还很阴冷,可双方炮兵们几乎全脱了衣服光着膀比赛谁的速度!炮弹都在互相增援上来的道路上面拍击着。而双方地预备队是不要命的冒着织密炮火向前涌动。所有人都忘记爆炸是多么致命,脑海里只剩下两个念头。占领和堵住!

    机枪手抱着一挺汉三型重机枪在堑壕里游动,见到那里被德军击穿就一梭弹过去尖头弹虽然没有德军威力大,但300米内依然统治战场,灵活地移动的作战方式非MG8马克沁能媲美,往往是一串弹过去就搅动起漫天血雨。依靠数十挺重机枪和数百轻机枪殿后,无论德军如何拼命战线都始终牢牢控制在远征军手中。德国人也是发急了。冒着对手猛烈的炮火将死沉死沉的马克沁拖上第一线,掷弹筒,迫击炮、37炮、47炮等等只要能移动的全都往前拉然后近距离开火。军官们也恨不能自己冲上去。严令各部队要不顾伤亡抢占阵地!

    格朗梅松上校看过无数战斗,但还是被双方这种惨烈打法惊得身躯微颤,目光不由自主看向旁边举着望远镜一直没放下的岳鹏。

    “第二预备梯队上去!半小时投入第三梯队不要怕牺牲。时间在我们手里!”岳鹏左手继续拿着望远镜,右手再次狠狠挥下。

    战后被无数人诟病且冷血的命令中,第二梯队整整两个旅从出击阵地一拥而上,霎时阵地后方就出现一道人潮!他们刚离开第三梯队就扑入还冒着热气的出击阵地,每一张面具后面都是严肃、紧张甚至发抖、呕吐的黄色面庞!他真那么冷血吗?格朗梅松上校目光扫到堑壕土堆上一粒崩裂的纽扣,不由想到这位年轻中将刚狠狠扯开领口的动作,有了这个发现他的目光锐利起来,很又看到沿着手腕向下流的汗珠,还有湿漉漉的衬衫领口。

    这位中将也很紧张,但他却极好掩饰了内心。而且他似乎格外相信瑞尼韦尔-夏尔谷地能成功,否则绝不会这样死扛!从阿维拉谷口突破战开始,格朗梅松上校就逐渐转变了态度,以前他总觉得〖中〗国远征军是趁机来捞好处捞钱的,而且几乎所有协约军官和士兵都抱着这个想法。甚至4天前这个想法还根深蒂固,所以尼伟勒和芒然的偏激就不奇怪了。要知道法国政府支付给他们士兵的工资要比法军战士高百倍!仅仅工资也就算了,毕竟这是法国的战争,保家卫国是每个有尊严的人的义务,但其后给予的大量工业支援,35个步兵师的全部装备。数十种〖中〗国商品被列入“军需”清单进入欧洲,这些让大家义愤填膺,什么时候轮到〖中〗国向欧洲输出商品了?他们以前只配卖廉价原材料而已,但借加入协约和派军的机会却毫不费力敲开欧洲市场。

    直到和他们一起亲历四天战斗后,格朗梅松上校意识到法国太忽视这支军队了,在利益的背后他们也有着不亚于开始时那支士气高昂法军的精神和战斗力!如果能多给一些弹药,多一些支援,甚至多给一些卡车和驮马帮他们改善重装备运输能力,现在还会那么艰苦吗?看那些倒在阵地前如山脊般的德国杂种的尸体,他甚至相信即使德国第一军突破包围圈,所有人也都会对这支军队重审视,任何关于天价补偿的流言蜚语都会销声匿迹。

    不过,还有一件事他却始终想不明白。虽然他们打出了尊严,让世界看清楚〖中〗国蕴藏的力量,但上层那些婊养的政客却绝不会因为这个牺牲殖民地利益给〖中〗国,那他们为何还如此执着如此拼命呢?他们派数十万军队远涉重洋,难道就想出一次风头?

    格朗梅松上校暗自揣测时,掩〖体〗内突然一阵躁动,抬起头发现远处炮火又密集很多,举起望远镜看去发现至关重要的扎巴尔山山脊已经化为一道燃烧的火带。原来冲击那里的德军被击溃后,恼羞成怒的德国人集中百门大炮猛轰一点。

    上帝!至少两个团,不三个团没了!

    他连忙扭头去看岳鹏的脸色,后者却依然像座塑像般冰冷,连脸颊上的线条都似乎毫无变化。“从第三梯队中抽2个团找找李玉国他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传令兵紧捏拳头跑向出击阵地,格朗梅松上校动动嘴唇。他觉得有必要提醒这位中将,他的伤亡率已经到达临界线,如果瑞尼韦尔那边再没有消息,眼前防线崩溃仅剩时间问题。但就在他张开嘴准备首次善意提醒时,身后却猛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呼喊!

    所有军官都扭过头,只见树林深处的电报房陡然如炸开了般,然后一个消息似飓风和惊雷从巴藏库尔上空席卷而过。

    “报告!”

    白崇禧挺直腰杆。声音洪亮的几乎盖过比旱雷还响的爆炸声:“张孝准将军急电。”

    翻译官速反动的嘴皮中,格朗梅松上校和所有在场的英法等国观察员都已经彻彻底底呆滞了!捷报,巨大的捷报!瑞尼韦尔-夏尔谷地大捷!在连番调动和迂回后。仓促应战的德第一集团军主力7个师面对〖中〗国远征军整整14个师从四面八方发起的速进攻极不适应,并于33个小时后彻底崩溃!除半个骑兵师和少部分步兵强行越过埃纳河逃离外,其余全部被歼!瑞尼韦尔光复!

    上帝!

    “吹冲锋号。不!吹凯旋号也让德军尝尝我们的厉害!”

    在岳鹏嘹亮的命令声中,巴赞库尔上空陡然升起3发红色信号弹!如同胜利鼓点般的号角声从南至北袭遍整个战场!“那边赢了?那边赢了!我们赢了!上啊,弟兄们。”

    “国防军进攻!”

    那一瞬间,格朗梅松上校和所有人都觉得电流沿着脊椎而上瞬间涌入大脑,然后袭遍全身!每一条战壕,每一个弹坑,每一个还能跑动的士兵都咆哮着,呐喊着,嘶吼着向西冲去,早已筋疲力竭的德军很就被潮水般滚烫的热流淹没。

    1917年5月5日下午4点。阿维拉山谷突破战仅仅过去四天半时间。西线四月进攻中晚开始的瑞尼韦尔-夏尔谷地包围战和巴藏库尔拦截战相继落幕。在三天三夜的鏖战中,德第一集团军11个师中仅有4个师幸免(包围中约逃走1个,莫龙维利耶2个,突破山谷2个被打残后合并退往兰斯1个)其余全被歼灭,其中光俘获就多达8万余。在同时进行的巴藏库尔拦截战中。以5个轻步兵师为主的〖中〗国远征军在自身伤亡18000余人的情况下,却终挡住总计7个德军步兵师三天三夜的疯狂进攻,并打死2万余德军,还俘获5000俘虏和大量装备辎重。如果不是鲁登道夫提早沿兰斯至埃纳河部署第二道防线,如果不是从依尔松色当南下的两个师守住阿蒂尼北岸,如果不是芒然的愚蠢。或许整个西线战局都像被彻底改写!

    虽然终结果有些失望,但这4天半却被永久记载了下来!由于对〖中〗国远征军估计不足,被调动的德军付出惨重代价,4天半内不仅被对手在兰斯至莫龙维利耶中间打出一个宽80公里,纵深近150公里的巨大突出部,损失超过17万人!丢失各类大炮1300余门(含迫击炮)、重机枪970挺,坦克37辆,各类枪械21万支,弹药辎重是无法计量!加上英法四月进攻中被消耗的13万部队,一个月内损失30万部队,成为仅次于东线勃鲁西洛夫攻势35万的第二大月损失。为此兴登堡不得不从刚刚被抽回国生产多装备的工人中重武装20个师开赴西线(当时西线已经抽回120万士兵复原回到工厂),这也加重了德国人力资源不足的问题。

    但即使在两倍兵力,来回调动占尽先机的情况下,刚刚适应战场的远征军同样付出巨大代价。除拦截战伤亡18万人外,之前的穿插和包围战也因为重武器没到位仓促决战伤亡高达37万,加上百日鏖兵中的损失,已经抵达西线的22个师总计46万远征军付出了7万伤亡,其中有25万人死亡,15万重度残疾,1万余残疾,2个月后伤残士兵全部提前回国。

    这场战役的影响是深远的,整个西方世界从此战开始重审视古老东方,〖中〗国陆军的战术和装甲突击手段也成为后来各国陆军纷纷模仿的对象。同样,T2型装甲车,25毫米野蜂速射炮等等一批装备和技术成为世界军火市场的抢手货,从此国际武器市场上多了逐年扩大份额的“〖中〗国制造”四个字。

    “龙的咆哮”战役让世界重认识〖中〗国时,也悄然改变了世界局势。首先是美国总统威尔逊接到潘兴的详细报告后,首次赴国会就是否参战展开讨论,宣布美国参战进入倒计时。其次由于芒然、尼伟勒的愚蠢和远征军的战绩形成鲜明对比,两人都被刻上罔顾士兵的罪名,导致法军内部爆发严重动乱。赴法参战的俄军2个师是集体退出战场,并将炮口对准法军,后英法不得不动用大炮解决问题。以至于在〖中〗国远征军休整这段时间内,整整一年西线法军再也没发起过任何大攻势,形成中法看着英国打的局面,这也让原本担忧巨大突出部威胁整个西线的德军松了口气,并终撑到俄国倒下。

    5月25日,在〖中〗国远征军展现出足够实力,利用战争扩大在欧影响,英法两国政府首次开始讨论希望〖中〗国在组织150万军队的情况下,为争夺战后利益确保国家地位,威尔逊在白宫对德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