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二六章 战西线!(七)

第四二六章 战西线!(七)

    原创罗登贝格上校觉得自己倒霉死了!

    他的巴伐利亚53师半年前从凡尔登绞肉机中撤出,本以为此次战斗因为集中在兰斯以西至苏瓦松,自己只要将部队平均部署阵地内小心防守就能轻松休息一阵,却没想到敌人会抛开漫长的阵地,集中千门大炮猛轰一个点!短短半个小时,阿拉维山西侧短短两公里的阵地就彻底被尘土和硝烟笼罩起来。╱оΟ尤其是那一股股腾空而起的巨大蘑菇云是让他倍感压力。阵地怎么样了?敌人怎么会有那么多重炮?侦察机为何到现在都没送回前线情况?

    虽然他惊讶但却并不太紧张,并非他傲慢自大而是阿维拉山地形让他信心十足。倒八字形山谷入口狭窄只有两公里宽,山体不高但上面的堑壕阵地都用水泥进行加固,拥有大量重机枪封锁谷口,谷口外还部署有连绵的地雷带,后方宽阔的二线阵地上还有萨克森72师步兵师支援,所以他有信心坚守至集团军主力抵达。

    但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还是给集团军军部打电话呼叫支援:“是的,中将下,我们遭遇了猛烈进攻!至少有一半炮弹都集中在阿维拉山西侧有至少400门重炮。对,就集中在两公里,太密集了,我们现在无法支援那里,需要喂、喂、喂!该死的,通讯员,电话线炸断了。立刻去接通。”

    “上校看,他们使用烟雾弹!”

    “烟雾弹?”罗登贝格上校觉得脑袋不够用了,只听说使用榴弹和毒气弹。却还第一次听说大规模使用烟雾弹掩护进攻的战术。但当他举起望远镜后,只见阿拉维山方向已经完全从镜片中消失,比北海上空还稠密的烟雾随着微风向北缓缓〖运雾弹掩护,我怎么从来没想到呢?”罗登贝格上校咬牙暗想对面是那个狡猾的对手,大喊道:“命令贝纳姆少校带上他的部队去支援,告诉他务必坚持2个小时,莱西姆上校的72师正在赶来。我们需要时间!”

    观战的格朗梅松上校和闻讯匆匆赶来的法第四集团军军长迪福中将同样瞪大眼睛。烟雾弹?是的,烟雾弹!分别位于不同阵地内的48门法制75小姐以每分钟8发的匀速向6公里外拼命投掷烟雾弹,这些烟雾弹是远征军战前特意从国内带来为突击战所准备的。

    “看不到我什么都看不到!”

    “机枪,我们的机枪缺乏视角。”

    “向烟雾区开炮集中全部的炮弹。报告,风向不对,芥弹使用后会飘向我们!”

    “看不到什么都看,等等,有东西正在分辨,是坦克!法国雷诺坦克!上帝。他们全过来了!”

    巴伐利亚53师师部的电话被彻底打爆。参谋和通讯官们刚放下又响起,随着炮火愈加猛烈通往阿拉维山的通讯全部中断,但后一个从观察哨传来的消息还是让罗登贝格上校初步知道敌人投入了很多坦克!这说明自己面对的不是辅攻而是一次正式的大规模突破。

    “坐标210距离3000。宽距100、每分钟50米匀速向前破障。”

    将谷口堑壕阵地轰得七零八落后,颜佑冰趴在炮击作业图上亲自用电话指挥6门“开罐器”重设定坐标,随着他的命令粗大的炮口开始降低。很重型炮弹就贴着德军铁丝网以每分钟一枚,每枚向前推进50米的作业方式猛烈轰击。特重型炮弹除了可以摧毁堑壕将敌人掩埋外,也是佳的扫雷武器。猛烈的爆炸和冲击波能将周围数百米内的地雷全部诱爆。

    杜山和伙伴一起跳下装甲车,飞速冲到前面跟在一辆缓慢行驶的T1型(雷7,民国命名T1型坦克)坦克身后,带着防毒面具的他们排成两列纵队。弯下腰举起步枪扫视坦克两侧,防止从两翼突然冲出的德国步兵。这是他刚学的步坦战术。全部战术都围绕保护坦克和利用坦克突破进行,但由于时间太仓促,所以他还需要紧盯班长的简单手势。

    班长扭头大喊向左挥挥手,由于都带着防毒面具,爆炸声又大所以必须通过这种简单手势指挥,见到他的动作一位战友压低脑袋脱离避弹区向前跑去,机枪手跟在后面卧倒提供火力掩护,同时左侧所有枪口都对准步兵跑动方向。这是个极为简单的战术,说明班长发现左侧有不明堑壕或障碍,需要步兵前去侦查以免出现对坦克有危险阵地。事实上这么猛烈地炮击下这种地区是根本无法生存的,但从进入战区任何细微情况都不敢怠慢。

    步兵检查完后又步冲了回来,眼看就要重入队时一枚炮弹突然落在他不远处,猛烈爆炸将他狠狠掀翻在地,距离近的杜山连忙冲上去,抵达后见到他半个身都被掩埋起来。

    “有没有事!有没有事!”

    杜山蹲下大喊几声后,这位被炸懵的战友总算睁开眼睛,眼珠转动几下后摇摇头表示没受伤。杜山哈哈大笑,一把将他拉起步向回跑,一路上不断有弹擦着脚步飞掠而过。等两人回到坦克身后,班长也高兴地向杜山翘起拇指表示赞扬,然后双手握拳高高举起做撞击状。

    这是正式进入敌火力范围的手势,代表遭遇将随时发生。

    果不其然,坦克碾压过铁丝网时,右侧一个坍塌的观察掩〖体〗内突然跳出两个德国兵。由于T1型坦克是两人坦克。烟雾弹挡住敌人视线的同时也影响了坦克机枪手的视角,呈箭头队形的坦克集群注意力都在前面,所以两个德国兵冲出后坦克根本来不及反应。换做英法那种无步兵配合的坦克估计就要损失了。但这回他们遇上的却是拥有步兵保护的〖中〗国装甲集群。

    英国援助的恩菲斯特步枪改为国防军制式762毫米口径后其它能力并未损失,尤其是傲视栓动步枪的速度让大家能轻易在短时间内打出多弹,前后两辆坦克十几支枪很就将这两个德军步兵打死。通过“百日鏖兵”的实战锻炼后杜山很清楚,他们已经抵达敌人阵地不足五百米,从以往的经验看密集可怕的机枪火网马上就会出现。

    和他想的一样,前面的坦克上很响起叮叮铛铛的撞击声,弹凶猛的撞击着钢板。急促的声音甚至让人担忧装甲能否挡住。同样坦克上面的机枪也猛烈还击着,双方都希望能在步兵进攻前先干掉敌人的火力点。

    炮弹还在落下,但进入这个距离后德军炮火明显减弱很多,主要是怕误伤自己人。轰旁边突然传来的爆炸吓得杜山猛缩脖,扭头看去斜后方一辆T1坦克已经化为火球,从威势来看应该是近距离小口径战防炮击穿油箱导致。坦克身后的步兵卧倒停下脚步,等待后面战车上来继续前进。

    杜山他们是幸运的,短短500米就有十几辆坦克被小口径战防炮或地雷炸毁,但第二集群的T2型装甲车却很弥补了它们的位置。咚咚咚25毫米野蜂速射炮声音独特。和127毫米毒牙重机枪一起猛扫射烟雾中的火点。就在这时杜山跟随的坦克突然停下,班长率先冲出避弹区扑向近在咫尺的堑壕。

    破堑壕杜山太拿手了,手中的霰弹枪简直就是大扫帚。所以也紧跟着越过坦克冲入堑壕。

    鏖战开始了!

    坦克护送步兵抵达堑壕开始利用机枪进行支援,杜山和大家一起跳入堑壕后发现,整个防线几乎已经看不出形状。炮弹将堑壕炸得七零八落,数千吨泥土和碎石整整将一人多深的堑壕填了个大半!血肉尸块到处都是,密密麻麻如同修罗地狱。幸存不死的德军从每一处藏兵洞内冲出,试图反击争夺堑壕控制权,血腥的绞杀从一开始就进入惨烈!

    杜山刚轰掉一个试图靠近的家伙,却不小心被尸体绊算摔倒。也因此幸运避开前方射来的弹,而身后的战友却被击中倒在血泊中。他已经不想看身下血粼粼软绵绵的东西。无法去悲痛战友的死,转个身就这么卧着打出第二枪。

    泥泞损坏的战壕内,他就像一只地老鼠般趴着爬着,厚厚的防毒面具内呼吸粗重,从大大的视孔向外望去一片模糊,只能隐约通过头盔和外形来分辨敌友。轰一枚炮弹在堑壕外爆炸,低沉的爆炸声中飞溅出无数浓汁般的物体,浓汁在空气中迅速挥发形成气体向四周扩散。毒气弹!在一线眼看就要被攻破的情况下,怕误伤的想法被德军指挥官直接抛弃,大量毒气炮弹从天而降!烟雾因为毒气加浓稠,土地和泥浆被迅速沾染,杜山就亲眼看到好几位因为防毒面具脱落的战友和德军被毒气生生弄得双眼疼痛满地打滚!片刻后他们身上就起了水泡,疼痛和麻痒又让他们拼命去挠,皮肤上到处都是大道大道的血口!

    从百日鏖兵起这样的画面已经出现多次,杜山甚至已经麻木了,现在重要的就是尽清剿残敌让装甲部队顺利通过,不然大家全都要死在这里!看到工兵奋力挖土填壕,他也速填满弹重爬起来沿战壕猛冲!只要看到德军也不管死活轰过去就是了。

    由于德军堑壕都进行了加宽,某些地方直接宽达4米,加上破堑壕炮的破坏已经完全没法通过,必须先将一截堑壕填满,然后还必须铺上钢板加固能获得近十吨的通过能力,所以薛岳钻出车厢见到坦克和装甲车都被堑壕挡住,气的直跺脚:“操他娘的,别停下!运输队上来没有?什么,还没到!那就让工兵上,先覆土把这一段都填平!联系司令部,炮兵压住前面400米,告诉他们,要是轰。旅长15号车被击中了!我知道了,告诉他们,要是钢板再不到我们全都要死在这里了!”

    “旅长,德军步兵!”

    薛岳扭头看去,只见数以千计的德军有生力量从烟雾中冲向这里,连忙一拍钢板大喊道:“射击!所有火力全部打开,压住他们!”在他的命令下近百挺轻重机枪同时开火,可怕的火力网很将这股德军压制在地面无法抬头。虽然暂时压住,但谁都知道如果还无法通过加宽的堑壕,那么势必会被越来越多的德军堵在这里。

    普龙前线指挥部内同样嘈杂喧嚣,电话线炸断修修好断,光为确保通讯就已经牺牲二十多位通讯兵。张孝准手中的电话根本就没放下来过:“什么?听不清楚大声点毒气!德军向谷口使用了毒气炮弹?!**他德国姥姥向两翼扩散,不要怕伤亡!尽扯开缺。!坦克不要停着不动,压制二线火力。第二批飞机起飞,联络观测气球,重炮呢?远程重炮群在干什么?找出毒气炮阵地,压制回去!”

    白崇禧脸色惶恐的走到沙盘前,垂下头不敢看将军们的眼睛:“报告,德军动用毒气弹炮轰谷口阵地。”

    “运输队呢?第二梯队呢?为何坦克还停着!”

    “已经上去了,我们没估计到重炮毁伤效果那么大,导致坦克基本没遇上抵抗速度很,所以晚出发了10分钟。”白崇禧头低的深了。但蔡锷和岳鹏都没发火,毕竟这是国防军第一次打集团战争,参谋部也没有组织如此大规模突击战的经验,所以早预料到了会有很多失误。

    “继续向纵深和两翼发射烟雾弹遮蔽视线!抓紧时间,10分钟后必须越过谷口向二线穿插!两翼的速度再点,把迫击炮集中起来拿下阿维拉山阵地,确保突击点安全。其余方向的辅攻加大力度,不要让德军有机会增援这边。”岳鹏挥挥手赶走白崇禧,安静地坐在凳上发布一道道命令,目光是死死盯在汇聚与谷口已经十分钟没动装甲集群箭头。桌下双拳紧紧攥着要滴出水来,现在是生死时刻,过去意味着彻底打开局面,如果被德军堵住陷入僵持,势必就是进入消耗战!

    织密的弹雨中,十几辆满载贝雷桥预制件的T2运输车终于抵达,甚至还来两辆装满木料浑身是泥的雷诺卡车,二线步兵也很接管战壕担负起扩展和压制支援的任务。

    工兵们速度很,用短麻绳拴住预制钢板一头,几个人拖拽着将钢板铺在已经填好的土层上,下方则用木桩支撑,只短短几分钟第一条通道就已经完成。当第一辆T1型坦克喷着黑烟越过战壕后,杜山也爬出战壕追上部队,等他喘几口粗气重调整好脚步扭头向后看时,一股热流从脚心直冲脑际!

    上百辆坦克装甲车,数以千计从死人堆般的堑壕内爬出来的伙伴,还有那震耳欲聋穿透云霄冲锋号,汇聚成一个巨大的箭头。

    继续突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