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一六章 点燃的火焰!

第四一六章 点燃的火焰!

    杨秋在想该如何重抓住远东已经越来越偏离历史的脉搏时,圣彼得堡却依然按惯性来到了这一天。⑸

    这一天的开始依然却如往常一样。圣彼得堡民国驻俄国大使馆内,厨师将参杂了木屑的黑面包和一小罐见底的黄油放在桌上,战争前的牛奶和鸡蛋已经完全从餐桌上消失,即使一国大使都已经无法得到正常配给。为了让早餐看起来丰盛,厨师想想又打开后一桶午餐肉。这种十斤装的午餐肉是援俄陆军第二远征军特意派人送来的,然而他依然不敢浪费,将肉块切成薄薄几片放在每人的盘里。

    陈世杰和伙伴抵达餐厅后面对这种早餐皱起了眉头。当然他们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刚刚痊愈的培德夫人说道:“六哥,没鸡蛋了吗?今天是妇女节,夫人脚伤刚好帮她煮个鸡蛋吧。”叫六哥的厨师是使馆雇佣的当地老华侨,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面对这个问题六哥也只能耸耸肩膀:“前天就吃完了,现在外面市场上就连这种黑面包都很难买到,再这么下去恐怕我们都要饿肚了。”

    “地窖里不是还有储备的大米吗?给夫人煮碗粥也比吃这种锯末强。”

    “不行地窖里的粮食暂时不能动!”参赞正准备让六哥去地窖里拿储备粮熬粥,楼梯上响起了王正廷的声音。看见培德夫人也一起下来陈世杰连忙走过去搀扶道:“大人,为何不能动储备粮?夫人()脚伤刚好怎么能吃这些东西。”

    二十几位大使馆工作人员将不大的餐桌围满,自从俄国粮荒后使馆就取消了大食堂和小餐厅之分,大家都这样围在一起吃饭以免浪费。王正廷招呼大家都坐下说道:“今年这场大雪迥异往年,雪后肯定洪水泛滥所以储备粮需要留着救急,怎能这么早吃掉。”

    培德夫人也笑着拿起硬邦邦的黑面包用餐刀刀尖挑起黄豆大一点黄油,涂在面包上说道:“欣说的很对,今年的战争和自然灾害肯定会非常严重,粮食需要留到关键的时刻能动用。再说我觉得这些面包也非常好吃。”在大家的注视下。这位远嫁中国的外交官夫人掰开面包,沾沾面前的开水塞入嘴巴。看着她艰难地咀嚼干硬还混入木屑的面包,王正廷微微一笑也拿起面包干咬起来。虽然大家都于心不忍,可现在俄国粮荒严重即使有钱都很能买到吃的。储备粮又必须留到关键时刻所以六哥和大家也只能无奈的叹口气。

    陈世杰心里不好受,想想说道:“要不我去趟乌拉尔,李烈钧手上还有应该有不少腌肉和咸骨头,带些回来让夫人补补身。”培德夫人摇摇头,微笑道:“世杰,谢谢你。但我的伤已经好了请大家放心。国内现在也同样出现雪灾,雪水融化后又会引发洪水泛滥所以今年夏粮肯定会严重歉收的!而且西伯利亚铁路线沿出现了一些叛军。火车运输非常容易遭到袭击,所以乌拉尔储备的粮食需要留给工人和士兵,其实和前线的士兵相比我已经非常开心。”

    见她这样说陈世杰也只能先点头应承,心里暗想一会派人悄悄去就行了。等到大家都吃好饭后,王正廷按惯例询问起远征军和乌拉尔的情况,又让大家注意外面后扶着培德夫人回楼上休息。见两人走后陈世杰立刻把大家招呼起来,先派两个人想办法搭便车去乌拉尔带些肉食回来,自己又拉上厨师六哥问道:“六哥。知道哪还能买到吃的吗?”

    六哥在圣彼得堡已经生活了30年,是大使馆内资格老的华侨之一。可这种情况却也是第一次遇上,想了半天说道:“市场上肯定是没了。现在能有好吃食的人家只有那些贵族老爷,我倒是认识几个下人只是他们。”

    “我知道了,等等我。”陈世杰明白他的意思后立刻回屋拿出一叠美元,这些本来是安全局给他的活动经费,可现在哪还管那么多。又让人找来大号口袋刚准备出门,六哥却一把拉住他:“带把枪,昨天我和张元去买黑面包还见到有人拿枪抢劫呢。”

    陈世杰笑着拍拍腰,示意自己做好了准备后两人带上风帽推着两辆自行车出门去找吃的。从楼上看到两人的背影后王正廷叹口气:“哎这日不知道还要多久。听说今天有大游行真是伤脑筋。”

    培德夫人也叹了口气。自从去年年底拉斯普廷被杀死后圣彼得堡就一直让她觉得气氛紧张。1月份的全城大游行,2月数千工人被解雇引发冲突,还有前线不断传来的坏消息都让这座城市和整个国家都处于爆炸边缘。她起身走到身边眼睛里同样透着浓浓的不安:“欣。你说要是俄国我们还能赢得后胜利吗?”虽然远嫁中国,但培德夫人依然对身处德军铁蹄下的比利时心怀思念。每每想到祖国沦陷人民被奴役,泪水就不受控制得滴落下来。陆征祥心疼的搂着夫人安慰道:“放心吧,这不是还有副总统特意派来的远征军嘛!他既然敢投入这么大,我相信肯定对获得后胜利有几分把握。”

    德夫人点点头,但眼中的忧虑却依然无法化开。

    六哥和陈世杰很赶到彼得洛维奇大公的豪华别墅后院。这位尼古拉二世的表叔显然不在挨饿人群之列。当陈世杰挥舞美元后,两个下人很就搬出好几箱吃的,其中甚至还有两罐上好的鱼酱和一大条鳕鱼。将这些塞入布包后六哥却高兴不起来,恨恨道:“瞧瞧!老百姓忍饥挨饿、士兵每天吃糠喝稀饿肚打仗,他们却大鱼大肉还用军车专门往家里拉吃的!英国人支援的粮食都被这些贵族老爷私吞,这样下去不闹事见鬼呢。”

    陈世杰微微一笑没说话,身为安全局安插在俄国的特工人员,俄国目前的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当两人推着自行车原路返回走到半路时,却突然遇上一小队手持武器的士兵!这让六哥紧张起来,近圣彼得堡可没少发生士兵抢东西的事情。还好这队士兵似乎正在执行什么紧要任务,连看都没看两人就脚步匆匆向广场方向跑去。

    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陈世杰皱皱眉忽然有种想去看看的冲动。但想到这些吃的对大家很重要,也只能压下好奇心继续往回走。可当他们走出这片富豪居住区后,眼前的景象顿时让两人目瞪口呆。

    “老天爷!这怕有几万人吧。”六哥张大嘴巴连扶着自行车的手都不自觉渐渐松开,只见到刚还空无一人的大街已经被彻底挤爆。无数身着蓝色粗布服的工人如洪水般从面前涌过,惊讶的是居然还有不少女人其中中一起向皇宫方向涌去。几乎是下意识的,陈世杰就猛然抱紧装满食物的布包,拉着六哥冲上旁边大楼的楼顶。当两人抵达楼顶后,只感觉头皮都要炸开了!

    工人,无数的工人!女人同样数不清的女人!还有带着识别袖箍的布尔什维克党员,甚至还有很多手持武器的反战士兵!到处都是!人山人海!就仿佛有一支听不到魔笛在召唤般。整个圣彼得堡都在笛声下集合起来,无论向哪个方向看去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即使街道已经被挤满,人流依然从各条小巷内川流而出汇入洪峰向皇宫前的广场席卷而去!虽然战争以来圣彼得堡发生过很多次大游行,但两人都还没见过这么大的规模,而且。“六哥能听出意思吗?他们这次含的口号好像有些不同。”

    “等等,我听听。”六哥竖起耳朵,但片刻后他就不需要刻意去听了,因为满世界都只剩下两个声音。

    “结束战争!结束专政!”

    当两人被汹涌澎湃的示威游行人海包围。当陈世杰开始细细咀嚼“结束专政”这个在以前抗议游行很少出现的字眼时,远处广场上已经响起了枪声。

    乱了!彻底乱了!

    枪声让同样举着望远镜关注的王正廷猛然揪起心,培德夫人是暗暗祷告希望不要激化矛盾。以便让俄国能继续战斗下去直至打败德国解放比利时,但两人的愿望都在一簇黑烟升起后被彻底埋葬。激动地示威人群和军警发生冲突后不久,圣彼得堡警察局大楼就被纵火点燃,紧接着大量忠于沙皇的骑兵开始出现并用铁蹄狠狠践踏示威人群。

    察局被点燃后,培德夫人后的奢望也化为泡影,双手颤抖拉住王正廷的衣角:“你说这像不像六年前。”

    六年前?王正廷先是一愣,很就想起六年前在中国国内发生的一幕。连战连败死伤无数,动荡不安饥寒交迫,经济崩溃和权贵横行!沙皇俄国在经历了近三年的战争后,被30万罢工队伍彻底彻底压垮!

    革命火焰在国际妇女节这天终于被愤怒地无产阶级点燃。整个世界都被俄国这股热风给烫伤了。

    “不行,我要去见皇后!要去见亚历山德罗大公。来人,备车。”王正廷明白这个时候必须做些什么。即使不为国家,不为还在乌克兰和乌拉尔鏖战的数万将士,不为几十万遣俄华工也起码要为夫人想想,所以他决心阻止局势继续恶化以免危及东线战场。但他刚刚走下楼。外面却突然冲进来十几位背着几十只大包小包身穿棉袍像普通商贩的汉。

    “猎人小队奉命前来保护大使和夫人。”……(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