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一五章 两难

第四一五章 两难

    @@@@@

    库伦博格多汗宫前,士兵用步枪和刺刀隔出一条长长的人墙,数以万计虔诚地蒙古民众拥挤在警戒线外,手转经轮目光死死盯着敞开的深红色大门,眼神中透出化不开的愤怒。

    刚从伊尔库茨克办事赶回来的徐树铮看了眼人群,面色阴沉地走进了宫殿。狭长的通道内脚步声回荡不觉,似乎在预示草原将迎来一个动荡时期。等他走到卧室时,几位驻库伦的安全局军官还在排查,他们细心检查每个角落试图找出蛛丝马迹。由于还没等到清理命令,熄灭的火盆旁两具尸体纠缠在一起,低温将尸体冻得硬邦邦完全凝固,但也因为这样现场被完好保存下来。哲布面目惊恐腹部被利器刺穿,而另一具却身穿国防军少尉制服,胸口同样被刺了一刀,而且握刀的手还是哲布的!不管是谁恐怕看到这幕场景都会联想为这个国防军军官来杀哲布,却被反戈导致双双而亡。

    “死者是124师的二等兵,制服和通行证都是从军管部偷出然后伪装成军官骗过门口的卫兵,哲布那把刀是他自己刺进去后伪造的。”安全局军官将初期报告交给徐树铮,脸色凝重的继续说道:“第一个发现的是哲布身边的喇嘛,这个人现在下落不明,从外面情况看应该是他故意散播我们杀害哲布的假消息,才引来牧民的抗议。”

    “妈的!”徐树铮狠狠一拍墙壁,这明显就是故意栽赃嫁祸,可偏偏还说不清楚!因为毕竟这个假少尉确实来自暂住库伦的124混成师。更让他不安的是此事居然在他实施军管后发生,要是闹大自己的前程也就全毁了!安全局军官对他这般发火没在意,谁都知道哲布在蒙古的地位有多重要,否则中央政府也不会留他到今天但这个人却在眼皮底下死了!几百万信徒的怒火可想而知。

    一拳发泄掉怒火后,徐树铮也冷静了不少追问道:“这个败类的底细查了吗?幕后会是谁?”

    “我们已经在调查,也发电报回关内协助查他的底细,不过从以往经历来看想要查到后台恐怕很难。根据目前推断。最有可能的幕后就是蒙古叛军、俄国或者日本!”军官继续说道:“我认为现在最重要是怎么稳住局面!冬季行路艰难部队很难出动封锁,所以等开春后这个消息肯定会遍传整个草原。有了这个消息蒙古叛军必定会打要提哲布报仇的旗号势力也会增强不少,俄国和日本虽然不会明着出手但他们绝不希望见到蒙古顺顺利利纳入我们民国,所以将军您恐怕要提早做准备了。”

    徐树铮头有些疼。库伦地理位置太重要。尤其关系到西伯利亚铁路安全,这条线如今是几十万将士和劳工回家的不二通道,要是蒙古叛军借此机会壮大搅局的话,恐怕从赤塔到贝尔加湖这一段都不会太平!自己手里目前有2个混成师,看似四万余人但实际上开春后123师就要去俄国乌拉尔待命。就算124师留下,靠一个师和两个国民警卫旅要想守住数百公里的铁路线何其困难。

    正当他头疼时,坏消息又传来了。

    “报告!赤塔急电今早我们一辆运棉衣和睡袋的火车刚驶出赤塔不久就触雷爆炸。随行护卫队还遭到蒙古巴布扎布叛军的伏击,五万余件棉衣和棉被全被焚毁了!”

    “啪。”徐树铮狠甩马鞭抽在墙壁上发出一声脆响,四周的士兵和军官纷纷扭头看来,却见到一张阴沉得几乎能滴出水来的脸庞。

    五万件支援华工的棉衣和棉质睡袋被焚毁,押车护送的一个警卫排只有3人幸存!还人人带伤!最后是靠路过的俄军驱逐叛军才挽救了他们。先是嫁祸国防军杀害哲布,后是围剿了近两年躲入俄国西伯利亚地区的叛军明目张胆出现袭击铁路!两个接连发生的事件分明提醒大家北方草原将进入一段动荡期。

    眼看国家蒸蒸日上北方却开始不稳,所以就连总参会议室内的冯国璋都被气得老脸铁青狠狠一拍桌子:“这个徐树铮在搞什么鬼!连一截铁路都看不住吗?”

    “华甫先消消气。书书屋最快更新”萨镇冰安慰两句后说道:“这也不是他的错,赤塔在俄国境内我们也仅有协防权。只要他们不作为我们也没辙。再说了,现在北方大雪封路连骑兵都没办法行动他也够难的了。”

    “铁路大队就在长春待命呢,依我看应该立刻和俄国协商出动他们护送火车。确保赤塔至伊尔库茨克这段铁路安全。”

    “要不再增加几个国民警卫旅过去,实在不行让东北战区调一个师。”

    “时间来不及!当初我们的派兵规模都是和俄国商量好的,他们本来就顾忌此事,现在再增兵恐怕万万不会答应。就算能行报告发到圣彼得堡再回来也起码要三四个月时间。”

    “那该怎么办?难道看着叛军动铁路?”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中,杨秋却始终看着地图皱眉不动声色,宋子清看一眼他说道:“其实我觉得此次遭袭问题还不算很大。现在要使用西伯利亚铁路的可不止我们一家,英法战俘都要往这里回国,俄国向美国订购的武器七成也要走海参崴上岸。光上月就有十万支步枪和一亿发子弹运往乌拉尔,所以俄军也肯定会想尽办法保护,他们此次敢动手无非就是向我们示威罢了。我最担心的是。”他扫一眼众人目光最后又停在前者身上:“要是尼古拉一世垮台恐怕就真麻烦了!”

    “俄国完蛋。这不可能吧?”21艘保尔丁级驱逐舰和2艘轻巡洋舰已经让海军已经乐得没边了,所以萨镇冰听闻俄国会完蛋很是不相信。反倒是刚从昆明过完年回来的蔡锷很担忧:“子清说的一点都没错!我之前和蒋方震研究了这几个月陆征祥发回的电报,从电报中可以看出俄国国内动荡比半年前更厉害,罢工次数和参加人数也多了几倍。石小楼昨日还发回电报说,基辅和明斯克前线的俄军内出现了好几次兵变,要不是国内去时就带了三倍的给养恐怕他们也很麻烦。虽然没有正式统计。但据他说两三万逃兵只少不多,再加上国内十几万支疏于管理的枪在民间呢!”

    “除了枪外最大问题是这场雪!”宋子清一语道破说道:“俄国今年冬天受灾格外严重,产粮的乌拉尔和顿河地区至前线和圣彼得堡的火车受雪灾影响每日只能开行不到50对,根本缓解不了粮荒。英法走北大西洋支援也因为冰层影响全部中断圣彼得堡的粮食价格已经涨了五倍有余,民间反对沙皇要求结束战争的声音高涨不绝。尼古拉在位问题还不大,但如果他被赶下台俄国是不是继续打下去都难说!就算新政府继续打下去,到了春天冰雪融化整个俄国包括乌克兰和顿河流域都会陷入洪灾,今年夏粮减产已经板上钉钉。”

    这番话让冯国璋暂时撇开不利消息,惊愕道:“这不是有英法支援吗?再说了,岳鹏不是发电报回来说,最近巴黎西线指挥部多了很多美国观察员,连那个打墨西哥时的司令潘兴都去了,要是美国也参战肯定会大力支援的。”

    “支援又能怎么样?”

    蔡锷苦笑道:“中央政府倒台地方上还能太平?”

    他的话让众人全都闭上了嘴巴,几年前国内活生生的例子摆在边上,所以欧洲那边出乱子的话,西伯利亚这种天高皇帝远的地区还不止怎么样呢。撤回军队和华工问题不大,实在不行还能走托木斯克入新疆这条线,可俄国东边的败兵流寇土匪还有穷党那帮人要是都揭竿而起蒙古叛军必然壮大数倍有余,再加上哲布这件事恐怕敌视民国的人只多不少。

    杨秋默默倾听大家的讨论心底里也是翻江倒海。本来他的计划是稳住哲布,利用他的影响力确保蒙古平稳过渡,然后推行世俗化政府构架,并将蒙古分割成几个省从根本上瓦解宗教影响。这样将来只要专心对付穷党向东方的渗透就行了,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哲布竟然死了!

    他死没关系,自己还巴不得他死呢。嫁祸在自己头上也没事,但问题是他不该、也不能现在就死!因为现在的蒙古是封闭农奴社会构架,信仰这个东西在普通牧民中影响力很大。其实光蒙古还不用太担心,偏偏俄国马上要崩溃了!就像蔡锷和宋子清所说,参考辛亥年的中国就能得知,一旦中央政府动荡这种偏远地区绝对会陷入内乱。平行世界里几十万精锐日本兵都被搞得灰头土脸,自己目前手中的陆军力量也就比日本稍强而已。

    至于说扶持高尔察克帮助剿匪更办不到,以目前民国的国力也就是捞捞好处却万万不能卷入俄国内战中去!但如果不出兵俄国扫荡西伯利亚地区,那么蒙古叛军怎么办?坐视其和穷党等势力搅合在一起?那样将来恐怕威胁更大,但出兵幅员辽阔的西伯利亚剿匪绝非一两年能办到。万一耗到俄国内战结束,恐怕就要直接面对百万从残酷战中走走出来的苏联红军了。

    改怎么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