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一零章工兵先行

第四一零章工兵先行

    第四一零章工兵先行

    “这个子安,会不会太仓促了?”

    武昌小院门槛都快被陆陆续续来道喜的人踏平,由于苗洛才生产无法回南京,所以杨秋干脆多休息一段时间陪陪夫人,但随着张孝准发回来的电报,小书房内再次被挤满。TXT电子书下载**

    杨秋还没从初次当父亲的兴奋中缓过神来,抱着小家伙逗乐,手指每次轻点在小家伙鼻子上都会引来咿呀咿呀的抗议,惹得他眉开眼笑连萧安国的话都没听到,直到芮瑶替大家泡好茶才过抱走孩子,离开书房前还幽怨的瞪了眼他。苗洛产子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连吕碧城都发电报“委婉”说要在南京买房常住。面对这种眼神杨秋只能轻咳两声权当掩饰,扭头问道:“萧大哥,你们刚才说什么呢?”

    “。”

    蒋方震笑得最大声,相伴来汉阳视察预备役师训练情况的蔡锷、何熙和冯国璋也抿着嘴。萧安国一拍额头只能把岳鹏准备参战的消息重复一遍,说道:“才两个师是不是太仓促了?第二批抵达法国也有一段时间,按日子算后面三个师到月底就能训练完毕,现在拉出去。”

    萧安国虽然能力不强和蔡锷等人比距离遥远,但这番话还是有道理的,首先就是2个师出征必定无法获得协约上给予的指挥权,要知道西线每次投入都是至少50个师的兵力,2个师撒进去根本看不到,就连杨秋开口英法都不可能给两个师独立的指挥权,所以此次投入必须肯定是加入目前存在的战线上协同配合英法。指挥上掣肘必定会导致部队无法完全发挥全部作战能力,光这点让大家担心了。

    杨秋想想迅速抓住话语中的关键,问道:“是那两个师?”

    “是由各师抽调混编再加706和705两个重炮旅组成,对外无线电番号使用5和8师的呼叫代码。”白崇禧和李宗仁都去西线锻炼,邝煦堃又不懂军事所以蒋作宾暂时充当起杨秋的军务秘书,负责处理前线战报。蒋方震待他说完后分析道:“子安(岳鹏字)这个时间选的不错,目前西线最大的仗就在凡尔登和贡比涅,前者德军已经转入全面防御,贝当统帅的法中央集团军也已经筋疲力竭不可能有所作为,贡比涅英军开始占据优势,德巴伐利亚皇太子集团军现在不得不大幅后撤转入防御。兴登堡在接替法金汉后开始构筑新防线,预计德军会全部退缩回这条防线内进行大调整。从一些迹象看,兴登堡已经暂时放弃了拿下巴黎的奢望,倒是因为俄国国内局势出现不稳开始积极调整东线力量,我们猜测明年上半年主要战争将集中在东线而非西线。所以子安他们的想法是利用这个空档期,用一些零星实战机会磨练部队。”

    蔡锷同意他的看法,也说道:“百里分析的很有道理,子安他们这个时间也选的很好,但战果恐怕不会乐观。”

    杨秋走到地图前。凡尔登战役进入尾声后兴登堡开始构筑新防线,所以半年内整条西线其实都不会再出现大战役,并非双方不想打而是需要时间积蓄力量,在4月尼韦勒战役前最主要的战斗都集中在兰斯附近。这些小仗规模都不大,最大投入不过七八个师。但问题是目前德军已经转入了全面防御!要知道德军可不是日军,别以为德军在屡次攻势中打出进攻方比防守方伤亡还小的战例就以为他们最擅长进攻,事实上德军最厉害的是防守反击,毛奇时代起德军的最终目的预防法俄夹击所以在防守反击中下了很大力气。尤其是兴登堡上台德军西线回到最擅长的防守反击战术后,构筑起上万个由简易堡垒组成的“兴登堡防线”,这道防线因为出击阵地短、更加平直火力均衡所以非常厉害,虽然他们依然喜欢使用重机枪而不是轻机枪,但掷弹筒和迫击炮却加强不少,配合简易工事、主要由重炮和马克沁组成的防线牢不可破,所以中日战争中国防军在班组火力上的优势荡然无存。何况德军已经在这种拉锯式堑壕战中打了两年多,经验丰富士兵老练,战斗力非常的可怕。

    想要在这种小冲突中磨练部队的想法是对的,毕竟没有那支“神兵神将”再没和对手交过手前就能组建起适合的作战计划,岳鹏他们需要通过一系列实战熟悉德军打法和弱点才能想办法发挥出国防军战术体系的优势,由此可见前线指挥官们也在思索如何打这场仗,但具体到磨练战斗操作起来也非常考验人,稍有差池必定会引来德军的反击,甚至出现重大伤亡的概率也很大!想到这里他扭过吩咐蒋作宾:“发电报给大总统和总理,军事行动即将开始,为给前线将士创造个好的环境,这段时间必须加强新闻管制,军队也要派人24小时盯住胡乱说话的报纸。我们也要做好心理准备!”

    众人全都点点头。

    虽然外界无法得知欧洲打得到底有多惨,但不排除有些人会散播谣言所以新闻管制很必要的。尤其是最后一句话更说明杨秋已经做好失利甚至出现大伤亡的准备。这不是危言耸听,去陌生国家和陌生对手作战,后勤、装备和补给磨合并不完善的情况下首次作战就大杀四方这种事只能存在于幻想中。现在就看岳鹏他们是否能利用好这个冬天,如果能实现用小规模实战锻炼部队这个意图,在控制好伤亡比例的话,那么等到明年4月战机就会出现。想到这里杨秋的目光迅速转向兰斯一个位于凡尔登和巴黎之间的重要战略节点!

    迪里耶,距离兰斯20公里连地图上都很难找到的韦尔河畔小镇,却因为一支东方战斗工兵团的抵达变得异样。利用夜色掩护,一辆辆崭新的雷诺卡车冲到岸边,工兵们首先放下铁皮浮筒将其推入河中,然后用螺栓将这些浮筒一个个连接起来。片刻后一个更大的浮筒出现在冰冷的河面上,其余工兵见到浮筒架设完毕就开始卸载国内带来的贝雷桥钢结构件,随着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响起,很快一座简易桥梁的雏形就出现在河面上。

    当然对宽达四十多米的河面来说需要将四截贝雷桥用浮筒拼装起来,所以工兵们的工作还远谈不上结束。但这种快速架桥技术却让被吵醒的镇民目瞪口呆,纷纷涌到岸边好奇地瞪大眼睛。镇子上也几个应征入伍却落下残疾回到家乡的老兵,他们瞪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世界上有那么快的架桥速度,所以挑着马灯将同样目瞪口呆的法军向导围住:“少尉,为什么要将这么先进的架桥技术交给中国人?而且他们不应该是扎猪辫子和抽鸦片的吗?”

    少尉苦笑着摊开手:“事实上我们没有这种技术。”“上帝啊。”他的话惹来一片怀疑目光,实在不敢相信这种快速架桥技术居然是中国人自己的!很快第一段浮桥的桥面设完毕,卡车沿着桥面继续行驶将第二段浮桥钢结构运过去,一个瘸tuǐ的老兵看看表目瞪口呆:“从开始到现在上帝,2小时!按照这个速度他们明天早上就能打通河面。”

    他们的惊讶中,一位中国士兵不小心掉入河里引发阵阵惊呼,尤其是那些穿着睡衣的法国女人更是纷纷捂住嘴巴。好在他很快就被伙伴救起回到岸边,当那个士兵腼腆的躲到卡车后面去换衣服时,几个大胆地法国女人居然冲到近处,大概是想亲自“研究和了解”东西方的不同。“这些疯狂的女人!丈夫在前线打仗自己却在这里卖弄风骚!上帝我可不想身边多个黄皮肤的野孩子。”几个退伍老兵气呼呼让女人们回去,似乎在保护心爱的财产,但女人们那会听这些瘸子的话,一个两个穿着睡袍还故意挺起高耸的胸脯,反倒是低低窃语的中国工兵们有些害臊,只敢偷偷瞄两眼妙处然后继续工作。

    和士兵相比监督架桥担任先锋的谢汝翼和随行的法国联络官却已经被芬芳包围,几个小寡妇添茶倒水忙得鬓角流汗气喘吁吁,可男人们肩膀上闪烁的将星却让她们眼睛更直。为了专心最后谢汝翼不得不让士兵每人奉上十个国内带来的午餐肉罐头,这才得到片刻空隙询问法国联络官:“过河后需要多久能抵达德国阵地?”

    联络官遗憾的收回目光,心里暗想等会该去那个女人的热被窝中借宿,口中却不敢怠慢:“这里是德国第二集团军和第三集团军的结合部,他们恐怕不知道我们能一夜间架起桥梁!所以过河后需要步行五公里才会遇上第一道防线当然!”他提高了一些声音:“如果发起进攻将至少遭到3个德国炮兵阵地的夹击,这些狗娘养的德国炮兵反应速度很快。”

    联络官至今似乎还有些不相信八师准备从这里发起进攻,再次确认:“将军,你们真的将在明天进攻?”

    “是的!”

    回答简单而干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