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零七章执着的土肥原

第四零七章执着的土肥原

    原创第四零七章执着的土肥原

    “汉军杀来了~。(我要

    图拉河畔密密麻麻的蒙古包中,不知从何时起开始疯传这个消息。昔日受人敬仰膜拜的红衣喇嘛脚步匆匆,开口闭口成吉思汗孙的王爷和贵族是早早套好马车等在门口,准备随时撒开脚丫跑路。

    可想跑路又谈何容易!去年还信誓旦旦要保护蒙古的俄国默不作声,派人去请兵也是言语支吾棱模两可,库伦至贝尔加湖的边界上干脆驻扎了一个从长春赶去的民国国民警卫队铁路护卫团。长生天在上!除了那个团外还有近在咫尺的西伯利亚铁路上每天有的运送汉兵的火车来来往往,这是彻底堵死了逃走的路啊。

    带着这种焦虑和不安,所谓的蒙古议会天天人来人往,博格多汗宫内是士兵云集一副如临大敌的紧张气氛。土肥原贤二穿着厚厚的羊皮袄、腿上绑着皮筒、手腕上戴起了红艳艳的玛瑙佛珠,清冷的库伦大街让他不断皱眉。这位参与策动西华门事件的日本军官自从中日战败后就和上百位不愿意撤离的激进军官以及黑龙会浪人来到蒙古,还伪装成各种身份加入已经逃往俄国的蒙古大叛军巴布扎布的军队里潜伏下来。

    依靠着语言上的天赋,短短两年他已经能说一口流利的蒙语,还绞尽脑汁终于成为博格多汗宫的“国事”顾问。此刻满身蒙古打扮让身材矮小的他显得发福不小,不是知根知底的人恐怕站在面前都认不出来了。在他身边还有一位脱下军装伪装成商人的日本军官。此人叫青木瞳,原是日本满铁公司护卫军官,参加过中日战争随军败退回到朝鲜,后来还回国参加了510暴动。重要的是,他是青木纯宣的弟弟!在510事件侥幸逃脱后就躲到朝鲜并从那里只身来到蒙古,看到他不仅行事颇有青木宣纯之风,而且非常熟悉满蒙情况所以土肥原贤二将他招致麾下。

    稍稍遗憾是青木瞳语言天赋很差,陆士毕业编入预备役加入满铁护卫队多年,甚至不如很多初来乍到的黑龙会成员,所以说起话来还带着浓浓地长州口音:“土肥原君,支那军队距离已经不远。不如让我带人去吧,虽然我们人不多但只要能煽动起这些愚蠢的蒙古人,肯定能给他们造成麻烦!”

    青木瞳说话时手还插在蒙古服衣袋里,那里面是一支已经普遍装备国防军的汉阳造民元式9毫米手枪,这是他在战场上从一个死去的中国少尉身上找到的。这个小动作没有瞒过土肥原贤二,狠狠瞪他一眼:“青木君!大日本帝国流的血还少吗?你想让你的兄长白白牺牲吗!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战争、不是杀人,是想办法帮助帝国让支那人不得安宁,为帝国争取复兴的时间!现在田中下已经掌管军部,我相信很他就能成为首相。他是一位有杰出能力的人,但再杰出也需要时间需要不停找机会削弱支那。”

    “但现在不就是好的机会吗?”青木瞳还不死心,涨红脸说道:“支那杨秋为了区区钱财就不自量力加入白人鬼畜的战争,还要从这里前往俄国国内参战,不觉得这是好机会吗?那些蒙古人不认同支那南京政府,现在他们大军前来正是恐慌和仇恨深的时候,应该将他们煽动起来让这片草原从此无法安宁。”

    “不,机会还没到。”土肥原贤二摇摇头继续向博格多汗宫走去,他不想多解释浪费口舌。虽然青木瞳说的很对,此刻正是搅乱蒙古的好机会,但时间还没到!而且他觉得日本的目光还因为上次战争死死盯住仇恨没看懂现在世界已经变了。当日本上下嘲笑杨秋不自量力,散播谣言说他为了钱就派兵去送死时却忘记因为派兵他得到了整整50亿的贷款,得到了每年10亿的军费,得到免费援助的工厂和战后利益分配权!重要的是,从近英法突然强制日本海军以对马海峡和台湾为界,不得进入支那近海的事情看,此次派兵已经实现了拓宽民国外部环境这个重要任务,使得短期内和英法关系迅速升温,使得他能够从协约国中以军事需要为名买到必要的技术和机器,而且这次能终获胜的话那么至少在战后修生养息的数年内,英法都不会太限制他的发展。

    反观日本却因为510事变,和高桥是清的死导致对外政策混乱白白错过一个巨大的逆转良机!想到这里他就叹了口气,幸好日本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或许老对手俄国会给日本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他一路想着未来日本道路该如何走时,脚下已经不知不觉抵达博格多汉宫。

    “早上好,拉马吉顾问下。”门口的侍卫弯腰向这位据说来自藏滇边界非常有华的“国事”顾问行礼,土肥原贤二手捏佛珠以蒙人礼节向他合十行礼。步入宫殿后青木瞳迅速收敛起刚的激动,这就是土肥原贤二收容他的原因,别看他至今还耿耿于怀青木宣纯的死,但在大事上却是个非常不错的助手。

    虽然博格多汉宫很多地方还保留着黄金家族时期的风格,但它现在已经被从西域来的红衣教占据,走廊和房间里充斥满各式各样红衣教壁画、经文还有信教百姓送来的精美贡品。没人知道这座宫殿内有多少财富,但据说它能直接让日本组建3到5个师团!可惜这些财富却成了一些人的炫耀品,研究中国已经十几年的他很清楚,现在的蒙古早已不是真正的蒙古,黄金家族的孙们早就成为只会磕头的红衣教信徒,放弃了雄鹰的心脏。这就是超越实力过度扩张后的恶果,整整数代年轻人前赴后继换来短暂辉煌后却是数百年的沉寂,代价之大难以想象!而日本本来也在走这条路,可杨秋的介入反而中止了这种盲目扩张,大日本帝国终到底是厚积薄发还是如蒙古般沉寂呢?

    漫长的走廊没有答案。

    走到尽头已经能清晰听到里面的呼喊和争吵,当土肥原贤二和青木瞳步入房间就见到盘膝坐在中央,身材削瘦矮小面色阴郁的哲布尊丹巴。站在他左边的是他忠实的走狗,1911年策划独立并亲手车裂拒绝分裂的爱国喇嘛的土谢图汗杭达多尔济,右边是留着两撇翘胡有个中国名字的俄国驻库伦领事,刘巴。

    除了他们三人外,剩下都是蒙古亲王和哲布尊丹巴的喇嘛走狗,但现在他们显然分成了两派。

    “翱翔的雄鹰也有歇脚的时候,为了草原的安宁应该立刻上书汉人朝廷取消自治避免战争。”

    “桑结你在胡说什么!长生天的孙不会向汉人低头,应该将我们的士兵都组织起来和他们血战到底,大蒙古勇士不会向敌人骄傲地头颅。”

    “为了你的骄傲就要让草原血流成河吗?”

    “土谢图汗,你这句话为何不去札木合的墓碑前说呢?当初你不是积极自治的吗?要是你退缩就让我来打吧!我车臣汗的勇士就在外面,等我打败汉军到时候别怪我常驻这里。”

    “你敢!”

    大军压境让蒙古陷入混乱,哲布尊丹巴也不知如何是好,见到为自己拿出了很多好点的土肥原贤二仿佛见到救星般招招手:“拉马吉顾问您能来太好了,能为我指点迷津吗?”

    土肥原贤二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红衣教信徒,虔诚地合十行礼动作连青木瞳都分辨不出真假,他向每个人行礼抬起头,缓缓说道:“尊贵的活佛,您应该相信您的信徒相信长天生的指引,我不想说多少鼓舞的话语,但汉军此次前来气势汹汹,自治的时机已经无法回来,但如果开战草原必定血流成河,为了安宁您应该做出决断。”

    这句话可把哲布尊丹巴愁死了,但又不好说自己也没主意,只得假借转动佛珠来掩饰内心的不安。小小的举动让青木瞳从心底里鄙视这个据说染上了一身梅毒的红衣教喇嘛头领,忍不住说道:“如果不行就暂避吧,去日本!只要人还在就能保证蒙古美好的未来。”他用的是日本商人的身份,所以大家对他提议去日本暂避并不觉得奇怪。哲布尊丹巴和在座的亲王贵族实在舍不得这份基业,何况要是离开天知道还能不能回来,可手里的实力又打不过人家,只得用眼睛求助刘巴。

    刘巴这些年没少从蒙古获得好处,光是黄金就价值几百万,但现在形势比人强,中俄结盟后实在不宜插手此事,何况中队对外说从这里借道,也没违反《中俄圣彼得堡友好宣言》所以一时半会也拿不出好办法的他只得继续装聋作哑。土肥原贤二见状再次说道:“离开或许是后的机会了!您一定要作出决定,如果不能远行那么我建议可以去偏远地区或者回西域暂避,等战争结束俄国朋友腾出手来,您依然是草原唯一的敬仰。”

    哲布尊丹巴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只要自己不死谁也无法取代,可正当他要点头时外面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是一通沉闷的爆炸声!这个声音让土肥原贤二脸色都猛变,青木瞳是伸手握住了枪柄。

    “尊贵的活佛汉、汉军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