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九二章 三言两语定基调

第三九二章 三言两语定基调

    原创

    狂风呼啸、巨浪连绵我要那么德国甚至能带着击沉三艘主力战列巡洋舰、击伤两艘女王的骄傲战绩回基尔港接受全国的欢呼。但胜利却麻痹了眼睛,当四艘女王转向逃走时,舍尔将军下令追击准备用数量优势强行吃掉这四艘女王级,却没想到同样陷入24艘英国主力舰的陷阱中。

    一场荡气回肠的大战瞬间爆发!三艘排在队列旁边的英国万吨级巡洋舰只坚持不到几分钟就被彻底击沉。严谨如齿轮般精密的德国海军一遍遍用炮火挑战昔日的七海霸主,而英国为了维持骄傲同样不甘示弱,在这轮可怕的交锋中,舍尔将军边打边撤并终在脱离前再次击沉无敌号战列巡洋舰和圣文森特级中的前卫号!

    即使打出了八比零(包含三艘万吨级装甲巡洋舰)的超级战果,但德国大洋舰队却同样伤横累累。而塞德利茨号在这轮交锋中再次损失两座炮塔终不得不率先撤离。大雾和弥漫的硝烟挽救了双方,由于能见度太差终只能再次投入到驱逐舰绞杀中,在这轮中吕佐夫号被鱼雷击中谁也不知道是否能坚持到基尔(吕佐夫和波拉美尼亚号老式战列舰撤退过程中已经沉没)。而率先脱离战圈的塞德利茨号因为无处不在的英国驱逐舰和潜艇已经和主力失散,身边只有搭救水兵赶上来的s23驱逐舰。

    然而现在它也要走了!黑暗让大海变得极为危险,为了驱逐舰甲板上近百位急需救援的重伤员,哈坎舰长下令它率先离开。

    “我们加孤单了。”与杨秋一起经历过湖北大战的哈坎舰长来到秉文身边。原本样貌俊朗的他现在非常狼狈,左臂上裹着夹板,额头和秉文一样包着厚厚的棉纱,右眼眼角被拉开一道血口,说起话来还能见到被撞掉的门牙缝。可他依然乐观的递上一支古巴雪茄:“听说那些美国牛仔都爱赢得胜利后抽一口,还称此时的雪茄为胜利雪茄。”

    秉文闻言后也点上一支,可辛辣的烟草味却让他连连咳嗽。“原来你和杨一样。都不会抽烟。”哈坎哈哈大笑,似乎已经忘记了一切不。

    “舰长,我们该怎么回去呢?”秉文按耐不住心头的担忧,由于跑出太远所以以塞德利茨号目前的状态想要回到基尔港至少需要五天,五天足以改变很多东西了!损失惨重的英国海军绝不会让一艘已经眼看入水的战舰回去,所以沿途肯定早布满了驱逐舰和巡洋舰层层堵截。哈坎也知道自己命悬一线。但他却无比乐观眨眨眼睛:“我知道我们遇上了麻烦,但任何时候都不该失去信心!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英国炮弹有问题,我们或许早已葬身大海,能多活那么久还有什么奢侈呢?”

    哈坎起身拍拍他的肩膀回到舰桥,军官们早已点上蜡烛等候命令,当他的目光在海图上巡视一圈,然后用笔画出航线图计算一番后果断指向挪威海岸:“向东,沿挪威近海向南行驶,至少我们还有机会搁浅。”

    “但是。”

    秉文吃惊地望着航线还没说话,航海大副就已经摇头:“舰长。这里有英国人布置的水雷带!”

    他说的没错,为了彻底封锁德国海军的出海航道,英国不仅在德国海岸线布雷,还将水雷带延伸至挪威附近。整条水雷带由数十万枚水雷组成!由于挪威近海多山谷深湾,所以英国水雷防备加严厉,寻常连潜艇都不敢走这条路,受伤无法机动的塞德利茨号岂不是。大家还没想完,哈坎却坚定说道:“我坚信,这里一定有可以让我们回家的路!”

    没人知道他为何那么有信心,但这条航线却让秉文眼前一亮。如果真能开辟出这条航线。是不是意味着“莱茵兰”计划中重要的突围道路就此打开呢?从这里北上一路进入北大西洋冰山区,然后横渡北冰洋航线抵达加拿大近海,并从那里绕开主力云集的北海踏上回家路?!当他心脏一阵乱跳,抑制不住激动望着航线图似乎要牢牢镌刻进大脑时,脚下的塞德利茨号开始轻微颤动,舰艏一点点向东偏斜。

    “昆明至曼谷铁路?”

    暹罗西海岸的华欣,因酷爱打猎而修建的拉玛六世皇宫内,三十几岁的暹罗国王身着军装。腰佩镶满宝石的短刀,似乎想通过这样的精心准备告诉来访者,暹罗是个强大且独立的国家。但可惜他对面加年轻的杨秋却对这种打扮视若无睹。端起特意为他到来而泡的绿茶嘴角闪过一丝戏谑。

    打扮的再威武,小国就能变成大国吗?

    不过即使痛恨他这种排华先锋,站在客观的立场上也必须承认这是一位合格英明的君主。他自知国弱民贫,所以利用身份刻意接近欧洲皇室弟,还用打猎的办法每年聚拢不少欧洲王室弟,为自己和国家赢得一些承诺和援助。在他这些年领导下暹罗蒸蒸日上,但这不是他去追随欧洲排华的理由!

    拉玛六世同样细细打量这个比自己名声响亮,拥有亚洲强之一军队的男,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震动和后悔。后悔的是将华人视为犹太人还公然出版在自己的书中,尤其当青岛大捷消息传遍世界。日本被打败从中国全面撤退后寝食不安,所以立刻下令收回全部书籍,但现在看还是太晚了。

    报复在不经意间就已经到来!

    拉玛六世微笑着替杨秋倒上茶,圆圆地脸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双手合十微笑道:“尊贵的副总统下,我并不觉得现在适合修建这条铁路,我国也没有资金完成这么大的工程。”

    “没关系。我们可以提供资金,当然如果您需要我可以向我国国会建议提供一定数额的贷款,帮助您好管理国家。”杨秋步步紧逼,目光中透出淡淡的冷漠。旁边顾维钧对这种眼神有些害怕,他发现这个男人狠起来实在是非常可怕,不过因为一本排华的书就试图用铁路计划和贷款将对方压在脚下无法翻身!

    拉玛六世当然不甘心,带着点怒意说道:“下,暹罗一直信奉对华友好,也信奉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所以铁路建设我们有自己的打算。”

    “那太可惜了。”杨秋出人意料的暂时收回铁路计划,淡淡说道:“我也希望国王殿下能牢记今天的话,与邻友好是我国政府长期坚持的国策!当然,如果有人刻意掀起排华,试图借列强掩护达到不可告人的阴谋,那么我也想提醒他,中国已经不是五年前的中国,我们不仅有整戈待旦的百万陆军,也即将拥有强大的海军来保护我国的海外利益!”他说完后,起身用暹罗礼节合十弯腰行礼,走出会客厅前还故意丢下句话:“非常可惜,原本我还打算向贵国提供价值三千万的贷款用于共同开发东南半岛。但还是感谢您款待,希望您有机会访问我国。”

    拉玛六世自然不敢接受这种带有严重政治倾向的贷款,所以望着杨秋背影眼中阴鹫之色愈加浓重。

    出了王宫后顾维钧追上来,有些担忧道:“副总统,这样做会不会破坏了两国友好?”

    “破坏?”杨秋停下脚步笑了起来:“少川要记住,想成为大国首先就要有一颗大国心脏!与暹罗相比,我国哪怕家底再烂也是大国,还没到向篡位者卑躬屈膝的地步!我不想逼他,但我需要为将来两国关系定下个基调!他要么好好想清楚将来如何处理两国关系,要么我不介意随便找个郑信的后人来揭穿当年的事情。”刚察觉他对待敌人很可怕的顾维钧再次发现,他还有颗狡诈的头脑!郑信的后人?早就死的不能再死了吧!也亏他想得出来,但要是民国坚持找来的人就是郑信后代,恐怕拉玛六世也会很头疼吧?

    就在两人边走边聊谈论未来如何处理民国与暹罗关系是,蔡公时却抱着电报疾冲而来,差点还将警卫员撞倒,不等到身边就急吼吼喊道:“副总统,战报!是德国来的战报!德国刚刚宣布,五天前他们海军在斯卡格拉克海峡以北60海里处重伤英国舰队,击沉八艘英国万吨级军舰!”

    八艘?!杨秋虽然知道增加了两艘巴伐利亚级的德国海军上层咯,但还是没想到居然能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只可惜德国受困于资源,所以不管战果有多大依然脱不开斯卡帕湾的命运,所以他只想知道一件事:“塞德利茨号和秉文有没有回到母港?”

    “塞德里茨?好像。”蔡公时看看电报说道:“回来了,但电报上说已经损毁非常严重,水兵也死伤格外惨重,秉文他们还没有任何消息。”……(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