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八七章风起乌拉尔

第三八七章风起乌拉尔

    严酷的冬季终于过去,被誉为俄国第五大工业城市区的乌拉尔逐渐从冰雪中复苏。~~

    乌拉尔火车站内人满为患,到处都是身着各种各样军装的军人。由于大西洋通道大部分都被切断,俄国只能通过漫长的西伯利亚铁路对外联络。为确保能得到足够援助,总计有185辆火车在乌拉尔至海参崴之间运行,除了要将外界援助带回来外,还需要将抓获的德奥战俘从这里运往太平洋,再由那里转运回欧洲。

    这种绕地球一圈的运输实在是折磨,深深加重了本就实力不济的俄国的负担。曾经就有人说过,以斯拉夫人好战的性格,如果不是后勤和补给拖累,或许第一次世界大战历史会被改写。负担、战争和无休止的忙碌终于激怒铁路工人,他们开始走上街头罢工要求休息,混迹于人群中的穷党煽动闹事,刚迎来春天的乌拉尔再次陷入混乱。

    此时还没人知道,一辆乌拉尔机车厂出场才两年,正喷着黑烟从西伯利亚荒原急速驶来的快速列车为这个城市带来了什么。

    车上,李烈钧正在最后翻看军情局送来的各类消息。从俄国参战进程和国家动员规模来看,尼古拉二世明显拿出了全部力量,但这场耗尽国力的战争也给国家带来了深重灾难!根据军情局的数字,从开战至今俄国已经损失超过300多万军队,有超过50万士兵偷偷开小差带枪支离开,损失和逃走的士兵又给国内带来极为严重的治安和经济问题。从1914年底至今,俄国有记录的犯罪率就高达每天700余次,几乎每天都有不同规模的暴动、罢工和抗捐事件在发生,每10俄国官员中就有6个人不同程度渎职和贪污。

    经济上问题更是严重!参战前,俄国拥有每年500万吨钢铁产量,可以制造从大型战舰到火车头等各类重工业产品。但仅仅两年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260万吨,近半的工厂因为工人不足和原材料无法运抵导致停工,全靠盟国输血勉强维持。

    火车开始减速,甚至能感觉到脚下传来的剧烈惯性作用。这些俄国列车司机似乎天生就那么疯狂,为了御寒都爱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然后用最大马力冲刺在西伯利亚荒原上,大概只有他们的上帝才能知道这样做有多危险。为了将20工厂矿山急需的华工运往乌拉尔,尼古拉二世这回倒非常配合,直接调来50辆列车供中方使用。

    窗外的世界开始出现生机,当雄伟的乌拉要塞城出现在视线中时,身后却陡然传出一片惊呼:“快看,那些毛子再干什么?”

    “看看!还有扎着白毛巾的人呢。他娘的!哥几个运气不会差遇上兵变了吧?我可听说毛子最近不安分,海参崴那边都有人闹事。”

    “管他呢,我们只保护工人不遭罪,谁要是敢乱来咱的枪也不是吃素的。”士兵们乱哄哄挤到窗户旁观看外面,李烈钧也看到了外面的景象。只见四周满街都是抗议和罢工的人群,从入城到火车站区区几公里距离内就能看到不少于五十个混迹于罢工示威工人中的武装分子!这些人让李烈钧双眉猛然皱起来。一个加强营总计573人,却要保护分配到乌拉尔四周数十个卫星小镇内的102家矿场、伐木场和工厂的11万工人,这任务与其说机会还不如说杨秋故意折腾自己!

    “结束战争!我们要面包!”

    “不要子弹,要和平!”

    并行的几条轨道上十几辆列车挤满车站,数百位铁路公司的工人和技师爬上车顶摇晃标语牌,车厢内正等待被押送至海参崴回欧洲的德国、捷克、奥匈和奥斯曼帝**人抽着烟指指点点看笑话,负责押送的军官神色紧张,一个劲训斥士兵小心看押防止被俘士兵暴乱。

    “快看,是中国人!”

    “上帝,他们加入协约了吗?”

    当李烈钧搭乘的火车缓缓进入车站后,本来还非常遵守“纪律”同盟战俘忽然躁动起来,无数个脑袋从车窗内钻出,很多大胆的士兵还干脆走下车和俄国看押士兵一起踮起脚伸长脑袋好奇看那面三色飞虎军旗一点点挤入车站。

    “实弹上膛,以班为单位注意四周情况。”李烈钧站在车厢中央向后喊了一声,霎时十几个车厢全都是咔咔拉枪栓的声音。由于执行的是非作战任务,加上俄国担忧所以唐努乌梁海营仅仅是轻步兵营,手中最强的武器就是轻机枪和手榴弹,要不就是配属的六辆仅安装轻机枪用于巡视工作区联络的灰狼装甲车。

    “契柯夫少校,请您联系安排一下我们的营地。”

    为配合唐努乌梁海营,俄国从海参崴派来一位叫契柯夫的少校负责,别看这位少校没什么名气,但人家有个表亲却刚刚升任海军中将,任黑海舰队司令。只是这位显然和列车司机一样是个酒鬼,每天都把自己灌得迷迷糊糊,以至于听到询问还在róu眼睛:“我们到哪里了?”

    “乌拉尔!少校。”摊上这种斯拉夫酒鬼实在让李烈钧没辙,干脆以毒攻毒使个眼色让卫兵拿一瓶携带的老白干来晃了晃:“少校,我们需要立刻安排驻地。”

    “太bāng了,这件事交给我吧。”有了酒,契柯夫顿时如兔子般冲下火车去市政fǔ寻找联络员,但很快他就满脸失望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因为游行和暴动乌拉尔市政当局已经全部停止办公,要等城市恢复秩序后才能安排。

    李烈钧深吸口气,目光一遍遍从外面围观的人群中扫过。混乱的场面仿佛让他回到四年前的南京,那个时候满清刚刚倒台,全国上下一片混乱,虽然国人还没有欧洲那种游行和抗议声势出现,但荷枪实弹的土匪和各地武装与现在何其相似!后面源源不断运载劳工的火车还有几个小时就来了,要是才踏上俄国土地就让他们饿肚子陷入混乱,自己该怎么向国家交代!

    “下车!一排接管车站调度室,二排、三排上楼注意保护,四排那边,看到了吗?那个空地给我全部清除干净充当临时营地。”他果断向几位排长下达命令后,又当着众人的面掏出一把花花绿绿的美元:“契柯夫少校,我们需要粮食!我不能让劳工们刚抵达就饿肚子,另外能不能帮我招募些工人或者志愿者?”

    别说契柯夫少校了,就连十几个在外面往里探头的俄国士兵都眼睛发绿!这是财大气粗的美**队,还是据说连饭都吃不饱的中**队?对了,他们好像说要志愿者?!命令下达后早已蓄势待发的士兵迅速冲出列车,飞速将空空如也的调度室占领,然后在车站大楼上架起机枪,带来的六辆装甲车也迅速保护好重要位置。

    望着只短短十几分钟就完成接管,连接欧亚的通道战略位置堪称无双的乌拉尔火车站,李烈钧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如果这是战争那么唐努乌梁海营或许会凭借神速的行动成为国家英雄,但现在他必须解决兵力不足和粮食问题,为后续劳工抵达做好准备。还好,在烈酒和美元攻势下,契柯夫少校非常积极配合了“占领”工作,当下午首批两万华工分别搭乘五辆列车,从长春经中东铁路、西伯利亚铁路辗转5800公里花一个半月抵达时,契柯夫少校不仅带来三百背着步枪穿着俄军军装的“志愿者”,还从乌拉尔机车厂弄来整整十车皮原本应该运往前线,却因为没接到调动命令延误的牛肉和粮食。

    “想办法发电报回国便问问有没有什么新命令。”李烈钧犹豫再三还是加上了最后这句,因为当从三楼窗口看到这个还在躁动的工业城市,他总觉得杨秋决定出兵俄国恐怕不那么简单,以他的性子每次军事行动必然是极有针对性。

    为赚大把的出兵费就向半个地球外投送军队?

    无线电操作员绞尽脑汁加大功率联络数千公里外祖国时,一列列军方火车开始混入民用车流向长春、太原加速转运物资,数万民夫被征召起来用驮马、小车开始将物资转运至包头或者最便捷的上车点。同时铁道部也得到正太线和南满铁路必须在一年内完成标准轨改造工作的任何,并向法国购买了整套用于将窄轨列车改造为俄国宽轨的设备,其中包括六台可以直接调运满载车厢换底盘的大型起重机。

    河南、陕西数十个大型棉花国营农场才开始长青苗,今年和未来两年的所有产出就被国防订单全部包圆。第二和第三家午餐肉加工厂开始在杭州、奉天建设、重庆特种钢基地停止一切普通钢生产,四家工业集团见缝插针开始恢复自行装备建造任务。同时,国防军内部也出现悄然调整。中日战后计划组建的五个师中剩余两个开始组建,还以演习名义征召221、222、223三个临时预备师开赴河南信阳与从东北和山东撤回来的三个师一起进行年度训练。此外,青岛战役一战成名的103中央警卫南下福建三都澳,最早组建的5师也轮换至广州驻扎,滇黔桂三省由何锡藩率领的11师接管、广东福建交给了尹昌衡率领的8师。

    海军也加紧速度。奥匈cnl船厂设备被江南、马尾、青岛和钦州四厂瓜分完后,海军先是拿到改造广州黄埔和天津大沽两家小船厂的资金,然后又在第一艘自建安海级大型巡洋舰铺下龙骨后不到半年,就在马尾主持了第二艘自建安海级铺设仪式。同时还根据借来回护送赴法船队的前两艘长风级驱逐舰测试后的资料,对后六艘该型驱逐舰进行了重大改进并开始加速建造,还严格要求必须全部与16年年底前交付。但后续8艘却被取消,改为两款新设计的轻巡洋舰和驱逐舰。

    时间如磨盘一点点向前。民国政fǔ在暂缓激进改革、确保农林、水利、交通、电力等重大投资稳步增长,确保全民军国民免费教育,保持工商业爆炸式发展,战争财富源源不断流入的同时,战争机器却已经悄然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