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八六章出访前的家事

第三八六章出访前的家事

    “你们刚才说什么守五年?”

    苗洛挽着发丝穿着棉质睡衣走进书房,脸颊上透着淡淡的喜

    留三人吃过晚饭后,杨秋披着外衣抓紧时间为出访做准备。王正廷已经回电,他已经和意法政fǔ商定好杨秋与七月初访问两国,最后还将横渡大西洋访问美国,最后从西海岸旧金山看望当地华人后回来。考虑到德国潜艇威胁实在太大,即便提前告知也未必能确保安全,所以总参和安全局禁止他赴英访问,最终选择在波尔多与英国外长进行闭门磋商。

    “没什么,就是要让北方能顺利过渡五年。”杨秋没抬头,所以没能注意到她的表情继续说道:“对了,你这段时间也准备下,尤其是法语要多练练。”

    苗洛轻哦了一声,黛眉微拧着走到身边,抿着嘴角玉言又止半天才幽幽说道:“辰华,这次我恐怕不能陪你出访了,让师姐陪你去吧。”

    “嗯?”杨秋抬起头诧异地望着她。这是他第一次出访欧洲非常重要,两人之前就商量要做足准备,还给美国致公堂发电报会去旧金山唐人街看看爷爷,怎么变卦了呢?想到她说让芮瑶陪自己去,以为又想撮合那件事。虽然这段时间她不知怎么时常提此事,但出访岂同儿戏!就算自己真纳妾也不可能撇下正牌夫人带个小妾去出访,所以脸上就有些不悦,说道:“别胡闹,出国访问是大事,怎能胡乱带人去。欧洲会怎么看我?怎么看我们民国!”

    苗洛一听知道误会了,忽然咯咯笑了起来,凑近几步俯下身刚准备咬耳朵告诉他真相,书房外突然传来一声冷哼。芮瑶端着咖啡,眼眶红红脸色冰冷走进来,整个人都像挂了层冰霜,将咖啡重重往桌上一放:“忙忙忙!天天都是国事大事,连师妹怀孕都不知道!还像不像个当丈夫的人?”

    “怀孕?洛儿你怀孕了?”杨秋仿佛觉得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下完全懵了,连芮瑶为何生气都没想。苗洛却看了眼生气的芮瑶,狠狠剜了眼杨秋轻嗔道:“四川时就觉得有些不舒服,还以为是车船太久的缘故,回来歇这么多天也不见好,所以今天就让师姐陪我去看大夫,。”

    “太好了!我要当爸爸了,。”没等她说完,杨秋已经激动地将她拦腰抱起在书房内转了好几个大圈。晕头转向的苗洛也开心的狠狠捶他,结婚这么久她最担心就是自己不能给杨秋生个孩子,只有旁边的芮瑶望着他们暗自伤心,嘴角惨惨勾两下仿佛被抽干所有力气般转身而去。其实刚才在门外她已经听到杨秋的话,虽然她心底也知道他出国访问代表国家怎么可能带自己通行,但那句“胡乱带人”还是让她很伤心。联想到去年此时,一年又过韶华渐尽,眼看马上就要步入三十芳华却还独孤小处,就恨不能立刻夺门而去再也不回来。

    见到她离开,苗洛这才想起连忙嗔道:“都是你!什么胡乱带人?师姐怕是要伤心死了,还不快去向解释下。”

    “可是你。”

    “才两个月还早呢,快去。”苗洛瞪了眼,狠狠把杨秋推出了门。

    杨秋无奈地走向芮瑶房间,到了门口才发现门已经反锁死死地,听到里面有抽搐声说道:“芮瑶,开开门,我想我们应该谈一下。”轻叩好几遍都没反应后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前世就不懂得哄女人要不然也不会三十几岁还打光棍,想想干脆明天见面后再解释时,却忽然拉开。

    “有什么好说的?是不是嫌弃我,那我走好了。”芮瑶却想越伤心,打开门后扭过身子故意装出要收拾行装。杨秋连忙拦住她说道:“其实刚才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芮瑶豁然转过身,美目直勾勾盯着杨秋的眼睛,似乎在等他亲口说出来。

    面对这双眼睛杨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站在那里有些发呆,支支吾吾半天才说道:“出国访问是大事,之前王正廷已经和意法两国政fǔ都商量好,随行人员、数量和食宿都不能出错,临时换的话。”见他半天还在说出访的事情,芮瑶顿时芳心恨恨,想起苗洛的话也不知哪来的用力突然抱住他,将脸埋在他怀里幽幽说道:“辰华想和师妹争什么,也不要名分,只要能在你身边就好。我知道,你是怕外面说闲话,说你贪恋女人,怕那些跟着你的人都三妻四妾安于享乐,可我就是忍不住想你呜呜。”

    她说着说着自己先哭了起来,哪里还有当年一帮之主的气势,就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女生。杨秋也不知怎么好,其实说长相、身材、能力等等芮瑶还在苗洛之上。但正如她刚才说,他的确是怕自己才结婚又纳妾给下面不好的印象。他比谁都知道,看似国家统一还打败日本,但国内潜流依然不小。国民教育才开始推行,封建愚昧的思想还非常盛行,绝大多数农村地区实际上依然掌握在士绅和大家族手中,虽然他也想早些建立起多级管理机制将全国整整纳入轨道,但正如袁世凯临死前的告诫,此时民国已经不是大乱大治的初期阶段,有些东西已经不能用简单地暴力手段来解决,那样只会给国家带来恐慌和混乱。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明年开始穷党所采取的暴民政治和革命手段会给国家带来了多大伤害!中国正处于一个转型的十字路口,十月革命却近在眼前,这场革命给世界和中国带来多大影响怎么说都不过分!绝大多数是贫穷无产阶级的中国正因为这场革命,导致五四运动出现并最终卷入了漫长的动乱,与动乱比更痛心的是外来思想文化对传统文化的冲击和割裂。从一个狭义上说,真正的中国从五四运动后就断裂了!这就像经历数次被外族统治导致汉文明戛然而止那样。

    所以他至今依然战战兢兢,即使国力不济依然准备咬牙挡住这股红潮五年!然后通过一个较长时间逐步瓦解家族式地方政治,建立起一个完善的法制而非人治国家,通过巨额利润和法制手段刺激那些将资本转移到工商业,从而逐步减小对土地依赖,从根本上将这股外来思想瓦解,保存中国自己的传统文化。而在这个过程中,千万追随自己的年轻人是关键!是国家的希望。只有当他们逐步取代目前依然和晚清时代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官员系统,才能打破旧制实现国家新生!

    这些事情他不能对别人说,即使说了目前也没人相信,所以他要是公开纳妾,会不会让年轻人失望呢?会不会让一些人安于享乐而忘记自己的职责呢?杨秋低头看向芮瑶,恰好后者也抬起头望向他,当眼神纠缠在一起后他心底却重重叹口气,事到如今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这个女人了,所以只能慢慢用双臂抱紧她。触手温润的细腰滑腻火热,两团裹也裹不住的凝脂死死贴在胸口让他也有些呼吸急促。

    芮瑶被他抱住后更加不堪,踮着脚尖缓缓送上了红c混。当两片嘴c混轻触即将纠缠在一起时,门却再次被敲响。“辰华,在吗?”苗洛的声音从外传来,吓得芮师姐连忙推开杨秋玉哭无泪。自己刚下决心啊怎么就来抓奸了!脸颊跟烧红铁板似拉开门,见到似笑非笑的苗洛,更是看一眼都勇气都没快步向洗手间跑去。

    苗洛咯咯乱笑,狠狠瞪了眼随后走出来的杨秋:“都是你!”杨秋无辜摊开后还没解释,她却又连忙指指楼下:“我去看看师姐,你快去楼下,蔡公时和宋子清说有急事找你。”

    子清?杨秋暂时忘记了烦心又有些甜蜜的家事,宋子清刚走就回来肯定有急事,于是连忙整理好衣服向楼下走去。

    “您不是让我关注法国一个叫凡尔登的地方吗?”走到客厅还没询问,蔡公时就急匆匆将电报递给他,宋子清在旁边也说道:“刚收到消息,德军于昨天早上开始进攻那里!”

    凡尔登绞rò秋猛然扭头向墙上的日历看去。

    时间整整提早了两周!

    带着苗洛怀孕的喜讯,杨秋回到南京开始新一年忙碌。

    欧洲最关键的一年在凡尔纳的枪炮中开始了。德国人知道靠一只拳头打不死人,所以在利用第一次出现战场的坦克扳回优势后,开始突破凡尔登。只要打开被誉为巴黎北大门的凡尔登,配合贡比涅形成夹击态势。一旦该态势形成,巴黎是怎么都守不住的!没有巴黎,法国就不会再战斗下去。所以无论如何英法都会死拼凡尔纳,绞肉机不可避免。加上日德兰海战,罗马尼亚战役、阿拉伯战役、最疯狂的一年终于到来!虽然不知道第三次索姆河战役会不会出现,但从年头打到年尾的凡尔登绞肉机将最终改变两大集团的力量,要不是俄国率先崩溃让德军得以从东线收回有生力量,或许战争不用等到大流感就结束。

    这是个最疯狂的年份,平行世界中3000万死伤的可怕数字这一年就占了近半!

    紫金山下新建的国防部总参谋部内,宋子清等人向杨秋道贺后开始例行报告,讨论重点依然集中在欧洲战事上。负责解说的是刚刚毕业并被分配到陆军参谋部的李宗仁,面对他和众多将领后世赫赫有名的小诸葛此刻如面对导师的学生,鼻尖上汗滴隐隐。

    “德军的战术非常有效,利用英法急于向贡比涅增兵保护巴黎的机会,先派出两个师向阿香巴佯动,然后又摆出进攻兰斯的架势成功将英法注意力吸引到巴黎外围,自己则向凡尔登集中十个师发起进攻。驻守该地的法军初期只有两个师,带领他们的贝当将军。从陆陆续续传回的消息看,德军总计动用大炮约一千门以上,十天内总计发射炮弹85万发,还动用了毒气和能喷火的新式武器,英法军队能否守住还是未知数。”

    “乖乖!一千门大炮,75万枚炮弹!”听到这里冯国璋第一个凝重起来,85万枚炮弹是什么概念?杨秋又是交易,又是购买花几年时间总算弄起汉阳和重庆,现在又增加了国营郑州和奉天。总计四家大型军工集团目前每月撑死也只能制造40万枚炮弹左右,而德军十天内就打出民国两个月还多的储备!

    那个叫凡尔纳的地方恐怕已经化渣了吧?!

    “差距太大了!”萨镇冰虽然是海军,但这种旷世大战自然不会错过,感慨道:“这种仗我们这辈人恐怕是想也不敢想!去年对日本我们总计才用了十万炮弹,当时已经觉得厉害,可现在看实在是不入流。”

    可怕的弹药消耗数字让在座军官都渐渐不安,中日战争时还觉得不错的火力配置和欧洲一比就是个孩子!这种打击非常像杨秋亲身体验过的二十世纪末“沙漠风暴”行动。当时他刚刚入伍,电视直播时那种空地协统导弹开路的进攻狂潮不仅让他傻眼,更让全世界抓狂,共和国为此直接陷入长达十数年的焦虑和不安。

    见到面前这些将领此刻明显被欧战的规模和惊吓到,杨秋不仅没担心反而很开心,只有害怕才能让人看到差距奋起直追,缓缓抬头问道:“我们有没有人在哪里?”

    李宗仁翻开已经得知的德法英三国部队番号,查询一下说道:“德军方面刘明诏在那里,他们上次在索姆河立功后已经被晋升为中尉连长,其它人则在贡比涅和兰斯等地,法国方面柯韶和蒋作宾带37人负责该方向的观察员工作。”

    杨秋正要说话,雷猛走进来打断他:“总司令,法国公使来了。”

    “诸位,有些事情不参与就永远不会懂,身为军人我们不仅要为眼前考虑还要为将来打算。”杨秋起身刚准备去见法国公使,却想了想又回过头。

    重重道:“着手开始准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