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八三章 出兵时间

第三八三章 出兵时间

    原创

    包头一年中繁忙的季节终于来了,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牧民为了将牛羊卖个好价钱,早早在城市外选个好位置搭起帐篷,不到几天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自由集市。(我要从张家口、太原和陕西来自皮货、药材商人挤满城市,连物价都比平时贵了好多。

    荷枪实弹的国民警卫队士兵在集市上来回巡逻,由于西北民事警察稀少,这种时候他们就要肩负起维护治安的工作。远处的黄河水道旁从西南铁路建设中抽来的一个团建设兵正在修建铁路桥,由于从内地运水泥和预制钢结构部件不易所以建设速度缓慢。建设兵团是杨秋当初在西南的主意,这个办法不仅解决了国家建设需要集中力量的麻烦,还解决了大量原北洋和全国各地退伍后又找不到差事的老兵,虽然主要是搞建设,但军队化管理包吃包住后收入一点不比当兵差,所以不少没技术老兵都自愿留了下来,而且部队也准许他们可以带家眷在身边,安稳了不少人心。

    第6师驻地内将星云集,除提前赶来的石小楼和吴佩孚外,驻扎在陕西的21旅旅长彭寿莘、热河18山地旅旅长戴锦堂、原2旅旅长战后升任编19步兵师师长并调至西北战区的方维。

    根据战后总结,国防军再次确定编制,建五个师中包括两个步兵师和三个混成师,步兵师继续沿用原有番号顺延,即19师58、59、60旅、20师61、62、63旅。警卫师沿用10开头番号、而特别为北方准备的混成师沿用12开头番号、即122、123和124师(原121师也是混成师)。这样一来到1919年底、国防军将正式下设20个步兵师、4个混成师、4个中央警卫师和3个独立旅。将来战争中所有预备役师和临时师将采用2开头番号,以便让人一目了然。

    “他怎么来了?”

    会议室外彭寿莘刚要往里钻,便看到角落里坐着一个人,当看清面貌后也有些发愣。因为居然是被公认废掉的李烈钧。他没想到杨秋会把他召来。不过他也颇为同情他的遭遇。说带兵打仗国防军那么多军官中,此人也未必输给谁。只可惜没看清形势。不由好奇问道:“又铮(徐树铮字),不是说此次会议是师旅级军官吗?他当旅长了?”

    “哼!人家至今还是民党铁杆呢,要我说民党根本就是扶不起的阿斗,何必呢。”徐树铮看不起一个被废的连长,他觉得和杨秋比那些民党人根本不成器,伍廷芳和蔡元培虽然入了内但却都是闲职,前者都要被王正廷和顾维钧他们挤走了,即便给二三十年估计也翻不了身,所以早早加入了国社希望借这个身份往上爬。

    彭寿莘不是很喜欢民党,但这件事他也不好多说所以干脆闭上大嘴巴。可走进去发现吴佩孚居然不在。问道:“师长怎么不在呢?”

    徐树铮神色忽然有些激动地悄悄凑过去:“听说昨夜蔡松坡和东北战区的岳鹏都来了,现在正在隔壁开会呢。”听说蔡锷和岳鹏都来了,彭寿莘立刻皱起眉头,暗道不说杨秋只来视察吗?怎么连这两人都来了!难道北面有什么大动静不成?俄国现在消停的很,连下面士兵都被勒令不准越境。日本在满蒙的势力被清了遍后一时半会也组织不起来,至于库伦那些蒙古清贵是疥癣之疾,要不是不想违反中俄协约早灭几遍了,既然都没事为何还要如此大动干戈?

    两人浮想联翩时,昨夜一起抵达的詹天佑正在给杨秋讲解包头至库伦铁路计划,修铁路搞建设这些事蔡锷和吴佩孚等人并不太懂,问道:“眷诚先生,您说的这些我们都不是很懂。只想问一句,包头至库伦铁路如果要修。需要多久?”

    “铁路之要有三点,人力,资源和地势。”詹天佑本来在成都督促西南铁路网,却突然接到消息让他赶来包头,所以连夜从四川翻山越岭来这里。他现在是铁道部部长,全国铁路都归他管。心愿达成的同时也深感压力,尤其不久前提出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中,要求五年内必须完工整个西南铁路网,并且完成长江以北几条干道改造和支线的建设,任务很重压得他都有些气喘吁吁。此刻面对询问硬着头皮分析道:“人力没问题,西北不足可以从中原抽调。包库线的地势总体来说还算平坦,出包头过阴山山脉后基本就是荒漠和草原,技术上看没什么大难度。倒是资源。”

    他不说大伙也清楚,限制西北和北方发展的大苦恼就是资源和运输。目前全国钢产量远跟不上需求,水泥厂建了一家又一家却还是不足,要命是进入北方的道路艰难,没有铁路很难想象能将上万吨钢轨和必需物资运过来。

    “正太线从太原延伸至包头已经开工,照计划是三年后完工,即便增加一倍人力和资源,这段山路也至少两年能完工。京张线延伸至包头也开工了,可那边道路难,四年已经是短期限。”詹天佑不是只关心铁路的普通工程师,他明白国家建设必须配合国防需要,包库铁路和陇海西线事关国家北方安危,既然杨秋突然找他来,说明北面肯定有大事会发生,想想说道:“其实要想迅速打通包头至库伦也并非不可能办到,但那个方案浪费太大。”

    说道:“如果不计成本,完全可以用日本修建南满支线的办法使用窄轨,因为窄轨通行效率低货物运输量小,所以对路基的压力很小。日本当年为赶工还曾直接用干草混合泥土筑基,将枕木放在上面,这就减少粉碎石和水泥的用量,只需要把枕木和铁轨运来就可以。从包头前往库伦直线不过800余公里,按照日本当时一年400公里算多两年半就能完工。要是换标准轨估计要四年。还必须解决水泥、碎石机这些大件的运输。”

    花几千万修一条注定要被废弃的铁路这种事民国还玩不起,何况将来包头要被建成重工业基地的。窄轨根本撑不起那么庞大的运输量,所以杨秋否决了窄轨方案,但他也没说为何突然想加速这条铁路建设,谢过詹天佑后带头向军官会议室走去。蔡锷跟在身后望着背影暗暗皱眉,他知道杨秋做事向来有计划,而且经常是提早几年就开始部署,此番突然提出要加修建包库铁路难道说准备对俄国动兵了?

    抵达会议室后军官全体起立,杨秋扫了眼角落中的李烈钧后坐到当中,不等众人开口对随行的蔡公时做了个手势:“大家先听听情况吧。”

    蔡公时将这段时间整理的欧洲战报拿出来,走到地图前指着说道:“消息。五天前德军已经兵临法国贡比涅北面约30公里处。距离巴黎只有不到一百公里,英法虽然已经稳住防线当却损失13万余部队,且德国后已经开始向这边抽调多部队。已经有确切情报,德国总参谋部计划年底前要发动西线总攻,所以近开始猛攻俄军。希望在冬季到来前将俄军赶出波兰和加利西亚地区。所以这段时间俄国国内非常混乱,已经总计爆发上百次大大小小罢工和起义事件,而且陆征祥公使发回电报说,因为前线不妙尼古拉二世已经考虑年底御驾亲征!”

    “皇帝御驾亲征?!”

    吴佩孚和众位军官都倒吸口冷气,就连角落里的李烈钧都大皱眉头。御驾亲征从来都不是小事,非必胜之战或亡国前兆没有谁会这样豪赌。俄军在东线本来就不占优势,国内是三番四次出现罢工和暴动的事情,这种情况御驾亲征恐怕非吉兆。

    蔡锷一直在关注杨秋,当听到这里突然皱皱眉。心道难道他准备趁尼古拉二世御驾亲征的机会出兵库伦一举收复国土?那岂不是公然践踏了中俄协约吗?英法会怎么看?和他有同样想法的很多,但西北战区参谋徐树铮却截然相反紧握拳头。眼看全国安定几乎没什么大事,唯有库伦这块心病让众多军官垂涎欲滴,要是能借此机会立下这个功劳,自己肩膀上也该佩戴将星了吧?

    想到这里他刚准备毛遂自荐,杨秋却突然转向一言不发的李烈钧:“李烈钧。”

    “到。”

    听到点名后李烈钧长身而起。众人的目光全都投到他身上。作为国防军内少数忠于民党的军官,蔡锷对他非常熟悉,时隔两年再见却也感觉陌生了很多,肤色黝黑不说还几乎成了闷罐,当年叱咤民初的三督风采早已全无,可见戍守边疆这件事对他打击很大。心底叹口气,也不知他能不能走出来,毕竟论学他还在陈宦这些人之上,若是从此一蹶不振也算是国家损失。

    “大总统和国会已经通过向俄派遣20万劳工的提案,10月底出发前往乌法和叶卡捷琳娜堡等地工作。”杨秋也望着他,脸上让人看不出任何内心想法,淡淡说道:“总参已经正式决定晋升你为少校,唐努乌梁海连扩编为独立团,所需兵员和装备两个月内全部补充完毕。此外,我已经派人保护你夫人和孩来包头团聚,给你两个月假期好好休息,然后由你们团将携带轻装和劳工一起出发,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

    李烈钧眼神一动,晋不晋升他早已看淡,两年边疆戍卫生涯让他想通了很多事情,但却没想到杨秋把自己家人都接来团聚。心中第一次发觉此人其实也不像当年对待他和民党时那样冷酷无情,所以轻轻道了声谢。连蔡锷都为他高兴,团长已经是国防军一线军官了,何况还将担负出境保护劳工的任务,要是能好好完成说不定将来能挑起大任。

    只有徐树铮暗暗恼火,就不明白杨秋看上他那点了!

    “刚说了很多,我知道你们心底都有疑惑,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们。”杨秋没注意到他的神色,双手往桌上一摆神色严肃:“我已经决定,迟16年底向欧洲派遣部队,所以希望你们都做好准备!”

    蔡锷猛地愣了下,即使很多人都猜测杨秋有向欧洲派兵的打算,但当他主动说出来后还是有不少担心和疑惑。他并非反对出兵,正如杨秋之前所说,他们这些人必须放下天朝上国的想法主动参与到世界中,帮洋人打仗看似不值但却能拉近关系。但他的想法是出兵法国为上,因为去法国可以不用太担忧后勤,要是出兵俄国包库铁路又修不好,必须全依赖南满铁路和中东铁路,后勤怎么办?……(未完待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