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七七章 目光

第三七七章 目光

    响了一晚的爆炸声逐渐消退,吵杂的奔跑和警哨声此起彼伏。病榻上的桂太郎面白如纸目光无神,可怕地夜晚似乎耗尽了他全部生机,从始至终都在念叨一个单词,日本、日!

    从明治时代开始,无数日本有志之士为摆脱天然不利的海岛环境走出国门学习先进的欧美世界,恐惧与北洋舰队所以从天皇而下整个国家一起节衣缩食才攒下家底建立起第一支联合舰队。

    甲午之始,几乎每位有远见的政治家和军人都把脑袋别在kù腰带上,甚至在舰队出发后都已经写好了战败公告和再次依附中央帝国的檄文。但结果却胜利了!日本从此摆脱了大陆阴影!两亿五千万白银、台湾和辽东!直接砸晕了整个日本,给这个国家带来了难以想象的发展契机。全民教育、工业发展,海军扩大、陆军加强等等。

    伊藤博文甚至都说,日本的富强是建立《下关条约》(日本叫法)上的。

    这是所有远见者政治家们都明白的事情,然而当昨夜爆炸响起后他才明白,日本的失败也是从下关开始现在回想起来,或许只有伊藤博文最清楚,日本终究是日本,缺乏资源和纵深先天不利的情况促使他在甲午之后开始了积极有效的大陆外交政策,以帮助培养学生和资助教育潜移默化输出日本思想。在他的努力下,短短几年日清战争就开始被遗忘,十年后日本甚至取代欧美成为中国留学生最向往的国度。

    但,他死了!死于一次卑劣的暗杀!

    伊藤时代戛然而止,虽然他的后辈还在努力。但被两次大胜骄纵的日本年轻人开始放纵,他们自认已经迈入世界强国之列。开始蔑视昔日的中央帝国,甚至在已经取得满洲巨大利益的情况下还想通过再一次赌博式胜利,获得整个中国!所以策划了西华门事件。战争降临了,沉睡数十年的中央帝国出现了一位耀眼强人!

    “安内。能扶我出去走走吗?”桂太郎扭头看向sī人医生,他的话语是如此虚弱,动作是如此缓慢。安内医生一下子明白了,点头让下人扶起他,用轮椅亲自推着他走出小屋。扑面而来的焦糊和硝烟味让桂太郎目瞪口呆,街边的村野小食店只剩下几根光秃秃的黑色焦炭。女主人抱着村野先生的尸体木讷的坐在泥浆中,她年仅十岁的孩子也坐在边上,kù子被烧出个大洞,露出布满水泡的大tuǐ痛苦嘶鸣。

    轮椅上的桂太郎大脑一片空白。他清楚记得。自己小时候和伙伴偷老村野先生的点心。被他一路吆喝追着跑出老远,被抓住狠狠训斥结束后却又塞上一块点心的画面。身为长州藩贵族后代,并不缺食物的他却对这种玩闹乐此不彼。老村野先生死后他的儿子继承了这家小店。那时自己已经远赴德国,回来后还时常来这里吃上些东西。但现在它不存在了连同每次相遇都对自己客客气气的小村野先生一起化为灰烬。

    轮椅继续向前,当越过一片光秃秃的樱花树林后,地狱般的景象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整条大街都消失了!满眼望去都是焦炭和灰烬。

    “日本啊、日本!”桂太郎轻轻念叨着,年轻时睿智的眼神渐渐失去神采。两场以弱克强暴发户式胜利的背景中,是一代被骄纵、越来越狂妄、短时、自大的年轻人。他们忘记前辈的坚忍,忘记脚踏实地。将菊花和刀视为图腾总想媲美前辈建功立业然后征服亚细亚,甚至征服全世界却忘记这里是日本,一个缺乏资源、缺乏粮食在欧美眼中还很弱后贫穷的亚细亚小国。

    一队背着枪维持次序却同样蔓延迷惘的陆军士兵走了过来,他们一起向这位闭上眼睛“休息”的前任首相鞠躬敬礼,却不知道美好桂园时代中充满睿智的眼睛再也无法睁开。

    溅满鲜血的首相府门前,青木纯宣和北一辉等人依然顽固的傲然站立,目光从东方旭阳上收回,像个英雄那样扭向面前的田中义一:“田中君,你看到了吗?你不是不相信我们能办到吗?!哈哈我们将那些国贼全部杀死了,我们用鲜血唤醒了国民和国家!你们看到了吗?海军兄弟,陆军兄弟你们看到了吗?鲜血和牺牲才是我们这代人应该做的,而不是懦弱的出卖国家利益,我们是大日本帝国无畏英勇的士兵,有人说十年前我们面对露西亚机枪和刺刀的顽强精神已经消失,但现在我可以告诉他们,我们没有失去灵混。”

    “田中君!剩下交给你了,请带领帝国走出桎梏,重新踏上大陆。为五千万国民,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拓展生存空间!大日本帝国,武运昌隆”青木歇斯底里的狂热呐喊中,翻腕掏出小巧的左轮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xué。

    鲜血从脑袋上崩裂而出的同时,山县有朋的轿车也停在了后面。他似乎没看到满地的尸体和鲜血,摇摇晃晃隔着玻璃向田中义一招招手,神态虚弱就像刚才的桂太郎那样。田中最后看了眼倒在血泊中的青木,摇摇头钻入车厢,关心问道:“阁老,您的身体”

    “我没有事,我带你去见天皇陛下。”山县有朋不明白这到怎么了,之前还好好地身体突然就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眼睛变得模糊,嘴角开始发苦,甚至手指都变得冰冷。但他还在坚持,因为还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必须趁着还有力气在大正天皇面前树立起自己的继承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政局稳定然后等待裕仁皇太子长大。

    轿车飞快向皇宫驶去,一路上全都是地狱般的景象,整个城市就像被一群三头犬肆虐过那样。没有了纷杂的路人,没有了混乱。士兵保护下的轿车很快抵达千代田皇宫。田中率先下车拉开门,弯着腰双手平举准备搀扶山县有朋下车。但等了很久却依然没有动静,当纳闷的他重新抬起头向内看去时那位纵横日本政坛数十年,伊藤博文后唯一一位权倾朝野的老人一动不动。

    那一刻,田中义一手脚冰冷!

    日本、东京、暴乱!

    成为整个五月最热门的三个词!没人认为那是政变,因为狂热的年轻军人们并未想自己组建政权,他们的目的仅仅是为了从**上消灭那些主张签署《民八条》暂时退让,更靠近欧美以民主派。

    510之夜让世界目光再次短暂聚焦东北太平洋上空,无数政治家都被日本年轻一代浸透骨髓的狂热惊呆!这个偏执的民族为了获取胜利可以发明视死亡如无物,用生命填平敌人的猪突战术。经历一次在西方眼中并不算太严重的失败后。谁也没想到二十年来已经习惯当亚洲老大的日本年轻人感觉地位岌岌可危,发现解放亚细亚,实现亚洲共荣的梦想开始破灭后,竟然选择用狂热将国家带入悬崖边缘。用鲜血和生命唤醒征服脚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啊。一个什么样的日本啊!更让欧洲睡不着的是,当一位位民主派大佬被列入死亡名单,当桂太郎和山县有朋相继心肌梗塞突发死去后。整个日本竟然找不出适合的领导者,试图将日本纳入欧洲模式的希望也彻底破灭。

    山本权兵卫和海军还深陷西门子贪污丑闻,即使他们公开拒绝所有陆军派系上台,希望安稳的国民也不可能让贪污犯组阁。大隈重信已经告老还乡,拒绝了所有组阁邀请决定安安静静渡过余年。田中义一虽然抵达皇宫,但大正天皇只以为他是山县有朋的“保镖”。清浦奎吾一直希望成为首相,数年前就差点达成愿望的他失去束缚后。怎么会甘心让后辈爬到头上。

    《民八条》签署后协约国欢欣鼓舞,因为远东已经太平。但510之夜却如同一记响亮的耳光告诉他们,远东潜流涌动更加可怕!和西园寺上台前的漫长角力相比,这一次的政治斗争更加困难,更加惨烈!到底谁会胜出?日本从此走向何方?谁来牵制正逐渐苏醒的中国?如何确保远东平衡?西园寺内阁答应的五个陆军师团还会不会抵达急需兵力的西线?急需力量来制衡长州藩的海军还会不会派遣金刚级去欧洲?英国该如何坚持中日盟约?那位年轻的亚洲新强人得知这场风暴后是不是在开怀大笑?

    “我很遗憾。”

    南京府邸内,杨秋面对来访的华尔街日报记者愁眉紧锁:“因为我看到民主力量正在日本消失,看到危险的激进军国主义在蔓延!对亚洲,对整个太平洋地区的和平都造成严重威胁。我无法想象,一支可以横扫东北和西南太平洋的强大海军失去控制后的景象。当全世界都在为结束欧洲战争竭尽全力的时候,这是一次灾难!”

    华尔街会不会如实刊登这段讲话?评论家们会在自己头上戴多少虚伪,民主战士等等帽子?杨秋毫不关心!无论是田中义一还是永田铁山,和平行世界中的他们相比现在却太年轻太没经验了,在讲究资历、等级森严的日本社会想要脱颖而出还需要很长时间。

    而刚从苦难中走出来,远未实现社会化改革的中国恰恰需要时间。可以预见,失去了一代英杰,出现巨大断层后的日本政坛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陷入混乱。510之夜对日本来说就好比开战前的英法列强,经过这次劫难未来几年除非是自己挑起全面战争,不然中日之间便再也不会发生任何冲突!因为只要不是疯子就必须战略收缩。朝鲜问题上会步步退让,海上的日本军舰会减少,当欧洲正酣的时刻,在东北和西南太平洋上终于出现一个巨大地实力真空地区!

    后羿没有将全部太阳射落,因为他明白世界还需要阳光,同样也有人需要日本不能沉没。站在总参谋部核心作战室大幅世界地图前,杨秋的手指在朝鲜至马六甲海峡中间的空白处画了个圈,然后目光缓缓投向火热的欧洲。

    这是他第一次能坐下来,耐心审视发生变化后的世界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