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七五章 爆炸(四)

第三七五章 爆炸(四)

    青木纯宣握紧手枪,当他透过缝隙看到那几辆越来越近的轿车,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了!“时代,自己终于要创造一个新时代了!一个制霸世界的大日本帝国时代!”他默默念着,恨不能立刻冲上去给车里的人一人一颗子弹。

    车内的西园寺公望和头山满根本不知道危险就在前方。当车子拐弯时,从东京湾方向射来的霞光透过玻璃照耀进来,霎时整个车厢里都披上了一层淡淡红霞。前者对这道“吉祥之光”非常满意,连远处还在冒烟的江户川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当他准备说两句打破沉闷,轿车却猛然急刹车身体前冲,等坐稳抬起头才看到,另外一辆轿车从斜刺里冲出来堵住了前面的路。

    “嗨!那个谁,快让他离开!”司机探出头,他还以为是那位新学开车的王公大臣,用手招呼卫兵准备赶走冒失鬼。就在他呼呼喝喝时,一声枪响陡然从前方传来。然后激烈而可怕地呼喊陡然从四面八方响了起来!“天诛,诛灭国贼!杀死国贼!”野兽般的嚎叫中,数以百计绑着白毛巾的士兵从四周狭窄的民巷内冲了出来,西园寺公望的司机立刻意识到不对劲吓得刚要强行离开,就被一颗透窗而入的子弹击中脑门。

    日本510政变的第二枪就开始流血,子弹从司机脑门钻入再从脑后钻出,带着一蓬血雨将后车窗击碎。腥黄的浆汁和鲜血从脑后窟窿中狂涌而出,可怕的景象即使头山满都满目呆滞,更别提西园寺这种纯粹的政客了。“保护首相离开!”的呼喊中,后面几辆车上的卫兵纷纷跳了下来,最近的骑兵也飞速冲到车门旁准备强行带走西园寺,但拥挤过来的敌人太多了。

    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闷哼和惨叫中,慌忙间卫兵们不断倒下,好几个人刚扑道车边就被打死,点点鲜血洒在玻璃上让车内两人愈加紧张。青木纯宣和筱冢义男冲在最前面。踏着鲜血靠近轿车。只片刻几十位卫兵就全被打死,等两人来到轿车旁时。早有士兵从车厢内将西园寺和头山满拉出来,见到青木两人同声怒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这是叛国,是”

    他的话还未说完,青木纯宣已经狠狠两巴掌扇在西园寺脸上。这两巴掌用力极狠打得嘴角鲜血直流。“你们这些出卖大日本帝国的国贼!妄想把我们日本交到英美鬼畜手中。然后一辈子骑在人民的头上!你们关心过国民吗?他们忍受着世界上最沉重的赋税,他们每天工作十几小时却拿世界最低的工资!我们最好的工人拿的工钱还没有愚蠢的支那人多!而现在,更因为你们的卖国资源没有了!矿石没有了!工厂都停工了!他们连最基本的养家糊口也办不到了!我们陆军在前面浴血奋战!我们付出了十万烈士才得到南满,当我们迎向敌人冒着炮火在保卫帝国的领地,保卫数千万国民赖以生存的粮食。资源和矿石时,你们却在想着出卖它!是你们,让日本从一个骄傲的强国变成遭受失败屈辱的二流国家!”

    “你们这些国贼!”

    “天诛!天诛!”士兵的狂呼中,青木宣纯拔出手枪对准了西园寺公望。“不要。”头山满的呼喊中,扳机还是扣了下去。和刚才司机一样。才宣布组阁上台不到半月的西园寺公望首相倒在了血泊中,失去神采的瞳孔中只剩下迷惘和不甘。头山满也没幸免,几把刺刀同时扎透他的身体。望着从胸口才钻出来的刺刀。嘴里一直喃喃着:“日本啊日本啊!”

    鲜血淌满了道路,远处皇宫响起急促的警笛声,青木纯宣向筱冢义男等人敬了个礼:“诸位,按计划行动吧。剩下的国贼拜托你们了!我和北一辉君去见天皇陛下,请求他颁发诏书将全国那些国贼全部清除!”随着他这句话。整个东京都陷入狂乱,一千多近卫师团士兵在数百朝鲜第六师团,第五师团激进军官的组织带领下向重要的国会和首相府等机关要地冲去,北一辉和青木带人向皇宫准备兵谏大正天皇颁发诏书。

    “退回去,这里是皇宫,快退回去!”海军派来的近卫们趴在皇宫宫墙上向这边喊话,试图借皇家威严镇住叛军,但士兵们早已被鲜血激疯了!北一辉更是大喊道:“进去,冲进去!天皇陛下已经被小人包围,身为陛下最忠诚陆军shì卫,我们应该清除那些国贼小人!”呼喊中士兵们开始冲击皇宫,虽然海军近卫人数众多,又有机枪坐镇,但陆地上的战争从来就不属于海军,面对精锐陆军的一冲锋,很快就被打得死伤遍地。在这个关键时刻,得到山县有朋通知的闲院宫载仁亲王带一队士兵从另一个方向冲入皇宫,堪堪挡住了叛军的进攻。

    如果说皇宫因为山县有朋提前通知素有威名的载仁亲王得以守住,那么东京其它地方却陷入可怕的兵荒中!510发动时,正是国会下班的高峰,一小队叛军却制造了当日最可怕的噩梦!他们冲入国会大厦,逢人便高喊“原敬在哪里?犬养毅在哪里?”然后将他们驱赶到大厅看管起来。当士兵抵达原敬办公室找到这位头花银白声誉极高的平民政治家后,不由分说就对他连开了几十枪,最后还把怒火发泄到了其它议员身上,在上百位工作人员的注视下将二十多位议员用机枪全部扫死在国会大厅内。

    议员们惨遭毒手,海军同样没有好过。

    为了配合宪政会和首相府行动,海军此次是拿出了全部地面力量准备借此一举奠定老大的地位。对于自己的要员也特别加强安保,所以海相斋藤实家外就站着整整一小队陆战队士兵。屋子内,斋藤实正在和来访的铃木贯太郎叙旧,后者是日俄战争时期的海军英雄,两人一边品酒一边从现在的局势聊到十年前旷古烁今的日俄战争和对马海战。

    酒酣耳热时,门外却突然传来高喊。“站住,你们是”卫兵还未问完,回答的一串子弹就射了过来,然后便是急促的奔跑和手榴弹的爆炸。“海相!将军,离开这里,是那些陆军叛徒!”

    “天杀的!这些陆军马粪真造反了,开火,开火杀死他们。”门外负责保安的海军上尉招呼士兵抵挡敌人,但陆战队的实力太差,为了确保抓住斋藤实叛军还带来了两挺38式重机枪,短短几分钟的猛扫再加两波猪突就击溃了陆战队。数十位士兵冲入屋内翻箱倒柜搜寻斋藤实的身影,当最后有人在后门发现他和铃木贯太郎后,立刻就是一阵排枪过去。

    “我认得他,他是铃木贯太郎,和那些卖国贼一样是投降派!”一句话决定一位英雄的生死!!这是悲哀还是疯狂?当铃木贯太郎倒在血泊中时,依然不明白这些陆军到底怎么了!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

    夜幕在爆炸和鲜血中迅速拉开,每一条大街都成了战场,白色海军服和深蓝色陆军服互相对射。城市内的武器库被迅速打开,一支支步枪,一堆堆子弹被发送到浪人和无业者手中。对社会、现状不满的怒火,全都被到手的武器弹药放大几十倍!抢劫,杀人,强暴等等!所有罪恶都在上演!火头从每条大街升腾而起,躲藏在阴暗处的一些人更是撒了欢般将分批秘密带入东京的数千枚特殊纵火手雷全扔了出去,然后混在暴动日本人中继续煽动,指路甚至亲自出手。

    东京已经成了火的海洋,木质建筑的特殊性使得整条整条街道都开始燃烧。

    “八嘎!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东京海军码头上,担任此次海军行动总指挥加藤宪吉面对陡然炸开般的城市直跳脚,青岛惨败丢失四艘主力舰后他这位原第二舰队司令只得引咎辞职黯然下台,被调往预备役任横须贺基地司令,此次行动中被调来任临时总指挥。

    “将军皇宫求援!他们那里已经云集了两千多敌人!”

    “将军,首相府被攻破了。”

    “不好了,斋藤实斋藤实海相和铃木贯太郎被陆军混蛋打死了!”

    “什么!”皇宫危急、国会沦陷,首相府被占等等还没从一连串暴动中清醒过来,加藤宪吉再次得到了惊天噩耗!斋藤实和铃木贯太郎两人的死简直就是火上浇油,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护短的军队。海相啊!那是数十万海军将士的领导人!“还在等什么,命令战舰提供炮火支援!”

    “将军,开炮的话损伤会很大,夜晚我们无法准确分辨”

    “我们没有时间了,必须保护天皇陛下杀死那些陆军暴徒!去,去让陆战队想办法提供坐标!”参谋刚想拉住他,可得知海相和海军英雄铃木贯太郎居然被一群马粪杀死,原本就没从青岛缓过气来的加藤宪吉顿时眼睛通红,打不过潜艇也就算了,难道还不能对付几千临时武装起来的陆军马粪和暴民?所以一把推开直接拿电话下令让两艘停在码头的战舰用副炮为陆战队提供火力支援,清扫海军口中的马粪陆军!

    “轰隆隆”从天而降的炮弹别说鏖战双方了,就连已经带队出发的田中义一和正穿衣服准备出院回家的山县有朋都猛地收住脚步,再看码头方向的团团火球,也被吓得浑身冷汗!青木和北一辉那些混蛋做什么了?居然气得海军需要动用舰炮助阵!那些该死的海军狗屎,竟然敢对自己国家首都动用舰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