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七二章爆炸(一)

第三七二章爆炸(一)

    就算最终只能得到一家百万吨级的联合钢铁厂也已经非常让人满意了,何况从伯纳德离开时的口风来看,他似乎对开放内志两处探矿权,换取一个全新的中英时代也不再那么抵触。

    杨秋并未马上离开上海,而是好好享受了一把**生活,白天和吕碧城一起研究招募劳工的计划,晚上则享受美好的二人世界.

    向欧洲派遣劳工计划紧锣密鼓进行时,日本国内政局也到了关键时刻。

    皇宫门口象征国运的樱花如期盛开,可树下群情激奋的人们却丝毫没有往年的欣赏心情。头上绑着各式各样白布条的浪人们聚集在一起,指挥被煽动起来的人们拼命挥舞要求西园寺内阁下台的标语,一些激进的干脆竖起用鲜血染红的国旗。这股怒火还牵连到了杨秋,他的大幅画像也被抬了出来,上面被涂改得乱七八糟,脸上被画了个大大的红叉,旁边写着“亚细亚破坏者”.“日本头号敌人”“杀死他”等等标语。甚至连民国刚确定的象征由、和平、安宁的红黄蓝三色国旗都被拿出来当众焚烧。

    沿袭唐宋的儒家传统中,日本很少出现侮辱中国领导人和国旗的事件发生,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时日本是怀着敬畏心情向满清宣战的,甚至辛亥年中国天下大乱时期这种担忧和恐惧依然没能彻底消散,所以才会突然改变不再支持孙逸仙和他的民党。现在出现这种局面已经是最激烈的抗议方式了,在这股激烈的抗议风潮下,无数所谓的年轻志士身怀小刀和土枪,游荡在西园寺公望内阁成员出没的地区,等待用最激烈的方式来实现所谓的抗争。

    警察们手持警棍瞪大眼睛,却被一个个揪出来询问是不是日本人,一张张印有琉球事件的报纸和宣传单被贴满大街小巷。所有信号都在告诉人们,连琉球都桀骜不驯了!大日本帝国已经已经到了国不将国的危急时刻需要每个人站出来贡献力量。

    燃烧的愤怒中,即使再冷静的头脑都开始变化,缺衣少食工业凋零的现状让更多人加入到对政府的不满中,甚至最后逼迫日本签署“民八条”协议的英国大使馆门前都围满了人写有“鬼畜”“支那帮凶”字样的标语高高举起。

    谁都相信,只要再有一点火星,这个城市和国家就会成为世界上最可怕的炸药桶!

    首相府已经被宪兵团团围住,办公室内的西园寺公望神色不安,他努力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越是如此越觉得屁股下面的岩浆越来越近。

    坐在他对面,拥有一头漂亮银丝的新任外相原敬暗暗摇头在高桥是清和加藤高明相继被暗杀后,他已经成为宪政会硕果仅存的几位大佬之一,而且他还是日本政坛真正意义上第一位平民政治家,拥有很高的声望和统率力。从平民能走到今天并在明治时代获得爵位,足以证明他的个人能力,所以西园寺公望组阁后立刻就启用他出任外相。然而面对这股汹涌风潮他也是无力的,更担忧的是西园寺公望至今也没拿出任何手段,如果任由事态恶化那么他们这代人实现政党内阁的想法就将彻底破灭。

    他不想看到这种令人灰心的局面:“首相无论如何都必须拿出办法,或者去支那再进行一次谈判,或者就动用一些力量驱散抗议人群否则事态会变得更加恶化。”

    他的话让在座的内阁成员纷纷点头,在无力进行战争的情况下最佳办法是再次就民八条条款进行多方谈判,但目前日本还有什么筹码呢?原敬面对众人投来的目光,语气低沉而缓慢:“坚持高桥是清的理想是唯一出路,可以通过向欧洲派遣军队和劳力缓解外部压力,让盟友继续站在我们这边施压支那杨秋政府!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应该适当给予陆军部一定补偿,将外派军队得到的资金优先拨付给陆军重建换取他们支持首相您的改革。”

    “那海军怎么办?解决台湾的根本问题不是陆军而是海军!支那杨秋正在拼了命扩编海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将资金拨付给陆军,海军就不会在支持我们了。”

    “海军不支持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诸位认为海军的破坏会比陆军更大吗?渡过面前的危机才是关键。”原敬继续说道:“首相您必须去见见山县元老钥匙就在他身上!”

    西园寺公望何尝不想见山县有朋,可每每前去探视都被侍卫挡在病房外,面对由一个比一个激进小团体聚合起来的陆军,到底该怎么办呢?他想了又想,手中电话拿起来又放下,最终拨通了一个号码。

    在场的人都没想到这个号码和这次通话最终会酿成多么巨大可怕的地震。

    就在他对着电话述苦提议进行断然行动时,东京国立医院内同样有人在悄悄窥伺局势的变化。清浦奎吾站在床沿低垂着头,面前这个老人虽然面色不好但还没到喘不动气的地步,明明可以理政的情况下却为何拒绝所有探视呢?

    “外面是不是很乱?”山县有朋靠在柔软的床垫上,目光穿过窗户盯着外面一株盛开的美丽樱花树,脸色却阴沉的让人有些害怕。能成为他的心腹,并被日本政坛誉为山县派四大金刚之首,清浦奎吾并不是可怜的点头虫,但他这次却猜不透这个老人在打什么主意。问道:“阁老,为何您不站出来说句话呢?”山县有朋从床头柜上拿起丝巾,捂住嘴巴咳嗽了几声:“清镰君,战争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权力正在离我们远去!”他的声音很低,却带着仿佛能穿透人心的威严让清浦奎吾不敢动弹:“这次战争的失败后我就清楚,宪政会和财阀们会群起攻击我们,加上萨摩藩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我们将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

    清浦奎吾点点头,这个老人看得太准了!现在宪政会勾结财阀和海军打压陆军,还准备把陆军送往欧洲当炮灰,无一例外都是借机打压陆军试图推翻藩阀统治的基础。他心思转动间,山县有朋板着脸继续说道:“我们身后就是悬崖·与战争失败相比政治上的失败会更加可怕。”

    “那您为何不出面将那些国贼赶走呢?”

    “赶走?”山县有朋斜了眼他,心底暗暗叹口气。这个人虽然是自己的心腹,但在政治上终究是差了很多,别说明治时期的伊藤博文等天才政治家·就算和宪政会那些比也远远不如。如果不是因为桂太郎病体残躯,如果不是没有合适并拥有足够威望的人站出来对抗对手,自己何需这样挤出身体内的最后一丝精力来布局呢?他要等待,等待陆军中站出一个能继承自己的人物!但这种继承仅靠提拔是不行的,必须要有一位能从复杂政治斗争中走出来,并能采取果断行动的人!所以他不为人注意的叹了口气,指着外面盛开的樱花:“无论多么美好的东西·极盛之后必然是快速地衰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自以为获得胜利的他们犯错。”

    他的话刚说完,那扇不得允许决不准擅自推开的大门猛然打开:“公爵阁下,西园寺首相刚才发布了紧急事态法案,要求所有参与集会者都必须回家!还让一.海军上岸宣布东京进入宵禁!”

    消息,让清浦奎吾瞪大眼睛!没想到西园寺内阁那些软落的自由政治家居然有这么大气魄宣布取缔集会并进行宵禁!所以一时间竟然大脑空白。但躺在床上的山县有朋却猛然坐直身体。那一瞬间,性情沉稳办事慎重而果断,不论任何事情·一旦下定决心就不顾一切干到底的山县元老似乎又回来了!

    “立刻派人以我的名义去见闲院宫载仁亲王,请转告他,他为之奋斗的大日本帝国陆军已经到了生死存亡时刻·有人要彻底弄死我们这些人了!”他的瞳孔迅速收缩成寒星,闪动着狠辣的光芒,说完后还向清浦奎吾挥挥手:“清浦君,你立刻去外面监视,如果有我们的人站出来并值得帮助,那么就尽全力吧!未来在此一举!”

    就在他下达一连串命令恢复了往昔果断狠辣的性子时,陆军部这段时间最活跃的将领田中义一先生的府邸内也仿佛炸开了锅。

    “田中君!不能再等待了。”

    “是啊,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出手了!只有将那些该死的国贼铲除,才能恢复我们陆军的尊严。”

    “快看,是那些该死的萨摩藩海军走狗!”

    “天照大神在上·他们竟然出动海军陆战队封锁,他们想打内战吗?!”书房的窗口旁,一双双闪烁着火焰的眼神叫嚣责骂,南次郎和黑岛一夫等几位田中派系的军官纷纷叫嚣气愤异常。

    而田中义一却仿佛没听到般,目光扭向了旁边两人。

    穿着绣有黑龙标志和服的内田良平和一身军装号称日本陆军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参谋型军官的永田铁山。前者的黑龙会在中日战争中几乎彻底被拔除,不得不退到朝鲜等待东山再起·此次抗争中那些浪人也几乎都是他召来的。后者因为在德国留学错过了中日战争,回国后经过仔细研究,他觉得陆军当时还有很高翻盘希望的,却最终却倒在英法压力下签署了耻辱的民八条。所以他也很气愤,本来青木宣纯来拉拢过他,但他不喜欢北一辉那种想要彻底推翻所有旧势力的思想,所以断然拒绝转投更加稳妥的田中派。

    这段时间的风风雨雨让两人迅速成为田中义一的左膀右臂。面对他投来的目光,内田良平和他领导的黑龙会一样语气暴虐:“田中君,身为大日本帝国武士,我们不喜欢干涉政治,但如果您做出决定我会拥护您。”

    他的话才说完,永田铁山却有些担忧:“田中将军,我觉得我们不应该亲自出手,北一辉和青木大佐几天前已经回来了,他们正在策划一次行动。”

    “永田君,你的意思是利用他们?”内田良平问道。

    永田铁山点点头:“除非能得到山县阁老的授意,不然我们的任何行动都无法取得最终成功,所以我认为现在应该继续等待,等待机会的出现!”

    田中义一默不作声,永田铁山说中了他心里的最大担忧!如果山县有朋死去,那么他会毫不犹豫发动全部力量干到底,但现在他还在!虽然生病但影响力足够镇住任何变动,所以现在出手一旦最后没得到他的承认,那么就算成功最终也会被别的派系取代从此沦为附庸。

    既然要干,就决不能失败!

    但北一辉那个叛国者和大脑简单缺乏政治细胞的青木宣纯会给自己机会吗?。

    第三七二章爆炸(一)

    第三七二章爆炸,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