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七零章坦诚

    满头华发的康德用手托起眼镜框,望着吕碧城离开时扭动的腰肢,神色说不出是激动还是复杂。

    身为远东地区的高层人物,大家对这个女人的底细都心知肚明却没人去挑开这层薄纱,刚才的话愈加证实她就是杨秋释放在外面的一朵扎手玫瑰,虽然很多人想尝尝带刺玫瑰在床上的滋味,连康德都不利外.

    但如果这个女人拒绝那么谁也不敢用强,事实上虽然她表现的风骚入骨,可至今也没听说过谁能步入她在上海的居所,甚至连她身边的警卫圈都无法接近。

    当然,现在的康德已经完全没了品尝玫瑰的心思。

    五十万劳工!或许还有护送和保护劳工的一.军队!上帝,如果自己耳朵没错的话,这是不是懂示着杨秋其实做好了加入协约并且向欧洲派兵的准备?康德深吸口气,对于那个年轻强人他其实也研究过,发现他每次说话做事都带有非常明确的目的性,即使短时间内看不出,但当另外一件事发生后才会知道原来前面的一切都在为后面做铺垫。

    这就像他在北伐统一国家前向德国采购6艘潜艇和大量武器,看似为打败北洋准备,但等中日战争爆发后所有人才明白,他早几年前就开始考虑这场战争。所以那个年轻人的心思深沉可怕,就仿佛能看穿未来!就比方他在国社大会上既选择不登顶,却又不否决内心,释放出“我会来,但不是现在。你们慢慢等着吧,未来几十年别打算翻身”这种强人政治信号,无疑告诉每个人他准备无限期延长自己的政治生涯。

    如此有目的性的年轻人,突然让他的情人释放出这样一个对法兰西来说足以狂喜的信号,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而且他的条件居然是要求进入内志(沙特波斯湾地区,外志是沙特近红海地区·当时称呼。)获得两块沙漠和石油开采权,这无疑是在挑逗西方世界的神经,因为那里是大英帝国的传统势力范围,连法国都很少参与进去。

    康德轻轻摇晃着手里的酒杯·内志并不是英国殖民地,仅仅是势力范围而已,伊本沙特家族和英国关系虽然良好但也不是没有分歧,所以以法国的能力弄两块可能什么都没有的沙漠给华辰石油公司毫无问题,即使发现石油也没问题,说到底一.就是利益交换是否对等,值不值钱的问题!

    五十万劳工·一支以保护名义进入欧洲的部队一¨换取两块沙漠,这个提议实在是让人心动。

    康德在皱眉是不是值得通过一些办法完成这次交易时,坐上轿车的吕碧城也早已没了刚才那副模样,面容一下子清冷的起来,黛眉轻皱红唇禁闭,她搞不懂杨秋为什么突然以这种方式向欧洲输送力量,而且他就能保证内志沙漠下有石油?如果没有岂不是一切白搭,操作不好还白白牺牲自己的政治形象。

    连她都没意识到·自己最怕的事情居然是杨秋的形象。

    夜色中轿车沿着四马路向回驶去,当经过一个路口时,迎面一辆轿车突然大灯闪亮·刺目的灯光照的吕碧城和司机保镖全都紧张起来,当他们纷纷抽出冲锋枪时,灯光中出现了雷猛的身影。

    “雷猛!他.一。”

    “大人在家等您。”雷猛可不敢怠慢吕碧城,连忙替她拉开车门。关照司机先回去后吕碧城换了辆车很快抵达位于江南集团旁的一栋两层西式洋房。她对这里很熟悉,不仅这栋房子和四周建筑都属于江南造船集团的产业,出于安全上的考虑杨秋每次来上海都会下榻这里,一旦有事不仅能得到厂里保安队的支援,而且厂区内还有两架飞机可以使用。

    进屋后,杨秋正躺在藤椅上看书,见到他吕碧城猛地扑入怀里。自从天津一夕之缘后她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深深折服·他的手段,才华还有那副勇于承担国家责任肩膀,都让她心甘情愿为他累死累活周旋于各国商人之间,做一些他自己不便出面的生意。

    “辛苦你了。”

    ***的旗袍,白色真丝披肩将怀里的**包裹得极为诱人,触手间更是酥嫩香滑扑鼻而来。望着怀里的她想到这位平行世界中风华绝代的知识女性·现在却需要刻意打扮性感为自己抛头露面,周旋于虎狼之间带回急需的资金和机械设备,杨秋心里也有些内疚。

    吕碧城抬起头,美眸闪过一丝幽怨后白了眼杨秋,踮起脚尖主动送上了红唇。

    房间内的温度迅速上升。

    突破了最后一层的男女更易动情,不到片刻地板上就甩满了脱下的衣裤。借窗帘后面投射进来的江南厂大型白炽灯灯光,两具**在床上互相纠缠抵死缠绵。雪白的胸脯在大手间不断变换形状,每当牙齿轻轻触碰到挺立的红莓都会让身下的娇躯微微战栗,腔颈猛缩。杨秋喜欢这种感觉,吕碧城是那种很敏感的体质,每一次触碰都会让她情动死死紧握床单或者搂紧自己不愿松手。平坦的小腹,盈盈一握的腰肢,丰腴的***和细滑的双腿在欢爱时总能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力量,迎合猛烈的冲击。

    低亢诱人的呻吟中,两人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杨秋动动身体刚想出来却忽然被夹住。吕碧城喘着香风从枕头下抽出丝巾替他擦去汗滴,媚眼如丝用双腿环住虎腰,促黠嗔道:“这么快就想走,是不是苗洛来了?”

    天下就没有不吃醋的女人,即便当初两人的关系还是她主动,但每每说起苗洛杨秋都能感觉到话语里那浓浓的酸味,笑着一巴掌拍在肉臀上,惹来轻呼娇嗔后用手指夹起一片粉肉笑道:“洛儿去汉口为湖北女子学堂剪彩了,这次是专程来看你的。”听说是专程来看自己,吕碧城细细地眉梢带起了一丝欣喜,但手中却故意拍开作恶的大手,酸味不减:“洛儿不在便想起我了吗?不是还有芮大老板嘛。”

    杨秋笑笑没答话,不久前苗洛主动和他提了芮瑶的事情,所以这件事现在否认万一将来成真反而不好。吕碧城其实已经隐隐猜到一些·但她是聪明的女人,既然他不提也绝不会多问。让他从自己身体内退出后才夹着双腿,故意将丰满的***对着他,轻轻扭动钻入浴室。不得不承认·和她这种聪慧内秀,文采风流的女人打交道真很舒心,和苗洛比她总是能时时刻刻将自己最诱人的地方展现出来,抓住男人的。

    望着浴室故意敞开的大门,靠在床沿的杨秋也没想到自己这辈子居然会搞地下姐弟恋,而且对象还是呵呵有名的女才子。

    吕碧城裹着浴袍赤着脚走了出来,杨秋嘴角如孩子般的微笑让她也有些痴了。只有她们这些在他枕边的女人才知道·其实这个外人看来潇洒威武手握大权甚至让人不可一世的男人其实还很孩子气,认真、执拗、风趣、顽皮,在床上总有用不完的精力。他从开始就没管过别人的想法,他也从不信任所谓的政治合作伙伴,只顾埋着头固执坚持想法,用自己的方式去改变身边的人。

    从地上捡起随身小包,拿出烟点上后递给杨秋,吕碧城将丰腴的身子重新挤入他的怀里后·问起了不久前国社大会的事情:“好好地,怎么不趁这个机会上台?”

    “上台能干什么?干上十年就带你们去欧美做愚公吗?”。在吕碧城面前杨秋从不隐瞒自己的心,因为他知道这个女人不会多嘴。忽明忽暗的烟头中他皱着眉:“我需要时间·不是五年十年,而是至少三十年!”

    张扬且毫不隐瞒的话语让怀中吕碧城身躯轻颤一下,这段时间外界关于杨秋为何不出任大总统的事情总说纷纭,有说他胸怀远大不为一己之私,也有说国社内部不太平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摆平那些“革命元老”,更有说他私心太重妄图以党派之力躲在幕后操控,把国家当成私产。但当他亲口说出来后依然为这种心思感觉害怕。

    将国家至于个人控制下至少三十年!这需要何等可怕地心思才能有这么疯狂的想法!更重要的是,他偏偏绕不开奠定民国基础的《民国约法》和国会制两大障碍,于是就想出用党派来绕开这些掣肘。她甚至在想,如果不是因为他当初借革命起家·怕失去最重要的推翻皇权这个根基,恐怕现在这个国家已经出现一个新的皇帝了!这是国家的悲哀还是政治野心?吕碧城也说不清楚。不过她还是相信这个男人,因为他只说三十年而不是一辈子!说明他心中那颗共和民主的种子还没彻底抛弃。但他为何要坚持看住国家这么多年呢?而且话语还如此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杨秋夹着香烟,缭绕的烟雾中目光深邃。他知道身边这个有着玲珑心的女人的心思,也知道自己想走的路有多么惊世骇俗,紧紧了抱着她的手臂声音低沉:“说来可笑·要不是当初孙武逼我丢权去驻守武胜关,恐怕到现在我都不想玩政治。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选择当个纯粹的军人。”

    吕碧城美瞳闪闪抱紧了些,孙武和民党他们当初借小北伐中剿灭京山刘氏兄弟的事情,将他逼得辞职远赴武胜关打仗的事情如今早已传遍天下,但到现在才知道原来那次事件给他带来了那么大的影响!由此可见后来对民党的一系列打压和绞杀也应该都源自于此。杨秋话语到这里也叹了口气:“从那天后我想了很多,你可知道民党为何在革命前后判若两人,为何北洋瓦解的那么快?”

    不等得到回答,杨秋便狠狠掐灭烟头:“其实这不是他们的错,而是我们这一代人,甚至几代都会犯的错!”

    这句话让吕碧城猛地坐了起来,连浴袍滑落露出***光洁的身体都忘了,目光骇然盯着他。望着她的眼神,杨秋却洒然一笑:“我的话很过分?但却是事实。八旗入关异族横行,阉割文明篡改史书,数百年的奴化教育和闭关锁国政策后,我们汉族甚至满族自己都早已没了具备开阔眼界之辈!即便那些先烈前辈奔向欧洲学习西方回来后,骨子里依然无法洗掉腐朽和没落。所以一旦掌权,想的必然是鸡犬升天,即便穿着共和民主外衣骨子里依然是帝王做派和思想。

    陈胜吴广那句“帝王将相宁乎有种”误导了一代代国人,战国群雄并立思想爆发的盛景从此不见,儒家学说将人们的思维禁锢起来,而本该发扬光大的法家和其它流派却因为贵族和特权的存在名存实亡。

    这片土地¨没有一丝一毫的共和土壤!没有!”

    杨秋缓缓走到窗户旁,望着他肌肉匀称的背影吕碧城忽然感觉自己和他距离是如此遥远,而这个男人的目光更是无人能及。似乎被自己的话调动起了情绪,杨秋再叹了口气:“我不喜欢帝王和独裁,特权会产生无法想象的破坏和**,国家是人民的不应该成为私产。但我现在做不到!不改变教育,不用几代人去做试验田,不让共和理念深入人心,不建立起完善和人人都需要遵守的法律威严,那么即使我们建立起来也迟早会崩溃!这条路没人走过,更没人能帮我,虽然我从来就不是合格的政治家,但我还是想试试。”

    吕碧城轻轻地走到身后,将温暖的身体紧紧贴在杨秋背后:“所以你才刻意打压民党赶走孙逸仙,揭穿袁世凯弄垮北洋,打日本用胜利唤民心,还准备派借欧洲人力匮乏派劳工去欧洲学技术。但为什么让我出面?还要派军队以保安名义进入?难道你以为派兵帮他们打仗后英法就能改变态度了?要是他们获胜后恐怕气焰会更加嚣张!”

    “我需要时间,也需要为将来做准备。”和聪明女人说话真是简单,杨秋笑笑说道:“国会是我永远绕不开的障碍,让你出面以民间形式却可以避开。至于出兵现在还早,但这个兵我是肯定要出的!即使没借口我也会找到借口!你要记住,我们这个民族不是孤立的,既然现在的世界中心在大西洋,那么就不要继续抱着天朝上国的谎言自己骗自己!不主动参与残酷的竞争,国民和国家永远也不会懂国与国的丛林法则,更加不会懂共和是什么!”

    “你就不怕失败后成为国家罪人?不怕被人唾骂千年?”

    “怕,但我有信心!”

    “疯子。”吕碧城移到面前,望着黑暗中那双执着充满坚定光芒的闪亮眸子,抓起手狠狠咬了口。杨秋哈哈一笑,忽然将她的身体扳过来按在窗台上,让丰满的***高高翘起然后凶狠的撞入,听着动人的轻吟在耳旁轻轻说道:“我就是疯子,陪我一起发疯好吗?”。

    回答他的是呜咽低沉,轻摆圆臀。

    第三七零章坦诚

    第三七零章坦诚,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