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六一章 新的开始

第三六一章 新的开始

    大年初一天才门g门g亮,杨秋拎着两挂鞭炮走到武昌家门口。

    他回南京后就和大家一样结束了全部工作,趁新年和苗洛特意避开众人回武昌家过年。远处的江面雾气门g门g,忙碌轰鸣一年的机器也停歇下来,除了护厂队依然瞪大眼睛外,其余工人都得到五天的假期。不是不想多休息,而是订单实在是忙不过来,好在工人们也能理解,大部分人都答应准时回来开工,只有少部分因为要回老家会耽误些许。好在这几年为了锻炼更多工人,目前几乎所有工厂车间都是超编的,离开一些人也不会有太大影响。

    身后,苗洛和芮瑶也穿着新衣,如同两只勤劳的小mì蜂忙上忙下。

    国人有国人的传统,千年绵延既不能说封建也不能说愚昧,一刀切式的铲除更是无知行为。就比如成家立业后身为一家之主,年三十晚就必须敞开大门守岁至黎明,没睡个囫囵觉又必须早早起床放鞭炮迎新年,若是没有这个鞭炮声,全家上下皆是不能出门的。而家中女主人无论身份地位有多高,这一天也要亲自下厨,准备好迎接来拜年的客人。虽然来自后世,但杨秋每逢这种场合都坚持自己来处理这些杂事,不仅因为想体验平行世界中消失已久的传统,更想通过这种方式告诉别人,学习西方先进技术不代表就要彻底割裂自己的传统和文化。

    “司令,您要拉开点放的越久越吉祥。”雷猛笑眯眯站在门内心里那个得瑟,他倒是想出门帮忙可惜鞭炮为起,何况难得指挥杨司令做事还不趁机过过瘾,只把旁边刚和芮瑶一起从南洋回来的常四逗得猛憋嘴角。

    自从得到15艘德国海轮后,原本只有几艘二手远洋船的长江航运公司正式分为三家。一个是拥有近百艘内河货轮艘继续专营的长江运输公司,一家是拥有8艘万吨远洋轮的四海远洋公司。另一家则是拥有3艘万吨轮和5艘5千吨以上级别海轮的五洲海运社。而且三家公司和杨秋名下的汉阳、重庆过完年后都将一起上市融资,然后继续扩张脚步。

    这段时间由于洋船都回欧洲,日本船更一口气被海军打沉十几艘,造成原本繁忙的远东海运业务出现大空白。所以三家公司都忙得差点连喘气的时间都没。万幸的是,通过第二舰队司令王光雄的介绍。不少退役海军军官和水兵都加入三家公司,有了这些航海经验丰富的员工,也渐渐理出头绪步入正轨。而且随着运往欧洲的商品越来越多。英法自己来不及后也开始雇佣他们的船跑欧洲。导致业务量。有时候想想他恨不能再买几十艘,可惜现在连美国都造不过来了,只能把一些较大的内河轮调往较近的南洋航线勉强支撑。

    亲手将鞭炮扎好挂在长长地竹竿上后,杨司令找来火柴将两挂并拢的鞭炮点燃。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不免有疏忽,左边引线先燃导致还没跑远,喜庆的红色纸屑就盖满了全身。

    “咯咯笨蛋。”苗洛见状忍不住笑了起来。前俯后仰胸口一对肉丸胡跳乱颤,她就爱看杨秋在一些生活小细节上出糗。因为只有这些时刻她才能感觉自己的丈夫其实和普通男人一样。

    芮瑶望着她,美眸中升起说不清是羡慕还是自哀的光芒。短短一年这位出生美国的洪门师妹几乎换了个人,或许是长期的副总统夫人身份,连做家务都带着一种落落洒脱的大家之风。此刻站在面前,扑面而来的华贵成熟风情让人自惭形秽,旗袍下丰腴的圆润更是遮也遮不住,让向来为自己身材骄傲的她都暗暗心惊。

    想到自己这一年来不是南洋就是广西福建,要不就武昌上海天南地北的跑,好不容易去了次山东却才相处几日就匆匆回来,连话都没说几句,眼中的神采不由黯淡几分,望着那个和雷猛笑成一团的男人,心底发酸也不知道这样等待是不是值得。

    苗洛将热牛奶倒入杯子后,回头正要让芮瑶再拿两个来,却见她手里拿着杯子用抹布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眼睛却直勾勾盯着窗外。再顺着目光看清楚后顿时明白了她的心思,心底里也暗暗叹了口。没有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男人,如果可以选择她恨不能带杨秋去没人认识的小地方一辈子在家相夫教子。但他偏偏是样貌俊朗才华横溢,年少多金位高权重,甚至在欧美都小有名气的国家副总统和军队总司令,最近甚至已经有人暗暗称她为第一夫人。

    有些事已经身不由己,以前的她心性豁达敢爱敢恨,要不然也不会被派来当保镖,但自从遇上杨秋就像遇上克星般,无论做什么都被他压得死死,最后阴差阳错情绪纠缠最终沦陷。这段时间居于高位和光环中后,心性又恢复了不少,所以与其故意把事情压在心里不舒服,还不如干脆挑明看结果。

    想到这里故意轻咳几声:“师姐,在看什么呢?”

    “没,没看什么。”芮瑶慌里慌张收回目光,低着头将干干净净的茶杯擦了又擦,那样子倒像被抓了现行般脸颊粉红。这一幕让苗洛暗暗叹口气,以前师姐身为一帮之主,性子泼辣脾气火爆,可现在哪还有一丝江湖儿女的洒脱,完全像个暗恋别人却又不敢开口,被好友还发现羞于启齿的怀春女学生。

    苗洛走近一步接过杯子,故意凑到耳旁问道:“师姐,你是不是喜欢杨大哥?”

    “啊?”芮瑶吓了一跳,没想她会问的这么直接。本想假装说不喜欢但到嘴边却又怕她当真,至于喜欢两字更是说不出口,呆立当场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苗洛故意不看她,倒好牛奶后幽幽叹了口气:“师姐还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什么事都爱往自己身上压,整日里愁着想哪恨不能一个人就挑起四万万人向前走。说好听了是为国为民,说难听却是自找苦头。又总爱以自己做榜样影响下面人,连说句话都要斟酌再三怕给人不好的印象。所以若要想等他先开口却难上加难。”她说着说着自己眼睛倒红了。语音都带上了鼻吸:“外人面前他光鲜夺目,气势轩昂,可回到家就像散了架。那次在山东明明胃疼却还忍着和士兵一起钻地洞,走战壕。熬夜计算没停过,生生坚持回到南京才休息几天。还没好又开始算计和日本谈判的事情。”

    “嫁给他我便知会有今天。爷爷说过这样一个人是藏也藏不住的,所以我不后悔。”苗洛心疼完后,又突然破涕为笑扭头白了眼:“师姐真要是喜欢不妨直接和我说。我来做主看他还敢不敢推三阻四。”

    “师妹我。”一席话说得芮瑶也被感动。哪有女人愿意把自己男人推出去的。苗洛这样做明显是看在自己是她师姐,而且爱极了杨秋才不想棒打鸳鸯,激动地握住她的手,但刚刚才吐出三个字却被外面一阵脚步打断。

    两个就差一步成为姐妹的女人立刻扭头看去,只见蔡公时、萧安国和蒋百里三人居然联袂急匆匆走了进来。由于宋子清等人把家眷都带去南京,加上杨秋早早表示要和夫人过个清净年。所以此番回来只有蔡公时一人随行,还通知湖北政府要员尽量少打搅。而萧安国和蔡公时则因为工作在这里所以就在武昌过年。

    见到三人一起赶来,杨秋也皱起眉头:“怎么了?”

    蔡公时看看蒋百里和萧安国,拿出电报:“刚得到消息,袁世凯死了。”

    杨秋第一时间从汉口启程赶到彰德,昔日团花似锦的养寿园败落荒凉,大门上刚贴没多久的喜庆红联被换成白色,许久没有人气的院子内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吊唁者,这里面又以当年北洋老人居多。

    让人想不到的是,为袁世凯办理后事的竟然不是子女而是徐世昌和从北京赶来的冯国璋、段祺瑞三人。

    见到他,那些被晋升为上将后强行退役的曹锟等人目光中还有些不善,但这又能怎么样呢?中日一场大战后,几个北洋系的步兵师全都被收了心,对他们来说不被故意找茬扫入袁世凯后尘就已经格外开恩。

    跪在灵堂前的杨士琦见到后也是神色复杂的递上白绫,杨秋接过系在腰上带着雷猛等人步入灵堂,在众人面前向袁世凯的灵柩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后才问道:“克定兄他们呢,怎么没见到人?”杨士琦叹口气:“克定去了法国找汪精卫,那边现在兵荒马乱也联系不上。克文居于香港,虽已发电报但赶回来也要半月之久,其它也都散落各地还没回来。”

    杨秋没想到袁家居然会败落到这个地步,一代英豪死后身边居然只有几位还没单独分家的幼子,也深深叹口气拍拍杨士琦:“杏城尽管放心,宫保不管如何都是前任国家总统。我来前已经和大总统商量好了,全部丧葬礼仪都按照最高的国葬标准,全国下半旗默哀。”这短短几句话让四周看他的眼光全都有些变了,就连冯国璋都暗暗佩服杨秋的胸襟,能以国葬规格安置袁世凯,就算正式承认了这位民国第二任大总统。

    杨士琦更是一揖到底感激涕零:“士琦代宫保和家人谢谢副总统。”他说完后,从兜里掏出记录着袁世凯最后交代的几句话,拉开半步交给杨秋小声说道:“这是宫保最后清醒时让我转给您的。他说,大乱大治乃是初定天下的手段,但若需长期安稳却要戒急用忍,欧洲大战的良机切不可浪费。副总统您年纪还轻,大可不必太担忧一些老人,他们总归是死在您前面!他还让我提醒您,日本没了我们的资源供养便如脱了毛的野鸡,只要时时刻刻让其不得安生便算是胜了一半。但朝鲜国劣人卑切不可信!还说要您一定要小心俄国,遍观百年唯有北方才是真正的心头巨患!”

    “百年春秋必有宫保一席之位,孰是孰非功过品格岂是吾辈能评说的。”杨秋怔了一下,默默念了句后收起纸条。杨士琦虽然注解了原话,但以他对袁世凯的了解如果时间充裕必然是这般解释,从这些话中就能看出,袁世凯不愧是一代枭雄,可惜时不待他。

    “杏城兄如今往事已矣,以你之才若是门g尘恐宫保泉下也不希望看到。我知你已经灰心政事,不妨去汉阳如何?那边正缺你这样能管全局之人。”

    杨士琦拱拱手却拒绝了:“士琦老了,这天下已非我等能掌控。副总统春秋鼎盛,是时候重拾山河还我上国之威。”他说完后转身而去。当这位最铁杆的北洋人离开,也意味着从此天下再无北洋。望着他的背影杨秋伸手入袋,狠狠捏了一下袁世凯留下的忠言,扭头看向冰冷的灵柩:“朝鲜俄国,宫保你可知道,大幕其实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