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六零章 一个时代结束了

第三六零章 一个时代结束了

    ps:好像又打错章节序号了。[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海军春天来了,但钱袋子却完蛋了。

    汉格尔在笑赚到了大一笔钱,几乎给美国添了一艘半战列舰。萨镇冰笑得是海军终于有家当,还是一次增加十几万吨。杨秋笑得更狡诈,引进巴布科克威尔考克斯锅炉可以帮助自己突破资料机内稀缺的材料技术限制。说实话,材料和工艺是他最头疼的问题,但现在有了美国技术员亲自带队只要几年锻炼就能突破。因为ge公司则根本是抱着金钵盂要饭,只要有几年时间锻炼技术磨练工艺,冲动式蒸汽轮机转子太快导致必须减压的减速齿轮技术完全能从资料机内获得,十年后早于美国拿出更强,更轻更省油的核心动力技术也并非狂想。

    只有唐绍仪是苦笑的,大型军舰可不是买回来那么简单,训练、养护耗资都很大,海军基地也必须相应改造扩建。就比如旅顺如果不挖深航道,就必须等涨潮才能进出万吨级船舶。更糟糕的是,国内缺乏燃油,威尔士白煤那种优质无烟煤更稀少,即使用混烧锅炉也必须储备很多价格昂贵的白煤和燃油。

    不过他这个问题在杨秋看来不算什么,爆发式的财政收入养活几艘巨舰还是能办到的。至于燃油,玉门油田项目勘测已经要启动了,国外油田也未必得不到。燃煤更简单,山西晋城就有亚洲第二大无烟白煤储备,实在不行的话等包头铁路修好就开发鄂尔多斯,数百亿吨世界第一堪比威尔士白煤的顶级无烟煤资源,怎么用都够了。

    既然几千万的四艘安海级都定了,杨秋也干脆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计划。现在国内挑选两艘适合的运输船改装为简易航母,反正这东西各家都在研究甚至装备也不存在泄密问题,对外称水上飞机母舰用于训练和储备人才。16艘已经开工定名“长风级”的标准1900大型驱逐舰项目也要加快速度,除了潜艇和鱼雷快艇外,他还拿出荷兰德特鲁伊号轻巡洋舰和英国南安普顿轻巡洋舰两种图纸交给江南厂研究。准备在适当时候开建一款轻巡洋舰。

    杨秋也不是日本那种守财奴,严令海军必须在15年年底前彻底淘汰除9艘巡洋舰青岛、海筹、海容、海圻、海琛、肇和、应瑞、飞鸿、修复后的筑波号10艘楚字级和江字级炮舰楚豫、楚泰、楚观、楚谦、楚同、楚有、江元、江亨、江利、江贞和7艘驱逐舰永建、永绩江南自建1000吨大驱逐舰。豫章、建康、同安、鲸波、龙湍外的全部舰只,并从德国交易来的船队中挑选5艘加那艘2万吨级油水船也卖给海军用于运输队,侦查、水文勘测,通讯等辅助舰船保留8艘状态较好的。

    根据规划。到20年民国海军将拥有2艘简易航母,4艘安海级大型巡洋舰、9艘防护巡洋舰、23艘驱逐舰、10艘炮舰、24艘潜艇、40艘鱼雷快艇、8艘辅助舰、6艘运输船和80架各类飞机。

    隆隆的新年鞭炮声中,杨秋、萨镇冰和唐绍仪三人在回南京的火车上初步定下了《民国1920海军扩充计划》,但这份计划依然是草案,因为这里面有个忽视不得的重要问题。杨秋会不会在三月的大选中上台,或者还是让黎元洪继续担任大总统。

    过去的一年来发生了太多事情,尤其是战争胜利消息让15年的春节愈加热闹。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从狭窄如灵柩般的窗户外传来,桌上一盏煤油灯灯火摇曳,灯下杨士琦捧着书一边看一边皱眉。透过微弱的光芒可以看见封面上《国家与社会论》几个大字。不远处的雕花木床上,厚厚的棉被隆起一座“山包”,山包内微弱的呼吸声断断续续。

    全国都在过大年时。河南彰德洹上村的养寿园却静悄悄如同鬼屋。下人们走的走散的散,即使留下的也都垂着头满脸灰丧。隔壁的杂物间内早已堆满白花纸人这些出殡用品,自从袁世凯瘫痪不起后,昔日雄霸天下的袁府就做好失去主人的准备。

    人到了这个时候最能体验冷暖。除了王士珍和冯国璋几位北洋老人还时不时派人来看看外,一年多来养寿园几乎没有宾客。就连几房姨太太都收拾东西回了娘家,袁克定等子女也都选繁华的北京等地定局,或者干脆远渡海外,唯有杨士琦一直伴在这里,衣不解带伺候着,连杨秋亲自写信请他出山都没答应。

    咳咳。

    突然。床上的小山蠕动了起来,杨士琦连忙放下书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鞭炮声吵的,闭了几天几夜眼睛的袁世凯居然慢慢睁开双目。

    “宫保?宫保。”

    杨士琦小心翼翼呼喊着,由于袁世凯瘫痪不起后神智已经极不清醒,所以每次苏醒都要这样唤上几遍甚至几十遍才行。然而这回才喊了两声,他居然就缓缓转过脸来。借着灯光看去,这位晚清数十载,利用革命一举登上政治生涯最高峰的枭雄人物已经瘦得不成样子。

    眼窝深陷脸颊只剩下了骨头,偏偏身体严重浮肿尤其是肚子大的仿佛怀胎十月。即使不懂医术的人见到这幅摸样也能知道命不久矣,能撑到今天十之**都是杨士琦细心照料之功。片刻后,那根有些发黑的手指微微动了动,c混角蠕动艰难吐出模模糊糊要喝水的意思。杨士琦连忙端来茶水,亲口尝了尝温度才慢慢灌入喉咙。这番动作让袁世凯无神昏黄的老眼里雾气腾腾,却又说不出半句话来。

    几口温水下肚后,袁世凯的精神似乎一下子好了很多,脸颊上都有了些红晕,声音虽然还是很弱但总算能听清:“杏城,苦了你了。”

    听他今日声音清晰,杨士琦顿时眼角润红泪水直流,一边用袖子抹一边哽咽:“不苦,不苦。只要宫保能好便是要了士琦的命去换也是值得的。”

    袁世凯动动c混角,一声弱不可闻的叹息声回荡在屋内,片刻后猛咳几声吓得杨士琦连忙要拍胸,却被他阻止,说到:“杏城,外面如此热闹是过大年了吧?可否说说这段时间的事情?”

    瘫痪这么久,即使清醒时袁世凯也没问过外面的事情,此刻突然询问而且面色越来越红,顿时让杨士琦心里咯噔一下,明白这位的大限恐怕就是今日了。既然他要听那也算是最后一个心愿,连忙将这一年多的事情详详细细说了遍。

    从北洋被打散收编到李纯等人相继退役,再到西华门外小皇帝被掳走。中日开战,欧洲大战直至青岛胜利、日本撤走和最近的中英条约。杨士琦抽搐着一字不落全倒了出来。袁世凯默默听着,当听说欧洲大战不可开交,青岛胜利日本全面退出大陆,海军回国旅顺矗立起永镇山河碑后,枯木般的老脸上也禁不住有了几分潮热。

    恍惚间,从初识官场到独占朝鲜,一幕幕一历历如电影版在他眼前晃过,朝鲜起家、甲午惨败、小站练兵、出卖六君子,镇压义和团、辞官避祸直至出卖大清朝等等。人生复杂官场多变莫过于此,而两次出卖更是让此刻他的都c混角抽搐,幽幽的目光望着天花板,也不知此刻心里到底有多少念头流过。

    “杨秋,字辰华生了个好年头。”最终,所有无奈都化为一声低沉沉的叹息。

    这句话说的连杨士琦都点头赞同,杨秋不愧是身在了一个好时代。借武昌举事定鼎地位,翻手为云覆手雨赶走民党独霸湖北,又趁大伙注意力都在两军大战之际拿下四川和湖南。武胜关设计伏击冯国璋,大胆撤走前线部队猛打小仓山,从此天下三分。

    再然后就是打压民党,独占南方并借德美窥测中国之手统一全国。中日开战本是险中又险,却偏偏欧洲洋人自己打了起来再也无心中国,到最后还反施压要求日本答应条件。

    运气之好恐怕普天下再也无人能比。

    “杏城啊。”床头响起几声叹息:“我是不成了,今日就是大限。但我对不起你啊,没能给你留条后路。我不该让华甫收手,当时小仓山兵力未归他本拿下汉口汉阳,可我算计一生,终是败在自己手中。”

    杨士琦本想劝说他休息,可知道他这是在交代后事,到了嘴边也说不出来了,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怕有遗漏。袁世凯声音越说越低:“我走后,这些家当你都卖了吧。那些不孝子便让他们去,女儿每人一份权当留个念想,你也拿一份去南京。杨秋此人虽薄情寡义,但为国之心老夫不及,你且去带句话。初定天下可大乱大治,想要安稳却需戒急用忍。你告诉他,年纪便是最大本钱,熬也能熬死一些人。再和他说,我袁项城此生唯朝鲜和俄国人不相信!”

    他这番话说得又急又快,生怕就此断了。当最后一个字蹦出后,激爪被般的双手猛一抓床沿,身体乱颤连被子都被搅了起来,痛喊一声:“皇上啊!项城不该啊!”

    见状还没扑到床头的杨士琦听到这句话后猛然一震,缓缓跪倒在地。

    1915年,农历大年三十夜,一代枭雄袁世凯病逝家中。

    一个时代彻底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