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五八章永镇山河

第三五八章永镇山河

    旅顺口。[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白玉山上人山人海,数万百姓将山麓铺满,远远看去黑压压如同迁徙的蚁群般壮观。而在他们中间,一道从山脚一直延伸到山顶万忠墓的白线格外醒目!

    白线,是由数以千计身着雪白海军服的年轻海军学员们负手昂头,用身体挤开通往山脚的笔直道路。1912年起,得到杨秋资助的海军就开始快速扩充,在烟台海军学院(原烟台新北洋水师学堂)后,还扩建了上海海军学院(原南洋水师学堂)和福建海军学院(原福建船政学堂),还开始修建更大也是最高等级的舟山海军大学。

    海军不像陆军,要想齐心协力操作一艘钢铁战舰需要很多技术,对水兵要求很高,所以需要几十年的积累和培养。万幸的是,虽然甲午战败但在萨镇冰等人的努力下,海军火种并未像平行世界中的1949年那样彻底熄灭,而杨秋从答应萨镇冰出尾款买回肇和、应瑞、飞鸿三艘训练巡洋舰起,就一直在加强海军软实力。除了将喜欢海军的秉文、海军选派生陈世英等数十位选拔出来的年轻海军人送往德国外,还从1913年统一全国后又选派近300人分别前往英、美、法三国的海军学院深造,并且向麻省理工学院,英国格林尼治海军学院选送数十人学习制造军舰,最后还开始收拢类似白玉堂那种曾在世界其他国家海军服役过的华人充实海军。

    年轻的邓浩乾站在他们中间挺起胸膛,经历了惨烈的青岛大战后稚嫩的脸颊已经刚硬坚毅,在他对面的是林曾泰将军之子林宝藩,旁边是被誉为晚清海军舰船设计第一人的魏瀚之子魏子荣和魏子京,更远处还有被英国人誉为东方纳尔逊的杨用霖将军的后人,他和他们虽然还都是学员但都得到明确通知,将在国内完成初级培训后被派往欧美学习进修。

    而此次带队站坡的更是现任海军后勤总长叶祖圭将军,和甲午惨败后曾表示永不复出,现在却穿上海军少将服担任上海海军学堂校长的邱宝仁将军。

    北洋隐居的、避世的、灰心的、今天全部归来!不为别的,就为海军二十年后重回旅顺!

    “快看!军舰,是咱们的军舰!”

    等待中,一个嘹亮的声音从山脚响起,数万道目光全部扭向覆盖着薄冰的海面。只见到,四艘崭新的“海鸥”级摩托快艇一马当先风驰电掣!4台280马力航空汽油机推动下它们如轻盈的箭矢般钻入水道,然后沿着老虎屿绕海湾一圈拉出道道白浪。

    众人还在惊讶它们的速度时,6架刚定型的“鱼鹰”双翼水上侦查/鱼雷机也陡然从海平面下升起,与此同时远处4架“海东青”和16架“麻雀”组成的航空队也迎了上来,双方在旅顺湾上空组成雁型编队后,低空掠过白玉山。

    那一刻人们是震惊的!对普通中国人来说能看到飞机已属难得,何况是这么多而且还低空编队飞行的战鹰。此刻他们才发现,原来国家已经悄然进步如斯!当人们惊讶甚至害怕时,喜悦伴随着欢呼陡然从那些站的比大树还挺拔的海军学员们口中响起。

    汽笛呜咽,礼炮轰鸣!风帆猎猎,满旗飞扬!

    数十架战鹰掉头向海面扑去的同时,一艘大型远洋木质训练帆船率先露出桅杆。这是杨秋去年特意从意大利订购的两艘海军远洋训练帆船之一,他认为只有经历风帆搏击的海军学员才能算真正的海军人,所以买了两艘给海军学院使用。

    在它后面,包括青岛、海筹、海容、海圻号四艘巡洋舰,四艘潜艇在内原停泊于上海的第一舰队16艘战舰全部出现在水道中央!人们好奇的看着新式海军旗随风飞扬时,也代表随第一舰队回归北方。把基地放在旅顺、威海和青岛后,至关重要的黄海和渤海终于再次庇护中国海军的舰炮下。

    “爹爹,快看,是水师!北洋回来了!”头次见到这么多自己国家军舰的半大小子跳着挤到前面,望着一大群拿照相机的记者,恨不能让他们把自己也拍摄进去。

    曾是北洋海军水兵的父亲亲昵的拍了拍小子的头,眼中闪烁着喜悦的泪花:“臭小子。现在是民国了,也不叫水师,是海军!”

    “海军!等我长大了,也要当海军!像爹爹你那样。”

    “去吧,别丢老子的脸就行。”父亲摸摸空空如也的左袖,想起大东沟牺牲的袍泽,泪水止不住的长流。

    青岛号舰桥内,身材矮小的萨镇冰同样老眼通红。身后的严复、谢葆璋、程璧光这些人也个个眼眶湿润!20年,黑发变白,少年变老!多少老北洋在这一天前郁郁而终!20年的等待,20年的蹒跚今天!旅顺港内再次迎来了成建制的中国海军舰队!!

    相比他们,死死握着栏杆特意从三都澳新马尾厂赶来的总设计师,北洋第一代舰船设计专家,魏瀚老将军更加激动。海鸥级快艇、鱼鹰水上飞机、海狼潜艇、还有建造中的“长风”级大型驱逐舰!从庚子年海军全面停造后,中国海军终于又开始恢复生机。

    站在港内迎接的杨秋也在关注新式摩托艇和水上飞机。这种海鸥级的原型是一战德国lm级摩托快艇。作为现代快艇摇篮,德国吕尔森公司在1916年为德国海军设计和制造的这款快艇不如意大利和英国同级快艇出名,但主要是因为出现晚并且德国海军在日德兰后被限制太多造成。所以他选择这款现代鱼雷艇鼻祖,用微缩相机从资料机内翻拍下来后交给江南厂描图并重新按照他的要求放大设计。

    由于当时江南订单船坞都被挤满,最后订单交给了初步恢复的老马尾船厂和上海求新造船厂、湖北扬子江机器厂,以及规模较小的钦州湾造船厂四家,后面三家都是国内的sī营造船厂(钦州湾造船厂划归到苗远名下),但工人都在江南培训了一年,尤其是最后的钦州湾船厂,因为海运距离遥远需要绕道琼州半岛,加上铁路未通钢材供应困难主要还是建造木质民用机帆船,不过此次还是给了订单用于锻炼工人,只可惜因为航空发动机定型太晚,所以未赶上大战。

    修改后的海鸥级增加了一台发动机,稍稍放大后的35吨圆舭型船体配合4台280马力v8航空汽油机,在三级风浪下依然能达到30节的速度,足以媲美目前技术最好的英国快艇。艇艏一门带护盾的37毫米单管速射机关炮,左舷侧前方安装有一个450毫米鱼雷发射管,后面还有两挺汉三型重机枪。作为一款近海快艇,因为加装了鱼雷初步具备对付大型军舰的能力,所以海军完成实验后追加订购了36艘分配给两支舰队,就连刚成立隶属于国民警卫队的海岸警卫队也买了48艘无鱼雷型用于日常巡逻。

    鱼鹰双翼水上侦查/鱼雷机则完全是重庆飞机厂根据海东青经验自己研制设计的,真要说参考了谁或许有些像著名的英国杜鹃鱼雷轰炸机。可惜同样因为发动机需要先供应海东青和秘密研制的哥塔轰炸机耽误了。

    这些包括秘密研制的哥塔轰炸机其实都是为收复旅顺秘密启动的计划,当初他甚至做好牺牲3万强攻拿下的准备,但连他都没想到,仓促上阵的日军还不是昭和时代那支可怕的“皇军”,沿袭至普法战争中法军那种僵化和集群式冲锋的战术,让他们在强于自己的战术和火力面前,就像是一堆肉靶子。

    杨秋甚至不怀疑,如果把日军放在此刻的法军位置上面对火力比自己强十倍的德军面前,日本恐怕会直接崩溃。

    思绪中,青岛号装甲巡洋舰率先靠上码头。这艘标准排水量4030吨,最大航速20节,装备8门150毫米舰炮、2门70毫米副炮、14门50毫米速射炮的原奥匈伊丽莎白皇后号装甲巡洋舰已经成为海军新宠。但或许很快它就会被取代,因为海军派潜水员实测后发现,青岛沉没的日本筑波号装甲巡洋舰具备修复价值,所以花了一个月利用青岛德国留下的大型打捞设备率先将它打捞出水送入青岛船坞后,由魏翰亲自主持详细检查和修复工作。

    或许年底就能得到一艘万吨级巡洋舰的海军格外精神,萨镇冰带着海军军官团刚下船就齐刷刷向杨秋敬礼,这位华发满鬓的瘦弱老将军仿佛回到了在英国格林尼治海军学校受训的年代,激动道:“海军萨镇冰携第一舰队全体向总司令敬礼,旦有差遣万死不辞!”

    旁边同来迎接并出席此次纪念碑矗立仪式的唐绍仪皱皱眉,但他身边的冯华甫却仿佛没听到这种明显效忠的话语。因为对他们这些军人来说,杨秋个人的军事能力和战略眼光已经完全折服他们。君不见几千年来中华大地的名将们那位不是振臂一呼举国大军上下齐心!这就是军队的传统,你说陋习也好说封建也罢,军人的选择很简单,跟着一位名将的前途远比庸才更大,就连士兵都知道名将能让更多人活到战争结束。

    所以不管海军以前怎么样,自从杨秋将海军分为两支舰队,并将海琛舰,最新的肇和、应瑞、飞鸿三艘训练巡洋舰和永建、永绩两艘自建大型驱逐舰全部编入第二舰队,并开始任用非福建的海军军官后,平行世界中最大的隐形军阀团体被逐渐瓦解。萨镇冰等人也知道他的心思,所以这些年各地招收的新学员已经不再以福建为主,而是从沿海各省,乃至南洋和海外拥有较高知识的华人子弟中选材。

    此次收复旅顺了却他们这些人心中最大心愿后,海军上下几乎全体收心,从内到外积极配合他。

    杨秋也知道萨镇冰这是代表海军向他表忠心,有了这句话就等于海陆两军全被捏在手心。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做的,回礼微笑道:“萨将军口误了,不是为我效命,是为国家!海军要为我们中华民族守护住这片蓝色国土!一寸一息都不得退让!”

    “老了,连嘴巴都不利索了。”萨镇冰打了个哈哈,故意撇开问道:“总司令,美国那边还没回复吗?”

    这老头,脸色变得倒快,难怪能成为海军常青树。

    这个问题也让身后的海军将领们竖起了耳朵,就连后进之辈的陈绍宽都屏气凝神。两艘大型巡洋舰啊!9门305/l50舰炮,这要是到手就能让海军彻底改变目前小、旧、破的局面,紧跟世界海军发展步伐。杨秋微微一笑扭头看向蔡公时,后者说道:“萨老。您不会是想让首相和副总统在这里吹西北风吧?”

    一看他的模样大家就知道有了几分眉目,萨镇冰的老脸陡然开了花般:“对对,先办大事川,你也在啊?华甫呦,安国你都从武昌赶来了。”正在旁边笑眯眯聊天的唐绍仪、冯国璋和萧安国三人满头黑线。

    岳鹏和张作霖用力憋着嘴角,这个海军老痞子!搬开心底大石头恢复心性后,更加难缠了。

    众人谈笑中沿着海军学员们开辟出来的通道向山上走去。原本纪念碑仪式是不准备对外开放的,但在杨秋坚持下旅顺的老百姓几乎被邀请来观礼了,就连金州大连甚至奉天都来了不少人,东北战区的高级军官也济济一堂,可以说大半个中国的大人物都云集于此,在战争刚结束的情况下保安工作难度可想而知。

    所以除了海军外陆军也派出了最强力量,卫队也瞪大眼睛,情报部的特工们更是贴身保护不敢松懈。还好随着日本刚撤走,新的爪牙还没渗透进来,加上几个部门的共同努力一路走来倒也风平浪静,唯有首次见到那么多大员的普通国民们兴奋稍稍出现了些躁动。

    到了山顶见到万忠墓后,众人脸色全都严肃起来。20年前,日军进攻旅顺后在这里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整整四天三夜!上到白发苍苍的老人下至婴儿均遭杀害。家家遭殃,血肉遍地,条条街巷血流成河,秀丽的旅顺变成血染的人间地狱,2万多无辜同胞惨死在日军屠刀之下,万余北洋将士被集体活埋!

    幸存者只有36人!那还不是他们运气好,而是日军需要他们掩埋尸体。

    万忠墓内万忠魂!

    他们是国家羸弱的牺牲品,是血泪,是屈辱!对军人来说,更是痛彻心扉的失败和火辣辣的耳光!

    纸扎的花圈被卫兵摆放在墓碑前,唐绍仪和杨秋并肩而立带着上百位官员集体鞠躬默哀。数万双眼睛开始红润,人群鸦雀无声,他们中谁没有兄弟姐妹埋在里面?谁没有亲朋好友血洒长街?20年来除了修建时满清政fǔ派人草草拜过一次外,这还是国家大员们头次集体祭拜忠魂。

    起身后,杨秋向岳鹏点了点头。

    士兵开始将一堆堆粗制滥造的骨灰盒放入旁边早已挖好的大坑内。数万装有日军骨灰的盒子堆成了小山,然后被工人们铲土覆盖。没有人会怜悯,没有人在意石子打碎盒子洒出淡白色的骨灰,只有一铲一铲带着怒火和被刻意激起的仇恨的泥土!

    大坑被迅速填土该满后,工人们吆喝着口号用麻绳将一块高达10米,刻满此役牺牲将士名单的方尖碑慢慢移至大坑中央。方尖碑正面“永镇山河”四个用黑漆描底的大字面朝大海。

    “永镇山河。”

    “好一个永镇山河!”

    人群再次被这四个大字激红了眼睛,每张嘴巴里都在念叨这四个字。

    唐绍仪先代表政fǔ表达对忠臣将士们的感谢后,杨秋才走到设好的讲台前缓缓举起双臂。黑压压布满整个白玉山绵延千米的人群都被这双手臂吸引。

    “20年前我们败了。虽然那时我和很多被刻在这块方尖碑上的牺牲将士才刚出生,但耻辱就是耻辱!万忠墓内的一缕缕忠魂就是军人的耻辱!是我们没有尽到保护国家,保护人民的责任!我不怕说出来,如果军人都不敢直面耻辱,不想报仇雪恨!难道要让普通国民用血肉之躯去抵挡敌人的刺刀子弹?”

    洪亮的声音顺着海风传遍每个角落:“今天之前,有人劝我不要搞这个石碑,因为他们觉得这样无碍解决中日仇恨,但我想说的是我们这代人,至死都不会忘记那段耻辱!那钵血泪!20年来我们默默忍着,多少人为此白了头发!终于我们回来了,数万将士用生命和鲜血让美丽的旅顺回到祖国怀抱!

    今天,方尖碑就矗立在这里!未来,它会一直在这里,谁也别想撼动分毫!因为这已经不是一个任人欺压的国家!屈辱的时代已经过去!中华民族从此挺直脊梁!在这里,在你们面前!我以我个人的名义,以国防军总司令的名义,以百万国防军陆海将士的名义!向我们中华民族数千年来保卫国家,守护人民的先烈英灵发誓!”

    “军人不死山河永镇!”

    “军人不死!山河永镇!”

    “国防军万岁!杨司令万岁!中华民国万岁!”

    掷地有声的八个字脱口而出后,整个白玉山都沸腾了!邓浩乾和大家一样,涨红脸颊挤出胸膛内的所有力气四声呼喊!人群沸腾了,面对让开道路的士兵汹涌向永镇山河碑走去,每个人都用力踩两脚泥土,然后轻轻抚摸方尖碑,望着“永镇山河”四个大字,胸膛内火焰熊熊。

    民气!

    再一次从旅顺白玉山上浓烈升华。在刻意安排的电报、报纸和政fǔ告示宣传下,举国振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