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五七章 东方的纳粹

第三五七章 东方的纳粹

    张宗昌出任朝鲜平安道第一任监督官的消息在国内政坛没引起任何波澜,自从杨秋提出东北10省军管后,虽然反对声不少但在无人能阻止的情况下,大家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岳鹏、蔡济民和张作霖三驾马车组成的东北军管委员会正式开张,陈果夫也暂时调来帮助建设国社建立东北政治体制构架。倒是杨秋自己对这次用人有些吃不准,那位被后世称为“海参崴黄金荣”的混世魔王到底能带回一个怎样的朝鲜呢?

    关注小小半岛的还不仅仅是杨秋。

    东京陆军部外的酒馆内,田中义一点了几个喜欢的菜后慢慢拿起筷子。本该暖意洋洋的包房内同样阴冷难受,由于燃煤供应出现紧张,国家已经无法继续向这些商店敞开供应煤炭,所以这些菜才端出来就开始变冷。往日只需要两元钱的饭菜也涨到了三元,战后效应出现在这个小小餐桌上,随着大量国外投资者开始抛售日元债券和资产,又丢失除台湾外的全部在华资产和殖民地后,缺乏资源自身造血机制极差的日本金融市场濒临奔溃,短短一个月货币贬值已经超过百分之十五!

    然而苦难才刚刚开始,战争中的巨量消耗导致粮食储备再次告急,漫天白雪又加重了这种痛苦,从他做的位子向外看去,到处是裹着袖子顶着寒风,全身瑟瑟发抖还游行抗议的普通国民。田中义一叹口气,端起酒杯浅尝一口却更加郁闷,因为酒杯里根本就是掺杂了劣质酒精的白开水。在粮食紧张的情况下,禁酒令已经上升到国家高度,此刻他真怀念早几年去中国开怀畅饮的岁月。

    索然无味的他正要低头化悲愤为食量,轻轻地叩门声再次打断了食玉。

    “进来。

    木门拉开后走进来的竟然是最近的风云人物青木纯宣和一位三十岁左右戴着眼镜,颧骨突出还穿着中式长衫的男子。田中义一多看了眼男子,从加藤高明和高桥是清接连遭暗杀后,日本政坛潜流涌动无数人物竞相登场,而其中最耀眼的无疑就是借宣传继续抵抗,带领民众包围国会抗议的参谋部中国课大佐,那么能和这位大佐走到一起的人物又是谁呢?

    “北一辉见过田中阁下。”男子弯腰鞠躬自我介绍时田中悄悄皱了皱眉。

    他听说过北一辉这个人,还看过他23岁时撰写的《国体论与纯正社会主义》这本书,但对于里面批评以“天皇主权说”为中心的“国体论”并不满意。山县派虽然和天皇格格不入,但不代表会造反天皇,所以两人之前也没什么交集。虽然北一辉被日本政府通缉过,而且属于极危险地反国家分子,但田中到底是心思深沉的人物佯装不认识请两人坐下一起吃饭,还叫来服务员又多加了几个菜。

    青木纯宣穿着有些皱的军装,向他鞠躬行礼后才和北一辉一起坐下。别看青木宣纯眼里很少能容下人,但对他还是很服气的。因为田中在军部颇有名气,又是公认的山县派后起之秀,被誉为最有政治头脑也具备野心的陆军军官。随着长谷川好道、冈市之助和桂太郎等人逐渐老去时,他被认为是陆军部内有望挑起山县派大梁的人物之一。而且他这些年在陆军部时时刻刻表现出那种征服大陆的梦想,也让青木宣纯看到希望才带北一辉来见他。

    北一辉不知道田中已经认出自己,受宋教仁邀请去中国经历了一次失败之极的革命,还失去了这位朋友最后看着民党全面败退直至如今苟延残喘,杨秋又以自己的意志和武力强行包纳全国并在短短三年后打败以天皇意志包裹起来的日本军队后,反而加深了他推翻皇权立宪,建立一个高度独裁统治的国家的思想。更重要的是,他从杨秋提出的国社理论中找到了共同点,那就是以国家为绝对物的新式政权理念,而且他在研究后发现杨秋那套对下胡萝卜,对对手直接大棒的简单粗暴办法非常有效,在一个识字率极低,民众只关心吃饱穿暖的国家里简单粗暴地家长式做法更容易赢得民心。

    他认为现在的日本同样正处于这个时期虽然日本比中国提早10年进入普及教育和工业发展,但国内百姓依然处于水深火热中。日俄战争赢得了尊严却付出了国库空虚,民不聊生的代价,现在这场失败更导致国家最后一点元气都被耗尽。

    所以他认为,是时候进行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了!甚至没有夹菜便说道:“田中阁下,听闻青木君说您是积极的改革派。现在国家动乱,国民疾苦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每天都有人在严冬中饿死,工人失去了工作,农民没有土地!您认为这样的国家才是真正的日本吗?现在正是一个难得的机会,如果我们再不奋起拯救国家,就真的来不及了!”

    话语饱含深情,眼泪都快留下来了,但北一辉的话并未让田中有任何动摇。因为他很明白,自己要想出人头地就必须依仗目前最强大的山县派,失去这个靠山自己什么都不是,而山县派是不可能背叛天皇的,即使没人喜大正天皇也不代表会背叛,所以大家都在等待,等待裕仁太子成年。

    但他也没表示任何不满,现在的国内情况也不是他想看到的,放弃满门g更是愚蠢至极的行为!没有满门g就谈不上征服大陆,征服大陆就必须夺回满门g。五年.一还有五年!如今这样一盘散沙的日本还能夺回满门g,重新开始征服大陆和世界的梦想吗?

    北一辉见他没说话,还以为自己的言论打动了他。继续说道:“暴力并非万能的,但有些时候暴力却是解决问题最简单的办法!请恕我直言,虽然杨秋是日本不共戴天的仇人,但他也是我们的榜样!他用战争和暴力清除异己,用威逼和无耻手段赶走亲近我国的民党,最后还是用暴力打败北洋强行统一国家。或许有人说此次战争失败是因为帝国没有准备,但我却觉得这是杨秋故意为之!

    他知道自己的暴力手段不能持久,想要改变和施政就必须要一个较长的和平期.所以他才会突然宣战,并对我国驻华屯军发动突然袭击。因为他希望尽早将最大的外部威胁打压下去,然后慢慢收拾内政。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计划,我甚至怀疑他在汉冶萍事件时就开始预谋了!所以我认为.即使是敌人我们应该去学习他,用暴力建立一个全新的日本!五年后,我们就要归还台湾,难道阁下真愿意看到台湾从我们这辈人手中消失吗?我国国土狭小,对外扩张是合理也必须走的道路!只有去抢占!去夺取!才能为我们的后代争取一片开阔的天空。

    “是啊,田中阁下!北一辉先生说的很对,即使不为别的.我们也该为五年后奋起了!决不能再让那些投降派和被英美鬼畜控制的民主派操控。”青木纯宣激动地挥舞手臂,好像已经看到了日本的末日般沮丧:“看看外面抗议的人群吧,看看那些为了帝国尽忠职守却被抛弃在朝鲜的士兵吧!现在的民心在我们这边一¨大隈相已经辞去了全部职务,西园寺他们借口暗杀正上下活动,试图重新控制国家迎合那些鬼畜建立所谓的自由国家,但英美鬼畜根本是不可信的小人!要不是他们支援支那,我们也不会失败!所以不能让西园寺他们获得成功,否则日本的命运加无法想象!现在真需要下您拿出大的勇气.站出来带领我们拯救帝国的命运!”

    “您看看这个。”

    不等田中义一说话,配合默契的北一辉就甩出一份报纸,打开报纸后封面上赫然是杨秋抵达旅顺视察军港的照片。北一辉激动地用手指指着下面一行字:“看看这里.看到了吗?支那人竟然将我国数万忠混全部埋在万忠墓旁边,还搬来了千斤巨石要压在上面!这是对赤裸裸的羞辱啊!如果这个石碑压在死去的数万士兵身上,帝国还有何面目面对那些付出牺牲,流尽鲜血的将士!”

    田中义一也被这条消息激怒了。原来杨秋已经下令在旅顺万忠墓旁挖掘万人坑,将死在支那的数万日军的骨灰埋在里面,还找来一个巨型石碑准备镇压住!

    “八嘎!”田中义一气得狠狠拍着桌子,精美的餐盘震得东倒西歪。

    这是羞辱!

    “还不止这些。”青木纯宣抹着眼泪,眼睛红红一副择人而噬的可怕摸样,如同饿极了的野兽嘶吼道:“他们已经再用浮筒打捞青岛沉没的帝国海军战舰,听说要将它们修复并做永久展示!”

    田中义一缓缓放下报纸.手背上的青筋一跳一跳。但其实心底的怒气已经通过刚才那一巴掌的发泄恢复了平静,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摇摇头,长叹口气:“两位。不是我不帮助你们,而是现在我自己也自身难保。军部正在对东京附近的军队进行换防,还用无能的海军陆战队来守卫国会和首相府。我们这些军官不久后也都要去大阪进行几个月的培训,你们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因为他们已经做好准备防止政变发生。而且你们知道西园寺在天皇陛下心中的地位吗?知道有多少亲王、内阁成员和议员他和交好吗?知道海军和财阀已经走到一起了吗?知道现在我们陆军囊空如洗吗?非常抱歉一.我看不到你们说的机会在哪里!这里已经不是以前的东京.就算我帮助你们也没有自己的力量。忍耐吧!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更有耐心,更能忍耐。只有这样才能坚持到最后,才能恢复大日本帝国往昔的繁荣。”

    他说完后自顾自的夹菜吃饭,就仿佛两人没来过一般。这个结果和表现是青木宣纯和北一辉无法接受的,前者气呼呼的起身说道:“阁下。我明天就去朝鲜,总要找些志同道合的同志回来,等我回来那天,您会看到我们拥有的力量的!”

    青木宣传拉着北一辉怒气冲冲走了,望着两人的背影,田中义一放下筷子喃喃自语。

    “首相的位子,还有多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