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五三章火山

    第三五三章火山

    12月的东京湾银装素裹,从上海抵达这里的定期客轮已经绝迹。因为两艘商船需要在佐世保和鹿儿岛等地逗留下客加煤,所以加藤高明足足折腾一周才看见熟悉的浦贺水道。

    寒冷让海湾不少地方都开始结冰。进入浦贺水道就能看到庞大的横须贺海军基地,但让所有人失望的是,昔日繁忙的海港正变得死气沉沉,除了少数海军士兵在甲板上对战舰进行保养外,已经看不到昔日昂扬出海训练的景象。金刚级后两艘建造减速,刚铺下龙骨没多久的两艘扶桑级战列舰面临钢铁断货的危险,一大批本该升级换代的雷击舰也纷纷停工。在现实的财政压力面前,连一贯大手大脚惯了的海军都咬着牙节省军费支出。

    商船越往前,就越能感觉到来自海湾深处从东京上空扑面而来的那股寒意。当昔日被誉为日本第一大商港,最重要工业城市的横滨港出现在眼前时,即使来过无数次的加藤高明都深深叹了口气。昔日黑烟滚滚的景象似乎一夜间就消失了,烟囱依然林立,但还在冒烟的却寥寥可数,连重要的横滨海军造船厂内的轰鸣声都低缓很多。

    十年前的日俄之战早已耗尽了甲午获取的天量财富,全体国民殚尽竭虑省吃俭一边偿还巨额贷款,一边从牙缝里抠出积蓄,才硬生生聚起的力量却又在此次战争中被彻底耗尽!5万死亡!2万被俘!1万受伤!15万支步枪、512门大炮、9艘战舰、11艘商船!连同屈辱丢弃的全部租界财产十亿多国币瞬间消失蒸发!而这还没有结束,摆在日本面前还有近6万伤亡后的天量抚恤金,还有2万需要高额赎金才能带回来的战士,还有失去资源后无法开工导致的机器损耗!还有货币的迅猛贬值,还有屈辱羞愤而变得躁动不安的国内局势。

    如何才能尽快抚平伤口?如何才能从低谷爬出?这不仅仅是免除一亿美元贷款,也不是获得几座海外岛屿能弥补的。更糟糕的是,由于资源缺乏日本自身的造血能力几乎丧尽,虽然民八条中中国人答应会按市价向日本提供必需原材料。但市价欧战不可开交之际,仅炼钢用焦煤中国人就开出了四倍的价格,还是质量最差的那种!可就算这么个天价日本都必须咬牙答应,还必须用黄金来支付!因为英美如今根本不再出售任何与炼钢有关的机械和资源,朝鲜虽然有丰富的煤炭资源,但能炼焦的优质煤矿却根本没有。

    汽笛呜咽,缭绕在海湾上空。

    就连不少刚回国的侨民也感觉到了这股萧瑟。港口的雇员被裁减很多,到处都是衣着褴褛的乞丐和小贩,原煤码头只剩下了煤渣,粮食供给出现了困难,昔日还能看到的各类轿车更是全部绝迹。刚刚经历惨痛无比失败的昔日帝国随着严冬到来也步入冰窖,不化的白雪更加重了国民疾苦。数年前大正天皇登基时的繁华几乎消失,强国的梦想正在沉沦,廉价的钢铁居然成了奢饰品,为了凑够足够材料政fǔ甚至开始号召国民募捐生铁制品用于炼钢。

    想到这些,加藤高明就恨透了将日本拖入战争的陆军部,要不是他们的鲁莽和冲动,要不是以下克上的丑陋习性,怎么会在帝国还未走出日俄阴霾的情况下去进行战争呢?更愚蠢的是,他们居然在开战前对对手的实力一无所知!是时候将腐朽的藩阀赶下台了,应该让更加开明的民主派上台,只有这样才能尽快看到下一次樱花烂漫。

    从上海撤离的侨民们拎着扁扁的包袱开始走下舷梯,很多人站在码头满眼茫然,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何去何从。国内工厂裁员还来不及又哪有岗位接纳他们,土地被藩阀和家族掌握,失去了全部财产的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开始新的生活。随着甲板上人越来越少,加藤高明缓缓向舷梯走去,但没看到迎接车辆的shì卫拦住了他:“外相阁下,现在国内谣传有人要对您不利,我希望您能等车子来了下船。”

    加藤高明的手猛然捏紧手杖。

    他其实也想到会有人不满签署了民八条停战合约的自己,尤其是军部更是非常不满,要不然以他外相的身份,为何连一艘巡洋舰都不愿意派来让自己使用呢?所以他才选择远离风暴中心的横滨下船,但shì卫的话还是让他心中一紧,点点头安心等待迟到的轿车。

    见到他停下脚步,镜片后面的花谷正气得直跺脚:“八嘎!你们看,那个国贼没有下船。”

    “是真的吗?让我看看。”

    “这个浑身铜臭的国贼,难道察觉到了吗?”

    码头不远的一幢民房内,刚从旅顺回来的陆士年轻士官生们眼睛通红咬牙切齿。虽然军部没有立刻将败军撤回国,但身为陆军的未来军官,他们得到优待搭乘军舰率先撤回。然而刚刚见证一场惨败的年轻人岂会甘心,那份被他们认为丧权辱国的停战合约更如针刺般扎痛每颗心脏,日日夜夜如毒蛇般吞噬他们的灵魂。

    国贼。必须铲除那些将大陆和满门g利益轻易拱手让出的卖国贼!铲除天皇陛下身边懦弱胆小的鼠辈!

    怀揣着这样的决死之心,花谷正和伙伴们打听清楚签署丧权辱国合约,在帝国还有一战之力能够反败为胜情况下屈辱妥协撤出支那大陆的头号国贼。

    “我知道了!”

    蹲在角落里猛抽烟,一副为了帝国未来熬红眼珠的陈浩辉咬牙切齿。“国贼”啊!又有深厚财阀背景,不灭他灭谁?要是三井财阀的女婿被人当街炸死,财阀和藩阀不对立才怪呢!随着川岛速浪和唐继尧那一伙人全在貔子窝被炸死,当初知道他底细的人几乎全被暗暗清除,仅剩下头山满那个老家伙。但以他的地位这些年轻士官生还无法接触到,所以他的底细暂时还是安全的。于是跳起来从脚下举起一袋子如铁疙瘩般丑陋的日军手榴弹:“他不去东京却选择在横滨下船,一定是想避开视线!这个狡猾的家伙,肯定是在等那些卖国同伙派来的汽车,想用汽车的速度躲避国诛讨伐!”他说到激动处,扬起手榴弹向大家鞠了个躬:“花谷君,太田君!诸君,我妹妹芳子就拜托大家照顾了,为了帝国我要炸死这个卖国贼!”

    他情绪激动,可脚步却非常缓慢,似乎在等待什么。

    果不其然,花谷正轻而易举的一把抢过满包手榴弹:“不!川岛君,你还有年幼的芳子妹妹需要照顾,让我来吧!”

    “不,还是让我来吧。”

    陈浩辉脸上激愤玉抢回手榴弹,实则心里却松口大气。还好这一年多来他总是把川岛芳子带在身边,故意让花谷正这些人都喜欢上天真无邪的芳子,现在同情牌这一招总算是起到效果了。

    “快看,川岛君猜对了!真的有轿车来接国贼了。”

    就在大家互相争执谁来当英雄时,一辆美国产福特轿车缓缓驶入码头。甲板上的加藤高明也开始走下舷梯,花谷正的眼中猛然腾起狂热的火苗,连陈浩辉都被这股火苗吓了一跳,只见他突然跪在地上用刻意压制的声音嘶吼着,如同一只可怕的野兽:“诸君!如果我们的梦想能够实现,请将我葬入九段坂!”他说完后,不等伙伴阻拦咬牙冲向码头去诛杀“国贼”。

    望着他的背影,陈浩辉也头皮发麻!这是一些什么样的民族啊!狂热、躁动、可怕而偏执!为了不属于自己国家的土地,要把挽救了国家命运的内阁外相暗杀掉这个民族如果不受控制,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暗暗感慨时,花谷正已经混入了等在码头外的苦力们中间,当载着加藤高明的轿车驶出铁门的瞬间,他猛然拉响一枚手榴弹扑向轿车。

    “天诛国贼!”歇斯底里的叫喊中,一团剧烈的爆炸从码头门口升腾而起,福特轿车如同被抛入烈火中的布娃娃,顷刻间就化为一团火焰。

    东京。著名的浅草寺旁,西园寺公望元老的府邸便在这里。

    皑皑白雪中,穿着居家和服的西园寺公望面色焦虑,自从被山县有朋赶下台后他就隐居在这里,但作为元老院中唯一能抗衡长州藩山县派的民主派元老,最近发生的事情让他深深担忧。

    在他身边来拜访的高桥是清同样脸色不好。他今天来的目的很简单,因为他知道,只有劝服这位出山才有希望真正稳住国内局势,所以很急促的说道:“西园阁老,一座火山正在变得越来越活跃,大隈首相又去意已决,准备等军队全部撤离,赎回被俘将士后就向天皇陛下递交辞呈。现在帝国需要您出山掌握局面!现在只有您才能对抗他们,才能让他们不要铤而走险!”

    身为老牌英美系政治家,日本仅存不多的民主派元老,西园寺公望何尝不知道现在的日本就是座可怕的火山!就连山县有朋都未必能压住,所以才会要求军部不要将部队撤回本土,而是借口保护朝鲜送往那里。他不是不想出山,虽然他和山县有朋在思想上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但说到底两人都不希望看到日本陷入无休止的政治动荡。可是在经历过一次尴尬的组阁被推翻后,他已经变得小心谨慎很多。

    出山没问题,但钥匙在哪里?如果没有迅速有效的经济对策,不能尽速稳住国内局面,不能让国民吃饱穿暖还不是一样会失败。所以他想了想后,扭头看向高桥是清:“高桥君,告诉我你的想法吧,我需要一个合适的大藏相帮助帝国渡过严冬。”高桥是清听到这里心头一阵激动,西园寺公望要出山了!这个消息,无疑会极大振奋宪政会为首的民主派的力量。以他的地位,加上和山本权兵卫为首的海军萨摩藩的良好关系,再有加藤高明联合起财阀力量,就算是山县派都不得不暂时屈服!这样就能压住这座眼看就要喷发的火山。

    同样,西园寺公望也不是随意许诺的人,只有他清楚高桥是清是何等了不起的人物。尤其是他和英美银行家们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更是解开目前国内经济问题的钥匙。如果说日本谁能解开目前的困局的话,也只有他能办到!所以他需要一个良好经济刺激和复苏计划,如果没有这个那么出山也是没用的。

    高桥是清不愧是日本最顶尖也是最有目光的经济专家,只想了片刻就说道:“请恕我直言,帝国目前自身的造血机制已经崩溃了!缺乏原材料的我们根本无法让那么多工厂全部运作起来。”

    悲观的话语让西园寺公望皱起眉头,难道高桥都没办法了吗?就在心开始下沉时,高桥是清却提高了声音:“但我们遇上了一个很坏却又很好的时代!”他没有卖关子,此时此刻必须拿出全部本事。继续说道:“坏是因为欧战导致全世界原材料和商品价格暴涨,靠帝国自身的力量光是采购原材料维系工厂运作就会耗尽每块铜板。但战争同样是好时代!欧洲已经糜烂,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和年轻人正在被武装起来,战争看不到尽头,未来数年欧洲强大的制造能力在战争面前都会显得弱小不堪,这个时候他们就需要外援!支那人吃了下了一些订单,但他们的工业基数还比不上帝国,虽然有美国,但美国同样无法满足如此巨大的市场需要。

    所以我断言!最多明年初,美国所有工厂都会被挤爆,订单会多的来不及制造!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主动联络美国帮助他们加工。虽然最大利润和帝国无关,只能赚取一些代加工费用,但却能稳住国内数百万工人不至于失业!只要工人们能开工,那么民间压力就会减小到最少。

    此外,我还断言!随着战争规模逐步升级,英法这些国家的工人都会被派往前线,他们的工人数量会严重不足,这个时候帝国应该主动向他们输出工人,帮助他们开动机器!制造出更多的物资和武器,不仅可以赚取巨额派遣费用,还能借此锻炼我们的技术能力,这样就算设备跟不上但我们的工人技术却得到了锻炼!而且这还能弥合帝国与盟友之间的裂痕,让他们知道我国依然是重要且不可缺少的盟友,等我们帮助他们获得胜利后,回到远东的他们就会需要更多的掠夺来弥补战争消耗!那时已经筋疲力竭的他们就需要武装起一个更强的大日本帝国,去帮助他们完成殖民和掠夺工作!”

    高桥是清目光深邃的可怕,他的经济复苏计划不仅现实而且一旦实施的确很有可能瞬间就能挽救快要奔溃的日本!

    西园寺公望也不愧也是在英美多年的资深政治家,虽然他不像高桥是清在经济上头头是道,就算听了那么多也未必能拿出全盘计划,但这不妨碍他能听出这是个绝好的经济复苏计划。眉宇间的忧虑都似乎少了很多,连忙说道:“高桥君真是我大日本帝国的英锐瑰宝!尽快拿出全部计划吧,我会去拜访山县阁老的,虽然。”

    西园寺公望正要说自己会和山县有朋达成协议,一起压住国内这座大火山时,他的shì卫却猛然冲入了小院,连滚带爬扑了过来跪倒在地。神色惶惶:“伯爵大人!刚刚得到消息,加藤外相在横滨港遭到刺杀,为国捐躯了!”

    “什么!”

    西园寺公望猛然觉得心脏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连手都有些颤抖:“怎么可能?是谁干的?谁干的!”听着他的咆哮,别说前来报信的shì卫了,就连高桥是清都猛然眼前一黑。

    堂堂帝国外相被人刺杀在码头!天照大神在上啊,难道火山已经爆发了?是那个人准备孤注一掷,还是陆军部那些狂热的蠢货?想到这些他不敢再留下了,立刻向西园寺公望行礼:“阁老,我需要立刻回去告诉大家,请您务必尽快联络他,制止吧!否则岩浆会融化九州!”

    他说完后,不等回答便急匆匆向门外走去,心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尽速将这个消息告诉宪政会其他成员,让大家做好应变的准备。但正当他走向顶部已经覆盖上一层薄薄白雪的轿车时,一个模糊地身影飞速擦肩而过。

    啪啪啪。

    连续的枪声打破了浅草寺千年的宁静,刚才还规划出足以拯救日本的经济策略,很可能让日本在五年内完成复苏大逆转的最杰出日本经济外交英锐倒在了血泊中!

    鲜血从胸膛喷涌而出,融入了白雪之中。

    惊慌失措的人群中,一位穿着日本工人最常见深蓝色外衣的男子微微一勾嘴角,快步消失在了错综复杂的城区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