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五二章 后羿

第三五二章 后羿

    任何的正式酒会,宾客们三五成群都有自己的小圈子,没人邀请的话随意也不会插入其中别人中间。此刻的总统府宴会厅内同样如此,别看杨秋和黎元洪并肩而立谈笑风声,表现得平易近人,但身边围聚的却都是此任内阁成员,就连杨度都自知身份只竖起耳朵和宋子清等人围成一团互相聊着,不会轻易踏入那个圈子。

    他很清楚。不管外界怎么传言黎元洪和唐绍仪是傀儡,要真没这两人挡在前面,恐怕杨秋自己也搞不定那么多繁杂的内政外事。就算能力出众可以胜任,也不如现在这般畅所无忌根据心中想法慢慢打磨这个国家,而把善后保持国内平衡的头疼事交给两个老狐狸处理。

    的确,不登大总统位置就始终给人感觉还差那么一步。但民国定下的体制是国会制,也就是说真正的权力在国会,就连总统府都要受国会节制。当初袁世凯就因为面对国会束手束脚导致明知是好事都无法推行。杨秋也绕不开,除非他彻底推翻国体,但他却有别的办法,以占据国会统治地位的第一大党国家民主社会党主席的身份来获得绝对多数!

    通过陈果夫、戴季陶这些在搞党派越来越得心应手的年轻人,他能很轻易推行自己的想法。何况国社九大执委中黎元洪、唐绍仪、谭延闿、陆荣廷等要么是掌握话语权的政府核心,要么就是一方大员,而且还都被杨秋打服过,最后连心都收了的绝对既得利益者!

    但就在他用利益串联政治的同时,显然还没罢手,依然用一切机会鲸吞权力。

    最早的西南八省已经是国社铁杆,三巴掌让李烈钧去守边疆后又把四川罗伦安插到江西。北伐后河南、河北、陕西和山西四省随着慕容翰等一批年轻国社人登台大搞土地改革。不仅稳固了国社在中原大地的基础,更借机土改后一举奠定国社中原无可动摇地地位,那里获得土地的普通老百姓和西南一样视杨秋为长生天!

    西北的甘肃、宁夏、绥远和察哈尔四省派去石小楼和吴佩孚。西北军在那边大搞土改、国家农场项目,还以剿匪名义清除叛国少数外族的事情不过是因为地理遥远和刻意封锁被遮蔽而已!这些是谁授意的?石小楼在国防军众多军官中不声不响,但能成为第一个军区司令还不是当初4师在四川一鼓作气干掉几万土匪安定地方!至今四川人都视4师为自己的子弟兵!这些事国民不清楚,但他们这些人谁不知道那边的马家和叛军已经血流成河。要不然为何在中日大战那么紧张的时刻,都不抽调西北军反而增派一个预备役师,还调集足够三个师坚持一年的物资和粮食去?

    可以这般说,关内十八省已经被这个年轻人掌握大半,在这种情况下连黎元洪和唐绍仪想要翻脸都要掂量掂量。

    原本其它派别还有个希望。那就是政治势力单薄的东北。

    兴安、龙江、合江、嫩江、松江、辽远、吉林、安东、奉天、热河民国沿袭满清东北10省划分十省原本是片处女地,民风彪悍思想单纯。无论国内那派都虎视眈眈垂涎三尺,但现在一句军管!无疑宣告那边已经杨司令和国社了。其它势力要想进入都要先过军队这一关,但此战过后地位已经无比稳固的杨秋会给他们开口子?

    别妄想了!

    权势、军权加外部压力,直接将全国一大半江山收入口袋!他算是看明白了,杨秋根本就是拿住国家大义,然后搞另外一套东西,借战争和军权利用国社直接压住国内的心思。等那套工商手段让东北发展起来。富裕起来的东北还会愿意跟其他人跑?那个时候他甚至完全可以绕开国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这种手段袁世凯、北洋和民党败得一点都不冤枉!

    所以那个圈子里刚缓和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但杨度对这种紧张一点都不在意。别说东北10省,就算蔡继民坐镇的山东都已经可以宣告属于这个年轻人了,所有挣扎都是苍白的。只有两点他想不通,杨秋到底会在何时撩开那层面纱入主全国呢?是即将开始的大选,还是再等等?第二点就是他到底要做什么!大半疆土尽入口袋声势地位无人撼动!难道是想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想到这里,杨度的眼皮猛跳几下。

    杨秋似乎没看见靠近几步又快速离开的杨度,侃侃笑道:“满清为了保住龙兴之地,放任关外不做开发。既然我们建立了新民国。便不能无视这片国土荒废,共和民主的根本就是要让国家和人民富裕起来。

    现在看,东北复员辽阔地广人稀,移民是必须的。我的想法是从河南、山东等中原地区分十年向那边移民一千万人口!有充足劳力东北便能步入快速发展,但前提是必须确保未来二十年的绝对安全!

    想做到这点不简单,因为东北匪患严重,民风彪悍商业凋零,二十年来战祸不断又严重破坏当地制度,人人都漠视法律法规!老祖宗都说过,无规矩不成方圆,所以我认为应该先在那边建立起中央和法制权威!此外,日本经此退败必然心怀恨意,下次再来肯定准备充足,他们盘踞朝鲜窥伺北,俄国也只是暂时无力但想要南下的想法不是一天两天才有的!内外压力下,先代以军管画出条条框框,这样既能保护工农建设,也能确保一旦有变迅速动员,即便是最坏的两线夹击出现也能坚持到关内主力抵达。”

    连老祖宗都搬出来!能再无耻点吗?

    几位其它派别内阁成员满肚牢骚,却换不来杨秋的改变。继续说道:“我的想法是,在目前23个步兵师11师,121师,101104师3个独立旅16、17、1独立旅和1个海军陆战团的基础,分五年逐步增加到2个步兵师,并将海军陆战团扩充为旅。这样就能确保西北和东北各有5个常备步兵师。中央警卫师分驻南京、北京、武昌和郑州。配合其余部队为这五年大发展保驾护航。”

    包括几个独立旅那就是整整29个步兵师还多,光是正规军就超过50万!这还没算直接听命于他,由萧安国和范良山等人掌握的21个国民警卫旅。虽说警卫队只是轻步兵,采用两团小旅制介于警察和军队之间,但那也是五六万拿武器的士兵!

    望着自说自话就定下未来军队和东北基调的杨秋,伍廷芳和蔡元培这两位民党最后大佬目光交错心底苦笑。东北和西北没了,西南打得最激烈时第五师和后建的几支西南为主的步兵师都没动过,三师驻扎海震慑东南,山东也肯定“不太平”要不怎么会把蔡继民调过去。

    这哪里是共和?分明就是独裁啊!但偏偏张嘴就是共和民主,国民共进社会富裕这些词。披件漂亮外衣。而且此时此刻国内根本没势力能够遏制他,谁要是敢站出来反驳叱责。别说军方和从国社改革中得利的西南和中原的普通老百姓,恐怕那些视他为偶像的千万学子和激进年轻人都会用口水喷死你。

    哎!现在也只能随波逐流。只希望这个年轻人别为了私欲走回头路。

    杨秋视线开始从战争转回国内,并借战后管制给国内还有想法的人狠狠一击。但对另一些人来说,战争却还在延续,至少在国家四周彻底安宁前他们的脚步永远不会停下。

    京汉线,奔腾的美国机车拖着长长车身飞速向北驶去,窗户后面是一张张或焦急。或闭目养神的普通脸庞,车厢内喧嚣热闹。只有位于最后的第九节车厢寂静的有些可怕。

    对普通人甚至一般官员来说,国家安全局这个单位至今也名不见经传。只有少数人知道这个杨秋一手创立并神秘无比的机构已经成为他重要的眼睛和耳朵,和隶属于国防军总参谋部的军事情报局一起悄悄影响着国家的内外政策。

    此时,国家安全局局长方瑞校此刻正坐在车厢内,和其它大员出行堆满案的文件不同,他随身只带着两个黑色公文包。一个自己亲自拎着,另一个由心腹手下携带,更没人知道包里无时无刻都藏着一枚用于破坏的炸弹。

    看着坐在对面。刚将几位朝鲜死士秘密送入日本回来的吴锐,问道:“日本目前情况怎么样?”

    “屁股下一堆炸药,引线却被大佬们捏住了。”吴锐点烟,用两句话很传神的形容了日本国内情况。瞅了眼坐在后面如同雕塑般的拎包手下,吐个烟圈继续说道:“我回来时,那些激进派还没停止抗议。不过从旅顺传回的消息看,要不是山县有朋和几位军部大佬压着,那些灰心丧气地士兵很有可能爆发更剧烈冲突。所以现在有传言,为了防止意外陆军部已经准备把大多数部队先撤回朝鲜用于镇压暴乱,让他们在朝鲜身发泄怒火和不满后再接回国。”

    “不错的办法。”方瑞冷哼一声。

    “办法是不错,但朝鲜就遭殃了。金九那边已经三番四次来电报要求加大支援,说他挡不住那么多眼睛红红的日军。”

    朝鲜很重要,金九的独立军更是未来干涉半岛的关键。所以方瑞立刻点点头:“我会联络总司令让东北战区适当支援的,但你告诉他要做好撤回山区的准备。”

    “这我知道。那个金胖子又不傻,估计早就在盘算怎么从我们手里接管新义州了。”

    “想得美!”方瑞冷笑着问道:“对了,让你们挑选平安道缓冲区负责人的事情找到了吗?”

    说起这件事,吴锐大倒苦水:“我说局长,司令这哪是选人才?根本是选祸害嘛!您可不知道,为了找这样的人我那些狗崽子就差跑断腿,要不。”

    “少贫嘴,经费可没少过你们的!人选定了吗?”方瑞直截了当打断这家伙。

    “一个叫张宗昌的,家境平寒当过乞丐,后来学了一口流利俄语便勾结当地兵痞称雄海参崴,连毛子都让他三分。此人做事行为无忌心狠手辣,别的本事不敢说,但要说祸害人绝对有一手。”

    “日军全部撤离走后司令会去旅顺视察,你把他带来见见,可以的话就放出去祸害朝鲜几年看看能不能练出来。”方瑞淡淡说完,从永不离身的包里摸出一份文件:“明天早加藤高明会抵达横滨,一旦事成日本国内政局必定会发生剧烈震动,你们的任务是密切注意朝鲜和俄国穷党的动向。”

    “给你半小时,看完后就地烧掉!”他加了句。

    吴锐知道事关紧要立刻掐灭烟头接过文件,封皮赫然两个大字。

    后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