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四五章 碉堡车横行

第三四五章 碉堡车横行

    10月的锦州城清晨,海雾稀薄霜降明显,逐渐寒冷的空气中充斥着爆炸和腐烂的难闻味道。

    从十五公里外闾山国防军炮兵阵地倾泻而下的炮弹肆虐了一夜,城市内外到处都是弹坑和爆炸后的碎片,尸体东倒西歪呈现出各种奇形怪状的摸样。大凌河河面一艘内河快艇露出肚皮搁浅在岸边,十几名日军步兵正在拆卸面的机枪试图用于加固城市防御。

    在炮弹下熬了一夜的大谷喜久藏走出房门后就看到,几个士兵正在收拾一匹昨夜被炸死的战马,耗费无数金钱培育的战马为国捐躯后又不得不继续满足饥肠辘辘的士兵。由于国防军提早准备,不仅疏散了锦州和凌海附近的数万百姓,还在临走前将能吃能喝的全部烧掉,然后退守闾山和石山一带利用山地优势挡住21旅团的进攻。

    青岛战役拉开后,已经截断京奉铁路的日军21旅团转入防御,但从开始至今补给问题就一直困扰着大谷喜久藏,尤其是山海关方向的国防军第四师前来支援后,从这里至海边不足30公里的地区内双方争夺了数十次,导致大量从海支援来的粮食被损毁。加大小凌河河道淤塞也不能行驶超过50吨的船舶,所以21旅团得到的支援越来越少。尤其是青岛战役后中国海军将当时全部五艘潜艇都派往渤海湾至仁川这块海域,对日本水面船只发动无限制绞杀战,导致好几艘本该抵达的运输船不见了踪迹。

    随着国防军再次接收两艘潜艇,朝鲜又发生严重的914事件,锦州似乎一下子被遗忘了。只有旅顺的寺内正毅在想尽办法组织各类船只将差点被打得全军覆没的龙口一万多残兵败将接回去后,才重启锦州支援计划,可旅顺自身储备也不多。海军又被封锁在渤海湾外,能得到的补给越来越少。

    士兵架起大锅将带着血污的马肉切碎扔入其中,很快一碗热腾腾看不到几条肉丝的马肉汤被送到大谷喜久藏手中,虽然一匹死马无法满足近七千将士的需要,但滚烫的汤汁还是温暖了正变得越来越冷得心脏。但正当士兵们排队领取肉汤时,几枚炮弹却毫无征兆落了下来,烧火引起的炊烟惹来了闾山四门105加农炮的袭击,炊事房几乎瞬间就被爆炸掀飞,熬好的马肉汤也完全成为了泥浆。

    眼看到嘴的“美味”被破坏,日军士兵个个恨得咬牙切齿。但却拿对手的远程炮兵毫无办法,这些部署在十五公里外山顶的炮兵居高零下。充分发挥加农炮直射优势,21旅团虽然多次组织敢死队试图炸掉炮兵阵地。但居高临下又部署了数道步兵和机枪的炮兵阵地,让部队死伤惨重不说还白白消耗所剩不多的储备。

    没有灯光!不能有火焰!连随意走动都必须随时提防对手的冷炮,这种煎熬是大谷喜久藏在登陆前没想到的,他以为岸后可以像日俄战争那样,双方摆开架势打一场堂堂正正之战,可对方根本不愿意正面接触。除了最初几天为争夺锦州还算像样外,后面几乎都是这种让人疲于奔命的冷枪冷炮,要不然就是互相绞杀拼消耗的烂仗。

    如果兵力充足物资保障有力的话,大谷喜九藏也不怕这种绞杀,对面的国防军除了从山海关下来的第四步兵师一个旅外其余都是老北洋部队,无论是单兵还是班组,战斗力都远不及精锐的21旅团,近七千人马正面对付三到四万都不会言败,但偏偏21旅团被困在补给不能动弹。

    没有马肉汤后。士兵们只能拿两个硬邦邦被塞满了草根野菜的窝窝头,然后背着子弹不多的步枪回到各自战壕掩体。

    大谷喜久藏将仅剩的肉汤留给了伤兵后,带着卫兵向东面的阵地走去。

    锦州城地势平坦,除了西北被国防军占领的闾山外其余地方落差不超过35米,想要守住这种一眼望去空空荡荡的地区,堑壕是步兵们的最佳选择。一圈圈锯齿状战壕是21旅团精心构筑的最重要防御手段,正是它挡住了国防军数次猛烈冲击,将数倍于自己的敌人挡在了锦州城下。

    堑壕里,一个士兵正在往三八式步枪里塞子弹,出发前鼓囊囊的弹带里已经快要见底,挂在腰的手榴弹也只剩下一枚,即使师团长从身边走过,士兵也只是敬了个礼然后继续为活命奋争,年轻脸颊已经看不到出发的气势,剩下只有麻木和眼神中那股子带着一丝狂热的死灰。

    “多好的士兵啊,即使明知身陷死地依然做好了准备。”大谷喜九藏是这样理解眼神的,不管对错21旅团甚至整个第五师团的确有着傲人资本,就算被打残的第九旅团在莱阳外一波波猪突中也没有一人退缩过。他的目光投降几千米外,那里就是国防军距离锦州最近的出击阵地。

    看了一会后他开始往回走,准备发电报联络旅顺再问问国内情况,那些懦弱和投降派即使想和谈!也不能看着21旅团全体饿死?但刚走出不远,身后就突然传来一声叫喊。

    “将军!快看。”

    大谷喜九藏转头的瞬间,密密麻麻的炮弹就从闾山方向砸来。最近数家工厂集中力量制造用于弥补150重炮数量不足的160毫米迫击炮也从西面后山河方向射来,顿时满耳都被塞满了爆炸声。但他的目光却早已顾不炮弹,因为他看到远处地平线突然出现了一片沿铁路线向这边驶来的黑点,随着黑点越来越近,不妙的感觉瞬间从后脊怕满全身。

    “做好准备!。”

    大谷喜九藏的呼喊中,6辆奇怪无比的大型拖拉机状车辆带着12辆灰狼装甲车缓缓向锦州城驶来。为首那辆的部射击堡内,薛岳跺着脚大喊大叫加速。可惜任他喊破喉咙,脚下的火力碉堡车依然像拉车老牛般不紧不慢。

    对此别说薛岳,就连杨秋都毫无办法,因为这是目前国内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履带战斗车辆,用美国77式蒸汽拖拉机改装的火力碉堡车。

    当初准备引进时。杨秋就一眼相中这款美国产蒸汽式履带重型拖拉机,因为他发现这东西的越障性能虽然不能和英法坦克相比,但和德国巨兽7V类似,由于是蒸汽推进所以马力强悍非常适合改装。

    当然,一辆蒸汽拖拉机再改也变不成真正的坦克,可自己技术不足的情况下也没太多选择,所以一口气进口了几十辆,其中12辆被用于改装。烟囱挪到了后面,长长的蒸汽机车鼻被钢板完全包裹,驾驶室设计成了斜坡式。在驾驶室面搭建了一层射击堡,整个射击堡差不多有后世一辆轿车那么大。4挺马克沁重机枪按照前2左右各1布置。驾驶室后方还有个小型弹药库,整个车体除屁股外全部覆盖了30毫米厚均值钢板。总重量达到了骇人的42吨!居然比德国巨兽还大2吨。

    改装完杨秋带军队大员们去参观测试表演时,直接就捂住了脸。这玩意根本就是个丑陋无比甚至到恶心的怪物!但这个怪物却征服了在场的军官们,最后杨秋干脆不管这件事,反正也是临时应急产品,随技术人员和军方去闹,吸取些经验和教训也不错。

    坦克?这年头根本没人知道这个词。于是它被称称为火力碉堡车。

    20马力蒸汽机发出哐当哐当的刺耳噪音,推动42吨的火力碉堡车以每小时5公里的速度向日军阵地碾压而来,身后12辆灰狼装甲车用它比马克沁更远的毒牙重机枪清扫看到的一切障碍,更远处的闾山炮兵和近距离迫击炮压制寥寥几门3式75野战炮。

    “那是什么?”

    “我在报纸看过,好像是拖拉机。”

    “拖拉机?支那人疯了吗?拖拉机能打仗?”

    “开枪,它已经靠近了。”

    堑壕内,望着这些喷黑烟的巨兽日军士兵开始慌乱,不少人开始盲目向移动碉堡车疯狂开火,仅剩的几挺重机枪也被搬来疯狂扫射。可很快他们就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除了能在车鼻钢板打出一串火星外,根本不能阻止对方分毫。

    “该我们了,拉汽笛!开火,全速开火!”

    躲在钢板后面的薛岳直跳脚,当蒸汽汽笛呜咽一声后,六辆巨兽前端猛然喷出12道长长的火舌,顷刻间日军堑壕内就被暴雨般的子弹填满。由于二层射击堡距离地面足足4米高,所以居高临下很容易就能将子弹塞满堑壕。“大炮用大炮!”匆忙间,日军推来了两门75炮,可落在了碉堡车中间没能阻止对方前进,反倒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被毒牙重机枪和炮兵捕捉炸烂。

    眼看怎么打也打不坏碉堡车距离堑壕已经不足千米,一向自喻精神无敌,从当兵起就被灌输牺牲和武士道精神的日军也慌神了,不少人开始吓得开始后撤。“不要慌,他们过不了战壕!用手榴弹特攻。”大谷喜九藏高呼起来,甚至亲自带头抄起手榴弹准备等碉堡车靠近后,利用停车机会发动自杀式进攻。

    想用手榴弹?薛岳见状冷笑一声,下令两翼机枪也调头扫射后,又让躲在碉堡车后面的步兵保护。一个两个日军抱着炸药和手榴弹疯狂冲出掩体,且不说他们能否通过密集的重机枪弹雨,就算是侥幸靠近也被陡然从后窜出来的士兵用冲锋枪扫成筛子。

    第一辆碉堡车冲到堑壕前,当所有日军士兵都想他会停下,自己有机会干掉它时,这辆钢铁怪兽却仿佛没看到堑壕,就这样硬生生越过战壕,宽大而冰冷的履带直接从密密麻麻的尸体碾压而过向锦州城驶去。

    “天照大神!”

    “这是真的吗?”

    大谷喜九藏第一时间就被卫兵架着向大凌河方向逃去,剩下一些还准备决死突击的日军也目瞪口呆中。六辆碉堡车全部通过了第一道战壕。鹿砦被轻易撞碎,木桩连根拔起,所有的防步兵和骑兵的阻挡物全都被一一突破,只剩下两道触目惊心的血印和还在疯狂扫射的重机枪。

    大谷喜九藏的眼睛里彻底失去了神采,刚才还认为精心挖掘的战壕能阻挡数倍大军,可不到一个小时就被这些巨兽淹没。

    锦州完蛋了!21旅团也完蛋了!整个第五师团都完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