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三九章 工业的另类玩法

第三三九章 工业的另类玩法

    暴雨和阴霾似乎已经消散,青岛连续几天迎来了艳阳高照

    青岛战役虽然结束但枪炮声却还没走远。器:无广告、全文字、更蔡锷已经铁心要多消耗些日军,所以在青岛战役结束后不久便紧急抽调即墨方向的102警卫师,辅助以9、11两个步兵师不断向龙口发动进攻,同时还让第一和第二潜艇支队向渤海口运动,故意在大白天暴露于第三国商船面前,借此威吓日本海军不敢随意进出渤海支援龙口和锦州。bsp;同样东北战区也抓住时机,由陈宦率领16师、14师43旅外加山海关方向的4师10旅携手向锦州发起进攻,大谷喜久藏亲自指挥21旅团并多次投入预备队才堪堪挡住,但随着山东方面节节胜利,大量军队和物资开始向山海关云集,大谷喜久藏的日子已经越来越不好过。至于奉天方向日军更是一口气退到盖州龟缩不出,将好不容易拿下的营口都拱手让出,摆出一副死守金州北大门的架势。同样,新义州过江的日军16师团屡攻大孤山和九连城要塞不下后,干脆缩回安东大桥附近,试图全力保住这座连接中国和朝鲜的战略通道。

    战场已经基本清理完毕,受创严重的2师和18师就地休整并开始补充士兵,103师同样也代价不小,所以也没参加后续进攻正在休整。倒是雷猛这个滚刀肉放出去就没影了,带着装甲连一路追到龙口,要不是因为龙口地区多山路泥地,这家伙大概直接冲海滩了。

    这几天最忙碌的就是后勤部门,数以百计缴获的大炮和机枪需要立刻运回去修复,步枪虽然制式不符但现在欧洲正在打仗,或许哪天就有人看上这批货。弹药处理非常头疼,下濑火药炮弹根本就是定时炸弹。至于粮食衣服什么的干脆直接发放给灾民。除缴获外,青岛德军留下的物资也需要清点入册。虽然弹药几乎耗尽,但还有胶济铁路沿线的多家矿场、铁路配套工厂和32辆火车头160多节车皮。包括青岛船厂、硫磺厂等十几家连日本都眼红的德国企业因为提早预警大部分机器设备都保存下来,还有已经为纪念青岛战役正式改名为青岛号的原奥匈帝国伊丽莎白女王号装甲巡洋舰和6艘炮舰鱼雷驱逐舰,2艘海军运输船、3艘工程船需要入册。

    还有要准备打捞外海那些沉没日本军舰的计划,除了石见号肯定是没法修复外,另外三艘海军正眼巴巴等着打捞出来看损坏情况呢。就算是修不了上面的8门305、4门254、4门203、46门152、12门120、42门76、39门47和37速射、还有大约30门

    挺其它火炮和重机枪全都能立刻用于岸防或者直接装在正在建造的大型驱逐舰上。何况还有16台发电机,近百的锅炉和几台大型蒸汽机可都是宝贝,可以解决国内多少工厂急需!更别提军舰用的大型光学瞄准设备了。那可是现在买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就算再差那也是上千吨铜和足足五万吨质量上乘的装甲钢,稍稍回炉就能用于制造包括炮管等特种军工设备。""

    弹窗广

    所以萨镇冰和刘冠雄几位海军将领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就赶来亲自查看情况,为了加强损耗颇巨的青岛要塞,海军这回咬着牙挤出军费向国内各家水泥厂订购了一万吨水泥,还将江西金激山、广东、福建等地超过200毫米口径的岸防重炮直接拆了10门过来。又聘请德军中的要塞工程专家,准备打造一个拥有24门重炮,36门150和120海岸加农炮和其它辅助火炮的要塞化海港城市,作为海军未来北方基地之一。

    城市和工厂需要修复,要塞更是急迫,海军基地也提上了议事日程,似乎人人都一下子变得非常忙碌,就连走路都要抓几把风塞进口袋,唯有杨秋似乎闲了不少。

    青岛总督府成了他的临时下榻地。这座始建于1899年的三层欧式花园洋房规模庞大,总计有38个房间还有**车库,可惜苗洛和芮瑶这几天都因为参加医疗队所以神情疲倦没心思闲逛。但两人心情同样不错,坐在一起叽叽喳喳谈笑正欢。杨秋刚进屋就听到笑声传来,嘴角的线条不由软了几分,才发现自从她们抵达北京在跟自己来这里后竟然连几句话都没聊过,心底升起了浓浓的愧疚。

    见到他进来,芮瑶有些脸红瞪了眼后跑出去,苗洛见状嗤嗤笑了起来。

    “你们刚才再聊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杨秋故作不知。将帽子挂在墙上拉住她的手问道:“这几天累坏了吧,要不我去和他们说说先休息几天。”苗洛也剜了眼他。那意思好像在说“你现在才想起关心我们啊”,笑道:“刚才师姐还在数你的那些船呢,缠着问我下一步怎么办。我又不懂海运,让她问你又说不好意思。”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杨秋没注意到话语里的停顿,这才想起自己用磺胺和特劳恩交换的那些远洋轮,追问道:“此事我还真忘了,一共是多少艘?”

    苗洛噗嗤一笑,嗔道:“也没见你在大事上这么糊涂过。”说完从包袱里翻出清单,坐在身边给他介绍这笔横财:“一共是28艘,1艘是2万吨油水船、10艘万吨远洋轮,还有5艘5000以上的海轮,剩下都是两三千吨的小船。不过师姐说她现在手里的人根本没法同时开这么多船,但不想泡在海里耽搁所以正着急呢。”

    28艘海轮即使放在美国都能组建一家大型海运公司,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却没想到那么轻易就让德国交出来。所以连苗洛都笑得眼睛成了月牙,黛眉弯弯格外好看,连杨秋都有些呆了。直到苗洛白了眼他后才伸个懒腰:“五千以上的暂时都留下,南洋那边早先铺下的路子可以用起来。现在欧美收缩厉害,日本又被这里拖住,那边的海运基本就是空白要趁早抢下这块市场,除南洋外还可以联络英法洋行帮他们运采购的矿石资源回欧洲。这个现在是大头。至于剩下的都卖了吧。”

    “卖了?那多可惜。”嫁给杨秋后,苗洛也见惯了大手笔,可那么多船全卖掉还是有些不舍:“师姐还想扩大扬子江和沿海内河航运业务呢。”

    杨秋笑着拉起她的手小心翼翼呵护在掌心,说道:“不是什么事情都要我们亲自去做。国内航运被英法和日本把持多年,好不容易有机会就应该加紧时间培养出一批船商。之前船舶价格昂贵,有实力经营的人不多,但现在这批低价船推向市场就能带动起一批人。就算是我们的海轮也要分两家公司,一家自己做。另一家一边做一边办法上市发行股票,等稳定后就卖掉公司。”

    他的话让苗洛双眉微微拧了起来,片刻后眼眸一亮像个孩子般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我知道了!国内现在能经营海运的大商家不多,而且海运开始投资很大,我们将上市的那家经营稳定卖掉后接手的人就能避开前期风险,而我们卖掉又能筹款继续建造新的远洋轮。难怪上次在武昌时徐秀钧来见我说要了解你在汉阳和重庆的控股股份有多少。说你让他筹备两家集团公司上市的事情。你是不是想等上市后筹钱再建第三家、第四家?这样等渡过工业建设最艰难也最耗资的投资期后就又能转手卖掉,如此反复工厂就能从一家变两家,两家变四家,十几年后国内就会有很多像美国那样的大企业家了!”苗洛俏脸兴奋,但说完后忽然发现杨秋直勾勾盯着自己,还以为哪里说错了怯怯问道:“我哪里说错了吗?”

    她那里是说错了,简直成了杨秋肚子里的蛔虫。这个办法可是杨秋想了很久后想出来的,毕竟他不是经济和工业建设专家,在国内缺乏足够资本的年代里。工业尤其是重工业前期的巨大投入是无法想象的,这也是为何平行世界里民国稳定那几年基本都是投资小见效快的轻工,连政fǔ都不敢涉及重工业,不是他们不知道重工的好处,而是根本没人敢往里面砸钱。

    打个比方说,算上数次用技术和德国交换的设备,汉阳和重庆两大工业集团连带总投资已经超过三亿民元,这个代价别说个人就算是政fǔ都不敢轻易下手。所以杨秋的想法就是趁着最近自己名下产业疯狂捞钱的机会,再利用上市将国内闲散资金集中起来自己来砸。等渡过耗资最大的投资期。建立起稳步的销售渠道后再包装一下卖掉,那样接手的人压力就小很多。就算其中有人经营不善但骨架不可能失掉,大不了到时候政fǔ再收购回来,至少基础工业和工人队伍能成长起来。

    到底,他这么急于完善基础工业还是想让怀里的资料机发挥最大作用,即使目前工业能力低下的情况下还能仿造出这么多先进武器,要是有德国那样完整的工业体系,应对一场世界级战争又有何惧呢?

    所以当自己的心思一下被苗洛全部道出后,他也很惊讶。换做后世稍懂些金融运作的女人或许还不算什么,但现在不由顽皮的伸手刮了下她鼻子,笑道:“我在想,幸亏那晚我动作大些,否则就没这么俊俏聪明的老婆了。”

    “讨厌!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想起受伤那晚的事情,苗洛至今仍然双耳发烫。千娇百媚的白了眼还未继续说话,杨秋已经一把将她揽入怀里。但还没感觉旖旎门口就响起了一阵轻咳,吓得苗洛连忙推开他扭过头佯装整理头发。

    杨秋抬起头发现杨度和蒋百里抿着嘴站在外面,起身问道:“找我有事吗?”

    杨度明知故问偷笑道:“夫人刚才那番话让人茅塞顿开,原来工业还能这样经营,实在是钦佩。”他说完还故意向苗洛鞠了个躬,逗得旁边蒋百里忍不住发笑:“皙子兄,你这样不是摆明告诉副总统听墙根了嘛。”

    听墙根三个字连苗洛脸更红了,连忙避到了内室,杨秋没好气的瞪了眼蒋百里:“百里兄你不会是专程陪皙子兄做此事的吧?”

    蒋百里连忙摆摆手:“方震可不敢打搅您,但有人说希望立刻见到您。”

    “哦,是谁?”

    “美国公使窦麦乐和商务参赞汉格尔。”说起正事杨度也不开玩笑了,说道:“看样子应该是为草案的事情,公时正在前面接待。”说完他和蒋百里对了个眼色:“刚才大总统和总理都来电报让您次斟酌斟酌这份草案。说现在各种局面都有利于我,英美法俄四家都已经表达了愿意调停的意思。之前王正廷还从圣彼得堡发回电报,他和陆征祥两人已经开始和俄国政fǔ商讨签署北方和平协议,承认门g古和新疆是我国不可分割领土等事宜,但昨日俄国公使表示继续谈下去的前提是我们须立刻撤掉这份草案。”

    抛出这份强行收回租界的草案时杨秋就想到过这种情况,要是英法几天做事这份草案通过,那么谁也没法保证会不会出现强行收回英法租界草案,虽然他们不怕但这涉及到国家脸面问题。所以等杨度说完后他立刻反问道:“皙子兄也认为这份草案不好吗?”

    杨度削尖脑袋来到国社后以前的洒脱又回来不少,佩服道:“区区一份还未讨论的草案收回就收回有何关系,重要的是副总统您这块石头抛得太准太妙了,相信现在四国都已经知道我们的底线就是必须收回全部日本租界和废纸全部以前的条约。”

    “台湾和琉球太难,海军强大前基本上没法威胁两地。所以能不能拿回全部大陆租界和废除马关条约就格外重要。”杨秋知道他能看穿自己的用意,长吸口气看向蒋百里:“日本有什么消息传来吗?”

    蒋百里才知道杨秋抛出这份草案原来是想为下面的谈判定个基调,不禁为自己白白担心了几天暗感好笑,但也觉得他最近独断专行的味道越来越浓了。但此事他不好说,加上本身也不想卷入政治圈所以干脆当没听到,说道:“日本政fǔ虽然对内封锁消息,但纸包不住火过几天,所以战败的消息肯定会传开。从目前的迹象看他们似乎还不打算妥协,山县有朋前几天派遣两位心腹去见大正天皇要求给予军部更大的权力死战到底,海军也在动员连第一舰队都开始加煤待发。”

    “死战到底?哼!不过是给自己铺条后路罢了!”杨秋从鼻腔里冷哼一声,冷冷道:“希望三天后他还能有心思打到底。”

    三天后会出什么事情?杨度连忙去看蒋百里,可后者同样一脸迷惘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