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三八章 风暴前夜

第三三八章 风暴前夜

    租界是什么?

    对于被割让租界的国家来说,那是被殖民地和耻辱的象征。但对于得到租界的国家来说,那是主权和不可侵犯的地区。这就和后世驻外领事馆一样,无论怎么打仗大家都不愿意碰这块,因为这其中涉及的外交纠纷实在是太大太大。如果说德国是主动退出还不算什么的话,那么试图强行接管日租界就无异于向整个列强集团挑衅,因为如果这部法案通过即意味着将来也可能通过对英法租界的法案,所以得知消息后伯纳德到了中途又折返上海,就连汉格尔和窦麦乐发电报联络杨秋,询问起用意并要求中止这份草案。

    但对此时的日本政府来说,根本无心去关注杨秋为何抛出这份草案。

    东京新宿街头,陈浩辉穿着一身普通工人服装,缓缓向街尾的宿山酒馆走去。这座不起眼的酒馆在日本政治界却非常有名,山县有朋代表的藩阀更一直将这里视为眼中钉,如果不是这几年民主力量格外兴盛,在民间也拥有了非常广的号召力,而且海军萨摩派也有意无意庇护用以挟制陆军长州藩派系,或许这家酒馆或许早就被扫入了历史中。

    以他的身份是无论如何都进不了这家酒馆的,但不代表就不能知道里面的秘密。陈浩辉低着头如同夜色中脚步匆匆回家的工人,在酒馆旁转了一圈确定没人跟踪后忽然闪入旁边一家平房内。平房二楼一架被伪装成烟囱管的望远镜恰好能透过酒馆通气窗看清楚里面的景象。正负责监视的情报员见到陈浩辉也吓了一跳,要知道他身份特殊,在日本活动的情报员中也只有三五人知道有这么个人,他要不是当初也参加了西南行动,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所以连忙追问道:“头,您怎“陆士暂时放假了,大部分学员都回家准备去送死,我没事就来看看。”陈浩辉走到望远镜前·镜片中的世界紧张而喧闹,不少衣冠楚楚的民主派人士都挥舞拳头似乎激烈争辩什么,这幅画面让他微微勾起了嘴角,虽然日本国内消息都被军部封锁·绝大多数老百姓还无法得知前线已经失败的消息,但这些人显然已经忍不住了。

    面对群情激奋的会友们,一旁的高桥是清有着说不出来的滋味,他是宪政会的核心人物却也是推动日本入侵大陆的积极力量,正是他数次出访欧美为日本募集了数额巨大的公债才促成日本赢得决定性的日俄战争。然而谁也没有想到,那些“后辈”们却辜负了他的努力,将日本拖入了一次本不该发生的战争·直接导致十年前获得的成果逐渐消“加藤君听说了吗?军部似乎还想继续打下去。依你之见现在应该怎么办呢?”高桥是清扭向了旁边的加藤高明。后者不仅是外相,也是宪政会最大的财政来源,因为他本人是三井财阀的女婿。说白了这些年民主和藩阀斗争其实就是财阀和藩阀在博弈,随着日本国力逐渐强盛,三井为代表的财阀们获得巨额利润后已经不满足底下的政治地位,试图挑战藩阀一家独大的局面。

    加藤高明不仅是外相,更是三井财阀最积极的喉舌之一,他实施的独立外交政策和山县派系格格不入·所以最近已经有弹劾他的言论出来。端起酒杯眯起老鼠眼叹气道:“高桥君,请恕我直言,决不能继续战争了!我刚从横滨回来·八幡制铁的原材料已经严重不足,尤其是焦煤已经到达储备警戒线。我国自产的焦煤质量很差无法用于炼钢,如果还不能得到补充炼钢炉就必须停下。炼钢炉是非常脆弱的机械,一旦停下超过三个月不能重新开启,那就会全部损坏!”

    高桥是清不管怎么说都在欧美生活了很长时间,知道些炼钢和机械设备保养的事情,何况钢铁产量更是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和综合实力的最重要数据,在今年产量很可能会低于5万吨的情况下,如果钢炉在损坏刚刚兴起的日本工业就算全完了,所以也着急道:“但是不继续战争的话我们依然得不到补充·现在欧战已经打得不可开交,英法自顾不暇根本没可能向我们再提供帮助,国际市场上钢铁和焦煤的价格已经翻倍涨价.¨这该如何是好。”

    加藤高明非常嗜酒,但在缺乏粮食的日本酒无疑是价格昂贵的奢饰品,尤其是现在这个连储备粮都开始紧张的时候更是稀缺,就连三井这样的大财阀平时也限制供应。所以多喝了两口才继续说话:“高桥阁下是我国上次战争的最大功臣·长期在欧美的您难道看不明白吗?英美一.还需要我国!只要能立刻与支那达成协议停战协议,我国就不会沉没。或许恢复需要一段很长时间,但总比继续打下去好要很多。

    见高桥是清陷入沉默,加藤高明继续说道:“另外您不觉得现在是个不错的机会吗?那些丑陋的藩阀因为这次失败必定会被国民抛弃,支那人虽然非常可恨,但他们却帮助了我们。”

    高桥是清可不是加藤高明这种财阀代言人,虽然他和各大财阀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还没到完全听从摆布的时候,何况藩阀派背后站的那位实在太可怕了。虽然他也承认这是宪政会几十年来最好的机会,如果操作的好甚至有希望撤离打破藩阀统制的基础,从此建立一个由财阀掌握的新日本政坛格局,只是一.这样做会不会让日本陷入动乱呢?米事件、宪政会游行等等多次交手可以看出,藩阀势力依然根深蒂固,贸然摊牌后会不会又遭到失败呢?所以他担心道:“这样做会不会引起一些麻烦?”

    “麻烦?我们的麻烦还少吗?如果不能尽快结束战争,军部恐怕就会借力打力进一步用战争加深地位,那个人可不是一般的对手。”加藤高明上次在五相会议中那套“应该先告知盟友在进行战争”的言论被军部抛诸脑后后,他就非常生气。所以对那个脸色死板的小老头没任何好感,说道:“高桥阁下也不用太担心,海军已经传出结束战争的想法,我想现在应该找机会尽快说服大隈相和犬养毅两位,只要他们答应结束那么还有什么办不到的呢?”

    就在两人窃窃sī语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从外面传来·正在激烈辩论的众人连忙扭头看去,只见一位宪政会的官员从外走来大喊道:“诸君!出事了,刚才清浦奎吾与白根专一两位去见了天皇陛下·正式要求授予军部一切权利,举全国之力打赢这场战争。”

    “这些该死的藩阀,他们想把日本拖入地狱吗?!”

    “必须结束战争了!再继续下去大日本帝国将会沉没!”

    消息让酒馆炸开了锅,高桥是清和加藤高明飞速对视一眼暗道不好,他们才不信军部会傻到继续战争!日本上下谁不知道清浦奎吾与白根专一是山县派旧官僚中的“四大金刚”,他们根本就是那个人的急先锋。肯定是想趁青岛战败消息还未散开的机会尽快控制国内局面,以防遭到宪政会的群起攻之!

    “我想我应该去见见大隈相了。”高桥是清放下酒杯·加藤高明也连忙起身行礼道:“我也该说再见了,或许很快英法大使们就会蜂拥而来。”两人说完后,联袂走出门招呼马车迅速向首相府急赶去。

    望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陈浩辉目光冷冷:“国内有指示了吗?下一步怎么做?”情报员迅速拉上窗帘,递了支烟给他后皱眉道:“方老大说,要想办法让日本彻底乱起来,这不哥几个正在犯愁怎么闹呢。”

    “那还不简单!”

    陈浩辉点上烟,劣质的日本卷烟让他皱皱眉抽一口就迅速掐灭,然后向情报员勾勾手指·等后者靠到身边时突然指了指下面的酒馆:“找个机会,从朝鲜那些人力找几个激进的¨炸掉这里!”说完后,低低一笑飞速拢起袖子·又变成了那个可怜巴巴的工人向外走去。

    “让朝鲜人来炸一.炸掉?!”情报员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把宪政会一帮死忠干掉一日本不乱才见鬼了!到时候甭管是谁干的,这个屎盆子肯定会扣在激进的军部头上。他回过神来才大吐口气后,对着陈浩辉的背影翘起了拇指:“黑,真他妈的黑!”

    高桥是清和陈浩辉的相继离开预示着一场风暴已经开始酝酿。但此时除了少数人外,还有很多人并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尤其是日本军部已经彻彻底底乱了套。当青岛战役失败的消息传来,一天一夜竟然损失高达三万人和四艘主力舰的事实,如同一记闷棍砸的军官们头晕眼花,谁也没想到僵持的战局会突然发生如此重大变化·以至于一时半会竟然没人能拿出切实有效的办法。

    前前后后总计三个师团!四艘主力舰沉没,磐手号还不知道能不能修复,运输船队也屡遭伏击,更别提为了此战损失的辎重和物资了,全部加起来的话短短两个月日本就已经损失了近三亿国币!而且这还没算因为战争在失去的数亿资产和战后所需的庞大抚恤金!更严重的是,由于青岛战役失败·使得近卫师团和第九旅团残部被包围在狭窄的龙口,如何尽快将他们救出已经成了最急迫的问题。还有锦州!由于锦州也已经被包围,大谷喜久藏率领的21旅团只能龟缩待援,舰队损失惨重的情况下还能不能救出他们呢?如果再失去这两只孤军,谁都无法想象会怎么样。

    “不能停战!”军部会议室内,青木纯宣为首的激进军官们神情激动,挽起袖子大喊道:“必须加强进攻!即使谈判也先需要确定帝国在关东州的统治地位后才能进行!满门g是帝国生命线,失去后将不堪设想。”

    “说的对,在消息还没扩散之际我们应该抢先出手,命令21旅团和近卫师进行玉碎进攻,只有这样才能挽回我大日本帝国陆军的尊严。”

    “决不能停下脚步,不能被暂时的挫折吓到,帝国还有数十万军人愿意随时付出生命。”

    “海军应该立刻出动继续南下,不要被敌人的潜水舰吓坏。应该集中力量进攻上海和扬子江,进军南京一举摧毁他们的首都,迫使支那失去大脑打击他们的信心。”

    会议室方向一声比一声高的呼喊让参谋长办公室内的长谷川好道更加心烦,让卫兵关禁门后才转身看向站在面前的田中义一:“山县阁老有回答了吗?”

    田中义一点头恭敬道:“我已经向阁老汇报了情况,他询问了损失和继续战争所需的动员力量后,已经让清浦奎吾与白根专一两位阁下去见天皇陛下。但请恕我直言,我认为想要尽快反击非常困难。第二舰队已经基本无力出战,第一舰队虽然在做准备但那是帝国用于征战世界的最后力量,非到必要不能轻举妄动。而且我计算过,如果想要稳住战局至少需要再向关东州和胶州半岛投入六个师团,或许我们能调集起这些力量,但想要将他们迅速派往支那,至少需要50艘万吨运兵船和一个月时间,我们已经连续损失了12艘商船,总吨位超过5万,除非能从各国租借否则¨。”说到这里他也黯淡:“以我国目前的海运能力,至少需要两个月后才能部署完毕,在这之间还需要先击沉那些狡猾的潜水舰。”

    50艘万吨运兵船?!

    这去哪里弄?

    随着欧战爆发,德国的潜水舰也开始肆虐欧洲,开战至今一个多月就击沉近十艘各类战舰和数十万吨运输船,导致远东航线严重缺乏船只,整个太平洋除了美国船队外只有那支停在三都澳,据说是战前紧急出售给中国一家远洋航运公司的12艘万吨轮和16艘其它商船组成的德奥船队。但现在他们已经是中国人的了,自己总不能去找敌人借吧?没有船自己拿什么去输送部队?何况还有几艘幽灵般的潜水舰时时刻刻威胁航道。

    该怎么办呢?长谷川好道急的如热锅上蚂蚁,问道:“那么阁老有没有就我们的汇报作出其它指示?”“没有。”田中义一摇摇头:“但我回来时听说高桥是清阁下已经去会晤大隈相,加藤外相似乎也去联络英法等国大使,他们似乎¨¨¨正在着手谈判。

    谈判?难道帝国真要退出大陆了?不,决不能退出大陆!长谷川好道咬着牙,狠狠捏紧了拳头!。